癌细胞变快乐佛细胞


道证法师讲述

林美瑛·李曜安·蔡佩芹·妙音·

东吴大学净智社·林嘉雯·蔡淑女敬记

 

癌细胞可以变成快乐的佛细胞

李木源居士(癌细胞变功德林)

超越血癌的博士(放生—放慈悲心生,放己重生)

欢喜心的力量

两位乳癌患者的启示

不受第二支箭的苦

超越肝癌的勇者

 

当病时,先父写了一张卡片给我。

卡片上只写了几句话,

是对我非常重要的启示,

也是让我深深感恩的话?

他问我说:

‘毛毛虫是怎么变成蝴蝶的?

是谁帮它化妆?

是谁教它飞行?

为什么它能由一只长得又丑、走路又慢的毛毛虫,

变成一只又美又会飞的蝴蝶?’

毛毛虫既能变蝴蝶,

癌细胞也可变快乐佛细胞。

凡夫也能变成佛!

 

癌细胞可以变成快乐的佛细胞

 

患癌、或重病,何去何从?

 

假如您是一个信佛念佛已经很开心欢喜的人,那是没有必要谈什么话的:假如您这一生还没有很好的准备就已经患癌症,或是其他的重病,以至于内心很苦闷,生活很恐怖,不知道何去何从?那么我们也许可以互相勉励。我自己是一个由肿瘤科医师变成一个肿瘤病患的人,您可以认为既然如此,那一定是个最差的笨医生,根本就是‘泥菩萨过江,自身难保’,这种人讲的一定没什么用处。确实是如此,很多人都笑我,我自己也觉得好笑,真是个笨医生!但是在这世界上实在也找不出几个不会生病、长生不老的医生,更找不到一个能保证自己不病不死的医生。所以我的亲身经历虽然有点好笑,假如您能够慈悲不见笑,不嫌弃的话就姑且听一听,因为即使几张旧的破报纸,也可以帮忙保护您一个贵重的花瓶,不至于摔破:一支小小光线微弱平常看不起眼的蜡烛,在停电的时候也可以陪您度过人生中台风黑暗的夜晚。您就当我是那几张旧的破报纸帮忙来保护您的花瓶,我也很愿意做一支小小的蜡烛陪您度过一个停电伸手不见五指的黑夜。

 

黑暗坎坷的山路,愿结伴同行

 

这些年来常常有些患了癌症的朋友,因为看了台中莲社的老师陆续将我以前演讲的一些录音带誊写出版的小册子,就很想一起谈一谈,彼此切磋一下,交换一些患了癌症以后的心声或心得。大多数想要找我的人都是吃过很多苦,包括疾病的苦、治疗的苦、旁人不体谅的苦、自己生死恐怖的苦,甚至被家里的人或自己所爱的人遗弃的苦。大家受苦的时候都希望有人能体谅自己内心的滋味。当恐怖得手脚冰冷的时候,都希望有一双温暖又伟大的佛手来为我们做即时的救度。黑夜里走一段坎坷的山路,觉得孤独的时候,假如有个人结伴同行,往往会觉得好走多了,但愿在您苦恼的时候我能和您结伴同行。

 

走出恐怖,尽心付出,

学习活一天,感恩一天:活一天,快乐一天

 

我们都一样是会笑、会哭、会痛、会苦、有血、有泪的人,遇到没有办法的困境都会烦恼恐怖的。当知道有个肿瘤而且叫做‘恶性的’长在我们体内,不知道将会带给自己什么折磨的时候,很少有人不怕的:当知道自己可能快死了,不知道去哪里,可以说没有人不恐怖的。我很感谢佛菩萨以及一些师长、父母、善知识的教导让我可以由这层恐怖中走出来,也很感谢以前在医院中很多病患的启示和示现,让我学习到如何度过癌症的日子,而且学习活一天感恩一天,活一天快乐一天。我也有很痛苦,痛苦到无法安然忍耐的日子,但是凭著信心可以再走回到感恩快乐。曾经有人听到这里就摇头说我们事先并没有您的信仰,对佛也不了解,所以生不起什么感恩的心,担忧都担忧死了,没办法像您这样,您是不是能讲一些不要涉及佛经或专有名词而对我们比较实用的话。也曾有一位患者对我说:‘我现在没有心情去研究佛经,我心里担忧,天天去翻医学资料,愈看愈害怕,有人叫我读佛经,我心好乱什么都读不进去!’这位患者所说的确实反应出一般人的状况和困难,我自己并没有什么功夫也没有资格能力讲佛经,我只是有一些见闻和经历,从其中得到一些启示和力量,使我解开一些心结而已,虽然是很贫乏,但也可以分享给您。也许您根机比较好,能过得比我更快乐更开朗。

