治病救人除祸——《山西小院》纪录片的文字简录

本站强烈推荐

  孝心、诚心即可治重病绝症
  这是一些被病痛折磨的人,还有身患绝症即将结束生命的人,这是一些遭遇不幸和意外的人,还有烦恼苦闷的人,如今发生了奇迹。四十位寻常百姓的亲身经历,肺腑之言,从七岁到九十岁,讲述老百姓自己的故事。一代高声大德——净空老法师的慈悲开示。敬请收看大型生活实用纪录片——治病救人除祸·山西小院。
  今天在我们身边,有许多人生病得不到救治,或者因为缺医少药,或者因为地处偏远,或者因为没有足够的钱,这样的人正遭受着病痛的折磨和死亡的威胁。目前全世界还有很多重病、怪病和绝症侵害着人类,而人们还没有找到有效的方法应对它们。在我们身边,还有遭遇天灾人祸和意外不幸的人们,他们中的很多悲惨无助、愁苦度日。我们现在把这部真实的纪录片奉献给需要它的人们,期待着为世间减少一些痛苦,增加一些希望。
  今天,我们确实到了最发达的时代,但没人否认,也到了最不安全的时代,包括生命在内,我们的很多东西都变得脆弱,而一旦遇到灾难危险,我们又显得极其无助。“几乎我们今天,全世界的人都有这个感受,哪个地方人生活能过得安稳?都是忧患忧虑,不知道那个地方好……”(净空法师语),这位慈悲智慧的老法师,就是享誉佛教界的净空法师。在全世界修学佛法的亿万人中,几乎没有不知道不尊敬这个名字的。老法师生于安徽省,现已八十高龄,讲经说法四十多年,是全球佛教界最知名的高僧大德之一。老法师经常受邀请代表佛教界参加联合国教科文组织的和平会议,在当今社会各界享有极高的声望。“我们细心的观察,生命是何等的脆弱。”(净空法师语)正如老法师所说,芸芸众生的一生极为短暂,只有几十年的时间,不管人们富贵贫贱,都只能随着命运的脚步来尝受吉凶祸福、悲欢离合。在苦短的人生中,普罗大众无法作自己命运的主宰。而我们这部纪录片所纪录的人们,却正好相反。
  这里是山西省大同市,在全国的城市中,她普通平常。我们所拍摄采访到的各式各样的人物,也都是生活在此地最普通最平常的人们。这些人朴实善良真诚,上到九十岁的老人,下到七岁的小学生,他们有个共同的特点就是都曾遭遇到痛苦和不幸,都信佛学佛,都转危为安。每到周末,平时忙碌的人们,就会从四面八方赶到这个小院子里来。女主人姓白,也是信佛的居士。她和家里人和义务帮忙的居士们,负责招待大家。这些男女老少的居士们,就像同学一样聚在一起,共同念佛诵经,共同修学交流。这些人和普通人相比没有两样,唯一的区别就是拥有一个共同的信仰——存好心、说好话、行好事、做好人。山西大同民风厚道向善,信佛学佛的人很多,据说这样自发形成大家一起念佛的场所比较普遍。
  纪录片里面的这些人们,很多都是因为采访而第一次见面的。但是大家都遵守着佛法不妄语的教导。不妄语就是不能讲假话,讲假话骗人,受的恶报是很重的。为了更好的让大家明白这些事例的原理,我们还加入了高僧大德净空老法师的重要开示,也就是解释说明和指导。这里的很多人都是因为受到老法师的教导,才有今天这一切。现在不管您是否相信佛经佛法,不妨先放下自己的各种观念和看法,认真的来看一看这些真人真事,因为我们每个人最终都无法回避的就是眼前的现实。
  以下是山西小院纪录片中各居士大德被采访时的文字内容
  山西小院第一集
  顾问:北京佛教协会
  出品:北京佛教文化研究所 北京广化寺
  原纪录片采访内容摘录
  田居士,65岁,九一年患乳腺癌,长期严重的鼻炎。“我是一个中学化学老师,我学佛已经十几年了,读《地藏经》是一年。我得癌症十四年了,是乳腺癌。九一年做的手术,现在已经恢复健康了。比我做手术晚的那些同志,已经都离开了人世,唯独我还是非常的健康。而且我六十五岁还在讲台上,我现在大同市早期教育学校,还从事教学活动。”“这就是学佛以后给我的受益,当时做手术的时候是九一年,跟我们一块儿的郝大娘也去了。由于学佛的缘故,进了手术室我也没有觉得害怕,也没觉得恐怖,这是一个大的手术,我还很乐观的进了手术室。手术后,还要化疗八次。化疗对于每一个癌症病人来说,都是非常痛苦的。可是对于我来讲,八次化疗我也没有感觉怎样痛苦,也就过来了。九一年到现在零五年已经十四年了,十四年的生活,佛保佑吧,我就一直这么健康地生活。”“而且刚开始病了以后,学校照顾我,没有让我教课,调到实验室。后来慢慢地恢复得特别好。比我做手术晚的那些人,我是西花园的,这些人几乎都不在人世了。有的人还采访过我,问我用什么方法战胜的癌症。我就是终身念佛,就是佛保佑我。我到二千年的时候,因为恢复得也比较好,我就让大同市早期教育学校把我聘走了。到那儿又从事教学活动,现在我仍然在那里,已经六年了,已经教第六届学生了。这是第一个事例。第二个事例就是今年,真实感应。今年我们到岱海放生一次,那天去的时候是下雨天,在座的居士们可能都去了。是唱了一道阿弥陀佛,当时心情特别好。从岱海回来以后,放生那个心情,可以说没法形容。”“我的鼻炎挺厉害,每年都得吃十盒到二十几盒的藿胆丸,那也不行。鼻炎厉害的时候,就喘不过气来,而且还要上课,生活上挺痛苦的。……5月29号我们去放生的,感应收获立竿见影,放生后的五月初一就通气了。……”
