弥陀庄

(本站推荐的健身功法)

  一、前言
  对于养生的方法,有一个很简单的办法可以帮助我们达到。这就是选择一个固定的姿势,一个有利于调动全身气机,促进气血流通的姿势,一个可以让你反复认真体察的姿势。而且也不是停一两分钟,而是停稍长的时间,比如十分钟、半小时甚至一两个小时。
  保持这种固定的姿势被古人称为“站庄”。无论是太极或是八卦,少林还是武当,都十分重视站庄。有古训:“要把骨髓洗,先从站庄起。”站庄可以洗练骨髓,更易形神!
  其实严格意义上讲,随时随地的停止而保持的动作也叫站庄,“庄”在这里当“姿势”讲,而过去多把“站庄”都写做“站桩”,大概是要求像站立的木桩一样纹丝不动。但是在实际站庄中,要遵从松、静、自然的原则,姿势不可过于教条僵硬,如何舒适、放松、自然,就如何做,对于细小的动作姿势,可以自己调整,不必要绝对的纹丝不动,僵硬地站着,容易累,效果也不好。站庄过程中,感觉上需要轻微活动一下头、肩、腰等部位,就自己活动一下。站庄和做事一样,要有原则性,也要有灵活性,关键要掌握要领,自己慢慢体会。每个人身体情况都不一样,练功后,气冲病灶,疏通经络,外静而内动,总是会有反应的,这时候要顺其自然。
  基本要领:精神要专注、集中,放松,心无杂念,为入静状态,心中慢慢地、虔诚地默念“南无阿弥陀佛”、“南无观世音菩萨”或者“南无地藏王菩萨”;身体上是上松下紧,即腰以下绷紧,腰以上放松。
  站庄,从形上可以使形体更加放松,从气上可以使气血更加流通,从神上可以使精神更加安静、集中。
  实践证明站庄可以培补元气,增强体力,对很多慢性病都有很好的疗效。
  “弥陀庄”是本站编辑净耀居士多年锻炼的功法,曾受传于一位少林武僧,性命双修,收效神奇、神速,可以去病健身,延年益寿,增长禅定功夫,简单易行,不会出偏,是适合广大群众锻炼的大众化健身功法。
  站庄时间可长可短,自己根据情况灵活掌握,最好每天坚持站庄半小时。理想情况是早上吃早点前站庄半小时,晚上站庄半小时。如果条件允许,自己根据情况增加练功时间。当然也可以忙里偷闲,有空就站3~5分钟,都可以收到很好效果。站庄地点、方位、时间不限,没有严格要求。若有人比较看中方位,则面向西方,心入西方极乐世界弥陀愿海,当然更好。
  注意事项:对于怀孕妇女,以及其他不容易站立的危重病人,不适宜练此弥陀庄,而适合于坐下,或躺下念佛。一般的病人,可以修炼此功。
  二、姿势要求
  1.两脚要求:两脚呈微微的“八字”站立,后跟张开,脚跟略宽于肩,脚尖略窄于肩。两膝微下蹲,膝不能过足尖。大腿根部空虚。呈似坐非坐状。下蹲后,尽量保持较长时间,如5分钟、10分钟、30分钟、一小时、两小时等,要根据自己能力、时间,量力而行。初期锻炼时,很快就觉得两脚酸痛疲劳,可以自然站立休息一下,自由活动一下,活动一下腰、肩、头等,再继续站庄。下蹲后,脚部受力很大,体弱的人会很快感觉吃力,可以自己调整,蹲浅一点,要以自己感觉能承受为原则,可以蹲深一点,就尽量深一点,但是不能过深,在垂线上,膝不能过足尖。
  2.两手要求:对于初学者,一般结弥陀手印:两手放于肚脐部位,双手的四手指并拢,左手掌放于右手掌上,两个大拇指自然相对接,不要贴近其他手指,自然对接悬空,与其它四指一起构成椭圆造型。对于比较深入的修行者,也可以结弥陀定印(见下图):


弥陀定印