 

快乐无忧,是名为佛

 

我很喜欢一位禅宗的祖师—道信禅师对佛的解释。他说:‘快乐无忧是名为佛’。就是内心一直保持在快乐无忧才名为佛。

 

骨不吓人,人自吓;癌不惊人,人自惊

 

我先说一件趣事或许您可以从中去体会:以前我在医学院读书的时候,大二那年要修解剖学,首先要研究人体的骨骼构造,哪一块骨骼上面有些什么洞洞,洞洞里面通过的是什么血管、神经,都要记得一清二楚。考试很严格,很多人都被‘当’掉了。那一年十月份有假期,我就趁著假期返回台南故乡去度假,可是假期以后就要考试,所以放了假也得把骨头带回家去研究背诵。我们学习所用的都是真人真骨头,我带著一个头骨和几根比较复杂的骨头挤火车回家,只有用一个简单的手提袋装著,捧在胸前上车,车上很多人和我挤来挤去,挤过我那个袋子,大家都不知道袋子内装的是什么,所以大家都很自在,没有人有意见。后来我才知道,如果我亮出一个骨头,声明那是真的,可能就有人要让座给我,但也可能旁边的人都会走光了。那时候我只觉得很平常,回家去以后,全家人也都觉得很平常,因为家父是个医生,大家都觉得那只是个教具而已。后来有个比我大二岁的表姊,她看到我抱著骨头一面对著书上的图,在那里喃喃念著拉丁文,她很有兴趣地走过来看,笑嘻嘻地和我一起看,还拿起我手上的骨头,感叹说:‘哇!眼睛是个大洞洞,鼻子塌塌的真可爱。’她边看边笑。我当时不知道怎么了,就对她说:‘这些人把骨头奉献给我们做研究,让我们以后能够救人,所以应该要向他们致敬而且要致谢。’我话还没讲完,表姊突然惊叫一声把骨头丢得远远的,快哭出来了,怪我说:‘你为什么不早告诉我那是真的!’我赶快说抱歉,然后去把骨头捡起来,看她脸色苍白而且蹲到我的钢琴旁边发抖吓哭了,她又看看自己的手—一双摸过死人骨头的手怪可怕的,不知道怎么办才好,可是自己的手又不能丢掉,我看她真的是很害怕,就向她道歉说:‘对不起,原来您不晓得骨头是真的,不过刚才您也看得很高兴,不是吗?真的骨头也并不可怕啊!我们每天都和骨头一起研究,只是必须要有恭敬的心。’我又说了很多话安慰她,她才破涕为笑,可是她还是不敢再摸那个骨头。我为什么费唇舌来说这件事呢?因为这件事给我很大的启示:其实人都是活在自己‘观念’的世界中,那个骨头前后并没有什么差别,但是表姊的情绪却是天差地别。她原来认为那是个塑胶做的或是人造的教具,一点也不害怕,又很有兴趣地又看又笑。后来她又自己认为‘原来是个可怕的死人骨头’,所以吓得脸色苍白,把骨头扔得远远的!虽然是个真人的骨头,如果观念中当作是假的就不可怕,那么就玩得自在又有趣。一旦在观念中把很单纯的骨头和小时候被吓唬过的那些鬼故事联想在一起,就变得很恐怖。对不胡乱联想的人而言,骨头实在很平常,因为我们本来每个人自己都有一副骨头,骨头包在肉里不也都是很平常,一点都不可怕吗?但是这位表姊当她笑的时候笑得也真,当她吓哭的时候,心脏也跳得很厉害,因为她被自己的观念和胡思乱想给束缚住了。我们可不要笑她,其实我们自己也一样,都是被一些观念和幻象所欺骗,可以说是‘色不迷人、人自迷’,‘骨头不吓人、人自吓’。很多话本身并不气人,是人听了自己生气。同样的,‘癌不吓人、人自吓’,这一吓,可能根本没事但心脏也要无端地跳动加快:本来很有力气的人,一吓也吓得瘫痪下来。