  张居士38岁,郭居士34岁,夫妇二人生活在农村,妻子不幸得了系统性红斑狼疮,红斑狼疮的死亡率很高。得病十多年,经过多方医院的治疗没有效果,反复发作,病毒已经侵入了肾脏,非常难治,而且花去了整整六万多块钱,夫妻二人非常痛苦。后来当地热心的居士建议他们:“实在不行就念佛吧,佛可以拯救你的生命,能消除你的疾病。”后来他们就诚心诚意地念诵《地藏经》。二零零三年开始念的,妻子的病症逐渐的好转,他们就越发真诚,早上念,晚上念,就连走路、干活的时候佛号也不断。一年后疾病基本痊愈,直到现在也没有复发。
  王居士 42岁。患高血压,低压160,高压180-190。吃药治病之余,认识一位师傅,开示他诵《地藏经》。当时挺怀疑,学佛还能治病吗?他只是以诵诵看的心态读了几个礼拜佛经,果真血压降了下来。
  马居士 61岁。儿子由于染发突然患上牛皮癣。病情逐渐扩展,由头部蔓延到全身,胳膊上和腿上都是。大片大片的皮屑往下掉,瞅着孩子,非常的揪心。并且,眼看就到夏天了,孩子没法穿短裤短袖,病变的皮肤非常难看,孩子心理非常的沉重,精神压力很大。去几个当地大医院治疗,也不见效。马居士学佛已有几年,后来,便用诵《地藏经》的方法,来治疗儿子的牛皮癣,诚心的诵读了一个半月,儿子病症逐渐减轻以致痊愈,马居士感慨万分,她的儿子也开始诵经念佛了。
  武居士 28岁。其母亲患重症哮喘及关节炎。武居士的母亲患哮喘很严重,就连夏天也要背着一个厚厚的棉背心,经常喘不上气来。武居士是个孝顺的女儿,单位里善知识指导她信佛利益殊胜,便开始念佛诵读《地藏经》,并劝导母亲也念佛。结果,母亲的哮喘病明显改善,并且梦里常常见到佛菩萨,老人也越发虔诚了。
  胡居士 54岁,双眼几乎失明,二零零四年时79岁的老母亲患淋巴癌晚期,已无法治疗。胡居士曾经千里救母,赶到安徽省九华山,那里是中国佛教的四大名山之一——地藏王菩萨的道场。胡居士是七八年前患的眼疾,几乎失明,只能凭借眼角余光视物。初念《地藏经》的时候,每遍要花六个小时才能读完。诵《地藏经》的因缘也很殊胜,胡居士学佛已有几年,心诚的缘故吧,眼疾最严重的时候,感得地藏菩萨托梦,指示她赶快念《地藏经》,念《忏悔文》。当时她还不知道什么是《忏悔文》呢。后来发心读诵《地藏经》。头一天,将近花六个小时才读完一遍,第二天就读了四个小时多一点,第三天就是两个小时,视力已经明显提高了,读诵速度自然快了很多。第四天、第五天就开始是一个半小时了。视力改善如此迅速,全家人都为之兴奋。胡居士本人更是感慨万千,就下了决心学《地藏经》,劝人诵读《地藏经》。读诵《地藏经》的感应之事很多,她只挑选了一件特殊的事情,来与大家分享。胡居士的母亲79岁时候(去年)得的病,由于恶化得快,医院拒绝接受治疗,宣判只能活三个月,让回家办理后事吧。无奈之余,胡居士想到佛菩萨了,由于得的是癌症,所以胡居士和两个妹妹们只是以试一试的心态,虽然自己的眼病痊愈得是那么神奇,但仍然没有对佛菩萨发起出自内心的信心。人都是这样,一到厉害关头、紧要时刻,往往会失去对佛菩萨的信心,甚至退缩。印光大师说得好,世间最难的事情就是成佛,佛菩萨连我们成佛的愿都满足,而这些业障病,佛菩萨们难道会治不好吗?是我们自己业障深重而不相信啊!胡居士也是很难得,毕竟迈开了这一步。有感必然有应,结果地藏菩萨给胡居士的爱人托的梦。梦里地藏菩萨放光,告诉了三件事情:一、要想你的母亲不疼痛,三个女儿每人念一百部《地藏经》,回向给母亲;二、要想母亲当年不去世,就到九华山地藏菩萨前求愿(考验子女孝心诚不诚);三、如果想母亲去西方极乐世界,就劝老人念阿弥陀佛。果真是心诚感动佛菩萨,老母亲到现在(二零零五年八月)仍然很硬朗。淋巴癌应该是非常疼的,但老人只是轻微的疼痛,连止痛药都没吃过。这样坚持到现在已经一年多了,全家人都很欣慰,真心感激地藏菩萨的恩德。胡居士最后劝告大家说:“《地藏经》是孝经,只要你诚心实意去念,没有含糊,没有怀疑,发出你的真诚心来,认真的修行,是一定能够得到真实利益的。”
