佛教疾病观

转贴自:佛医易网

  人生在世,似乎没有不生病的。
  一提起得病,那些对佛教一知半解的迷信者大多会说病者是受了“报应”,必定是因为做了许多缺德的事,才导致贵体欠安。
  佛教中的一些论典将人体的疾病分为四类,对应为四种起因和治疗的重点,并非每种疾病都是缺德所致,都要去烧香磕头才能解决问题。
  第一类的疾病是由于“四大不调”所致。所谓“四大不调”,是佛法对世上的一切物质的形象比喻。中国古代道教将世上的一切归为五行:金、木、水、火、土,而佛教则可分为地、水、火、风为“四大”。世界上的一切都可用此概念说明,如“地”可以指一切坚实的固态之物,好似道家五行之中的“金”和“土”;“水”为一切液体的总称;“火”为一切热源的标志;“风”为一切流动的气态物质。
  东方哲学思想中的佛教思维方式与道教的思维方式有许多近似之处,它是抽象的,也是万能的,无所不在的。要研究东方哲学、文化、宗教就必须要用这种概念理解事物,它虽然没有现代科学那些分类精细、定量性的,但“阴阳五行”与“四大学说”都有着自己定性的科学体系和极高的研究价值与实用价值。它也可用于对世上万象乃至人体的分析。
  “地”可以指人体内的骨、筋、肉、脂肪、内脏等固体物质。这一“大”不调,会产生内脏的器质性、功能性病变及骨折、肿瘤等。
  “水”可以指人体内的血、尿、唾、体液、汗、精液等流体物质。具体可指循环系统、泌尿系统、生殖系统。
  “火”可指人体内的热度,指维持正常体温的系统。此系统一旦紊乱,体温即会不正常。
  “风”可指人体内的呼吸系统。若此系统不调,人体就会缺氧,就会出大问题。
  这四大有先天不调者,也有后天失养者。四者之间亦有联系,如在一定环境中受邪“风”,即可能引起“火”大不调,体温上升,怕冷身痛,这时人即患了“感冒”。如不加治疗,有时会引起咳嗽、气喘或肺炎,这时又会引起“风大”的不调。最为简单的小病也多为四大不调引起,如中医认为“火”与“水”不调,则会“上火”或“内寒”,“火”与“寒”都会引起疾病。西医的思维方式只承认表象,不承认“火”与“寒”是“病”,这就是东西方文化的差异。
  四大不调与外界的五运六气的不同影响有关,外界气候与精神刺激都可引起四大不调,这一点是中国古代医学所承认的。如长期的精神压抑与营养缺乏、工作条件恶劣,都必然会导致四大不调。因为人体是一个自身需要不断调节平衡的小宇宙,它也会受外界的大宇宙的影响,这种影响有时是在不知不觉中进行的,任何一种打破平衡的条件都可以便人致病。
  不论是谁,这种四大不调性的疾病都是不可避免的。在一般情况下,这些疾病都是可以治愈的,都不会酿成大灾大难,虽然有些是因一些小因果造成的,但也不会有大碍。而在严重的四大不调的情况下,也可危及生命,但这种现象的背后,定会有因果定数在起支配作用。
  第二类致病的原因是由于“饮食不周”。大多指因吃喝不适造成的消化道系统的问题。此病多从口入,引起痢疾、肠炎、饮酒过量、胃病、肥胖、缺乏某种营养、急慢性食物中毒及对某些食物过敏而引起的肠胃不适,这也是致病的一个常见因素。
