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杀是灾难的开始

王警官 讲述

  绪言
  自杀是灾难的开始
  跋

  绪言

  世上最大的不幸,人间最惨之悲情,莫过于‘自杀’这件事!为何有人会选择自杀呢?究其原因,无非为了感情、婚姻、生计、债务、久病不愈......等诸苦所扰,促其以自杀手段来结束自己的生命。近几年来,自杀行为在媒体的推波助澜下急遽成长,俨然形成了一股风潮,不禁令人为之扼腕慨叹!

  《三字经》云:‘三才者,天地人。’在宇宙万物之中,惟有人类最为尊贵,堪与天地并称三才。此中道理,几人明了?倘能识得几许,自然就会重视父母亲所赐与我们的这个血肉之躯,提升自己的生命层次,而不会盲目地追求错误的人生价值。此种作为实属无益,不仅浪费了自己的福报,且将至于‘禄尽人亡’、以自杀了此残生的悲惨境地!

  而最可悲者,几乎每个选择自杀方式的人,都会误认从此即可‘一了百了’、‘永得解脱’。果真一死就能百了吗?在一个有智慧的人看来,‘千古最难唯一死’,死了就不得了,何况是自杀而死,那就更不得了了!若以世俗的观点而言,自杀者不过是将责任抛给他人、将问题转嫁于社会而已,因此,自杀怎能算是一种解脱呢?

  更何况人在临死前及断气后,神识(俗称灵魂)尚未出离身体之际,就像活牛剥皮、生龟脱壳般地痛苦,又像是螃蟹被放进热汤内饱受煎熬的惨况。自杀身亡的苦楚,实非语言文字所能形容的。即使是死了之后,其灵魂所当遭受的果报,比临死时还要苦上千万倍哪!因此,只要对于‘生死问题’稍有研究的人,若听到发生自杀事件,便会顿生悲悯之心,想尽办法予以救治。这种自杀的痛苦,其理论与事实倘不揭露,恐怕任何人皆不易明了。

  惟愿大家看完本书后,咸发慈悲怜悯之心,广为宣导,务使世人悉知自杀并非解脱,更不是一了百了。尤其在此社会形态日益复杂、人际关系渐趋冷漠的时代,自杀的人势必增多;为免有此倾向者走上极端,端赖亲朋益友们提醒、开导。‘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企盼仁人君子们,发心广传本书以救人于悬崖,则功德无量、福报无边矣!

  自杀是灾难的开始

  我们发现最近好像是个自杀潮,各传播媒体与政府官员们,对此现象都非常地重视。我个人是从事心理辅导的,九年来接触了不少自杀个案,不敢说有什么心得,但愿意提出来跟大家互相研究、勉励。

  究竟人可不可以选择自杀?自杀后是一了百了,还是没完没了?这些问题值得我们去了解。

  自杀是人世间最大的不幸!走到了这个地步,是相当可悲的,所以对于有这类倾向者须特加关怀,提供一些自杀后的知识,使他了解自杀到底是怎么回事。这是很重要的。

  在选择自杀以前,内心必定是充满著沮丧、悲观、难过、挫折、失望,乃至于绝望。若要让他能够从绝地中复生,必须在观念上作个大转变,才能做得到,否则他心存错误的知见,就一定会悲哀得付诸行动。

  自杀会为家人、社会带来沉重的负担,而且绝对不是一死百了,这是一般人的错误见解—断灭见。持‘断见’的人对生命是一无所知的,认为人死后就什么都没有了—人死如灯灭。这是朱熹等宋明理学家们所鼓吹的大邪见。此观念严重地贻误众生!另外一种是‘常见’,认为人死之后还会再投生为人。两种都是属于邪见,会使众生产生错误的判断。这是很麻烦的事。

  中国古代的教育告诉我们人与人之间的关系、人与大自然间的关系、人与天地鬼神间的关系,甚至还讲到生命的现象,这些是我们所必须要了解的。以一般宗教的观点来讲,生命是轮回的。印度在三千年前就有很多高级宗教,都讲到生命是轮转不息的—六道轮回。若无法成圣成贤,那就跳脱不了六道轮回,并非人死就什么都没有,反而是‘死了就不得了’。如果对死亡稍有认知,就能知道这些利害关系,世间最难的就是这件事,所谓:‘千古最难唯一死。’死了以后就不得了呀!我们现在的教育,没有好好地教导‘生命科学’,让世人对于生命现象产生很多误解,甚至沾染到了毒素—各种偏差思想、见解的染污,认为人死之后什么都没有了。中国古人都有‘人死为鬼’的观念,依据佛经的说法,人死之后不见得都会成为鬼,只有贪心的人才容易变成鬼。另外还有往生畜生道的,有堕落到地狱道的,(以上称为三恶道);常存好心、做好事者,有的升天,有的再出生为人。六个地方都有可能去往生。除非修行跳出三界成为圣人,不会再受到五行约束,那就另当别论,否则绝对难逃此六处。而且是每况愈下,一生不如一生。

