笑著进入七宝池

道证法师讲述

  萧凯华敬记

  笑著进入七宝池 释道证
  往生事迹 蔡碧秀(陈妻)
  给陈进池居士的信 释道证

  笑著进入七宝池
  道证法师讲述

  这件真人真事的主角名叫陈进池,据他妻子说,本来认为进池是‘进入水池’,没有什么前途,很想改名。没想到在这一生最末最紧要的关头,才知道进池原来是绝佳的好名字、好预兆。进池—进入七宝池,极乐世界的七宝池。能进入佛的七宝池,就是保证以后能成佛广度众生;这是最光明的前途!

  为什么要介绍这位菩萨呢?他是位淋巴癌蔓延全身的患者。这似乎是‘悲剧’起端,但却由佛力加被有了‘喜剧’的收场。他临终时,到场为他助念的人,每一个都忍不住打从内心为他欢喜,因为最后的一刻,他竟然举起曾已麻木而不灵活的手,向大家挥手微笑,向左边助念的朋友挥手笑笑,再转向右边挥手笑笑,一脸开心的笑,从他病后久已不曾开心笑过,这一笑,笑得在旁助念的妻子,感觉到忧恼全消,也跟著涌出了一声朗笑的‘阿弥陀佛’!他就这样完成了这一生的任务,笑著跟阿弥陀佛进入七宝池了。他曾有个大愿,要帮助同病的朋友们及一切痛苦的病人,而他往生的过程,正好可以验证好几段佛经中的经文,给一些念佛却没有十足信心的人打一针强心剂。

  还有他贤慧的妻子,和两位孝顺的孩子,在他生病当中,给他极大的扶持,当他的手因癌的侵犯而酸痛时,只要稍动一下,孩子们就会自动去为他按摩,从头到尾没有请过看护帮忙,日夜都由自己家人轮流照顾,不但是身体的照顾,而且不断地帮助他感受佛的慈悲,提起正念,最后还当上了最好的啦啦队,把他送到最好的世界去成佛,使他得到今生中最大的利益和成就。看得出来,陈居士到最后是以对家属很深的感恩心,鼓起信愿念佛的,他们堪称是最佳的眷属。真由痛苦的此岸,相助提携到安乐的彼岸。他们的精神是可敬而值得参考学习的。所以末学在这里,不揣浅陋地把这个故事简单介绍:

  末学在近二十年前就认识陈居士,因为他是家兄的朋友。在见他第一面时就感觉他很忠厚踏实,当年就向家兄说:‘我觉得您所有朋友中,最善良最好的就是陈进池。’从这次以后就都没有因缘再与陈居士碰面。一直到他的背上长了一个像一只螃蟹那么大的淋巴癌,我们才又见面。见面的那天正是他第一次由医院住院归来,心情很苦、很紧张,他告诉末学:‘这边一床奄奄一息,那边一床皮包骨,看了很恐怖。’他说:‘我很不希望这样过生活,不希望这样结束生命。’末学告诉他:‘只要您信佛、念佛,不会那样!您可以先仔细想想,得了癌病要怎样过日子?没别的,就是从现在开始,尽心尽力好好欢喜过生活,一直到生命最后一刻,就跟阿弥陀佛欢欢喜喜到极乐世界去过更快乐的生活,就是这样最好。您想还有没有别的更好的方法?’他听完后笑了一下,好像忽然顿悟地说:‘对,生病也可以欢喜过活,不要乱想吓自己,日子还是很光明。’我们谈了很多,结论是—这虽然是一条坎坷的道路,但我们还是可以用最好的心境走过去。最后他告诉末学:‘我在高雄中学有认识的朋友,我设法去租借雄中的大礼堂,我想联络在医院里认识的那些同病的朋友,请他们一起来,麻烦您把刚才告诉我的话告诉他们,免得大家都觉得好黑暗、好恐怖,不知如何是好。’他很认真地提出这个愿望,并且重覆了两三次。因末学自忖,还没有那份实力,只有笑笑告诉他:‘您有这一念为大家著想的心就是大悲心、菩提心,用这样的心念佛,就和佛心相应。我们要实践佛教我们做的,如果真的能证实佛的教示,大家就会相信。对佛产生信心,自然就不恐怖,这就是真正帮助大家。’如今他最后的一刻证实了阿弥陀佛的慈悲接引,他露出了开怀的微笑,又举手挥别,欢喜地先到极乐世界留学。这喜剧的收场,安了大家的心,真的实现了他想帮助病友的一份慈悲愿。他的成功鼓舞了很多颓丧的人,我们现在讲他的历程给大家参考,也是圆满他的悲愿,也让大家知道我们都可以像他一样,笑著进入七宝池。

  陈居士有一位年仅十岁的侄子,称陈居士为‘姨丈’。因幼时患了脑瘤,已压迫脑干,原本是不能言语的。但在陈居士往生后,有一天这孩子竟然在一张报纸上先写下了‘姨丈也是佛’,然后又开口向陈太太说:‘姨丈也是佛。’;小侄子怕人家听不清他的话,又指写著的那行字,重覆地说姨丈也是佛。这孩子是生长在不同宗教的家庭,他却特别向陈太太说他在痛苦时都念阿弥陀佛,又说他见过阿弥陀佛。此后,这孩子渐能说话,相当不可思议。确实,阿弥陀佛的大愿就是如此,一个平凡的凡夫,透过信愿念佛,一旦往生极乐,在阿弥陀佛的世界,不但永远安乐不再受苦,而且保证成佛,永不退转。这没有读过佛经,又原不能说话的孩子,能说出这句话,实是不可思议!

  陈居士在莲友们慈悲安排下介绍他到莲因寺,举行受三皈依的仪式,在忏公师父(上忏下云法师)的座下成为正式的佛弟子。师父很慈悲地留他在莲因寺住几天,为他回向,他虽体力不支也勉力随众住了一天。下山来他很感慨地说:‘出家的生活不简单,过了正午就不吃东西,功课又多,早上三点就要起床。’他又很惊奇地告诉末学说:‘我都没开口,也没向师父报告过我以前就认识您,忏公师父竟然特别叫我去,吩咐我说:‘回去请问道证师,该怎样念佛,怎样饮食调养。”’这就是因缘吧!既然是忏公师父慈悲的吩咐,我们为人弟子就一定要尽心相助到底的。