  记者注:胡居士在这次采访中是第一个讲述的,而且滔滔不绝,情真意切。但就像是冥冥之中的一种安排,也仿佛是专门为了等待这次殊胜的弘扬佛法的机会,她一定要把这些心里话讲出来。胡居士在讲述完之后当天的夜里,在睡梦中安详的辞世,许多居士到场为她做往生助念,佛号不停,胡居士的遗体现出种种瑞相,全身柔软,面容安详。
  山西小院第二集
  顾问:北京佛教协会
  出品:北京佛教文化研究所 北京广化寺
  原纪录片采访内容摘录
  张居士 52岁,患多种疾病,双乳患乳腺瘤,右腿积水,甲状腺癌晚期,腰椎间盘凸出。张居士刚开始的时候是一边乳腺起了瘤子,到北京肿瘤医院做的手术。后来过了一年半,又转移到了另一边,又做了手术。到一年半以后,一下子不能动了,右腿就出了很多清水。九六年十一月,有念佛的佛友开示说,这是业障病,建议张居士赶快好好静心念佛。后来,张居士就每日清晨打坐念佛,非常精进。过了不久,在打坐中得到佛菩萨的感应,是男声,普通话,声音由远而近,说:“你前世的业障今世现前了,必须得清净念佛,不然谁也救不了你。”张居士平日常念大悲咒,中断时念阿弥陀佛,勇猛精进。后来,突感右腿内如虫游,渐渐的伤口也就愈合了,这段时期并没有去医院。过去非典的时候,接触了《地藏经》,连着三天,书中现莲花,瑞相稀有。张居士信心坚定,心想,这一定是佛菩萨指点自己消除业障的方法的,便精进的念《地藏经》。……后来,有一天,突然的喘不上气了,第二天就住进了医院。手术的过程中,医生通知家属,这个肯定是癌了。脖子里的瘤子全都被血管包着,营养向上供养不畅,所以头发才能一下子都变白了。张居士手术时是局麻,手术的过程中仍然坚持默念阿弥陀佛、观世音菩萨,结果闭目时真的看到观世音菩萨了,脚踩两个大莲台,身材高大,庄严非凡,……一转身,微微的一笑,用杨柳枝甩了一下就走了。这时她的手术也顺利的做完了。住院时诵《地藏经》不断,梦中经常见到地藏王菩萨。一个半月嗓子就能说话了,三个月复查时,令医生称奇。做手术半年后,张居士去了趟五台山朝山,五个台都朝了,回来后,腰椎间盘凸出的病症也大见起色。张居士讲述的时候,神采奕奕,幸福不已。在她铁的事实的感召下,全家人都入了佛门了,就连一直反对她的老母亲,如今也开始念佛了。
  赵居士 32岁,以前是司机。患有习惯性头痛。读诵《地藏经》将近三年。他认为学佛应该随缘,缘分到了,自然会信;如果时机不成熟,你怎么教,他也不会信。赵居士本人一直坚持诵读《地藏经》,每天最少一遍。以前一到下午就头痛,止痛片一次都吃四五片。后来诵读《地藏经》一个月左右,习惯性头痛慢慢的就缓解了。
  张居士 68岁,患脑积水,需做大手术。张居士平常主修《无量寿经》,但是去年突然得了脑积水病,当地各大医院都是如此确诊,建议她去北京做手术。由于临近过年,外加心理惧怕,所以在家修养了一段时间,并没有马上做手术。平日在一起修学的佛友们都来看她,说:“这是业障现前了,应该加诵《地藏经》来消除业障。”后来张居士改诵《地藏经》,恶心和呕吐的症状也随之减轻,最终还是没有去做手术,但病症却一直没再犯过。
  马居士 50岁,患重症心脏病、慢性肠炎。马居士34岁就得了此病,虽然年轻,但病症却是很严重,脉搏常常一分钟跳过150下,生活不能自理,没有精神,连小声说话都非常困难,长期住院。医生们也都很同情她,小小年纪怕是不久就要离开人世了。她的家里人也都做好了最坏的打算。学佛的居士们去看望她时,劝她念佛。虽然她当时不太相信,但反正也是一死,所以就坚持念下来了。没想到,身体越来越好,一年一年的就逐渐的恢复健康了。这些年家里做买卖,忙里忙外的,也一直没再犯过。至于诵《地藏经》,是由于一年前得的慢性肠炎,输液、吃药老是治不好。自己学佛也多年了,知道是业障病,就开始读诵《地藏经》,每天都诵三、四卷,就这样,难治的慢性肠炎在诵经中慢慢治好了。如今仍然每天坚持至少诵一卷《地藏经》。
  张居士 65岁,患食道疾病,手臂骨髓炎。几个医院都是如此诊断的,食道有毛病,七天七夜没有吃过饭,没睡过觉,只能喝点水,只能坐着。隔壁有一个念佛的邻居劝张居士入佛门,让她念佛,结果真的好了,非常不可思议。后来听净空法师讲法(光盘),要“一门深入”,便开始念《无量寿经》,到现在已经有四年了,挺殊胜的。后来,打去年开始念了两年《地藏经》。今年五月,突然患上骨髓炎,胳膊痛得难忍,三天三夜不得安宁,后来连生死也放下了,安心念佛,也没怎么去医院治疗,但疾病却意外不了了之了。