  两手放于肚脐部位,双手交叉,两拇指伸竖指端相触;二食指中节直竖,以两食指端拇指;此外,小指、无名指、中指六指相交叉衬著拇指暨食指,此即表示六道众生显得四智菩提之义。然则打开此印,则是化他门说法之印,支掌风和空的端顶,为开敷之势,风有开花的功能,空中的风具有自在自得的意义,又禅进的二度喻有禅定的养育之义,为了要勇猛增长佛性的心莲,而使禅进相合即做此印。金刚界阿弥陀佛于成身会及供养会皆结此印。
  3.身形要求:头、身要中正,两眼闭合,舌抵上腭,呼吸要自然。
  4.收功回向:身体慢慢直立,两脚并拢,两手重叠放在肚脐上(男左手在下,女右手在下),揉腹,左右各转九次,静养片刻。两手分开置体侧自然下垂,慢慢睁开双眼。回向:愿以此念佛功德回向一切有缘众生,同生阿弥陀佛极乐世界。
  二、意念活动
  弥陀庄不搞什么“意守丹田”,而是意念放松,专注于念佛菩萨,心中要慢慢地、虔诚地默念“南无阿弥陀佛”、“南无观世音菩萨”、“南无地藏王菩萨”等等,心入弥陀愿海,心光与佛光合一,与一切众生的心合一,心、佛、众生,三无差别,一切宇宙万物、一切生命都是一体法性,没有分别。三界一切众生,和自己一起,都沐浴在佛光里,快乐、幸福、慈爱。三生万物,而九九归一,宇宙万物,都归于一。
  喜欢观想念佛的人,则把意念调整为观想念佛的状态。
  三、站庄功效
  1.增长定力,身、心双修,即性命双修。初修行的人,杂念纷纷,心很散乱,心不定的原因是气不定。一般来说,心主神气,自己的这个“心”,一般指自我意识,就是《西游记》里说的“心猿”,所谓“心猿意马”,都是散乱得很,一直在“大闹天宫”;这个“气”如同自己骑的马,“心猿”驾驭着这匹烈马,一旦烈马驯化成了良马,就自然心安理得。所以,把气练顺、练足了,可以反过来帮助“心猿”入定,其中奥妙,自己体会,这是“身心双修”的微妙之处。所以,要做“孙大圣”,就要先当“弼马温”,学会驯马、养马,把马驯养得膘肥体壮、百依百顺,就距离“齐天大圣”不远了,这又是修行奇书《西游记》的一个大秘密。
  2.念佛功德无量,正确的站庄练功状态,是入定状态,定中念佛菩萨,功德很大,是平时念佛的十倍以上的功德,收效神奇。
  3.松腰:腰椎脊柱、腰韧带、腰两侧肌肉、脊关节都要放松。用百会上顶,尾闾下垂,上下牵拉把腰抻直,不是硬挺。腰不要向前塌,要向后突,但不能瘪肚子。一般说身体健壮者丹田气足则腰板直。体弱者,丹田气量少,脊柱无力支撑难以支撑身体重量,才用腰前塌来维持平衡而产生不正常的生理弯曲。腰对丹田,丹田气足腰椎脊柱自然可以向后伸直。松腰的方法,首先应练站庄,可辅助练习面壁蹲墙:即脚尖顶墙,两脚并拢,腰向后放松,胸內含。起时用百会穴上顶,把身体拉起来。
  练气功只有把腰松开,才能使周身气血流通,腰松不开,易导致人体的阳气上升多下降少,会出现虚阳上越,得高血压、脑溢血、半身不遂等病。腰为肾之外府。肾中藏有元阴、元阳化生阳气,注入气海以滋养全身。腰为人体重要支柱,故练功家特别重视。松腰为弥陀庄中的重点。
  4.松尾闾:一般不练气功者,脊柱有生理弯曲,古称“九曲黄河”。生理弯曲形成颈项向前弯,胸椎后突,腰椎前弯,骶椎向后,尾椎向前,尾骨尖后翘。体弱者丹田气弱,弯曲度大以代替丹田气之不足来支撑身体平衡。练弥陀庄,就是要解决脊柱的不正常弯曲,使之气机通畅,強健身心。
  5.长练弥陀庄,身得轻安,心得清净,有病除病,无病健身,定力增长,法喜充满,念佛容易得到一心不乱的境界。