  第一次听陈居士谈起他和佛的因缘,真让末学忍不住笑出来。他很认真,很老实而一本正经地告诉我说:‘我每天早上都准时上香供茶,放普门品的录音带,然后看早报,每天晚上再把录音带和经本翻面,放阿弥陀经,然后看晚报。我这样放了十年,从来没间断过。’他看末学笑起来,就又很老实地说道:‘因为我看佛经看不懂,听讲经也听不出味道,所以就看早报。’(他有点不好意思,也笑一笑。)陈太太补充说明,他无论多忙,或有什么重要的事,也一定要这样实行,才会放心出门去,真是十年如一日,我虽然觉得这种‘放录音带看早报’的方式怪可爱、怪有趣的,但也由衷感佩此人的特质,他有敬重圣者的一股虔敬之心,也有特殊的毅力及憨厚。这样的人,只要一念真能领纳佛的教导,以这一念的虔敬去实践念佛,必然会成就的,这是末学心中的肯定。

  如果极乐世界只有圣人菩萨可以去,那就和我们这些平凡的凡夫毫不相干,然而,极可贵的是,佛平等对待圣人和凡夫,建立最好的世界,随时欢迎我们去。只要信得过,又愿意去的人,肯念佛,阿弥陀佛便会来带领,让我们不必再受生老病死的轮回之苦,愉快地到极乐世界,实在比移民更轻松,比留学更殊胜。如果您被宣判已在生命的末端,请不必浪费生命在哭泣及担忧上,应该把眼光望向光明的极乐,随时牵上阿弥陀佛慈悲柔软的手。我们要知道‘往生’的意思不是死亡,也不是死了才去,而是随时活在光明快乐的世界。

  陈进池居士和我们大家一样是一位凡人,他很可贵的是心地善良、个性温和、生活规律,待人接物有礼忠恳,不论对外人或妻子从不恶言恶色。唯一使他后来受苦的嗜好,就是喜欢吃海产,他吃了很多活海鲜、螃蟹;有人看了他背后鼓出的淋巴癌,感叹地说:‘好像一只螃蟹,还有脚。’就和一般人一样,他也会担心身体无力营养不够,不肯放弃肉食。当他的淋巴癌压迫右手的神经血管,使他疼痛发麻时,他像个孩子一样地告诉我,他手痛又麻,动弹困难。末学告诉他:‘您现在体会到手痛好苦了。但是回想一下,我们吃螃蟹时把它五花大绑,拔下它的钳,拔下它的手脚,它也好痛好苦,它在哭您知道吗?我们要由这份苦的体会,发起大慈大悲的心,愿一切众生,不要因为我贪爱好吃的滋味而受疼痛苦楚。愿我们能像佛一样,救拔一切众生的痛苦。’听了末学的话,他流下了眼泪,深深点了一下头。

  后来他告诉末学:‘有一天半夜里,雨好大,住在医院中听见好似有人要来抓我的声音,觉得很痛苦睡不著,后来是以前放生的泥鳅来帮助我救我。’他往生后,我们发现他的住院札记中写著:‘生物之间都有互动性、关联性,你对它有一份关怀爱护的心,它也会来帮助你,所以放生很重要,出院之后还要再去放生。’

  有很多人,虽然念佛很久,却没有一分真切往生的信心。总担心自己不知道能不能往生,总有一丝怀疑存在心中,不很相信自己本有佛性,不大肯定阿弥陀佛大慈悲一定不会舍弃我。很多人会想到:‘自己有很多缺点,不大认真修行,念佛又念得少,不像祖师大德一天念八万、十万声佛号。又爱吃肉,又怕痛,临终不知道会不会太痛苦?不知道会不会昏迷?’总有一堆的担忧及疑心。我们的眼光只要一落在凡夫恶的一边,业障的一边,就觉得不可能往生佛国;仿佛摆一个小铜板在瞳孔前,就足以把整个世界的太阳光明全遮住。但是假如我们把眼睛望向光明的太阳,广阔的虚空,即使有一千个、一万个铜板也挡不住阳光,也不能形成任何障碍。我们要透过遮蔽去看阳光,要透过业障去看佛光。信、愿、行,只是一个念头而已,一个回转而已。自己转不过来时,旁边的亲友也可以帮忙,让我们能从痛苦的执著中导向佛光。

  陈进池居士长得又高又壮,而他的妻子,在他病后,必须兼顾会计事务所和照料他作放射线治疗及化疗,真是又忙又累,变成又瘦又小。又瘦又小的弱女子,却扮演了巨人伟大的角色;她始终敏捷而坚强地照顾他。任何有益健康的食疗、药疗都亲手烹调,让他即使经过化疗而食欲不振还能胖二公斤。他们二人出现在诊疗室,护士会找陈太太打针,因为她瘦弱得像病人,陈居士则被她照顾得很强壮的样子。直到临终,陈居士仍然面容庄严,气色红润不变。陈太太一直努力把安乐给他,而自己把满腔的忧苦向阿弥陀佛哭诉,一切一切对凡夫而言极难走过的道路,她都跪在阿弥陀佛面前,请佛帮助。精诚所至,金石为开!可以说每一个佛教机构,每一位有缘的法师,学佛的朋友,在她的至诚哀祷下,都一起发心来相助,都愿陪她走这段坎坷的路。由此我们可以学习到一件事,在至诚恭敬中,极弱变极强,无助有佛助!当一个人明白了生死道上,凡夫力穷时,低下头来求佛哀佑,这时谦卑柔软的心生起,才对大悲的佛,能真正信靠、仰赖,才能投入佛的怀抱,与佛相通无隔阂。当一向刚强难化的‘我执’灭弱,低头了,通往佛道的大门就打开了。信心和谦卑柔软的心,是我们本有佛性的‘性德’,一个人若能低下头来向心中的佛祈祷,也是在开发自心的潜能及性德。这一份‘至诚哀祷’的力量是无限的,不可思议的,也是令佛菩萨乃至任何人都不忍拒绝的。