  慰居士 65岁,患骨质增生十多年,双腿变形无法医治,老人家的弟弟脑溢血,昏迷二十多天,已经病危。慰居士以前在工厂上班,根本不信鬼神,也不信佛。别人劝她时,她就说:“你给我找来一个看看,在哪里?”非常犟。九三年退休,随老朋友们到大同市的上寺,师父给大家讲了佛法的意义等开示。慰居士听后,也挺喜欢的。上香的时候,看见佛像在笑,心里嘀咕“感真有佛吗?”心里还是在怀疑。后来上供的时候,供果竟然自己会动,才真正的信佛了。这是最初信佛的小感应。后来专心诵《无量寿经》,到现在也已经有十几年了。得骨质增生病也有十年了,疼起来非常厉害,膝关节上下都有增生,医生说,做手术也不能根除,将来还要长的,很难治的。……后来,慰居士就诵《地藏经》,偶然有一次,觉得这个腿不疼了,到现在为止一直都还可以,没怎么再犯过。(老居士还亲自站起来演示了一下)慰居士还有个弟弟,今年58,五六年前得了脑溢血,昏迷了二十多天,大家都认为他不行了。慰居士在家念佛诵经的时候,就给这个弟弟回向。慰居士弟弟妹妹们去医院看望这个得病的弟弟时,大家都是特别的难过,伤心落泪。可是有一天,他好像睡觉睡醒了一样,叫他女婿扶起来。没想到,他就这样好了,一个礼拜后就出院回家调养了。慰居士再次看这个弟弟的时候,给他带了个念佛机,出乎意料的,弟弟却非常的喜欢听,爱不释手,专心念佛了。到现在身体一直很好,大夫都说像他这样病能恢复到这种程度真是少有。慰居士在采访快要结束时,极力推荐大家念佛,可以让家庭顺当、身体健康、心情愉快,就连爱发脾气都能改掉。
  焦居士 32岁,原来的烦恼很多。她主修《地藏经》,深深感觉可以调节心理平衡,减少生活压力。并且当众背诵了很长一段《地藏经》。
  李居士 49岁,患胆结石、子宫肌瘤、乳腺癌。李居士并未开始学佛,她认真听过前面几位居士的学佛经历,非常感动,所以也表了一下要学佛的决心。
  小冉同学只有7岁,去年她突然遇到了一起意外。由于孩子不懂事,误将101胶水模仿爷爷上眼药水那样往眼睛里点,意外就这样不幸的发生了。小冉的母亲无论怎么用水洗,也洗不开,最后急得不知如何是好,在家里观音菩萨像前哭求菩萨来帮忙:“如果真的有菩萨,那就求求您让我的女儿的眼睛不要瞎了,我可怜的宝贝女儿……”。当她再次清洗孩子眼睛的时候,却真的睁开了。后来去了医院,那些眼科医生们都称奇,真是不幸中的万幸啊!
  山西小院第三集
  顾问:北京佛教协会
  出品:北京佛教文化研究所 北京广化寺
  原纪录片采访内容摘录
  李居士 49岁,十多年恶梦,心态十分不好,脾气暴躁,患过各种慢性病。李居士一直在市建委工作,以前对信佛学佛的人很反感,不能理解。李居士丈夫信佛,逐渐的劝导她,多多研读佛经,去除自己的业障。关于恶梦有两个,一个是从小老是梦到自己被奶奶追打,因为奶奶没有去世的时候脾气非常暴躁,在梦里常常被奶奶追得从小路跑到大路,再从大路跑到小路,并且从路面上往出冒疙瘩,然后变成大牛眼睛,她自己常常从噩梦中惊醒、哭醒。另外一个恶梦是十来岁的时候,她去地窖取东西,结果发现了一条蛇,吓坏了,家里人后来把蛇打死了。自从那以后,李居士就常常梦到那条蛇,然后不是事情不顺,就是得病,弄得精神恍惚,心绪不安。还有她从小就有夜里抽搐的毛病,时不时的发作,也是非常苦恼。李居士学佛后,开始诵读《地藏经》,也时常反省自己,慢慢的看周围事物的态度完全转变了,也逐渐的试者用接受的眼光来面对周围的人和事,结果,反而心理逐渐变得平和,脾气也缓和多了。李居士口才很好,滔滔不绝,教导大家应该理解因果,忏悔往世的罪业,要经常反省和检讨自己,才能使自己得到真正的解脱。
  李居士 46岁,胃痛,丈夫头痛。她诵《地藏经》也有一年的时间了。往日吃东西的时候,胃怕甜、怕凉、怕热,难受得厉害。如今都好了,更是让她欣喜的是,不诵经的丈夫的头痛也不知不觉的好了。