  附录:手印----无上甚深微妙的佛教手语
  ‘手印’为手指所结之印契。‘印’的梵语、巴利语音译母陀罗,乃记号之意;又作印契、印相、密印等,为教义规范之表记,如一法印、三法印。密教四种曼荼罗谓‘四智印’,即:大智印(指佛、菩萨之形像)、三摩耶智印(表佛、菩萨所持之物或手势之形像)、法智印(表佛、菩萨德行之文字)、羯磨智印(表佛、菩萨自利利他之智用)。此即将佛、菩萨证悟之境界以具体之器物或手势表达。
  印有‘有相’、‘无相’两种区别。有相印即以色彩、形状、姿态表示之;无相印不以色彩、形状、姿态表示,而在于体会真意,举凡一投足一举手等一切动作皆是。手印之种类甚多,大日经密印品即谓,十二合掌与六种拳为基本之手印。(六拳即金刚拳、莲华拳、内缚拳、外缚拳、如来拳、忿怒拳。)
  由于修行者结手印即能感受佛、菩萨之力量而与之成为一体,故结印、解印,必要拜师亲授,敬谨慎重。结手印之二手(日月掌、二羽)及十指各有其不同之含义。左右手分别表示止、观,定、慧,权、实,慈、悲等,小指次第至大指则表示色、受、想、行、识或地、水、火、风、空。代表佛手印者,乃金刚界大日智拳印;胎藏界则以大日法界定印、弥陀力端定印表示五智、五佛之五股印;其他另有施无畏印、与愿印、触地印等。
  观音莲花、文殊利剑以及焰摩法王之人头杖等均为契印。此外,初入密教者必先学习十八道契印。
  据《 佛学大词典 》
  附录:【手印】《 丁福保佛学大辞典 》(术语)手指所结之印也。陀罗尼集经二曰:‘诵咒有身印等种种印法,若作手印诵诸咒法,易得成验。’[囗@又]古人多作印于指环上,亦如今人系图章于扇柄上。取其便用故也。根本杂事曰:‘佛听比丘畜印,以为记验。但不听着指环,及宝庄饰,许用钥石赤铜白铜牙角五种物作。又印有二种:一是大众,二是私物。若大众印,可刻转法轮像,两边安鹿,伏跪而住。其下应书元本造寺,施主名字。若私印,刻作骨锁像,或作髑髅形,欲令见时生厌离故。凡律中言手印指印,皆准此。’诺皋记曰:‘南天竺国娑陀婆恨王有宿愿,每年所赋细緤。并重叠积之,手染郁金柘于緤上,千万重手印皆透。’又契券中用摹指纹为证曰手印。元杂剧有离书手印。
  【手印】《 陈义孝佛学常见辞汇 》手指所结成的印契。
  【印相】《 佛学大词典 》梵语mudra^,巴利语mudda^。音译作母捺罗、慕捺罗、母陀罗、牟陀罗、目陀罗。又作手印、契印、印契、密印、印。即密教用来标示曼荼罗海会中佛、菩萨、天部等诸尊各自之内证三昧及本誓之外相。亦指修行者为相应于诸尊之本誓,以成就三密涉入之境地所结之手印。此外,诸尊所执之器物,亦称印相。印,信之义;即印可决定、决定不改、标帜之义。显教多用为印章、捺印、印可之义,密教则多指标帜之义,象征诸尊内证本誓之功德。又密教所说之印,以广义而言,大曼荼罗、三昧耶曼荼罗、法曼荼罗、羯磨曼荼罗等四曼荼罗皆称为印;此盖因四曼荼罗皆为法界标帜之故。狭义言之,则仅指四曼荼罗中之三昧耶曼荼罗,三密中之身密、诸尊之三昧耶身。而于一般密教典籍中,印契或印相一词多指狭义用法。凡夫众生之烦恼未断,若身持本尊之密印,口、意二密亦与本尊相应,则由三密相应加持之力,而与本尊相互涉入,得成就悉地。故印之意义,于密教而言,即指身、口、意三密中之身密。