 

情绪、心念,有决定性,强大不可思议力量

检验报告‘数字’令人失望,则瞬间全身无力

比服毒药发作更快、更严重

 

在医院工作曾经发现一个事实,很多病人作了放射治疗、化学治疗,血球大多会降低,他们本来都没有概念,根本不知道自己血球是多少,又数目多少到底有什么意义。大概观念中认为降低总是不太好,医院有个标准,血球多少数目以下就休息,暂时不能治疗。有些病人因为白血球降低,就暂时休息几天。当他在家里觉得自己体力比较好又回来医院的时候,大多数的人以为自己的血球一定增加了,所以进入诊疗室时,常常能说能笑地告诉我:‘这几天好很多,又会吃饭了!’他也会高高兴兴拿检验单去验血,又把检验单拿回来给医生看,我们在看单子的时候,病人都会问:‘我现在白血球多少了?’假如我照著单子上的数目说出来,比上次的更低,出乎他意料之外的话,几乎每个病人都脸色一沉脚一软,变成没有力气地说:‘怎么那么低啊?’,待会可能更没有力气颓丧到几乎走不回家。我们可以想想同样一个身体前一秒钟、后一秒钟,状况应该没有太大的差别,但只是听到一个令人失望的数字心里一担忧,马上就由先前觉得‘好多了’的状况,又掉到一个颓丧衰弱的状况,这比吃什么毒药发作都快!从这里我体会到人的‘心念’有著决定性强大不可思议的力量。

 

美国研究显示—心态决定预后

情绪影响免疫功能

科学实验,生气产生类蛇毒物质

(生气如服毒,念佛胜‘吃补’)

 

★科学的实验也显示情绪的变化确实可产生出一些物质来影响生理。譬如说:生气的时候,体内可产生出和毒蛇毒液非常接近甚至相同的毒素来。

 

所幸,肝脏尚可解毒,故生气之毒不致弊命。若肝之解毒功能不佳者,或血压高、心脏病者,生气之毒足以致命。故彻底的‘解毒’,须由‘心念’下功夫。心念改变,身体物质亦改变。

 

★美国国家癌症研究院,有一研究显示:研究学者可百分之百正确预估病人,在一、二个月内会战胜癌症、或被癌打败。他们所根据的,并不是癌的大小、部位,也不是仪器之检查结果,更不是验血报告中的指数,而完全是根据病人的‘心态’。心,才是根源。

 

★已有数以千计的研究显示,承受‘压力’,会使‘胸腺’萎缩—即免疫功能变弱。而且实验结果,生气、忧愁、负面情绪也都会引起免疫功能衰退,使癌病及感染更易发生,也会使治疗失效。(因治疗效果,亦须透过自体免疫功能,才能产生。)

 

这显示‘心念’有强大的力量。所以才有必要把我们的心念拿来念佛。因为佛是快乐无忧最光明的,念佛自然光明快乐有力。心念佛就无一切负面情绪之毒素,又可纾解一切压力,自然增强免疫!

 

要明白,压力是自心去‘接受’的,只有很在乎、挂碍的事才会有‘压力’,若改变观念,不觉得那是压力,则压力亦不存在,亦不必‘受’。若决心专‘受’佛光(念佛),则无心去‘受’压力。应锻炼‘受与不受由自心作主’。

 

科学证明,‘快乐’产生‘增强免疫力’之物质

—万法唯心造,念佛最快乐

 

科学研究也显示,当人快乐时,脑子也会分泌出化学物质,如Endorphins(安多芬)和Enkephalins(安可发灵),前者可增加体内‘T细胞’(淋巴球)产量(相当于增加警卫、军队数量),后者能增加‘T细胞’战胜癌细胞之力量(亦即使之武功高强),并使活泼有效的‘T细胞’增加。可见‘心念’是总指挥官,指挥免疫军队,这是科学实验之结果,也证明佛所说的‘万法唯心造’。念佛人,愿生‘极乐’世界,就是愿‘无有众苦,但受诸乐’,也就是愿使心常在快乐状态。阿弥陀佛又称为‘欢喜光佛’,常念佛就是常欢喜,常制造出一切增加免疫力之物质,故称佛为‘无上医王’,欢喜念佛是最佳补药。