  李居士 43岁,90岁的奶奶身患绝症,病重期间受到冤亲债主的殴打。奶奶是去年二月突然得的怪病,医院也没有好的治疗方法,老人岁数又非常大了,所以医院就放弃治疗了。李居士本人早已学佛,便发心要给奶奶诵读《地藏经》。在读经的前天晚上,她的奶奶被冤亲债主打了五个巴掌印儿(记者采访的时候,还没有褪掉,清晰可见,纪录片里有此镜头)。过了半夜十二点后,奶奶在昏迷中拼命的叫喊,说有人打她呢。的确脸上都肿了,清清楚楚看得见手指印。又过了一会,奶奶又说有人拿刀刺她,拼命的叫喊着。后来,只要奶奶叫喊,李居士就念“南无大愿地藏王菩萨”,之后奶奶就骂她、打她。李居士知道,这是奶奶的冤亲债主找到自己的头上了。早晨起来问奶奶的时候,她说全不知道。李居士发心七天念诵四十九遍《地藏经》回向给奶奶的冤亲债主。与地藏王菩萨发愿说:“如果是奶奶阳寿尽了,就让她老人家好好走;如果只是业障的话,就让我的奶奶赶紧好。”当李居士第二天晚上诵《地藏经》的时候,窗户啪嗒啪嗒地好像地震一样。家里人都很害怕,但还是坚持下来了。第三天诵经的时候,感觉两腿像过电了似的发麻,李居士学佛已经有些年头,知道这些都是奶奶的冤亲债主也在听经,所以硬着头皮继续诵读。当诵到第四天的头上,父亲打来电话说奶奶能下地了,并且晚上也不怎么折腾了。七天后,奶奶就能吃饭了,这个怪病也渐渐好了。李居士自然也就晓得了,奶奶的病就是冤业病。后来,奶奶说出了详情,“我年轻的时候家境困难,跟着你们的爷爷杀了三年牛,开肠破肚反而都是我做的,在犯病的时候,先开始感觉是刀刺,后来才晓得,是牛角再刺我。”唉,真是让人深思啊。如今奶奶一切正常,专心念佛求生西方净土。
  杨居士 36岁,患腰疼病。杨居士修学《地藏经》已有八个月。没念经之前身体一直不太好,尤其是后腰经常疼痛,并有习惯性头痛,打针吃药也不怎么见效。有一次得了一场大病,输液的当天,有位信佛的王居士(小冉的母亲)劝他信佛,还有冉居士也帮助他,渐渐的信佛了,开始坚持诵读《地藏经》。自从诵经后,发现自己很多方面都有较大的变化,以及工作上的事也都比较顺利。如今腰疼等病已经不再犯了。
  刘居士 55岁,突然精神失常,并且有风湿性关节炎。平时身体都非常好,精神方面也没有病史,但突然的就精神失常了,俗话说“疯了”。住院花了七八万,几年的心血钱都送到医院里面去了。医院诊断为癔病,自己也逐渐清楚了自己所得的疾病。后来病症减轻,也就出院了。善根使然吧,别人劝其念佛,也就坚持下来,不再像以前那样四处乱跑了。虽然自己的身体有时候失控,但自我意识也渐渐的恢复了,对佛菩萨像也都能够分辨了,也晓得念佛对自己的病情有好处,所以就坚持念佛。其实刘居士善根也是非常深厚的,在十几年前就已经皈依了,就连“疯了”的时候也常常去寺院,也会磕头拜佛。自从诵了《地藏经》后,变化更是明显了,意识也恢复了,日常生活也变得规律了。没有什么文化的她,如今整部《地藏经》都能诵下来了。刘居士的风湿性关节炎曾经很严重,手指变形厉害,麻木怕凉,这些症状在诵经的过程中都有明显改善。她的女儿诵经也有几年了,学习和生活都很顺利,尤其是刚刚毕业就在一所大学里找到了工作,让很多同学都羡慕不已,她自认为是诵读《地藏经》所积的福德吧。由于刘居士疾病的康复,丈夫也开始真心的信佛了。
  高居士 63岁,患骨质增生,疼痛难忍,手术后可能残疾。高居士是九九年犯的重病,最严重的时候三个月下不了地,疼得黑夜都不能睡。医生诊断,腰椎骨内长了肉芽(骨质增生),手术做不好可能会残废。高居士非常痛苦。后来一个居士建议她信佛念佛,二千年六月十九日高居士皈依了,曾专念《阿弥陀经》,后改《无量寿经》,病情虽然有所缓和,但还是没有痊愈。前年(二零零三年)冬季,有居士建议她诵读《地藏经》:“你的业障太重,这个病应该是你前世的业障现前了,读《地藏经》可以消除自己的业障……。”高居士就开始诵读《地藏经》。后来曾得到地藏菩萨的感应梦,使自己读经的信心坚定了。随着居士间的交流,渐渐的明白了——哪部经都好,都是非常殊胜的,但《地藏经》在消除现世的业障方面更为殊胜,更为应机。在我们修行的过程中,如果得了重病,或是出现诸多障碍,这些都是业障重的表现。我们不能因此而失掉学佛的初心,更不能怀疑佛法。应该清楚的认识,这诸多障碍都是因为自己往昔所造的罪业,如今因缘成熟而业障现前了,应该勇敢面对,精进念佛诵经,功德回向累世冤亲债主,真诚忏悔,这才是消除业障的正确方法。高居士的感应梦中,地藏菩萨也正是如此劝导她诵持《地藏经》,消除眼下的业障,最终能顺利求得西方净土的。如今的高居士,通过一年多的时间来持诵《地藏经》,骨质增生重病已经彻底好了,周围的邻居、朋友们都非常惊奇,非常佩服高居士。
  余居士 39岁,患重症心肌炎,已无法治疗。得病后九个月卧床不起,住院的时候,碰到一位善知识,开示她念佛。住院二十多天,后出院修养将近九个月,她的女儿本应去高中读书,也因此而休学在家照顾母亲。余居士在家调养的日子里就是专心念佛。慢慢的身体好转,余居士便打坐念佛,九个月后,身体状况基本恢复,心肌炎也不再复发。之后皈依了佛门。坚持诵《无量寿经》。疾病复查的时候,医生们都非常吃惊,赞叹说:“佛法真不可思议!”
