从文化自卑走向文化自觉——民族意识的重构

博客 2010-03-20

  自改革开放之后,中国已经发展成为世界的第三大经济实体,使得文化国力上的弱势也越趋突出。孔子学院的热潮,百家讲坛的如火如荼,正不断宣告传统文化的逐渐复兴,从文化自卑走向文化自觉,重建精神家园。
  19世纪中期,鸦片战争不仅打开了“天朝上国”的国门,同时也打开了“天朝子民”的心门,西化思潮开始孕育和积累。甲午战争的惨败使得天朝子民不再仅追求“师夷长技”,而是更多开始对国家制度表示不满,要求思想变革的社会呼声以及对于现代性的诉求逐渐强烈,然而直到19世纪末,以儒家思想为中心的中国传统文化仍然处于中心地位,崇尚西方仍未成为大众的普遍心理,尽管如此这种思变求变却也为日后的极端激进的西化思潮奠定了基础。随着西方列强的枪炮在中国的辽阔领土上燃气硝烟,彻底击垮了中国人的心理优势和文化优越感。当时的社会精英认为只有通过学习西方文化才能改变中国不合理的政体,重新建立新的政治体系和文化体系,加速中国现代化的步伐,从而改变中国的落后该打的局面,逐渐摆脱被殖民被压迫的局面。这种西化的进程促使国人有意识无意识的对传统文化进行切割,疏远,西学作为新学很快成为中国社会意识的主流,而传统的旧学则被边缘化为隐学。在社会精英的带领下,盲目的崇尚西方逐渐的成为社会主流的心理倾向,民众自觉的认为只有全盘否定中国旧有的根深蒂固的封建文化,才能更好的接受进步的西方现代化文明,从而进入到世界文化发展体系中去。由此使得很多中国人形成了一种文化自卑的民族意识,他们认为自己的文化是卑劣的,轻贱的。新文化运动兴起后,认可西方文明成为中国进入现代化的唯一途径的思想逐渐深入人心,成为中国人追求进步的方向标,由此看来与传统的中国文化决裂,认同西方文化成为国人的自觉的,集体性的行为,而这种文化交流的不平衡使得民众对中国的传统文化形成了集体性的遗忘和集体的民族性的缺失。
  随着经济全球化的背景下,我们对于西方的认识的不断加深,逐渐的开始理性的思考西方文化和文明,逐渐认识到西方文化犹如一把双刃剑,一方面催生和更新新的文化的内容,另一方面也带来了传统文化的损毁。同时也逐渐的认识到传统文化的重要性了,为了对西方文化的压力和入侵进行文化抗争,增强对国家和民族的认同,中国开始进行本国文化的整合和重建。我们建立孔子学院向外国宣扬中国的传统儒家思想,学说汉语,学写汉字。“百家讲坛”将经典古籍通俗化成为普识性的知识。将旧有的艺术形式如豫剧,昆曲,黄梅戏等地方戏都以新的形式和符合现代社会的版本出现在电视荧幕和戏院里,对文化的重建并不意味着回归传统文化,而是传统文化以一种新的方式在普通大众中形成认同,例如,将旧有的艺术形式如豫剧,昆曲,黄梅戏等地方戏都以新的形式和符合现代社会的版本出现在电视荧幕和戏院里。传统文化是前人遗留在我们生活中潜在的特质,是客观存在的根基和源泉,并未因为曾经的“遗忘”而消亡,而是成为我们认同自身的文化标记。中国在经济上的飞速发展为国人带来了本国文化的自豪感,由此而引申出来的对于本国文化的认同感,并以此抗争西方文化的压力和与入侵,在全球化的激烈竞争中,这种文化上的认同在群体中所形成共同的文化心理促进了现代民族意识的形成。



返回主页
返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