 

被语言、幻相吓死的死刑犯

 

心理学家曾经作了一个实验,是以一个死刑犯所作的实验。我们先不考虑他们作这个实验合人道或是不合人道,他们让死刑犯躺在床上,把他的眼睛蒙起来,然后告诉他说:‘我们把您的手腕血管切开,您的血一滴一滴地流出来,当血流光的时候,你就死了。’说完之后就假装拿个东西在手上划一下,其实根本就没有划破皮,接著心理学家又用和体温差不多的水,一滴滴的滴在他的手上,让他感觉真的有温温的血液在流动,又用一个铁桶子在下面承接温水,让他听到滴滴答答的声音,又告诉他说:‘你的血一滴滴地流出来,再流不久就流完了,现在只剩几分钟,时间就到了。’果然时间一到,这犯人就真的吓死了,其实他连一滴血也没有流出来,一点皮也没有划破,纯粹是被语言与幻象所欺骗,活活吓死了。这虽然是比较残忍的实验,但是告诉我们一个事实就是心念与信念可以决定我们的命运。这死刑犯可以说是一位菩萨,他虽然是被吓死了,但是这个实验的结果可以让我们对佛家所说的‘一切唯心造’的道理有些许的了解和信心。以前我常常告诉病人这个实验,他们本来很忧愁的,但真正听懂了这个道理以后,他们知道可以用心念来改变自己的命运,不必要自己吓自己,用幻想来让自己过黑暗的生活。

 

提起信心,细胞振奋快乐

 

记得小学的时候读过一篇阅读测验,是外国文章翻译过来的,看过以后很感动,掉下了眼泪,到现在印象还很深刻。那篇文章是说一个患了重病觉得自己已经不会好的病人,天天躺在床上看著窗外,那时候秋天已经快过了,将进入冬天。外国的冬天很冷,树叶都一片片的掉落下来,这位病人看了凋落的树叶内心很感伤。有一天晚上作了一个梦,梦见有人告诉他说:‘当窗外这棵树的树叶完全掉落的时候,你的生命就结束了。’这个病人作了这个梦,醒过来就更悲哀,每天都很紧张地看著树叶一片片掉落,每片叶子掉下来都增加他的恐怖。有一位仁慈的医生去看他,发现他的悲哀就问出他的情形,于是这位医生就设法要帮助他,快到下雪的日子了,有一个晚上刮著很强的风,几乎所有的树叶都掉光了,在黑暗里他虽然看不见外面,也认为树叶一定会全部掉光,但是天亮以后这位仁慈的医生立刻来看他,指著窗外那棵树说:‘你看,那树枝上所有的叶子都掉了,独独有一根树枝有些叶子还好好的,昨夜大风怎么吹都吹不掉那些叶子,这真是个奇迹,显示你的病一定会有奇迹出现,一定会好起来的!’病人看看窗外,果然所有的树叶都掉落树枝都光秃秃的,只有这棵树上还有一些叶子在那里,病人看到了这个情形又听到了医生的话,精神为之一振,整个人都欢喜起来,不久就能离开病房康复。你知道这个故事为什么让我感动而印象深刻吗?因为那些不掉落的叶子是那位仁慈的医生为了安慰这个病患,半夜里自己爬到树上来做手脚弄上去的,医生把叶子妥善地固定起来,就这样,使病人振作起来,充满信心快乐地活下去,那些不掉落的树叶虽然是假的,但是病人的信心是真的,所产生的力量也是真的!从这个事实,我们可以了解‘信念’有著决定性的作用,我们可以决定有生之年要过快乐的生活,不受疾病的影响,这是没有人可以阻拦我们的!

