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梦!请听胎儿求救的呼唤

林美惠居士 著

  我现年三十三岁,目前家住屏东县九如乡,现在自营一间小小的素食面摊。于民国六十八年结婚,婚后顺利的生育长女与次女。当再怀第三、四胎时,因为很害怕又生女儿,和外子商量结果就把胎儿拿掉了,虽然当时未信佛,但内心仍抹不去一份愧咎与难过。
  民国七十六年十一月份我又再怀孕(第五胎),虽然公婆和我们夫妻心里很希望生个男孩,矛盾的是非常怕又生女儿。再加我当时上班也很忙,暂时亦不想生孩子,因此和外子商量结果,仍然决定要将胎儿拿掉,并约好等外子有空,就陪我去妇产科拿掉孩子。清楚记得作成决定的当天晚上,我把家事料理妥当接著洗完澡,觉得很累很累,大概八点左右就提早上床睡觉了。不知不觉作了一个梦,但不同于以往模糊的梦,而是非常清晰的梦。
  梦中我首先看到一尊雕像的观世音菩萨,穿著白色的衣服非常庄严,接著天空放出一望无际白色的大光明,看到眼前境界,心里非常欢喜忍不住赞叹好美好美啊!这时突然听到小孩的声音在耳边想起——‘妈妈,求求您留下我好不好。’声音很细柔很好听,可是我并无心欣赏这么好听的声音,脱口就回答——‘不行啦,万一又生到女儿怎么办。’这时她又再求著「妈妈,求求您留下我好不好,我会很乖很乖的啦。’,我仍然回答她‘不行啦,万一生到女儿怎么办?’结果她的声音消失,我也醒了过来。
  当时我没有任何信仰,也不在意这梦兆,总觉得连作梦也相信,那岂不是太迷信了。仍然照常上班下班。奇怪的是晚上睡觉时又作了跟昨天同样的梦,只是第二次以后观世音菩萨不再显现,直接梦见一望无际很漂亮的大光明,随后就响起‘妈妈,求求您留下我好不好,我会很乖很乖的啦。’的轻柔声,非常诚恳的向我求著,而我依然顽固的回答她——‘不行啦,万一又生个女儿怎么办。’相同的梦境大约持续七天左右,她总是在请求得不到回应后,消失于梦中。我在梦中是很清楚二个人在对话,但又感觉好像自言自语似的。
  第七天晚上梦中,她又来了,仍然很诚恳的请求我留下她,而我也是以同样的话来回拒她的请求。这一天她不断的反覆请求著,而我依然反覆的拒绝她,最后一次她说:‘妈妈求求您留下我啦;我会很乖,很乖的啦;我跟两个姊姊不一样喔!’这一句话讲完之后,也不等我回答,就不再理我,直接消失于梦中,我也随即醒来。心里就觉得有和外子重新商量的必要,便将这胎儿一直要求我留下她,连续求了约一星期之梦境详细告诉外子,我现在正犹疑要不要留下这个孩子,外子又随即说:‘随便你啦!’我心想这孩子说:‘我跟两个姊姊不一样喔!’应该会是个男孩吧!因此当下就下定决心要留下这胎儿,但心里仍害怕会生女儿。
  当时我是住屏东市北新里,附近有一神道庙,里面供奉有观世音菩萨,就向菩萨祈求:‘希望生一个白白胖胖聪明的孩子,最好是个男的,如果是女的那也没办法。’当我怀么女那段时间,除了特别喜欢吃素外,个性也变的特别柔善。现在回忆起来,应该不是胎教,而是胎儿在影响母亲。
  又胎儿在腹中特别活泼好动,因此我总认为会是个男孩,在怀孕的第五个月,便迫切的去作扫描检查,结果医生说是个女儿,回家的路上心里直嘀咕这怎么可能,这孩子那么好动,在梦中又明明告诉我说:‘我跟二个姊姊不一样喔!’我才不相信会是个女孩。因此第七个月时又特别找上帮我接生次女,彼此很熟又很信任的医师为我再作一次超音波扫描;这位医师也晓得我很希望生个男孩,因此很婉转的告诉我是个女儿。回到家后,伤心的眼泪再也忍不住直流,并且一直向胎儿埋怨说:‘你为什么要骗妈妈呢?为什么还说跟两个姊姊不一样呢?’当外子回来见到这情况后,就安慰我说:‘没关系啦女儿也好嘛,我们生完这一胎以后就不要再生了。’经外子这番安慰后,心里也就不再那么难过了。但这时我的想法,可就不对头了,打算将这女儿生下后,就送给娘家的妹妹,因为他们夫妻结婚多年,一直无法生育。
  当胎儿足月在医院待产时,医生检查后帮我打一针催生剂,正常是三小时后即可顺利生产,可是一直没有反应,因此接著打第二次催生剂,经四、五个小时,力气都已经使尽,胎儿也已经看到头发了,就是卡在产道生不出来,经医师检查说胎儿心跳转弱,如果再生不出来,就要开刀取出胎儿,听到开刀我心就慌了,反省我待产时内心依然埋怨著孩子骗妈妈,仍旧打算生下后送给妹妹抚养。又突然回想怀孕时曾梦见观世音菩萨,经这一反省触动内心,就一边称念观世音菩萨,一边向菩萨诉说不管生下来是男是女,我不要送人了,要自己养啦。同时心里亦发愿,终生要早餐吃素,祈求能赶快把小孩生出来。结果念不了几声,我也没使力,孩子就噗的一声,很顺利的生出来了。当时很高兴一直向医师说太巧了,太巧了。如今回想该是观世音菩萨的慈悲示现,告诉我这孩子将度我学佛,不能送给妹妹抚养吧!