  第三类致病的因素是超三维空间的致病因:“鬼神做乱”(也可称为“不良信息扰乱”)。这种成因多让人理解为“迷信”,使现代医学根本无法解释,更很难医治。如许多精神病;死人阴魂附体的“撞克”;练外道气功者常练的“自发动功”,招致鬼神缠绕,导致的“出偏”发狂;更有一些西医无法查清的莫名其妙的病症。如有一病人每天晚上9点准时犯气喘直到深夜,天亮时自然就好,不论服什么药都不灵。还有人每隔一个月就突然喘不上气来,而送到医院时,立即就莫名其妙地好了,回到家就立即犯病,来回折腾。又有人每天晚上都做梦,见有鬼神来缠,说这说那,要这要那,甚至要与人做爱,吸盗人之精气,病人痛苦不堪,不敢入眠,有的甚至想自杀。
  鬼神为何要“作乱”?这个问题值得分析。所谓“鬼神”,是指尚未证悟成佛的灵体,佛教将此类生灵划入“天道”与“阿修罗”道中,那些层次高的、有悲心的鬼神还好一些,他们自己修行,亦发愿度人修善,或附体为人治病,为自己积德,以备资粮成仙成佛。而有些层次低的阿修罗好打好杀,这些恶鬼邪神就很复杂,他们有时也可能会为人附体治病,教人练自己的功,但多打着度人的旗号,行骗人的伎俩。如他们多为了要练功者入他们的道,收练功者的福报和“元气”,稍不满意就发威,“惩罚”弟子的不忠。这些弟子不悟,拼命崇拜,当心识破迷惑,气机就搞乱之后,发病出偏就是理所当然的了,而轻者也是会常常莫名其妙、迷迷糊糊地办错事或失去理智。
  这类的鬼神多毫无悲心、邪恶无比,与人间的恶人没有什么两样。你若惹了他,碰了他,或是骂了他,甚至哪怕是无意之中伤害了他们,就要大祸临头了,轻者灾难重重,重者就会搅得你寝食难安,甚至家破人亡。
  我曾遇到过练功出偏者,什么“柳大仙(蛇精)”附体者;“胡仙(狐狸精 )”附体者。发起“功”来,将家具砸得一点儿不剩,打爹揍娘,有的竟要将家中点火烧掉。有时口中念念有词,说你前世欠我的,我要将你家搞得家破人亡!否则决不干休!可叹老父老母又欠他们什么?为何要牵连一家人?老父老母跪在地上磕头告求,那些“仙家”也不饶恕。还有的人练了某家气功,后又改弦更张另投他门,于是“仙家”不干了,不许信徒“背叛”,于是乎每天麻烦不断,那弟子只要不练原先的邪功,就会头疼、心疼、背疼……。某大师说你若不练我的功,胡仙就会发功惩罚你,要你不得好死,听起来真是吓杀人!不论“弟子”如何告饶都不行。真是上贼船容易下贼船难,请神容易送神难呐!
  第四类疾病为业力牵引所致:佛法认为世上有几大不可思议的事,也就是说这几种事情很难用世俗的定理思维来理解,这些现象又是存在的,明白无误地显现在生活之中。峨眉山的通孝上师告诉我说,这几大不可思议的事是:
  一、法力不可思议:不论佛道、外道,只要修行人通过苦修,积攒大量的能量,就会有法力、出神通、有大特异功能。打坐、参禅、练气、念经就会有福报,甚至移山填海、虹化放光,皆可作到,一般人见不到,故不信,见到者也觉得不可思议。科学家们见到特异功能后,由不信到信,但又无法解释得通。它是怎么来的?理论上如何解释?怎么可能人一发功就可使物质的内部粒子发生变化?特异功能的人怎么可能会穿墙?可事实上它确实存在,能发生。
  二、药力不可思议:谁都能理解一个人吃下一包砒霜,或吃下一包安眠药后会是什么结果。民间有些训戒,如不要吃柿子时喝酒。说这样会有“毒”,会产生食物凝聚的副作用。为什么某些药吃下去会使细胞发生变化?中医说是药的“性味”在起作用,西医说是生物化学作用,而人的细胞一遇性味或化学作用,为什么就会产生变化?为什么仅仅几毫克的氰化物就能使人致死呢?尽管现代科学已对这种现象做了充分的揭示,但人们在理解了这些科学道理之后,仍然会发出“真是不可思议”的感叹,那么小小的一点药物,竟能使一二百斤重的人——这种万物之灵的身体发生巨大的变化,多么不可思议!