 

‘胎儿’是人体最大肿瘤,但孕妇无惧则无妨

 

我曾经在一本妇产科的医学书籍看到一句话,说‘胎儿是人体最大的肿瘤’,确实胎儿在母体中分化,越长越大,根本不是母亲所能够控制的,甚至他血型也可以跟母亲不一样,但是怀孕的人身体里面有这样一个‘不听自己控制’的‘另外一个生命’,书上还说是人体最大的肿瘤,母亲的心里却不会恐怖,多半还很高兴,这大概是看大部分的人怀孕情况都还不错,所以理所当然也就不怕。假如我们一群患了癌症的病人,大家都能够快快乐乐生活得很好,以后的人得了癌病也就不会太紧张。没有人规定得了癌病就要垂头丧气,悲哀流泪的,我们也可以振作精神舒畅地过日子。

 

木瓜树的启示:能长出来的,就能承担,也能采收

 

我住的地方有一棵木瓜树,这棵树曾经是我的医生也是我的老师,怎么说呢?有一阵子我的肠胃受到肿瘤相当的压迫,所以饮食有困难,人也很瘦。有一天我偶然看到这棵木瓜树,真是大为震惊,这棵木瓜树比我的小腿还细,只比我的手臂大一点点,而且它也不高,可以说是又瘦又小的木瓜树,但是这棵木瓜树上竟然结了好几层的果实,少说也有三十个木瓜,每一个木爪都比我的肿瘤还大,这棵瘦瘦的木瓜并没有因上面结了那么多又大又沉重的果实而倒下去,甚至它还挺得很正,一点也不歪斜,我看著它,非常感动它坚强的生命力,不由得含著眼泪向它致敬说:‘您真是我的老师,我要向您学习。’真要学到像这棵木瓜树也不容易,但是我们就不如这棵又疲又小的木瓜树吗?我们就这么脆弱吗?曾经有一位年轻的药剂师,她也患了癌症,她感觉到过著世界末日的生活,其实她还好,如果不告诉您,您也看不出她有什么大病,外表也白白胖胖的,脸色还很好,但是因为她精神上很苦,所以我医学院的老师带她来找我,互相勉励。她来的时候,我带她去看这棵木爪树,告诉她这棵木瓜树的启示,她感动得含著眼泪笑了出来。我们就一起合掌向木爪树致敬,发心学习这坚强的木瓜树,木瓜由树上长出来,既然能够长出来,也就能够承担。肿瘤也是由我们身上长出来,既然能够长出来,我们也就能承担、处理妥善,这是基本的信念。

 

人体潜能无限,应感恩、开发

切莫—无病时,糟蹋;有病时,埋怨

 

我们的身体原来在母亲的肚子里只是一个小小的‘受精卵’,那么一个小受精卵分化出来各式各样的器官,它们都会各自长大,各有各的功能,可以说是不可思议,您就是不去管它,您的皮肤也会自动天天换新。没有学医的人可能不知道自己有什么样的器官,但是您虽然不知道它,它也从小就帮您工作得好好的,它有很大的潜力。以前我听一位萧武镛老师讲佛法,他教我们对身体要有感恩的心,他讲到很有趣的事,说我们用餐的时候,碗盘上的油腻如果不用沙拉脱清洁剂就洗不干净,但是我们的胃肠吃了很多油腻从来不需要我们吃什么沙拉脱下去洗油腻,它们都会自己处理掉,也不需要我们去教它、去干涉它。您说我们是不是有一个很能干很精巧的身体,它真的是有佛性,而且又具有很强大的潜能在里面,我们要好好地开发它,运用它,不要只是埋怨它,糟蹋它。没有病的时候不按照正常规矩过生活就是糟蹋,有了病的时候又埋怨它!

 

内脏器官是我们忠实员工,老板理应感恩、慈悲

 

您看我们的心脏从小就不停地跳,我们睡了它也不睡,继续地跳,从来没有向我们请假过一天,也从来不罢工,说起来它们也很辛苦,现在绝对请不到这么忠实的员工。所以我们各个器官偶尔病了、累了,我们真的要用一点感恩慈悲的心,体谅它们的辛苦,给它们调理恢复的机会。不必一味地埋怨它、排斥它,好像有不共戴天之仇必须要统统切掉,非赶尽杀绝不可。要是肿瘤长在不能够切掉,不能够赶尽杀绝的地方,心里就很怨恨、很恐怖,我们想想:假如一位老板平常对员工又不怎么爱护,员工一旦有一点差错,就要把员工杀掉,您说这老板是不是过分了一点呢?相信这样的老板,所有的员工都会反叛的。

 

想想:发现肿瘤的前一天,肿瘤也存在、一般大小

我们也活泼快乐工作啊!