  又从下列几件事迹,我想这么女是与佛菩萨,应有些宿缘的,今略述如下:
  当么女二岁多时,正值我个人在财务上及家庭里遭遇到很大的困扰,当时我很钻牛角尖,心情非常难过,更觉得整个人生乏味痛苦,常葫起强烈自杀念头的那段时间,有一天么女一直用力拉著我的手,另一手指著邻居送给我的西方三圣像,我便回答么女说:‘好,妈妈带你到附近的东山寺去。’入大殿礼佛时,就向佛祖哭诉我万般无奈的心情,眼泪汪注直流,被寺内师父发现后便过来很和譪慈悲的安慰、开导我,师姊并借我一些佛书及录音带,带回这些后,我就反覆阅读,聆听后,我非常震撼,世界上竟然有这么好的道理,其中有一套人生哲学八卷录音带更是反覆听过参拾余次,这时不但我心结完全打开,且带给我心灵的充实与喜悦实非拙笔所能形容,总而言之,目前我正以坚定的信心,积极的态度,跨步迈向学佛的目标——‘超越生死轮回,圆成无上佛道。’回顾踏入佛门的开始,说来还要感谢我那么女的——天龙一指呢。
  当孩子出生时我自己带了两个月,之后由我婆婆接去照顾,且甚得老人家钟爱。直到我辞去工作后,方接回自己身边,此后么女便家里及婆家两头住,于民国八十年旧历十二月底除夕那天,婆婆及亲族长辈们正忙著杀鸡鸭准备过年时,我那么女便挨过去问:‘婆婆您们在干什么呀!’婆婆便回答说:‘我在杀鸡鸡,拜过后,挑个最大的鸡腿给你啦。’不料么女一听,竟然板起面孔,一手叉腰,一手指著婆婆大声说:‘你们杀鸡鸡啦,以后鸡鸡就找您们算帐啦!’以上经过不止一次听我婆婆转诉,而我也很讶异小小的年纪,那来的因果分明观念呢?
  雷同的是去年,我们全家正在看大陆寻奇的电视节目,当镜头介绍大陆广东省,色香味俱佳的狗肉火锅料理时,外子不禁垂涎三尺,说计划带我去大陆玩一趟,好吃狗肉的外子说:‘到时必然专程到广东好好的吃几顿狗肉。’在旁边的么女听完后,又跳了起来,满脸通红的又是一手叉腰,一手指著外子说:‘爸爸,你吃狗狗的肉肉,以后狗狗就吃你的肉啦。’气呼呼的大声讲著。外子一向非常疼爱这么女,而我也在旁接著说,女儿讲得一点也没错啊,想不到事后外子竟然因此而不再吃狗肉了。
  又平常长辈们给么女的零钱,她总是喜欢积蓄起来,因此我便为她买一个小猪公(扑满)让她存零钱,不断累积起来也将近满了,碰巧今年(八十二年)七月十七日高雄举办斋僧法会,心想这次供养三宝植福的机会,让她参加也不错,因此我就问她,妹妹(指么女)你猪公的钱钱,能不能给师父们买书、衣服、鞋子或请师父吃饭,话一说完,她毫不考虑,马上接口说:‘好、好、好,我马上去拿给妈妈。’
  以上略述么女的几件小事,身为三宝弟子的我实在应该以最平常的心来看待么女这些事迹。当然么女果真与佛门有宿缘的话,作母亲的我也会用心的来成全她的。因我已立下心愿,等把孩子带大后,也要出家。记得有一次在为么女洗澡时,当时四岁的她突然向我说:‘妈妈您出家,要带我一起出家喔!我才不像两个姊姊要嫁给别人。’又大自然赋予妈妈们怀胎生育子女的责任,在这同时大自然为酬谢妈妈们怀胎养育子女的辛劳,也给予妈妈们最殊胜的礼物——即天下的妈妈们共同拥有一颗‘不求回报无私的爱心’,婴儿们靠著妈妈的爱心而成长,同时爱心也令妈妈们成长、伟大。若再能扩充这份无私的爱心于一切同胞,则慈悲喜舍在其中矣!然当时无知的我,只图眼前的生活方便,不但无情的扼杀宝贵的生命,同时也丧失了令自己成长的最好机会,实在深负大自然对妈妈的厚赐,这些都是佛法给我的启示。因此在搁笔之前不得不披露我内心深深的忏悔,并呼吁天下的妈妈们,特别是在怀有身孕的女性同胞们,尊重珍惜每一个宝贵的生命,不要再让无辜的胎儿们求救无门,但能无声无息的在内心呐喊著:‘妈妈求求您留下我,好吗?...’
  后记:很幸运的,我于民国八十二年七月间,听到一心圆有声出版公司所流通员林莲社住持上鉴下因法师讲述‘花开见佛’录音带后,非常的赞佩尊敬师父。更高兴的是于八月下旬有缘又归依师父座下,师父大概听到莲友提起我与么女的这段梦中因缘,因此吩咐我将此事迹笔录成资料,因此略加回忆草述如上。
  感谢观世音菩萨大慈大悲的光明,照破了我内心的黑暗并祈求菩萨威神加护,但愿每一个家庭吉祥安乐。
  三宝弟子 林美惠合十
 



返回主页
返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