  三、业力不可思议:而最难让人相信,但在一切重大事件中起主导作用的是“业力”,这是最最不可思议的事,十个人有九个人不信!那句“善有善报,恶有恶报;不是不报,时刻未到;时刻一到,一切全报”的话是中国人用来诅哭别人用的,从来不会用来衡量自己的言行,多不吉利!自己是自己命运的主人,一朝有权,杀人放火,贪污行骗,谁人敢惹!?至于下一世受报,谁人看得见?谁人相信?不论你如何苦口婆心地告诫他们不要干坏事,不要造孽,密告说干坏事这是绝对会受报的!他们就是不听!“业在哪儿?你能拿给我看看吗?我干了坏事,我不还是好好的吗?他人干好事的不照样是生活苦难重重吗?良心是什么?值多少钱一斤?”这是许多人心中的潜台词。业力受报的病是一种由因缘产生的异熟果。说得好懂一点儿,就是谁在造了恶业的因之后,可能有的要等若干年、若干世以后,这个因此事而熟的果“熟”了,机缘到了,在自然界中无形的由业因造成的引力推动下,不可思议地产生了恶果,反应在疾病上就多是恶疾与绝症,而从根子上说,这就是“业力病”。
  佛经中列举了杀、盗、淫、妄、酒五恶的报应:“杀生者,(下一世)一者多病,二者短命。”那些今生在朝气蓬勃的青春年华中不幸得了绝症或遇其它灾祸早逝的善良的好人们,可曾想过这是由于自己久往劫来杀生所造的孽,结的怨。欠债岂有不还之理,不想还也得还;那些冤死的鬼神躲在暗处咬牙切齿地向人间的仇家洒毒汁,设圈套,意置仇者于死地而后快,它们是十分懂得“血债要用血来偿”这个道理的。这时候,往往那些得了绝症的人吃什么药也不会有效,会遭受到巨大的痛苦与折磨,甚至倾家荡产,求天不应,唤地不灵,这种病就是“业力病”。有些因果的定数非鬼神做乱而成,有的是在你干了坏事之后,已成定数,势在必行的了,用不着谁去推动,有些算命的鼓动如簧之舌,为了显示自己算得灵,竟能用五行八封推算出某人在某一年龄内的某一器官得病,甚至连某人死于某种疾病也能算出来,可因何一定要得这种疾病死就无法得知了,没有因又哪来的果?种瓜哪能得豆?定业机缘到时,业报势如洪水,非大的法力、大福德者不能使其改变,气功师们发什么气也是枉然!有几个癌症晚期的病人可以用人的气治好?谁若拼命为人去治,只有自己自觉或不自觉地去为病人背业受报,并将自己的福报用来填补这个大黑坑,才能使病人转危为安,否则,仅凭一点什么气或什么功是绝不可能使绝症病人起死回生的。即使此气可灭癌,可你治一个小时后,另外23小时都有毒汁洒向患处,你能24小时不间断地发气吗?这23比1的结果是怎样的,不是明摆着的吗?外道气功师不懂因果,想作善事是好,可因果之报岂是凡夫俗子能够改得了的?!当然,早期癌症还是可以治愈的,而挽救晚期癌症这种绝症不用福报去改是不可能奏效的。《万佛城》杂志上有过这样一则报道:马来西亚的富商吴先生与夫人来到美国万佛城求拜宣化法师,言自己已患晚期癌症,被西医宣布为不治之症,求助于法师,法师以慧眼见其心识中有许多冤魂恶鬼索命,纷纷向其洒毒汁。宣化法师说,这是吴先生前世杀生遭的报,今生他又喜打猎捕鱼,故而欠债太多。除非下大决心戒杀,发大愿度这些冤亲债主,才能解决。吴先生深信不已,每日在观音菩萨像前忏悔发愿,请观音菩萨降下甘露,解除病痛,并由宣化法师施治。两个月后,癌症不药而愈,满面红光地返回,被称为奇迹。观音菩萨大悲,留下了专治恶疾的手印与咒语,并发愿救苦,为众生转可转的定业,这是众生惟一的希望,其余鬼神很难有这么大的能力和愿力。
