佛学医学的内涵和外延

佛子

  什么是“佛”?佛就是“佛陀”,梵语“Buddha”的音译,意为“觉悟真现者”。狭义的佛教指“释迦牟尼(公元前565年~前485年,名悉达多,迦毗罗国王太子)”,广义的佛指一切修成最高果位的众生。成佛必须具足自觉、觉他和觉行圆满。
  什么是佛教?佛教是指-尊释迦牟尼教主,以三法印、四谛、八正道、十二因缘等为教义,主张一切众生普同一等,有独立的教徒组织,清规戒律,仪轨制度和活动形式,并具备“佛”、“法”、“僧”三宝的宗教体系。
  什么是佛学?佛学佛法之学,是指研究和探讨佛教文献典籍、思想体系、源流发展及相关内容的一门学问。 什么是佛教医学?中国佛教医学是佛教医学与中国医学相互融合的医学。即佛教理论与中国传统医学理论为础,以蚕院传承的方药和诊疗经验为代表,并吸组古印度和西域医药技术的医学体系。
  中国佛教医学与中国医学有什么关系?通俗地讲,是外国种子在中国土壤里长出的果实。佛学和古印度医学是因,中华文化和中医学是缘,中国佛教医学即是果。因此,中国佛教医学是佛是佛教文化与中国医学文化相互融合的产物。
  中国佛教医学是怎样形成的?中国佛教医学是中华文化的土壤里生根、发芽、开花和结果的。它的形成,有历史、文化、环境等诸多因素的作用。首先,佛教和佛经的广泛传播,佛教哲学被僧医和通佛之医家用于解释生理、病理和指导临床;其次,伴随着佛教传入的古印度医学和西域医学,被用于临床;其三,僧侣为达到“普度众生”的目的,往往操医药以救治贫病之民众;其四,寺院多建造在穷乡僻壤及名山大川,大多远离城市和集镇,为了自身防治疾病的需要,许多高僧名士都研悉医术以“自救救人”;其五,自古以来,寺院主动或被动作为疾病收容和战伤救护的重要场所,促使寺院不得不掌握一定的诊疗技术;其六,历代有不少医家,潜心悉研佛学,并指导于临床,丰富了中国佛教医学和中医学的内涵,如孙思邈、喻嘉言等。基于以上六个方面的原因,中国佛教医学就应运而生了。
  中国佛教医学的三大领域和五个发展阶段
  三大领域即经藏医学、寺院医学和居士医学。
  一、经藏医学
  经藏医学是指佛经中的医药学,笔者根据《大正新修大藏经》统计,藏中共有论医经书60多部,泄及生理、心理、疾病和医药内容的经书在80%以上。因为佛经中讲的是人生哲学,自然离不开这生、老、病、死这一古老的热门话题。正如香港法住文化书院霍韬晦教授所说的“一切宗教都是广义的医学”。我们非常赞赏霍生先的观点,佛教可以说确实是一门医治人们心灵和肉体创伤的思想体系,与医药学有着千丝万缕、密不可分的内在联系,称之为“广义医学”亦在常理之中。比较有代表性的佛教医经有《佛说佛医经》、《佛说胞抬经》、《佛说咒小儿经》、《禅秘要诀》、《易筋经》、《佛说疗痔病经》、《除一切疾病陀罗尼经》、《治禅病秘妙经》等数十本,在佛教医学中,有译注也有我国古代高僧的论著。涉及内、外、妇、儿、眼、口齿等专科。且在理论上、临床上具有较大的参考阶值。
  二、寺院医学
  寺院医学是指寺院创造和延承的医药学,包括寺院的医方、医疗经验、诊疗方法和和医僧医药论著,中国的寺院的医学,是世界上最丰富的僧医。古往今来,涌现出许多医术高超、临床经验丰富的医僧。其中卓有见树者,有西晋之于法开;东晋的支法存;南北朝的惠义、僧深和昙鸾;隋朝的释智宣和梅深师;唐乾的鉴真、普济和波利;五代的高昙;宋代的文宥、法坚和奉真;元代的拳衡和普映等。
  三、居士医学
  居士医学是指居士们和信奉佛教的医家研究佛经、撰述医学著作,在理论上、临床上做出了突出的贡献,从而形成了独特的佛教医学派系。这些医林人物有孙思邈(著《千金要方》《千金翼方》)、殷仲春(著《医藏目录》)、喻昌(著《医门法则》、《尚论篇》)、慎柔(著《慎柔五书》)、程国彭(著《医学心悟》)等。
  五个发展阶段即萌发阶段-汉晋时期;奠基阶段-南北朝时期;形成阶段-随唐五代时期;发展阶段-宋元明清时期、考验阶段-进现代时期。
  一、两酒和两晋时期,由于佛教流传尚不普遍,佛经的汉译工作还处于初始阶段,因此这一时期的佛教医学只能说是萌而待发。
  二、南北朝时期,虽有两次灭佛之难,但并无法阻止佛教的传播和发展,佛教在短短的二百多年间传遍了祖国的大江南北,寺院最多时达三万多所。涌现出一批佛医兼通的看士,为佛教医学体系的形成奠定了基础。
  三、随唐是中国佛教的成熟时期,中国佛教医学也与此同时形成了自己的体系。
  四、宋元明清时期,中国佛教医学在随唐五代的基础上,不断的充实和发展。
  五、进现代时期,由于西方医 学的传入,近百年连绵战乱,现代科学的突飞猛进的发展和“文革”的影响,中国佛教医学受到了前所未有的冲击,曾一度陷入低潮和困惑,甚至被曲解为封建迷信而遭批判。如何正视佛教医学,是摆在我们面前的一个重要问题。



返回主页
返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