  山西小院第四集
  顾问:北京佛教协会
  出品:北京佛教文化研究所 北京广化寺
  原纪录片采访内容摘录
  冉居士 60岁,老母亲身患绝症食道癌,自己患腰椎间盘膨出,无法医治。冉居士是八九年全家皈依佛门的,但只是形式上的皈依,生活上也没有什么改变,也不怎么念佛,不是一个如法的皈依的佛弟子。九一年母亲得了绝症,通过大同市医院专家诊断核实后,得的是食道癌。食道癌的病人所受痛苦应该是很大的,母亲也知道,结果决定放弃一切治疗,一心念佛求往生西方。由于没有文化,不能诵经,只是念佛打坐。母亲打坐很有功夫,打坐的时候就好像木雕一样,就连出气都是非常细微的,一般人都很难察觉。她打坐最短也在三个小时以上,最长要坐六个小时。平时她老人家就是打坐念佛,念佛打坐,维持她在五年当中没有疼过,食道癌其实应该是很疼的一种疾病。生活上,她老人家还能自己照顾自己,这五年里没有让人喂过饭、喂过药。她走得也很安详。冉居士深受母亲的影响,开始读经了。开始的时候诵的是《妙法莲华经》,诵了将近三年,没有什么感应。后来加了一部《金刚经》,读了半年时间。后来自己得了一场重病,医生诊断是腰椎三四五椎椎间盘膨出,一到五椎全部增生,同时压迫坐骨神经。当时不知道用佛法来解决,只想通过医学来治疗。做牵引连续做了三十多次,还附加烤电、针灸和打封闭。但是病情只有严重,最后再也下不了床了。冉居士这段时间看了一些净空老法师的《地藏经讲记》,同时也得到了善知识的指点,开始读诵《地藏经》。善知识建议他说:“你原来读诵的《法华经》、《金刚经》都是大乘经典,都是好经,但是你在佛学上没有基础,这些经典越读,你的业障来得越快。你诵读这些大藏经的目的,其实就是想往生西方极乐世界,但是在你生生世世以来,你造过多少业,造过多少罪,造过多少杀业,杀过多少生。这些冤亲债主他们不会放过你,他要找你算帐。所以正是因为读这个大乘经典,业障现前,得了这种病……”。最后冉居士就改诵《地藏经》,一天保证一部《地藏经》,然后就是地藏王菩萨圣号一万声,除此以外《地藏经讲记》光盘每天都看。因为冉居士躺在床上不能动,诵经念佛的时间比较充分,想睡觉又疼得不能睡,所以这段时间很精进。也就是一个礼拜之后,开始就有感应了,能翻身了,只要有人帮助,上身衣服脱不了,起码下边毛裤能脱掉。自己非常的高兴,所有药都不用了,就是读诵《地藏经》,二十多天的时候,这个效果就更好了,他们扶着起来能换换衣服了。现在已经全好了,没有任何病痛的地方。采访的时候,冉居士精神矍铄,非常健康。冉居士的忠告:“为自己负责,也为你的家人负责,这佛门的路是必定要走的,一定要走的。阿弥陀佛!”冉居士有个佛化家庭,全家人包括小孙子都信佛学佛,读诵《地藏经》,人人做好人,行好事。他们全家经常团聚在一起诵经,互相督促。
  郭居士 54岁,遇到重病而无法走路的邻居。郭居士信佛已经七、八年了,不过以前信佛心不诚,上香、磕头只局限在形式上,对佛法认识还很肤浅。从去年开始才心诚了,接触了《地藏经》,悟出了很多佛理,也懂得了诵经是可以治病的,非常高兴,对于穷人来说,这可省多少钱啊!郭居士就开始诵读《地藏经》,先开始的确费了很多苦功,由孩子慢慢的领读,终于学会了。郭居士同一栋楼里有一个同志,他得病已经十多年了,到处看病,花了很多钱,可是这个病就是治不好,而且还越来越重,最近这两三年就更重了,看上去挺胖的一个男同志,40来岁,可是他就是走不了路,能吃能喝的,就是走不了路,走个十来步他就得停下来缓一缓。郭居士就想起帮这个同志治一下病。她们一起同修的七八个居士,每次诵经后都回向这个病人,同时劝他一起修学佛法,劝他们全家人都念佛诵经。两个多月就有改善,四个月后,病人已经恢复得非常好了。
  陈居士 59岁,表哥是贫困的残疾人,并且患上食道癌绝症。陈居士皈依佛门十多年了,但是对佛法的认识一直很模糊。真正开始深信佛法是从她为表哥助念送往生的时候开始的。表哥是个残疾人,吐字不清,人又穷,没结过婚,很苦很可怜。平常劝他念佛,他也不信。后来病了,找到陈居士,领他去医院检查,诊断为食道癌。陈居士这下着急了,由于食道癌没有什么好的治疗方法,所以陈居士想到了用佛法来帮助表哥,劝表哥皈了依,强制他念佛。陈居士念佛拜佛非常精进,只有一个念头,求阿弥陀佛,如果表哥阳寿到了,把他接走,把他送到西方,他这一生挺苦,叫他出轮回。陈居士诚心拜佛念佛好些天,并且在表哥过世后的几天里仍然诚心念佛,诵持《地藏经》,终于得到了佛菩萨的感应。通过送表哥往生的这件事,既帮助了别人,又成就了自己,使自己从内心里深信佛法了。
  段居士 54岁,睡觉时常常受到惊吓(魇梦)。很多医学专家都可以解释魇梦,一个人如果偶尔有魇梦,也无需大惊小怪,但如果经常性的魇梦却不是那么简单了。段居士就是如此,经常性的魇梦让她痛苦不堪,就连家里有人的时候,睡觉也是害怕。魇梦的时候,段居士就念佛,念观音;但是如果某天不念,那天晚上又有可能发生魇梦。后来,段居士发心念诵了百卷《地藏经》,从那以后,魇梦就消失了。不知道从医学角度上这又如何解释呢?