  末学曾经观察过许多病人,末学发现虽然人人多少都有一份往生西方的希望,可是对于疾病啃啮身体,还是不免有一份恐怖。一病下来对于种种疼痛、衰弱、症状,都有一份难忍之苦,这是没有破除身见的凡夫所共同难免的;相信你我若遇此境,也是一样,情感同然。如果家属太强调身体的变化,有时会给病人不良的暗示,加强他对痛苦的注意力,加深他对身体的执著,反而让他更苦。但是如果家属太漠视病人痛苦的感受,只一味地要求他忍痛放下,念佛求生西方,往往会使病人因太苦太难忍,又无人了解体谅他的病苦,他反而会抗拒念佛。家属若无表达关怀及慈悲的善意,病人会觉得‘你们都不要我了,我病久了,你们都烦了,都希望我早死。’这种感觉很容易夹带著遗憾的嗔心。这种嗔恨心比起贪恋心,更不容易放下释怀。很多念佛的眷属,本来是好意要帮助病人未来能生到极乐世界,却因为太强调要病人一心念佛万缘放下,而把与我们相同是凡夫的病人估计错误,认为他是已经能不感觉病苦的‘证果阿罗汉’。由于家属太把病人的‘苦受’置之度外,没有将心比心去细心地尽力帮他解除痛苦,所以病人从所谓‘学佛的家属’中没办法体会到慈悲心及关怀;如此的话,病人会很难有感恩的心去欢喜念佛,更难体会阿弥陀佛的慈悲。所以要帮助病人念佛,不能只有理智、冷硬的劝导,那样会使他不服气,发生反弹的情绪。病人会想:‘痛苦的不是你,你才在一旁说风凉话,哼!如果轮到你,看你多会放下念佛!’,有的病人甚至会想:‘你们学佛的人这么冷酷没有关怀心,我才不要学佛念佛呢!’一旦病人有这种不服气的情绪,他就很难承认劝导的人真有慈悲心帮助他;这一点,希望学佛的眷属要特别注意斟酌。‘言语’的作用往往比药物更强烈,这是大家要谨慎小心的。善言一句三冬暖,同样的,冷言一句三夏寒。如果是一句冷言恶语,听的人可能十年后还放不开这股怨气。我们可以仔细体会,佛有万德万能,但是一般人只习惯称‘大慈大悲’阿弥陀佛、‘大慈大悲救苦救难’观世音菩萨,可以说没有人念‘大智大慧’阿弥陀佛或‘大雄大力’阿弥陀佛。因为众生需要佛的大慈大悲、救苦救难,因为苦难太难忍太难捱了,好希望有人能拔苦予乐,这就是众生的希望,众生的悲仰。佛菩萨若只有大智大慧而没有慈悲,这样的话,佛就与众生一点关系也没有;这是我们学佛的人该了解学习的。没有一尊佛菩萨会漠视众生的苦难与悲仰。我们要成就佛菩萨的智慧花果,必须要以大悲水饶益众生;因为众生与佛菩萨是一体的,众生是树根,佛菩萨是花果。没有以大悲的水灌溉树根是不可能成就华果的。在帮助病患,乃至临终助念,都是如此。楞严经说观音菩萨,上合十方诸佛本妙觉心,与佛如来同一慈力;下合十方一切六道众生,与诸众生同一悲仰。从另一个角度说,慈悲即是最深的智慧,有最深的智慧,才懂得如何拔苦予乐,才能够随时随缘帮助众生,实践慈悲。

  当陈太太很热切地问末学:‘我该如何帮助他’的时候,末学向她提出了以上的观点。她又问该怎么做?她很怕自己做不好,没办法给他最大的助力。(所谓的助力,即是:寿未尽时,能安康速愈;寿已尽时,随阿弥陀佛去西方极乐世界。)末学建议她:‘您要有一种使命感,肯定您是阿弥陀佛特别派来帮助他成佛的最佳人选,您一定能做好;您可以常在心中默祷、祈求阿弥陀佛引导您,让您知道如何帮助他。当他有难忍的痛苦时,您最好在他身旁陪他祈祷念佛,您要诚恳地跪下来,合掌把您心中至诚的祈祷词念出声来,让他听见。祈祷词如下:“弟子○○祈求阿弥陀佛帮助陈进池,疾苦休止、忧恼解脱、身心安乐、能安心念佛......”他在痛苦中,只要常听见‘阿弥陀佛帮助陈进池”,久久就如薰香染香气,一有状况,他就自动会有‘阿弥陀佛帮助陈进池”的心念,这一念就由苦中脱出,和佛搭上线,和佛又沟通了。眷属的心念,是个桥梁,让病患能由痛苦的娑婆世界,通往极乐佛的怀抱。’令末学敬佩的是,陈太太真的一路这样做,并且做成功了。

  陈太太有一句很好的话,可以鼓舞绝望的眷属;她说:‘因为我太爱他了,不忍心他受苦,所以我把心爱的他交给阿弥陀佛,希望他永远不必再受苦,成佛度众生,也让众生不必再受苦。’多好的一个心念,多值得赞叹的一句话—由个人的小爱,扩大到佛的大悲;由世俗的恩爱眷属,提升为佛道上的菩提眷属。她是世间的一位贤妻,陪先生走过癌病的道路,到最后的助念,即使累了也不敢休息,自己瘦到只剩三十多公斤。这位瘦弱的女子,实践了菩萨的精神,终于让先生永远离苦得乐,笑著挥手去极乐世界,在极乐佛国等她、和家人及一切众生。

  而这喜剧收场的故事,其中的情节也不是完全平坦的,也是有起有落。因为凡夫的心是无常的,当‘忍力’没有圆满成就时,都难免有忍不住退心的时刻。当病患因苦而退失信心,不能坚持念佛时,周围的人很重要,必须用慈悲柔软的心体会病患不得已、苦不堪言的苦衷,让他的苦先有一个出口可以宣泄,能得到一份体谅,再善巧鼓舞他再提起信念;不宜责备或一味地对他表示失望、放弃。周围的人,常宜将心比心体会—如果是我自己的状况和他一样,我能表现多好?能不能信心充满,笑容满面?如果我们自己不能,那么病患偶然信心不能坚持也是可谅解的,这就是我们做眷属的人修福修慧的机会。陈太太在这一点真的很用心去实践,她用心体谅,并且善能代他默默忏悔。真心的力量,是不可思议的,忏悔求佛哀祐的力量也是不可思议的。大家遇到低潮,遇到挫折不要沮丧,要善用心力,至诚忏悔,求佛引导,要知道我们没有比佛少什么东西,而只是多了一点脏东西—就是‘贪、嗔、痴、慢、疑’若有一念回心洗刷,本具佛性的光明福报就会露出来。