  业力致病不是无缘无故的突然发生,总会有客观上的诱因,但在同样的诱因作用下,业力小福报大者,往往可以躲过,而福薄业重者则很难逃脱。前世杀生,今生必然受报,故而佛家首倡戒杀。
  四种主要致病之因中的前两种容易被世人承认,而后两种则十分难于被人接受。但是被大彻大悟的佛陀发现了,这是自然界中不可思议的一种力量,并没有谁专门在推动它或故意阻止它,它有着自己的发展趋向和力度,宗教的专门名词把它称为“定数”。改起来很难,需要大量的福报和能量。就犹如有巨大的冲击力向我们袭来,欲置我们于死地,要化掉这个力是很难的,要有方法、有技巧和把握住机遇,这不是人人都能做到的。
  有的迷信者认为,老天和神佛都可以改变自己的命运。故而病愈重,就愈虔诚,不吃药打针,不做治疗,而只是拜佛求神,实为愚蠢之极。而诸佛帮助这些人时不是仅仅拿掉病灶,而多是提供一些好因缘,使病人能找到好医生,吃到对症的好药,得到及时的治疗,不致延误病情。如果世人愚昧地不去治病,则等于放弃了机会。有的气功师为人治病时不知好歹,狂傲地让病人迷信自己的能力,不准病人吃药治疗,因而延误病情,致死人命,特别是在农村的那些巫婆神汉们为了钱,常演出这种悲剧,已是屡见不鲜了。
  了解了四种病的原因,就应对自己的一生有个检察,特别是力求避免后两种致病因素出现。如果前世的因果导致出现无法治愈的病情出现,一方面要积极治疗,另一方面主动在佛前忏悔自己的过失,发愿修善行,请诸佛菩萨加持,尽快治愈。同时,也要将生死看开,心情豁达开朗,不可怨天尤人,否则,就是自欺欺人,于事无补。
  谁都不想得病,但人生就有灾,病苦是八苦之一,人生怎能全躲过。使病苦少发生的办法不仅是锻炼身体,有很好的免疫力;同时也要业力小,福报大,这样在疾病来了,也会大病化小,小病化了。而无福的人往往小病化大,大病化重,延误机会,造成无可挽回的灾难。
  生命是运动的,命运和业力也是可以改变的,在没有遭受业报时如修有所成,积有大福报,并忏悔业力将其减至最小时,因业力而生的病是可以避免的,何况还有上师与佛菩萨保护加持呢?
  如果平时尽情享乐造业,到了危急之时,临时去要烧香抱佛脚,多是难以奏效的。在同样的条件下,福报大的人比福报小的人更容易躲避病灾,即使有病,也很容易治愈。可见福报是人生命运中不可轻视的重要因素。
  多积福,少造业,不造业,才是避免不治之症的根本方法。病因是病毒感染、外伤等原故,而根子却是以往的业力。不解决这个根子的话,只治了标难以治本,即使这一劫逃过,下一个劫也会难躲的。故而诸佛菩萨诸祖师都从利益众生的角度劝众生行善积德不造恶业,这不仅仅使当世祥和幸福,也对每个人来生有着积极的意义。客观上对于社会的安定、人类的和平都有着不可忽视的作用。
  对于修行人来说,身体虽是臭皮囊,可又是修行之本。一个有病之躯,如何可以正常修行?风一吹就倒的人怎么可以坚持苦修?若是在还没修成之时就过早地病逝了,岂不可惜!
  佛对宇宙中的一切都有过精辟的分析。佛法不离世间法,对于众生在生、老、病、死中的苦痛,佛陀十分怜悯,佛陀分析了这四种致病的因缘,告诫众生,应该明了自身解脱疾病束缚的方法,而能趋吉避凶。



返回主页
返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