 

我们可以想想在还没有发现肿瘤的前一天,肿瘤也存在我们的体内啊!而且大小也差不多啊,你是不是也带著这个肿瘤到处去呢?你是不是也能工作也能和人说说笑笑?为什么脑子里一旦加入一个‘我得了癌症’,这样的念头后,世界就风云变色,人就快乐不起来了?我们知道每一个人一生下来就注定会有生命结束的一天,这也不是得了癌症以后才知道的。假如要为了生命会结束而忧虑的话,那么应该是生下来那一天开始就要好好忧虑了,也不应该等到被宣布得了癌症这一天才忧虑。

 

癌细胞本是好细胞,因缘不好变坏,它也能改过自新

 

其实癌细胞本来也是我们体内的好细胞好国民,因为有了不得已的苦衷受到了压迫、伤害、刺激才使它们发生转变,也就是因为种种不好的因缘不好的讯息,使得我们的细胞发生了变化,变成分裂错误的细胞。本来分裂错误、长错了的细胞是会受到我们身体管制的,因为我们的身体好像是一个国家社会,它是有警察系统的,对长错了的细胞,我们的白血球、淋巴球好像是身体的警察系统,它们会去发现它们而且会去纠正,管制它们。假如我们的体力衰弱生活不正常的时候,这些警察系统(免疫系统)就会功能变弱,使得长错的细胞没有受到良好的纠正,他们不知道改过自新,所以错误的细胞又生出了错误的下一代,这样繁衍下去,变成了一个团体自行发展,就是‘肿瘤’。这就好比原来是个好孩子,但是遇到了不好的因缘,好孩子也会变心,也会学坏,去组织帮派,占据地盘打架闹事,这就像肿瘤。孩子会变坏去组织帮派,也能变好—只要了解、消除变坏的原因。当然有人会主张把这样的孩子都杀掉就解决了,然而这样杀掉了以后真的就会解决吗?如果整个社会的风气和因缘条件都不变的话,以后别的好孩子也有可能又变坏,那到底要杀到什么程度呢?我们要了解孩子会变坏那是有原因的,我们必须要了解原因,去清除原因:孩子可以变坏,但也可以感化他,让他变好。我们的细胞也是一样,不是开刀统统杀掉就算了的。

 

帮派人士可改过修成佛,癌细胞也能转好

 

我曾经认识一些帮派出身的人,而且和他们相处很愉快,我也很尊敬他们,他们并不坏,甚至比一般人都优秀,善心也很敏锐,只不过一时因缘不好,内心有不得已的苦衷,一时不能够解决,走错了一步路而已。如果有人真的能体谅他们的立场和苦衷,一念之间他们也会变好的,他们善良的佛性开发后甚至要超过我们一般人。我们要知道因缘是会改变的,细胞也是一样,细胞能够变坏也能够变好。

 

医学实验—癌细胞可以良性化

 

医学上有培养癌细胞的实验,当条件控制得良好的时候,确实可使癌细胞良性化,又转变成好的细胞,我们要静下来反省一下这些细胞所以会变坏的原因,好好把原因清除掉,改变因缘,细胞是可以变好的,至少不会再错误地繁殖下去。

 

另一生命体,也未必伤害我们

何况是自体细胞,何必害怕!

 

我们想想自己的癌细胞有没有一只小狗小猫那么大呢?小猫小狗是另外一个生命体,另外一群的细胞。假如一只小猫小狗爬到我们的身上来,也未必会伤害我们,何况肿瘤是我们自己身体的一群细胞,并且也没有小猫小狗那么大,我们真的有必要吓死吗?就是碰到毒蛇也没有必要吓死啊,肿瘤也未必会带给我们什么伤害。

 

眼镜蛇尚且能感受‘忏悔念佛之诚’,何况自己细胞

 