85年冬天,由于癌侵犯了脑部及腋下,使他发音困难,手臂麻痛。他一向强壮健康的人,没有生病的经验,一苦起来,好难过,就懊恼起来,生气不念佛了;心中怪罪佛菩萨没有好好替他安排,一气之下念珠也丢了。而佛菩萨慈悲,总是不忍众生苦,对众生都是一份父母心,即使众生是因自己往昔造业因,今在承受苦果;即使众生埋怨佛菩萨,佛菩萨也依然愿代众生受苦,等待适当的机缘度化众生。就在他苦得无法坚持信念时,或许是巧合,也或许是佛菩萨应他们平日虔诚祈求,让末学梦见他痛苦地在哭。于是就在醒来后赶紧去打电话给他,他的公子说他今天刚去医院挂急诊,陈太太把这事转达给在急诊室的他,他忽然哭得像孩子一样。末学去探望他,他告诉我,以一副天真欲厚的表情说:‘我起叛了,向佛摊牌,不要念佛了,就被佛知道了,被您知道了。现在我和佛又恢复沟通了,我会再念佛了,虽然不能念出声,我心里都有默念。’听了他的话,看到大家在这条路上挣扎奋斗,末学真的心痛酸楚,只向他说:‘这条路真的很辛苦,还好有阿弥陀佛一起走。’末学说完后他就哭了,末学也哭了。我们都是有血有泪的人,佛会原谅我们的,擦擦眼泪再出发,再上路,大家一起互相帮助欢喜归乡。哭一哭,心中不压抑了,末学就和他互勉:‘我们痛苦的时候,就想想,以前我们曾令众生这样受苦,现在我们自己亲身体会到了,就诚恳地向他们道歉、忏悔、念佛,回向让他们安乐。’他点点头说好。一切的苦难黑暗都会过去,就像幻影,只要我们能面向光明、至诚忏悔。‘往昔所造诸恶业,皆由无始贪嗔痴,从身语意之所生,一切我今皆忏悔。’我们过去所做一切不好的业,都是因为我们心中有贪心、有生气、有愚痴,心中的贪、嗔、痴发动我们的意念、言语和行为,做出来的就是伤害众生,让众生痛苦的事。这一切的痛苦都会回到我们身上,我们要及时忏悔。如果您自己或您的家人有信心不继的情形,不要气馁,想想这位陈进池居士,也是这样走过来。让我们再回心再发心念佛,佛也依然慈悲,伸长了手接引,看看这位陈居士,他还是能朗笑牵上佛的手回到西方。

  在经历了灰心、起叛、摊牌后他又回心发菩提愿了,真可贵能把悲叹自己苦痛的心,转成帮助众生的念头。他在病床上告诉末学,他有一块地,想建一个让病人能静养能拜佛念佛的地方,帮助受苦的人。末学想能在病苦中发愿助人很难得,‘一善破千灾,大愿解千愁’,能以愿力善心扭转痛苦沮丧是很好的,大愿发时即是痛苦的解脱。虽然末学自己对有形的场地建设,并无兴趣也一窍不通,但深心嘉许他,在病到了脑子已受压迫,发音困难时,还有这份心。姑且不论此生有无因缘去完成它,总是一念大悲饶益众生,便等于灌溉了诸佛菩萨智慧的花果。原以为他是一时起善念,说说而已,没想到他真的用半麻木疼痛的手,画了很多设计图,图上写‘南无阿弥陀佛’表示佛堂。他往生后,他的一位亲戚梦见他住在极庄严堂皇的殿宇中,大概也是他生前常想布施佛堂给苦难众生有地方念佛的感应吧!因果都是相符的,大家千万不要吝惜发一念好心,也不要吝惜说一句好话。我们要时常发好心、说好话,在逆境中要快快回心,向佛向光明。就像莲的‘因果同时’—莲花开时,莲子已在其中。当他在病床上,助人念佛的心诚恳至极时,极乐的莲花也开放,属于他的七宝宫殿也应念而现了。万法唯心造啊!心能造极乐,心能享极乐。

  最初,在末学和他会面之前,早有一位菩萨王太太,知道他的病情就送给他药师经,鼓励读诵,因为陈居士一向健康强壮,他不能接受医生描述的严重病情。和每一个患者一样,听了都手足发软,他希望奇迹出现,病好起来,不希望此生结束,不希望离开现在的家人。所以极乐世界再好,他也不愿去,不希望去,这是人之常情。当他体力还很强壮时,他不愿去想‘此生可能有一天会结束’这问题,也不会敞开心来接受弥陀的慈悲。这种心情是很容易理解的,一般人都如此。这时候如果一见面就勉强要他放下万缘,求生极乐,很可能因与他强烈求病愈的意愿相违逆,就会引起排斥,坏了他的佛缘。所以末学都恒顺众生心愿,尽心去关怀安慰,让病人心情舒坦,尽力照料其身体,让他不致恐怖或有被抛弃的感觉,孤独走向死亡是很令人害怕的,末学总是鼓励病人:‘不要耽忧,再难的道路,我们会陪您走过去,阿弥陀佛会引导我们,安然一起走过。’并且强调阿弥陀佛是欢喜光、智慧光、慈悲光......阿弥陀佛是无量光明无量寿,念得相应念念消灾延寿。或许是个人的因缘不同,各有各的得度桥梁、舟筏,虽然阿弥陀佛也是消灾延寿,但开始时他喜欢药师佛—即药师琉璃光如来,(也译为消灾延寿药师佛)每个病人都喜欢消灾延寿,很少人一有病就体会世间无常,而能准备到人人必经的临终大事,所以必须随顺人之常情,随缘因势引导。药师经中有一段很重要的经文义理,谈到药师佛也帮助赞许众生到西方极乐世界—对于已发愿想往生极乐净土,然而还没有把握,没证到一心不乱的众生,如果能受持三个月‘八关斋戒’,又能听闻到‘药师琉璃光如来’名号,临命终时,药师佛会请八大菩萨,乘空而来,指示道路,让众生能随心往生极乐世界。由经文中我们可以知道,药师佛虽然是‘东方琉璃世界’的教主,因为佛心是阔然大度,不分彼此的,但随众生之愿力因缘而给予最佳引导。每尊佛都犹如最慈悲大度的校长,他们很高兴介绍学生互相参学,不会分党派,争高下。什么因缘环境最能帮助众生,得最大的利益成就,佛都会善巧引导。所以不但‘念阿弥陀佛求生西方’可以如愿以偿,而念药师佛及药师经回向往生西方极乐世界,也可以满愿。甚至念别的大乘经典,只要回向愿生西方也可以往生,这好像‘同等学历考大学’,只要信愿诚恳就是分数够,就可以录取,往生至极乐世界;这是千真万确,人人可得而不必怀疑耽忧的。所以陈居士喜欢念药师经、地藏经,那便是他的缘,末学也不特别勉强他念阿弥陀经或其他的净土经,只有劝他将读经功德回向与众生同生极乐国,药师琉璃光如来也是要帮助我们去极乐世界啊!