  人生在世,倘若没有存好心、说好话、行好事、做好人,来世必定堕落,前途会越来越黯淡,甚至一片漆黑。所以我们首先要了解生命的真谛,才能够详实地探讨这个自杀的问题。认知若稍有偏差,那么以下皆非,就无法再谈下去了。

  以前我处理过很多自杀个案,都会跟他们讲这些道理,有的人听了就能马上醒觉;虽然也有醒不过来的失败案例,但却少之又少。可见大部分人都是理性的。有时一下来了二十几个曾自杀未遂或有自杀倾向的个案,经过了解、辅导、协助之后,确实都能稳定下来。例如有一位太太,她上吊了两次没死(上吊时若没有人去救就很容易死,因为绳子一吊上去,气尽之后一分钟就回天乏术了)。第一次,她跑到以前住过的房子去上吊自杀,没有人知道;结果不知是体重太重或绳子太脆弱,摔了下来昏倒在地,最后自己醒过来回家了—没死。第二次在厨房上吊,很奇怪地从椅子上摔下来,绳子又断掉了。两次都是这样,这是个很特殊的个案。照理说,四下无人时上吊,是最容易死亡的。第三次,她选择切腹自杀(这个女人确实是视死如归),结果切腹之后被送医急救,挽回了一命—又没死。我就对她讲:‘你再这样下去,保证事不过三,准会自杀成功的。’于是苦口婆心地详加劝导。那时每天五、六个电话,紧迫盯人地施以辅导,慢慢地把她的情绪稳定下来,后来变成一个礼拜打一次、一个月打一次、半年打一次。从此就稳定下来了。

  所以,若肯接受辅导还是有救的,就看对方愿不愿意被救、接不接受协助或开导。倘若自以为是、一意孤行,不愿与人沟通意见,那就没有办法,那叫自寻死路、自掘坟墓,下场肯定是悲惨的。

  另外还有一个也是很奇特的自杀失败个案。每一次他想要自杀的时候,总控制不了自己的情绪。大概是得了忧郁症的精神疾病。他太太都会陪他到我家,我就陪他,稳定他的心情。我所用的方法就是先安抚一下,再陪他走过一段路,他就能得到心理的慰藉;等情绪稍为纾解后,他就不再冲动了。这样又缓和了一阵子。可是他的情况时好时坏,我也无法一直陪著他,因此就对他太太说,先生是你的,你若不下点功夫,还是让他产生烦恼、产生担心,病情就更难恢复,他更容易寻短;你自己很重要,相夫教子,妻贤夫祸少,我已经叮咛再三了,你要特别注意。这样子过了四年,最后他还是走上了绝路。没有办法!因为太太不见得完全配合,各种因素也都不能配合。

  这位同仁可能是被人放蛊(台湾话叫放符仔),他大概是做错事得罪了对方,对方下了毒手。当然,有可能是牵扯上男女感情问题,对方怀恨在心,一定会报复的。所谓‘万恶淫为首’,果报不可思议。西南云贵一带的苗人也懂得放蛊,邪术真的有,但只要心地光明磊落,那就侵犯不了。你若做了亏心事,心里面有鬼,对方记恨在心以此报复,你的精神就会开始恍惚,控制不住。结果,他跳下新店河企图自杀,因为水很冷,又上来了;过了没几天,从家里五楼摔下来,摔死了。

  实在说,这后头都有一股莫名的力量,促使你产生这种非理性的行动。有时本身并非很想死,但却有一种控制不住的力量,教你去寻死。是否真有这种现象呢?的确是有!有很多医学上无法解答的现象,更是一般常识所无法解释的。

  《了凡四训》中提到了吊死鬼找替身的问题,这就是所谓的‘替死鬼’。〈积善之方〉中提到了十个公案,其中有位应尚书有次在山中读书,听到两个鬼在谈话,甲鬼说:‘某妇人因为丈夫出远门,很久都没有回家,断了音讯,可能已经客死他乡,公公婆婆逼她改嫁,她不愿意,将会在此上吊自杀,届时我将得到替代,投胎转世。’应公听到了这件事情,立即设法挽救,结果成功挽回此妇一命。