我们有一位师父,人很诚恳。有一天她骑著摩托车在山路上,因为没看清楚,以为路上一条是绳子,就由尾端压过去,压过去的时候才发现是条蛇,而且是条眼镜蛇,这位师父并没有因为害怕而加速离去,相反地,她赶紧跳下车子来,很慈悲地去看看蛇有没有受伤,这条眼镜蛇被压过去,本来竖起身体像是很生气的样子向著师父冲过来,她当时不假思索,就很至诚恳切好像拜佛一样向它忏悔自己粗心,然后又为眼镜蛇念佛,那条蛇看到这样,仿佛真能了解她的心意,就乖乖地伏在地上慢慢得离开了。我们看看:号称毒蛇的众生,都能感受到慈悲的心念,而改变它的态度跟行为,何况我们身上一些不得已分裂错误的细胞。其实几个小小的癌细胞磁场很小、能量也很小。我们这么大的一个身体,这么大一个人,我们的心念、磁场、能量才是很大的,理论上我们应该可以去改变那些小细胞才对。只要我们能很妥善地运用强大良好的心念、良好的磁场,就能够改变那些小小的癌细胞。何况本具佛性广大无边,佛力不可思议。

 

正常细胞一定比癌细胞多!免惊!佛菩萨更多!

 

要知道我们无论是被判哪一期的癌也不管癌细胞有多少,其实都不比我们正常的细胞多。我们的身体有多少好的细胞呢?大约有六十兆良好的细胞,多少才算是一兆呢?要一万亿才是一兆,所以我们知道六十兆是多么强大的阵容,怎么会因为有一群因缘不好变坏的细胞,咱们六十兆的好细胞就都会被打垮掉呢?!理论上是绝对不可能的!除非所有的好细胞都被吓死了、都不能振作了。

 

联合六十兆好细胞的伟大阵容,来感化癌细胞

 

我们可以用个比喻来体会,比如:本来有一个村子住了一大群壮丁,有一天来了一个强盗,结果全村的壮丁都被杀光了,你想这有没有道理呢?难道这些壮丁都昏睡了吗?或者是都吓破了胆,全身发抖失去功能了吗?要知道壮丁是人,强盗也不过是人,为什么壮丁要吓死呢?强盗不怕壮丁,壮丁反而怕强盗,这真是岂有此理啊!有一个才三岁的小孩子,人家问他说:‘假如坏人要把你抓起来,要把你杀掉,你怎么办?’那孩子一听就理直气壮大声说:‘就给他念阿弥陀佛!’,小孩也知道要拿佛性本来有的大力来用,要拿佛性本来有的智慧来用。强盗也是有佛性,也是可以发慈悲心、可以感化的,作强盗是‘一念心’所决定的,同样的‘放下屠刀,立地成佛’也是一念心决定的,我们可以联合全身六十兆的好细胞,以伟大的阵容来感化、来改变坏的细胞,起码也能够不受影响,好好的生活。

 

是谁叫您心跳加快?是谁叫您手脚发抖?

 

心念和观念决定我们的命运和幸福。我们可以观察自己假如遇到不如意或是恐怖的事情,是不是心脏跳动马上就加快了,甚至胃会痛得仿佛要拉肚子一样,手脚马上就冰冷了,冒冷汗,甚至还会发抖,我们有没有想过‘是谁叫您心跳加快?’‘是谁叫您手脚发抖?’

 

一念变化,六十兆细胞全起变化

 

以前我们在医学院考‘解剖学’的时候,大家都很紧张,因为要一边回答挂在尸体上的考题,一边又要绕著解剖台跑。有一位同学他就非常感慨地说:‘奇怪,两腿一直发抖,这是哪一条神经控制的,怎么抖得都停不下来呢?’,大家有没有发现,常常只是一个消息传来就会使我们的心念改变,全身六十兆的细胞统统起变化不是吗?嘴唇也会由原先的红润变得铁青,全身的汗毛也会一根一根都竖起来。我们是不是常常用这些有压力、不愉快的心念来压迫我们六十兆的好细胞?难怪有些细胞要叛变!假如我们知道这一期的生命终究是会结束的,实在是相当可贵,是不是应该让自己过比较从容自在又喜悦慈悲的生活?是不是有必要一直给自己压力让自己痛苦到死呢?