  经典上所说的,句句都是真实不虚的,佛愿也是必然兑现的,就看您能信受实行到什么程度。我们真能信受佛的慈悲愿力时就立刻活到佛光中,信不过时就活在业障的阴影中。全信到底的人,是全面光明;半信半疑的人就会时明时暗,半暗半明。重要的是,有疑时即入了暗区,要快快提起信心,弃暗投明。一念信心起时,马上又是一片光明。约在陈居士临终前五、六天,由于癌的侵蚀发生了胃出血,医师们谁也不能肯定这样的出血能否止住。大家如果心慌而忘了佛,就是进入暗区,就要随业力去还血债。过去我们吃人半斤,现在得还人八两,以前为求营养,杀生流血多少,总得偿还,偿还时就知道苦了。说实在的,一条命舍了也未必还得起;了解临终还债苦,还是生前少欠债!假如业报已显现,怎么办呢?若能猛力念佛,佛的功德力、威神力不可思议,一句佛号灭八十亿劫生死重罪,仿佛巨富出面,替我们担当还债,不怕不能一下偿清。末学有这份信心,所以当陈太太忧心仲仲辗转联络末学时,末学很肯定地告诉她:‘一心念佛,血就会止住,佛力不可思议。’果然陈太太以救夫心切的至诚念佛,血很快止住,血压也恢复正常。陈太太问他说:‘你见到阿弥陀佛了吗?’陈居士摇摇头。又问‘见到观世音菩萨了吗?’他也摇摇头,但却说他见到了大势至菩萨,还有好几位菩萨,他言语低微地连念了好几位菩萨的名号。陈太太因平时照料家庭及事业,非常忙碌,无暇读经,所以不认识那些菩萨名。末学一听,知道那便是药师经的八大菩萨现前,和他昔日持诵相应,心想,他归回极乐的时间到了。因为以前曾答应他:‘我们会陪您走过最困难的道路,我们会平安回到佛的怀抱,您不要担心。’所以义不容辞要去实践诺言。陈太太又三次梦见我们,显然临终助念的时间到了。他说见到菩萨后,就没有再出血了。身体很干净,本来还打止痛剂的,也不需要了;可说是安详宁静、病苦全消,充分印证佛经上的话。陈居士一向是怕痛怕苦的,不太喜欢忍苦捍劳,当他病苦时曾祈求‘要安乐死,早见阿弥陀佛。’

  但当末学一行人刚到医院病房时,他还很舍不得家人,不想往生,末学问他‘你欢喜和阿弥陀佛去极乐世界吗?’他不但摇头,还流下眼泪。可怜的孩子,这真是难以突破的一关,他也知道身体差不多不能用了,但还存一些侥幸的希望。末学就间接向他的公子解释病情及说明如何帮助他往生的方法,让他旁听明白状况,再求佛哀佑‘让他能安然放下,欢喜提起本有的往生的信愿。’末学劝他:‘这身体像租来的车子,零件坏得差不多了,开起来很吃力很辛苦,勉强修理了半天,也终归是一部需要归还的车。阿弥陀佛早替您准备了一部性能最好最优秀的新车,是金刚不坏的车,只要换过去就好了。怎么换呢?很简单,一心念佛,旧车一丢,就坐在新车上。如果坚持要开破车,就会开得很辛苦。我们陪您一起换新车,您比较有福气先换,先去极乐世界再回来接我们。您放心去,往生极乐世界,并没有和家人分开。在极乐世界的宝树中,随时可看到您的妻儿子女。随时可观照家人在做什么,而且还能随时帮忙加祐,完全没有障碍。就好像看电视换频道一样,都在同一萤光幕,只是号码、频率不同。转换频道,节目即不同。我们往生极乐世界也相同,只是号码、频率改一下而已。对极乐世界的人来说,他们根本就没离开我们,因为他们随时可看见我们,可帮助我们。您若往生也相同,根本没与我们分开。所以,往生就像看电视换号码频率一样简单,您只要念佛,就换过去了。只是我们娑婆世界的人,心有障碍,才看不见极乐世界。’陈太太也说:‘我们以后也要跟您一起去极乐世界,您先去,再回来度我们、度众生。这个娑婆世界太痛苦,病痛太折磨您,这是我们不忍心的。西方极乐世界有七宝池八功德水,金沙布地。您的名字叫‘进池’,您要记得进入西方清净的七宝莲花池喔!’大家鼓励他,陪他念佛。过了一会儿,他的心就放下了。放下,只是一个念头,千万劫来想不开,放不下的,如今放下也只是一个念头而已!尔后末学看他的面容平静得像熨斗烫过那么服贴,没有一点皱眉,没有一点病容及苦色。末学再抬头看旁边的家属及医护人员,所有的人和他相较之下,都可说是面黄肌瘦,他真的满面红光,祥和而不可思议。刚进病房时,看他的脸,因曾做过放射治疗,看起来有一点黑色。一念放下念佛,即变成满面红光。陈太太劝他回家念佛,他答应了,还会一一向医护人员致谢;他希望拔掉点滴,末学才发现他的手脚竟然比昔日灵活。此时,他不但血完全止往,所有的痛苦也似烟消云散,完全不须用一点止痛剂,也不须打点滴,没有皱一下眉,没有一点挣扎。在安然念佛中,他寂然慈祥的样子,还真有些像忏公师父。这些瑞相,证实了玄奘大师所译的阿弥陀经及大悲莲华经中的经文。在玄奘大师所译的称赞净土佛摄受经(即阿弥陀经)和悲华经中都有提到临终时的佛力加持:

  一个真的愿意生到阿弥陀佛国土的人,只要他常系心念阿弥陀佛,当他临命终的时候,阿弥陀佛和菩萨圣众们就会出现在他的面前,慈悲放光加祐他,让他的心可以安定不乱。

  悲华经说的是:佛用三昧力加被,而且为临终的人说法,令他欢喜,因欢喜故,也进入三昧(即正定)而得忍力,往生佛国。

  一个病人原本病得要常靠吗啡过日子,由脑、内脏及皮肤四肢都无一幸免于癌的侵犯,竟能红光满面,相貌庄严,没皱眉,没挣扎哀叫,神智清楚;这些瑞相让末学很清楚地感受到真是如佛经所言,是阿弥陀佛慈悲现前加祐。这也是他平日诚恳的心地功夫,才能如此与佛相应。就如印光大师说的:‘临终相貌不变须有大修持。’一个人一生什么都可做假,唯临终不能做假,老实忠厚的人,最后得大利益。末学问他:‘您和阿弥陀佛有没有沟通?’(沟通这二字是他昔日的用词,所以末学这样问)他静静深深地点头,连眼球都没转动。末学又问:‘您看见阿弥陀佛了吗?’他肯定地点头;再问:‘佛放光照您,您看见了吗?’他又点头。他点了三个头,末学就很放心,知道他往生西方已是必然,他平静地在念佛。送他上救护车时,他流下眼泪,但没有皱眉,末学告诉他:‘我们现在要回家念佛,回极乐世界的故乡。’他点头,我们在救护车上一路念佛。

  慈济的江菩萨和莲友们已为他布置好助念的场所,助念室香光庄严。陈太太把整个会计师事务所作为助念室,我们很感叹,一般人临终多在苦痛的加护病房,并且,一断气就送入阴暗狭窄太平间,或殡仪馆冷冻库,能有如此宽敞光明的地方让大家为他念佛相送,并以临终喜剧,鼓舞大众,真是大福报。应该说是‘人有真愿,佛有感应’,很不可思议,几乎各地最热衷于助念的法师、莲友、助念团,都很凑巧又很热诚地在最恰当的时间赶到为陈居士助念。