  在密教之前,印度所行之印契较用者有:‘施无畏印’,乃右手开启,掌心朝外,举于肩侧之相;‘转 法 轮印’,乃置两手于胸侧,右掌与左掌相反,左右诸指轻触之相;‘触地印’,坐相,乃右手向地垂之相,又称降魔印、破魔印,为佛陀成道时之相;‘禅定印’,乃两手悉展五指,左掌叠于右掌下,呈冥想思惟之相,又作法界定相;‘施愿印’,乃右手伸展,掌心向外之相,又作与愿印、施与印。
  密教之印契极多,通常以六种拳与十二合掌为基本印(印母)。又一般修法中,多以十八契印为观法时之基本印相。关于印相之种类,据大日经卷六本尊三昧品、大日经疏卷二十所举,印相可分为有相(有形)、无相(无形)二种:(一)有相,即简别诸相而住于一相;又可分为二种:(1)手印,即诸尊所持之印,如金刚界大日如来之智拳印、胎藏界大日如来之法界定印等。(2)契印,即诸尊所执之器物,亦即标示诸尊本誓之器杖、刀、莲花等三昧耶形,如观音之莲花、文殊之利剑等。(二)无相,即不偏于一相而具足一切相,亦即举手投足皆为密印之境界。此无相之印相,契达印相之实义,为深秘中深秘之印。关于手印与契印之区别,就浅略而言,结于手上之印,称为手印;描画之印相,称为契印;就深秘而言,手印指诸尊及修行者所结之印相;契印指诸尊之三昧耶形以四种曼荼罗中之三昧耶曼荼罗为印。
  又密教中对结印之两手及十指有特殊之称呼,一般称两手为二羽、日月掌、二掌;称十指为十度(十波罗蜜)、十轮、十莲、十法界、十真如、十峰。并将两手配于金刚界与胎藏界,或配于定与慧、理与智等;将五指配于五蕴、五佛顶、五根、五字、五大等;十指配于十度。列表如右。
  此表中之五指配于五大,系根据大日经卷四密印品之说而来。又十指配于十度之顺序有二说,一说出自金刚智、善无畏所译之经论,如上表之十度(一);一说出自不空所译之经论,如上表之十度(二)。
  印相能标示诸尊之内证、本誓,故由一指之屈伸结印,即能令法界震动,凡圣同会。十指代表十法界,为曼荼罗之总体,故将十指屈伸离合可结成任何之印。凡夫众生虽未断除烦恼,但所结印相之力用与圣力相等,能驱使诸贤圣及诸天鬼神。又由密印之功力,能使护法之明王善神至修行者之身旁加以护持,并成就所愿。由于印相之功用甚大,故于结印时应恭敬慎重,修行者在结印前须先禀承师传,否则不但所结之印失去功用,又会受‘越三昧耶’之重罪。此外,结印修行时,为防止鬼神恶魔之扰乱,故应避免在显露之处结印,而以袈裟、净巾、衣端、法衣之袖等遮覆。又印相原为威仪行事上的身体动作,例如说法印,即以手的摆动来结印帮助说明;定印,系将两手置于趺座之上,以便利心之安定。
  印相最早时并无固定轨则,密教兴起后,采取印度教之行事而有印相之说,并进一步阐释印相之意义及利益。印相由于各种仪轨成立时间上之先后差异,及印度、尼泊尔、我国等各地传承之不同,而产生诸多差异。又密教金刚界、胎藏界两部曼荼罗诸尊之根本印不一,及依修法仪式而结之印相亦各异,致使印相之种类繁复难计。现今一般所用的佛菩萨之印相较重要者有;金刚界大日如来之智拳印、胎藏界大日如来之法界定印、阿弥陀佛之力端定印(又作弥陀定印)、来迎佛之安慰印、施无畏印、与愿印、吉祥印、合掌印等。此外,以同一尊佛菩萨而言,显教之印相与密教之印相亦时有不同。[陀罗尼集经卷一、略出念诵经卷一、苏悉地羯啰经、阿弥陀如来念诵供养法、毗沙门天王轨、莲华部心轨、大日经疏卷十三、卷十四]



返回主页
返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