  张居士 24岁,患严重面部痤疮。诵《地藏经》以前,张居士满脸都是青春痘(痤疮),采访的时候,还可以清楚的看到痤疮愈合后剩下的少量黑斑。他诵了《地藏经》一个月左右,痤疮不再增多,逐渐的减少了。通过诵读《地藏经》的亲身感受,更加深了对佛法的认识及信心。24岁的张居士劝告同龄人,以尝试的心态诵持三个月《地藏经》,都会得到真实受用的。
  王居士 31岁,非常孝顺的儿媳妇,两年前,她的公公车祸后,头部开颅手术昏迷,伤势非常危急。王居士从小就信佛,常常诵《阿弥陀经》,当时熟练得可以背诵。如今工作繁忙,只诵持《心经》。王居士的公公昏迷的日子里,心神不安的她想到念佛来祈求奇迹的发生。后又经善知识的建议,加诵《地藏经》。由于王居士的真诚心,虽然其公公曾出现瞳孔放大等病危症状,但二十二天后,还是最终清醒过来了,之后又坚持诵持了四十九天《地藏经》。其公公八个月后已经又开始上班了,可见恢复得很快也很好。王居士的爱人如今也真诚的信佛了。
  山西小院第五集
  顾问:北京佛教协会
  出品:北京佛教文化研究所 北京广化寺
  原纪录片采访内容摘录
  孟居士 54岁,思念去世的父亲,继续尽孝,为老人家念佛超度。曾一时难过,想到自杀。后来又患上了很难治疗的过敏性紫癜(类似白癜风疾病)。孟居士的父亲去世前曾瘫痪,住院四个月,在家四个月,病人非常痛苦,哭天喊地的,吵闹得左邻右舍三更半夜也不能睡觉,家人也非常揪心。有个邻居是学佛的,指点了孟居士。她就到庙上去求佛菩萨:“如果父亲的病能好,就让他快些好;要走,就走得安详些。父亲一生非常坎坷,从小遭罪,到老受苦,拉扯我们子女六个,非常不容易……”求愿当天的傍晚六点,父亲就去世了。由于心情不好,经人指点,又念了七天地藏王菩萨圣号,得菩萨的感应梦,后皈依佛门。二零零二年由于生活不顺,心情抑郁,想到自杀,此时又得地藏菩萨的感应,有所觉悟,深感佛恩。后又患过敏性紫癜,非常缠手难治。孟居士就向地藏菩萨祈愿:“愿将治病吃药的钱放生、印经书……”。后又发愿念诵五十部《地藏经》,满愿后又诵了两个月《地藏经》,没吃药,病也就痊愈了。孟居士希望信不信佛的人都能好好读读这部被称作佛门孝经的《地藏经》。
  董居士 65岁,患胆结石、头晕、心率不齐等疾病。董居士是九五年入的佛门,头几年学佛很随意,偶尔念念佛号。这几年,由附近居士们的影响,开始诵读《无量寿经》,如今能够背诵整部佛经。平常保证念两万声佛号和一部《无量寿经》来做自己每日修学的课程。董居士平常有胃疼病,有一次胃疼得厉害,后去医院检查,才知道实际上是胆结石,3.2*3.2厘米大,医生让住院做手术。由于疼痛厉害,她就精进念佛,行住坐卧都在念,虽然当时也打了点止痛针,一天一夜后,竟然不怎么疼了。之后更是用功精进,把病房当作修学的道场,疼不疼的时候都在专心念佛。当做手术的日期临近时,董居士已经完全不疼了,所以就放弃了动手术,私下决定出院了。回家后仍然精进念佛。三个月后去医院复查,结果结石不翼而飞。医生问董居士:“是不是吃什么好药了?”“我就是诚心的念佛!”此件事之后,全家人有一半都信佛了,并且不信佛的老伴儿也不反对董居士信佛,还专门整理出一个房间做佛堂。另外一件事是去年开始出现头晕,医院检查是高血压,且压差过大,开了些药。董居士仍然想用念佛的方法来对治此病。后来接触了冉居士,开始读诵《地藏经》,消除自己的业障。董居士从那以后,每日主课修《无量寿经》和《阿弥陀经》,副课加修《地藏经》。如今头也不晕了,而且以前的心率不齐也消失了。董居士劝告大家,不要盲目的排斥佛法,认为那是迷信,其实佛法是让人破迷开悟离苦得乐的教育,佛法不离世法,世法也证佛法,是统一的。最后,董居士采用黄念祖老居士的十六字进程作为结束语:“理明、信真、愿切、行端、功纯、业净、妄消、真现。”
  李居士 51岁。由于生活不顺,子女不孝,而走近佛法,皈依佛门。李居士主要讲述的是自己女儿不孝的烦心事,采访的时候痛哭流涕,希望每位看过此段影片的网友都应该好好反省自己,要理解每位母亲的苦衷与难处。另外本站想补充说明一点“夺胎”的内容,净空老法师讲述的《地藏经的启示》中就稍稍提及了夺胎的内容。但夺胎的理论并非只局限于此,胎儿出生前性别转换的问题是否真的能够发生,还需法师们的开示,但笔者是完全相信佛菩萨法力的。在笔者的身边,就曾发生过类似事件。当事人是本人的远房亲属,所以记得很清楚。他们家人曾托人B超检查过,明明是个男孩,非常高兴。可是等到胎儿出生后就傻眼了,眼睁睁的就是个女孩。此次事件当事人也没怎么在意,认为是医院B超出了问题或者B超操作员在戏弄他们。几年后,因缘巧合吧,从一个能通灵的道士口里得知,这个小女儿的来历非同小可。这才让我突然想到“夺胎”的事情。
  刘居士 62岁,原来家庭不和。修学佛法实际上就是修心,自己性格变得柔和了,处事待人多想着别人,自然会得到周围人的尊敬。但人际关系、家庭关系都是非常复杂非常难处的,并不是以个人能力就能轻易转变的。刘居士不识字,专心念佛,勤修布施。学佛后,家里人团结了、和睦了。她非常感谢佛菩萨。
  蒋居士 83岁,耳不聋,眼不花,能走五、六里的山路,去护持寺庙里的法师。蒋老居士已经诵读《地藏经》三年了,她诵《楞严咒》、《弥陀经》有二十几年了,身体非常硬朗,腰腿也很灵便。