  这个故事听《了凡四训》就能了解,这是一本很有名的家训。‘了凡学会’已将其制作成电影与七种语言的广播剧流通,有意者可就该学会洽询。

  我们警察同仁处理交通车祸,发觉哪个地方发生过死亡车祸,尔后该处就会一再地发生,这就是‘找替身’。各位应该听过吧!民间的传说也不少,这是真实不虚的,这不是迷信。中国话用字遣辞很深,替死鬼就是这个意思,我们不能‘好读书不求甚解’,不要以为自己什么都懂,不见得!

  淹死的人也是一样。八里海边常会有泳客溺毙事件,以前大家就建议过教育局,台北县政府也通知要严加防范。过没多久,台北一所高中的学生跑去游泳,结果又淹死了两个。

  我曾经到桃园县复兴乡去旅游,住在派出所内跟警员聊天,当地的原住民警察对我说,有一次他处理一件国中生淹死案,死者是在暑假打工时,不慎掉进塘子里很深的地方。他们两个同期的同学都是‘山青’,也懂得游泳,主管就要他们下去捞尸体。结果他游下去的时候,感觉到池塘内的水两边温差甚大,那边阴森森的,这边还满暖和的。他游到下面时心里很怕,就赶快叫另一个同学过来。他刚好看到死尸脚上的球鞋在浮动。两人就游过去将尸体抬了上来。塘水好冷,另有一股袭人的阴气,整个人起了疙瘩。抬上之后就先放在水边,因为水边离岸还有一个坡道,须爬几十公尺,必须将尸体搬上去才行。而后立即通知家属前来认尸。死者妈妈一听到消息,还没到达现场,就边哭边喊儿子的名字。就这么一喊,这个尸体当场七孔流血。

  我们警察常常碰到这类事情,在车祸或命案现场,每当家属靠近、一喊死者名字时,尸体便会七孔流血。这是什么道理呢?因为亡者的神识尚未脱离肉体,当看到亲人来了,伤心欲绝,就想冲出来跟他讲话,这种强烈的意识作用,就产生七孔流血的现象。这种新闻屡见不鲜。所以各位应当了解,人死并非一了百了,不是这回事儿。真的是没完没了!

  后来那个警员又讲,当他们要把这国中生的尸体抬上来时,发生了很奇妙的事情。这个国中生原先只不过五六十公斤,顶多是六十几公斤,但这两个可抬一百公斤香茹的原住民警员,两人一起抬却抬不动,好像有几百公斤重。这情况惹来主管的一阵数落。这实在是很难加以解释。以前听说过有抬棺材抬到一个地方,却停住了,无法再前进。为什么?这个道理很深,我们不敢妄自揣测,或许只能以‘不可思议的现象’一语带过。可见生死的学问,现在的科学研究还是很肤浅,还不够深入。

  西方的科学家们对于‘灵魂学’之研究很感兴趣,在大学里还开设了‘灵魂学系’,凡是有关灵学的研究都加以摄影、录音;甚至对于鬼的音声,有的还会录音存证。美国‘灵学会’就有录制鬼类音声的个案。据说鬼的音声比人类低沉了百分之五十二。有人到现场去录音过,并且还加以评比。所以宇宙万有并非断灭,不是死了以后什么都没有,这样你对生命的认知才会改观,行为就会有所顾忌。只要明白‘死了就不得了’的事实真相后,就不会轻易地言死。为了受不了一点小挫折而寻短,这是非常愚痴的行为!

  ‘特勤中队’是警界一个特殊的任务编组,这个单位从成立以来已经十几年了,队员也曾发生许多事情,其中包括自杀事件。我也到殡仪馆参与处理,协助他们。其中有个队员脚踏两条船,一下子摆不平而为情自杀。他的旧情人骂他无情无义,新情人却要他把旧情人甩掉,否则就不再理他,使他非常为难,难分难舍。后来因为受不了这种压力,便举枪从嘴巴打进去,惨叫一声当场气绝。同仁们将尸体直接送进了殡仪馆。当时我陪同他的家属和队里的干部到停尸间,我就对著死者的尸体讲:‘某某同仁呀!你现在或许已经知道,原来死后是这么痛苦,并非死了就什么都没有了!你家里也是信佛的,可是你却不懂得什么是佛,现在你要听从我的劝告,一心称念阿弥陀佛的名号,希望藉著阿弥陀佛的大悲愿力,接引你往生佛国,千万不能随著自杀的业力流转到‘枉死城’呀!若是真下枉死城,那自杀的行为每天都得重演一次,就可真是冤枉哪!你的神识现在什么都不要再回忆了,必须一心称念佛名,请务必记住我的话。’