  员林莲社的上鉴下因法师,也由热心的莲友巧合地联络,慈悲地百忙中赶来开示。法师的大悲愿力,非常自在辩才无碍地讲说极乐的殊胜美妙,法师心在极乐,说来如数家珍,亲切自然,不但在场大众心悦领受,陈居士也张开了久闭的双眼,眼睛一亮笑了起来。笑得与会大众,同心一笑,人世间的一切苦痛都在这一笑中化解。陈太太每天向阿弥陀佛哀求哭诉,终于有求必应,真诚感召,应念现前。许多莲友自动涌到,平时联络不上或很难请到的热心助念人士,竟奇妙地在他们妻诚子孝的真心感召中,个个自动云集。包括信基督教的老师、校长及葬仪社的人,不管认识或不认识的人,都感动于这临终的喜剧,感动于上鉴下因法师演说极乐,和弥陀大愿的自在胜妙,感动于大众相送的挚情。连陈居士的母亲,原来是按捺不住悲哭的,看他的喜剧演出,也不得不破啼为笑,感叹地说:‘真的是佛祖带他去了!’真的,阿弥陀佛以本愿大力来接引他去了!白发送黑发的无奈痛苦,在大慈大悲的佛力中,也消融化解,变成跨越苦海的信心、愿力。陈居士以‘笑著往生’度化母亲信佛念佛,便是尽了大孝。

  到临终前十多分钟,他流下了许多眼泪,或许是和弘一大师一样,所谓‘悲欣交集’的泪吧!因为长劫的轮回苦,终于要了脱,真是欣慰无比,也悲悯尚在迷途受苦不知回头的众生,所以流出悲欣交集的眼泪。然而,最后一刹那,忽然像莲花绽放,心开花开,笑得牙齿露出来,还能举起久已不灵活的手,向大家挥手告别。陈太太久已不见他如此开心的笑,尚不知这是最后一笑,也陪著他笑起来,朗念一声阿弥陀佛,如此夫妇共笑合念阿弥陀佛,真是最美好的琴瑟和鸣!一个先荣登极乐留学,一个誓愿走出个人小爱,爱护众生报佛恩。相信一切和佛心相应的大愿,必能圆满完成。陈居士生前曾笑著安慰陈太太说要她放心,他是‘大只鸡慢啼,一鸣惊人。’确实,末后一笑,笑来极乐一片鸟音,真是一鸣惊人!八小时助念之后,遗体仍然柔软如绵,面容还是含笑如生,火化之后还有舍利子给大家作纪念。‘大只鸡’化成了极乐鸟,末学为他欢喜庆幸!庆祝他笑著进入七宝池,永远不必再受苦,直至成佛!

  感谢阿弥陀佛,慈悯苦海中每一众生,从不舍弃任何一人。佛是无所不在的,而唯有至诚的人才能握到佛的手。

  附录【往生事迹】
  陈妻蔡碧秀

  我的同修,于农历八十六年六月一日往生了,真让人意想不到的,前一刻钟他一直流眼泪,到最后却挥两下手告别,而且一直微笑著,从东边慢慢的转往西边,那时婆婆、儿子等亲人都在他的东边念佛,我在西边合掌专心念著,观看佛像,心想一定要把阿弥陀佛请来,后来注意他的脸部表情,突然间看到他这么会心的笑容,我也会心的笑著,叫一大声‘阿弥陀佛!’,他竟笑著往生了。顿时我实在愣住了,怎么会这样呢?从他生病一年多来,没见过这么自然的笑,如果我知道他笑笑就走,我也不可能笑这么大声、这么自然的叫阿弥陀佛。稍后,我就想到一定是阿弥陀佛接他去极乐世界了。连还没学佛的婆婆都说:‘看这样子,是佛祖来带去了。’还好他笑著走,要不然我会崩溃的,因为我们的家庭实在太温暖,太幸福了!他是个好先生也是个好爸爸。

  我的同修往生了,最令我感恩的是阿弥陀佛。在他生病住院、痛苦中我真的是六神无主,唯有诚心祈求阿弥陀佛慈悲加持,请求帮助、请求原谅我俩过去的罪业,忏悔我俩的贪、嗔、痴......。在他住院的一百二十二天日子里,每当从医院回家途中,想起他的肿瘤扩散、疼痛折磨......真是心痛。在他面前都强忍著,一面帮他按摩脚底、一面念佛或讲些轻松的话题,等一回到家打开家门,看到阿弥陀佛(道证师父画的佛像)就跪在佛前放声大哭,告诉阿弥陀佛说:‘阿弥陀佛,我不知道该怎么办?我是一个弱女子,我没有办法承担,这一切的一切......,他的肉体在痛,我的心在痛。我们的家庭、我们的事业......。’就在佛前,有时泣不成声,有时痛哭流涕,一直叫著阿弥陀佛,阿弥陀佛,阿弥陀佛......。又叫著师父......师父......妈妈......让泪水尽情的流著......。

  结果到最后,真的是阿弥陀佛冥冥中安排好的。两位师父、妈妈代替特别护士,把他从医院用救护车接回家里给他开示、念佛。师父说他很清醒,要回家时还跟医护人员点头答谢。送他上救护车时,师父说:‘我们回家念佛,回极乐世界老家故乡。’他还掉眼泪,刚回到家里也掉眼泪,虽然流泪,但面容祥和红润有光,丝毫没有忧苦之相。师父问他:‘你和阿弥陀佛有没有沟通?’他也点头;又问:‘见到阿弥陀佛了吗?’他也点头;又问:‘阿弥陀佛放光照你,你看见了吗?’他又点头。然后就一直平静安祥。连点这三个头,我们就安心多了。之后有很多慈济人来帮助我,第二天又有嘉义的莲友很时机巧合地请来上鉴下因法师为他加持开示,法师慈悲百忙中赶来为他演说西方的胜妙,讲得很动听,使他听了笑得露出牙齿,眼睛张开,很欢喜心似的,真是因缘殊胜,令我感恩莫名。第三天晚上十一点多,他就笑著挥手去西方极乐世界了。往生之后一直保持微笑,庄严的脸。我们家属、朋友就一直守著念佛,直到八个半小时后沐浴更衣,还是柔软的感觉,兴隆净寺的师父还问说他是否出家众(因他做化疗,头发掉光了。)这么庄严、额头发光、没有病相,笑著睡觉似的,他们由衷高兴的念佛,越念越大声,坐在后排的还站起来看看他这么端严的瑞相。接著又来了广德助念团的,一团又一团的助念,慈济的师兄师姊们......等,佛号不断超过十四个小时,太感恩了。他有这么好的福报,有这么好的净土因缘,都是佛菩萨的护念吧!使这淋巴癌的临终病人,胃出血停止,很干净、没挣扎,连唯一的鼻胃管也自己于往生前六小时把它拔掉,像无病似的微笑睡著了,火化之后还有舍利子给我们作纪念。