  刘居士 67岁,恪守孝道,超度亲人。刘居士是北京郊区房山人。深知《地藏经》为佛门大孝经,劝告大家要为自己身边每位新亡人念此佛经,以便超度亡人,使其往生西方极乐世界。刘居士本人就是如此恪守孝道,发心为所有生生世世父母、历代宗亲、冤亲债主等众诵经念佛,愿其早生西方净土。刘居士发愿很大,并得到佛菩萨的加持,每次在地藏菩萨像前诵经,她都痛哭流涕。刘居士详细讲述了诵《地藏经》超度父亲和叔叔的经过。她父亲生前是公安处处长,扛抢打仗出身,不信佛且对女儿信佛非常不理解。但她仍然在父亲临终后坚持诵读了四十九天的《地藏经》,并发心读诵百部,使中阴身的父亲能够直接受益。诵经同时,也去寺庙放焰口、放斋、布施等诸多善事,将其功德回向父亲,终得感应梦。后来,在中国人民大学上班的叔叔也去世了,刘居士同样尽孝。曾去五台山超度叔叔的亡魂。真诚的孝心自然得到佛菩萨的加持,感应梦中告知叔叔和父亲的去向——往生西方。
  徐居士 50岁,患高血压和颈椎病。徐居士经营理发店,常常劝顾客念佛。徐居士学佛前患有高血压、骨质增生、腿疼,还有颈椎病。在学佛过程中,这些疾病都渐渐的好转,以致痊愈了。徐居士是这次采访录像的组织者之一,她曾感应佛菩萨示现,并非梦中。徐居士感慨的说:弘扬《地藏经》真是不可思议。
 山西小院第六集
  顾问:北京佛教协会
  出品:北京佛教文化研究所 北京广化寺
  原纪录片采访内容摘录
  王居士 52岁,她72岁的老妈妈在去年八月份突然脑溢血,病情非常重,医院已经发出病危通知。与院方配合治疗的同时,家人都虔诚念佛,诵读《地藏经》,以祈求妈妈能够转危为安。后来,三十六天就出院了。在家中,仍然坚持念佛诵经,老人也没有怎么吃药,但手慢慢的能动了,也能下地走了,病情恢复得非常理想。如今采访时,王居士的老妈妈正坐在她的身边,还讲述了自己的肺腑之言。老人家的两个女儿仍然继续给她念《地藏经》,每到斋日就放《地藏经》的影音,而老人家自己专心念佛,求生净土。难能可贵的是,老人深深懂得因果理论,常常检讨自己,忏悔业障。六道轮回挺苦,老人劝所有的病人赶快念阿弥陀佛,求生净土,放下眼前的一切,专心念佛。老人如今仍然坚持做早晚课,非常虔诚。病前的记忆基本恢复,并当场背诵了一大段阿弥陀佛四十八愿。
  顾居士 65岁,腿疼不能走路,家庭有时不和睦。以前顾居士不信佛,认为念佛、布施都是愚蠢的。自从接触《地藏经》后,这种观念才得以改正。到如今,顾居士学《地藏经》已有两年时间了,自己感觉受益匪浅。体会最深的就是自己性格的改变,以及疾病的消除,并带动四个女儿都学《地藏经》。顾居士腿疼的毛病从去年开始,最厉害时连地都下不了。顾居士学佛精进,懂得疾病就是消业的理论,所谓“大病大恭喜,小病小恭喜”,因而更虔诚的诵经念佛。终得地藏菩萨的感应梦,当天既能下地了,因此更坚定了她学佛的信心。此外给她感觉最深的就是,自从学佛后家里很多事情都变得顺利,无论是工作上还是生活中。顾居士的侄子是个司机,以往他的工资常常被拖欠,甚至不给。在顾居士的带动下,这个侄子也坚持读诵《地藏经》,非常认真。慢慢的,侄子的境况就有很大转变。另外一个,就是家里不和睦。因为顾居士女儿多,所以儿媳有时会觉得老人偏心,常闹别扭。自从顾居士读诵《地藏经》之后,儿媳对信佛也很赞同,并且婆媳关系明显改善,也比以前孝顺了很多。顾居士真心奉劝大家要诚恳诵读《地藏经》,一定会得到真实利益的。
  张居士 59岁,患有牛皮癣、胆囊炎,还遭遇过可能抢劫她的司机。张居士在大同监狱上班,是公安系统的。她患有牛皮癣皮肤病,每次犯病后,都要花去四五千元,虽然单位能够报销一部分,但经济上还是有很大的损失。有一次连着七天做同样一个感应梦,她就去庙上求解,从此信佛,开始修学《地藏经》。四个月后,牛皮癣逐渐的痊愈了,没有再犯。与此同时,慢性胆囊炎病也消失了,身体特别健康。这是第一个让她觉得佛法不可思议的地方。张居士又谈了些自己诵读《地藏经》时的境界。接着又讲述了自己一次险些被抢劫的经历。由于工作的要求,张居士要打个出租车,司机可能是看她包里鼓鼓的而动了邪念。当然,这是她事后的推断。本来司机应该走大路,可他偏选择偏僻的土路行驶。当时张居士就问了一句:“你怎么走这条路呢?”“这条路人少……”,司机含糊的回答。“现在是早上五点多钟,大路上也应该没有人啊?!”司机也没理她。张居士有所警觉,心里就默念地藏菩萨。过了一段时间,司机自动的将车又开会大路上来了。司机却意外的说:“哎!我往这条路走,怎么自己车就返回来了?”这是张居士去年十二月份亲身经历的一件事情。最后讲述了今年正月十二夜里被冤亲债主讨扰的事情,张居士仍然是凭借点香念佛而平息的此事。
  刘居士 59岁,其姐夫心脏病去世。家里人以及邻近的居士都帮着助念,第二天夜里,外甥女瞌睡中,见到她父亲跟着一个手里托塔的高大出家人后面,非常高兴。后来晓得,那是药师佛。因为刘居士的姐夫是个医生,姐姐平时常诵《地藏经》,姐夫曾说:“我去世后要跟药师佛走,我是学医的……”刘居士劝大家都要帮助临终人助念,冥阳两利。
  李居士 43岁,她用佛法教育儿子小齐。如今儿子小齐居士15岁,正上初中。李居士学佛已有二十多年。在儿子小学毕业后,担心小齐假期过于轻松,怕他在社会上容易学坏,所以教他学《地藏经》。李居士的丈夫也非常支持她们。到如今,小齐在孝顺方面、生活方面、学习方面都改善了很多,令家人非常欣慰。



返回主页
返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