杀业是非典形成的正因

——慈法法师在京就非典型性肺炎的一段开示

  非典只是一个名字,名字并不可怕
  任何一个事情的名声在这个世间上都是毫无疑义的,一个名字罢了。我们要相信因果,只有因果是真实的东西。但现在全部被名字、愚痴、颠倒淹没了。大人物不起作用,小人物也不起作用,只有因果会起作用,共业会起作用,我们心地是一个法界,每一个人的心地都是一个法界,缘是一个无名的业流,给我们带来一个共同的业报。通过这个业缘来看这个世界,我们就看到这个世界多么愚痴,多么容易被自己欺侮,被别人欺侮。被名声欺侮。
  念佛不是乞求,而是智慧
  大家对这种名声的屈服,实在是很可怕的。在这种屈服下念佛,他不是念佛,是一种侥幸,侥幸于药师佛,侥幸于阿弥陀佛。不知道他的自心地一种真实安住的一面。把佛陀当成一种大力,像鬼神一样的东西,祈求的东西,他不知道这是一种自性的一种折射。当他们的心地安住、平和的时候,就会看到这个法界其实就是自己的心地。碰到再大的违缘,他的心中的真实都能够升起,这是他的真实心地。这种真实才识智慧。
  行五戒十善,做自己的主导者
  凡是一个有智慧的人,他就可以为王,这个王呢,就是自主权。操纵权。是真正自由的。事实上这人王,就是安立于世间,行五戒十善法于世间,能与一切珍宝满足于世间。所以这王者,具十善五戒的教化,那他就是人王。他就可以真正的做一个王者。人类的权柄就在五戒十善当中。这是没有什么好说的。无论是什么宗教,人间教化都离不开五戒十善,人伦道德。为什么呢?这是一个根。佛教在对杀业的人讲法是最透彻的。所以我们要看到法,不要看到别人的名字,包括佛的名字。的确这只是一个心地的建立。人王也是这个心建立的。在这里我们能够找到自己的根源,我们就不会迷失自己的业缘。这样我们就可以做一个世间的安稳者,一个主动的安稳者。在人王、法王面前做一个真正的皈依。要不然我们还是被虚假所迷失。
  杀业是非典形成的正因
  就象在我们东南亚这些国家,包括中国的这个非典型性肺炎的这个事情,这就是一个杀业的折现,我们大量的杀畜生呀,畜生就是无名的业的代表。他被宰杀,就是在无明的情形下被宰杀的。被杀掉,并且非常恐慌。它的根本是无明。这个非典的事情,也是出现了这种无明的现缘、果报。人们就开示拼命地对抗,闭着眼睛拿着刀开始拼命地对抗。但不知道敌人真正是什么。出现一种被宰杀,被宰割的倾向,我们在屠宰畜生的时候,畜生也是任由我们宰割,为什么呢?它们无明,我们机关算尽,所以我们怎么处置它,必定有我们极其安稳的方法。这并不可笑,其实我们也在被宰杀,果报会用“非典”这种无形的方法来宰杀人类。我们也没有办法。这没有办法,是因为我们共同的业力的折射。如果我们明白这一点的话,我们学佛的这个团体,才能够对这个事情起作用。给世间带来安稳。
  心做心是,真心念佛
  这个安稳相,就能够折射出这个世界的无明,念药师佛就能够成药师佛,饶益这个世间,我们就能够有一个清醒的眼目来对峙它。他感受果报的根源,也就不会恐慌了。恐慌要比瘟疫本身可怕百千万倍。这种大面积的瘟疫的死亡,是来源于对瘟疫的恐怖。瘟疫本身不是大面积的,但是它构成了一个巨大的瘟疫的恐怖相,它是虚无的,在震撼着每一个人的时候,人就死掉了。恐怖越多,人就死掉的越多。它实在是无形的。为什么19世纪之后人类没有再发生象中世纪那么大规模的瘟疫呢?人们说的医学的进步仅仅是一个方面,还有一个方面,就是人们对医学的相信,对瘟疫恐怖的减少,而自己拯救了自己。
  坦然面对,拒绝谣言
  它就是一个业报的折射,如果从领导人从每一个众生的心目中,如实地,平常地,平等地清醒地面对这个因果,这个瘟疫的这个魔就迅速的撤销了,它只是针对性地,面对几个真正的果报的这个人。不会形成这个共业的这个飓风,他不会向排山倒海一样的侵犯人类的。象山洪爆发一样来淹没一切的。只是针对性地针对心态的某一个面。尽管世间的恐怖是人类自己制造出来的,象一个人画画一样,画了一个鬼,他梦到这个鬼了,就被这个鬼吓死了,因为他精心策划这个鬼,就是要害人。他画了许多狰狞,扭曲、变态、残忍的这种心相的涅磐,心中怎么能不恐怖,自然要受这种果报。我们把这个形象画做佛一样的安祥,其实这个佛也好,魔也好,实在是我们自己画出来的。大家就在不断的画呀,但学佛之人一般就是画佛,画善缘,仅此而已。
  非典并不可怕,恐慌才是瘟疫
  心中行贪,假之于佛决定不行。主要是我们心中深处的是什么,因此说这个业报实际上是很清晰的。没有丝毫的含糊。我门要如实的看到自己的心地,最简单的例子,美国人的集速炸弹很厉害,一下子就百十个平方炸成一个大坑了,如果我们没有这个新闻报道,我们也不知道这个事情,伊拉克炸的再厉害和我们也没有关系。这个恐怖、这个灾难,对我们来说还存在吗?为什么我们现在害怕这个瘟疫?我们心里有这个东西呀,我们知道了,但是我们不是如实的知,而是被名字所骗,被名字骗了。无论是非典型也好,死亡也好,不知道病源也好、无休无止的侵害人也好,我们都被这些名字,王者的名字所侵害,一旦我们逾越了这个地方,知道是因果。我们在不相信因果的时候,就容易被这个莫名的东西所侵害,是因为它没有什么东西所遵循,一但我们有因果可遵循,我们就没有什么东西可以伤害的了的了。因为一旦因果成熟了,我们再无明,也是受伤害,跟我没有关系。对此我们只是关心而已,而不是被它缠缚,被它侵害,自己把自己给欺骗了。伊拉克战争包括这个非典型都是提醒我们要如实的面对自己。从古到今,每一个大型的瘟疫的大规模死亡,基本上都是被恐吓死地,只有0.01%的人被直接侵害死地。就象一个炸药包,只有导火索是不成立的,只有我们每一个人的心中都充满了炸药的时候,这个世界就成了一个炸药包了,导火索一点,就被燃暴了。但是我们不是炸药呀我们啥也不是,那么这个导火索着完了,这个世界也不会爆炸了。但是现在我们每一个人都是有这个种子——恐慌的种子、无明火的种子,无明恐惧的种子,所以我希望大家学佛的人呀,要做一个大雨,用雨水把这个炸药把它湿润了。大家不要传播这种恐怖,这个世界整个就平静下来了。



返回主页
返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