  回想他原来是很放不下的,他告诉师父说,他放不下家人。的确,我们的家庭太温馨了......,孩子很孝顺、很贴心、很懂事,夫妻很恩爱(结婚二十五年从来没吵过架),很和谐。全家人都无微不至的照顾他,他非常舍不得我们。但最后,还是抗拒不了病魔淋巴癌蔓延全身,从脑部到肝、胃肠等整个肉体都有。郭景元医师很慈悲已经尽心尽力也救不了,他说:‘不行了。’又得师父开示,让我忍下悲痛,清醒的、坚强的、虔诚的合掌向阿弥陀佛请求慈悲加持......。因为我太爱他,怕他痛苦,所以我把心爱的他交给阿弥陀佛,让他离苦得乐,我深信著阿弥陀佛。最后三天,我一直陪在他身边握著他的手跟他说:‘进池,你是佛弟子,你已皈依三宝,你是上忏下云法师的徒弟......,忏公师父给你取的法号叫净池,你要记得喔!还有道证师父说你的名字叫进池是进入清净的七宝莲花池,这是多么巧合殊胜庄严的佛净土,你的长相又这么庄严,我们家供有道证师父画的这尊“阿弥陀佛”全身金色在这里照耀著;阿清菩萨又供花、供灯、供香、供水、供水果,布置得这么庄严,佛一定会来度你,接引你到极乐世界的,不要怕!师父说,你这身体坏了,不要用也不能用了。到极乐世界,你会拥有永远永远不坏的身体,还可以回来照顾我们母子,不要怕!你看到阿弥陀佛或观世音菩萨或大势至菩萨,放光来接你时,要很高兴很欢喜的跟佛菩萨去,知道吗?若看到莲花上面写你的名字,要赶快坐上去,知道吗?你要放下一切,娑婆世界太苦了,病痛太折磨你了,也是我们不忍心见到的。我们做你妻儿的责任、义务就是要送你到极乐世界,那边有七宝池、八功德水、金沙布地,又有楼阁亦以金、银、琉璃......而严饰之。饭食经行,又有种种奇妙杂色之鸟出和雅音......。这么美好的世界你比我清楚吧!因你念的佛说阿弥陀经比我熟,了解的比我多,对不对?’当我跟他说这些话时,他还跟我点头。曾有一阵子,他对极乐世界的胜景起疑心,因为太殊胜了,我知道后来他忏悔了,我虔诚合掌向大慈大悲阿弥陀佛请求原谅,说他不能说话了,我代他向阿弥陀佛忏悔求谅解,好让他去看看那殊胜得让他不敢相信的世界。最后一天,我握著他的手说:‘我们一起来念阿弥陀佛,要专心!要一心不乱。’他握住我的手。我说:‘要发愿、要有愿力去见阿弥陀佛。’他又握紧我的手。后来我问他:‘若要继续念佛、就握住我的手。’结果他又握得紧紧地。同时也握紧他妈妈的手,使我俩虽很累,也不敢休息,一直在他身旁陪他念佛。他这一握手也度了他的母亲,拼命为他念佛,把悲哀化为一声声虔诚强力的佛声,她从此也念佛了。

  现在他已到阿弥陀佛的身边,我很欢喜也很感恩,更能体会佛的大慈大悲。他平常不很精进,曾经怀疑,说向佛摊牌又起叛,然而佛仍要度他,太难得了!每次我想起阿弥陀佛,就会由衷的起欢喜心,很有力的念“赞佛偈”—

  阿弥陀佛身金色,相好光明无等伦。
  白毫宛转五须弥,绀目澄清四大海。
  光中化佛无数亿,化菩萨众亦无边。
  四十八愿度众生,九品咸令登彼岸。

  四十八愿度众生,也度了我的他,但愿他亦能从此行菩萨道,速速回入娑婆度有情。

  回忆起十多年来,他每天早上七点左右到办公室,首先供水、烧三枝香,开录音机放著香赞、普门品做早课,但不看经本,只是听著,他人是在看早报—经济日报。Α面听完行个礼又换Β面,然后准备八点上班。下午五点半下班,又放佛说阿弥陀经的录音带做晚课,一边看中时晚报,遇有事情,亦会等到Α面听完换Β面才肯离开。佛经听惯了,但都没深入,等到生病了,在八十五年初,才肯接受善知识的开导、启发渐入佛法。记得我曾告诉他,要学习林末次老师的精神,(林老师是他的好友,是肝癌末期患者,人不舒服不住院、不出门,在家里很虔诚,心很安定的念药师经。)他的回答是‘大只鸡慢啼,一鸣惊人。’之后,他也很认真,每天药师经、普门品、地藏经、阿弥陀经......都念,持续一年左右,淋巴癌转移病重时,他才停止。第一次住院,他看到师父来探望,一直掉眼泪并告诉师父说:‘那天晚上,我把佛珠丢了(淋巴癌跑到脑部,压到手部神经,脱衣服时掉落的,第二天清早就去挂急诊了。)我要跟佛菩萨摊牌了。’师父笑著说:‘难怪佛菩萨要打电话给你,频率总是接不上,所以才派师父来看你。’经过师父的一番鼓励和安慰及劝解后,他回答师父说:‘现在频率已接上,和佛又恢复沟通了。’在急诊室时,知道师父来电关心病情,他亦泣不成声。生命道上,谁都有坎坷无奈的时候,谁都需要关怀。

  他在电视上看到小诗人周大观的往生画面就进入卧房里掉眼泪,自觉他也不行似的;他说:‘这病无法医治的。’又想起两个孩子未成家...。我回答说:‘如果现在能到极乐世界,我马上要去,这娑婆世界太苦了,孩子又不是三岁或五岁,都二十几岁了,不必操心,他俩有能力生活的......。’我想到若临终时要回家安然助念,也该先征求他欢喜同意,就乘此因缘和他商量说:‘周大观小朋友是因缘较特殊,医院才能让他在那里助念八小时,平常人是不方便的。我们学佛的人,都要尽可能的留一口气回家安心念佛,让阿弥陀佛等诸佛菩萨来接引,高兴的到极乐世界,不再受病痛折磨。’他听后心情就开朗了。想到此,虽然我的同修是往生二天半前回到家,应该是有相当充足的时间准备,但有一件事要忏悔的,就是我没想到他是在很清醒的状况下回来,而且始终清醒,我预先准备的床不够舒服,后来知道佛说无常经提到给临终人的环境应当香光庄严,尽量舒适。我应该准备柔软舒服的床,床垫内放檀香末,周围散花,让他心境更舒坦才对。在此把我唯一内疚遗憾的事提出来,做临终关怀的贡言。