  当我对著亡者开示完后,就跟其他同仁边走边念阿弥陀佛离开现场。因为殡仪馆很长,从东到西至少有两百公尺以上,两旁都停满了尸体,我们念著念著竟忘了门就在中间,一直走到西边去了,最后碰到了墙壁才又回头,大家也都跟著我走。走出来后才恍然大悟,怎么走了这么远。我们一路念佛出来,是希望现场的亡者都能得到佛法的滋润。命终闻到佛名而能‘信受’,那是不可思议的功德,就能不堕三恶道。我们要替死者著想,既然有机缘到殡仪馆,对亡者就要心存恭敬,一路为他们念佛。

  此外有一个同仁,夫妻都是警察,儿女都还很小,本身并没有太大压力。若有,也只是工作上的一点压力而已。很不幸的,男的不慎从楼上摔下来,结果摔死了。悲剧发生以后,我们就尽量安抚他的家属。事后他的家属告诉我,先生摔死当天,她就感觉到他有了异样。而在一个礼拜前,另外有人告诉我,他发现死者自杀前六神无主,脸上泛现一团黑气,似乎不像是个人,总是傻乎乎地坐著,脸上发黑,一股黑气绕著他转。结果不幸摔死了。

  每当一个人快死的时候,都会有异相出现,只要你会观察,就可以看出他的气色不好,印堂发黑。这时你要认真开导他,劝他赶快修行扭转业力,否则若无善念与功德,这个劫数便难脱逃。人无功德,大地难容。

  那时他的儿女都很小,只有一岁、三岁,却看到了爸爸在床上睡觉。这就是所谓的‘童子阴阳目’,最容易看见鬼类。一般人都是很执著的,尤其非常执著自己的家庭,所以中阴身会回到家里来。人死后尚未投胎之前,这期间叫中阴身,中阴身有七番生死,因此必须为他‘做七’超度。七七四十九日内,他就会投胎转世(但也有少数特殊现象)。然而一个有修行的人,他的神识一下子就走掉了,根本不必经过中阴身阶段。所以我们对生命要有所了解,对于一般的习俗也要懂得其中的道理,才不至于变成了迷信。为什么要做七呢?做七的意义,就是希望帮助亡者的神识(灵魂)投生善处,不要堕落到恶道去。这一点大家要是能懂,那么对于生命的价值观就会不一样,对生命的意义也能更加了解。

  纪晓岚的《阅微草堂笔记》中,提到了许多关于自杀的奇怪事情,全是他的所见所闻,真实不虚。现代很多书籍对于自杀也有很多看法,我们可以参考一下。

  现在有很多是投水、跳楼自尽的,死后到底有没有痛苦呢?曾有投水自尽者被救起后,泪流满面地说,河水急速地灌入呼吸道,肺气外逼,内外交攻,所感受到的痛苦,实在最为难受(据报载,因内外交冲过于激烈,耳鼻等处往往会流血),但在刹那间就闷绝过去了。有人问他,既然已经闷绝了,应该不觉得痛苦了吧!他连连摇头说,不然不然!胸部闷塞的痛苦感觉,依然非常地强烈。

  上吊和投水虽然同是窒息而死的,但上吊者因为喉管被截断,血流顿时阻塞,自然会更加痛苦。感受比投水还严重。以前有一个曾上吊获救的人说,他投缳上吊后,整个气管就闭塞住了,血液开始倒流,痛得像刀割一般,接著全身就麻痹了,真是痛苦万分。

  以上所述的两个例子,是自杀后立刻获救的,如果没有经历这些过程,其中的痛苦是很难体会到的。

  绞刑是古代处决刑犯的方式之一,现在新加坡还维持著这种刑法。根据西方医学家研究,人在窒息的时候,因为血液尚未完全酸化的关系,所以意识是处在昏迷状态。但因血液还在流动,以致血色黯黑,肺部产生了小斑点,发现充血的现象。而当被绞或上吊时,因喉头突然被压迫,气路不通畅,血流阻滞,自然产生无比的痛苦。刚开始的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