  蒙佛慈念,我们有这因缘供养‘阿弥陀佛’画像在我们家,我的同修瞻仰惯了、时间到了,阿弥陀佛就化此金身来接引他去极乐世界。我很感恩阿弥陀佛,也很感恩医生、医护人员、所有热心的法师、莲友、助念团、以及好多善心人士、亲朋好友......尽心尽力的陪他走完这一段坎坷难走的路,蒙佛接引到无有众苦但受诸乐的阿弥陀佛国土去了,满怀的感恩!无比的欣慰!从此,我愿走出个人小爱,尽心报佛恩,报答大家热诚相助之恩,但愿有更多更多的人,有好福报,有好因缘来深入了解阿弥陀佛无量无边的功德,欢喜信受阿弥陀佛大慈大悲救度众生的四十八大愿。更愿众生皆能离苦得乐发菩提心、精进念佛,花开见佛悟无生,回入娑婆度有情。

  阿弥陀佛!

  附录—师父的信

  陈妻提供道证法师给陈进池的信,谨记。

  前言

  在他生病治疗期间,每当接受检查,等报告结果的那段时间真是难熬。如果得知蔓延,病人就全身无力、心生惶恐,家属除难受外,也不知如何来安慰;只好拿师父之前写给他的信,再让他过目,舒解他的心情、克服杂念。师父的信上说:

  我们可以仔细观察,一个心念波动时,身体瞬间就有变化。一念‘羞愧’面红耳赤;一念恐怖、面色惨白。同一身体前后一秒之间,身体的内容差不多,但是功能差很多。

  我们并不是靠这几十公斤的肉体、骨头活著,我们有伟大的生命力,有遍满宇宙虚空的强大佛力!我们本具的佛性是无量光明无量寿的,含藏无限慈悲智慧、无限潜能,要开发出来用!谁敢吓您,您就发挥力量把他吓回去!肿瘤又没有一只老鼠大,您干嘛要怕?这么壮的进池菩萨,被老鼠打败?岂不冤枉!何况肿瘤是自己的细胞,比老鼠好商量。别忘了,我们的‘好细胞’比癌细胞多得太多了,有好细胞得做好事,集中心力念佛,才不辜负一身好细胞。否则活久作什么?难道是追逐肿瘤用的?

  您去大陆时,腋下肿瘤就存在,只是‘不知道’‘不在乎’,结果您可以玩得很好,体力也不错。后来‘知道’有肿瘤就冷了半截、很伤心,其实身体差不多,是心和念头在波动,负面波动就令人全身乏力。

  我们的意念会造成事实,我们要用强大光明的好念头造成事实,自己要安住心,走出一条康庄大道!从今起好好快乐过生活,发佛心念佛,利乐众生。该走的那一天,欢喜跟阿弥陀佛去极乐世界,会更快乐!事情就是如此简单。

  与其天天想肿瘤,被它和‘冶疗’搞得心情黑暗,不如天天想佛,想如何发挥本能佛力,帮助众生。非洲虽然很大,您不想到它,它对您来说就不存在。

  把内心对癌的恐怖、隐忧丢掉,笃定‘黑暗的念头’是肿瘤的营养,一怕就大声念佛,念一阵就好了。

  自性中有无限佛力,我们自性中的药师佛便是自然疗能的最高发挥,自性阿弥陀佛也是。可惜众生不用佛力,喜欢用胡思乱想力。每天念佛十分钟,妄想二十三小时五十分钟,这样当然会掉入妄想塑出的黑暗区,要赶快起心念佛,跑到佛光中。

  佛力强大、慈悲无尽,求人不如求佛
  万法唯心、操之在我,求医不如求自心
  一念可以放光动地,一念转、就转乾坤

  善用此心、自救救人
  善用此心、自乐乐他
  善用此心、直了成佛

  生命轮回,舍一肉身,换另一肉身而已。犹如搬家,若不修行念佛,可能愈搬愈穷苦。我们要发愿,一定去极乐世界。(绝不去做鱼虾、鬼畜;作总统、上帝也不免生死苦。)至于何时去,由佛决定,佛来接就高兴去,佛还没来接就在此念佛欢喜过日子。医生虽有医学专业知识和经验,但和我们一样同是凡人,他也不确知自己体内有否长癌,也不能判定自己何日要死,所以不必被医生的判决吓到,要自己创造命运,不必让医生决定您能活多久,要发心成佛度众生。

  人一念佛,心一想佛就有光;散漫心念也还有四十里光,虔心念是无量无边强光。有光则黑暗不存。冤亲债主蒙佛光也能安乐,发善心和您解怨结,一切恶意不能加害。一胡思乱想,心就黑暗,招感黑暗之类。

  心中口中不断念佛,功德福慧分秒增长,趁病缘修成就。

  相信一切坏蛋都能放下屠刀立地成佛。

  相信一切坏细胞都能变好、都无妨碍。

  不准做病人!做一条好汉,起来放光发功。即使明天是世界末日。

  今夜还是好好种莲花、好好赏月念佛。

  假如一个人懂得把每天都当作是留在世上唯一的一天,那么就更能珍惜感恩,把握光阴,彼此善待。人其实从小就该这样活,否则醉生梦死、天天忙些不相干的事,追求‘生不带来,死不带去’的名利感情,到头来都是捕风捉影、空费力一场。不久前,有位患肾脏癌的太太告诉我,生老病死这条路人人都得走,我要走得坦然一点。她心境很好,相貌也很庄严,没有病感,这种人会活得又久又好。

  感到难过时,赶快吸一口气,拼命念佛,立刻让自己跳到快乐舒服的佛力圈、佛世界,您会很好的,佛保佑您。一样的体重,不怕水的人能浮,能游泳;怕水的人,一挣扎就会沉下去。为什么?有人肿瘤存在,但修心消业障,肿瘤并不妨碍他。以不变应万变,现象虚幻万变,本体没变,我们的心仍然自在安乐念佛。

  相信人身有强大奇妙的愈病力。

  不要去相信:有肿瘤会怎么样。家中有垃圾都知道该丢,心中有耽忧就是垃圾,更该丢!

  让我们一起念佛互勉:

  以无限欢喜,走向光明的世界
  现在就携手过极乐的生活!
  极乐世界不是死后才去。
  是现在就无有众苦,但受诸乐。

  惭愧学人 道证 合十敬书


返回主页
返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