 

上司慈悲欢喜,员工才乐意效劳

 

我们想想,如果我们的上司关怀我们体谅我们,员工是不是比较乐意效劳为他服务。假如碰到的上司很苛刻,天天发脾气埋怨我们,想把我们员工都开除,那员工是不是会更不想做好,甚至会故意捣蛋、反抗,让上司去倒楣。我们全身的细胞情形也类似这样,它们就像我们的员工,是不是我们作老板的,应该要用比较良好慈悲的心念使每一个细胞都能够欢欢喜喜从善如流,获得滋润,让它们有良好休养生息的机会,得到充足的血流氧气。我们可以想想,当我们觉得很欢喜又有善良的心念时,是不是浑身都会觉得很愉快?我们念佛念经就是要把我们的心念安置在最高能量、最欢喜清净、慈悲的状态,这样可以普遍的对每一个细胞产生很好的抚慰和鼓舞的效果,‘念佛’就是我们的心念最宝贵良好的用途。

 

念佛是最精微的细胞按摩,是最妙的音波治疗,开发佛性自然疗能

 

我自己念佛并没有什么特殊的成就,因为我懂得很浅,在实行上也没有别人踏实、认真,但是我有一种小小的经验,就是念佛的时候立刻口中有很甘很甜的唾液出来,所以整天即使不喝汤不喝水也不会口渴,就是一直出声念佛,念一天也不会沙哑,有时候感觉到五脏六腑都甜甜的,好像每个细胞都很欢喜。世界上并没有人规定我要念佛,更没有人强迫每天我要念多少佛才可以。但我感觉到念佛实在是最舒服、快活的,超过任何享受,所以我当然选择念佛。心里念佛的心念波以及出声念佛的声波,会给我们全身很微妙的震动,仿佛替所有的细胞作按摩,这种按摩是很轻柔的,很细致的,让它们在舒畅当中能够发挥最好的功能,这种非常精细微妙的波动,只有在身心都放得很轻松的时候才会有比较明显的体会。医学界和音乐界曾经合力研究过,用音乐来作治疗,不同的音乐有不同的疗效,这都有人作实验来证明。当我们放开心,全身很轻松又有韵律地念佛,相信会比一般的音乐更有疗效。因为在佛的名字当中蕴含有‘佛要慈悲救度众生的伟大心愿’在里头,也有很深的智慧在里头,佛的名字同时也启发我们—那就是我们本有的佛性、光明和德能。德能当然包括治病的能力—治疗心病、身病的能力。我们念佛可以开显自己佛性的力量出来,来解决很多问题。因为佛是已经把自己的佛性开发成功圆满的人,当我们念他的时候,他也会依照自己的誓愿来引导,帮助我们一起到达永远快乐无忧的境界。

 

妄想执著是垃圾

 

‘快乐无忧是名为佛’,以前我们在医学院讨论过这句话,有位同学说:‘那不稀奇,我也会,我现在快乐无忧,现在就是佛了!’大家都笑起来。另外有一位学长回他一句话说:‘明天教授把你当掉了,女朋友又把你抛弃了,看你还会不会快乐无忧?保证你会怨天尤人,绝对不会快乐无忧!’太家都笑,那位同学自己也笑著说:‘说的也是,我这个佛很短暂啊!是个泡沫佛,像个肥皂泡沫,随时随地都会破灭的。’,其实佛本来就告诉我们:一切众生都有佛性,都能觉悟而快乐无忧,但是我们心里充满了妄想执著,每天都烦恼挂碍,被乱七八糟的思想牵引著,所以无法快乐无忧,本来有的佛性力量和潜能也都发挥不出来。其实我们也可以选择—把妄想执著当作垃圾一样丢掉,来享受清净自在的本性,这是没有人可以阻拦的,但是我们很莫名其妙地很喜欢‘占有’,就是占有著痛苦、黏在痛苦上不能自拔也甘心。

 

失去大便,得到轻松

 

有一天我向一位朋友说:‘你认为解大便是得到还是失去呢?’,她听了哈哈大笑说:‘我活了四十年解了四十年大便,还没有想过这个问题。’,她想一想就说:‘啊!应该说—也是得到,也是失去。’,我就问:‘你是得到什么?是失去什么?’,她说:‘很简单嘛,是失去了臭的大便,得到轻松和舒畅。’,我又问她说:‘大便算不算是你的,算不算你所有的?’她又笑起来说:‘这种问题很好笑!’你说‘不是你的’大便,它又曾经装在你的肚子里,是由你的肠子加工制造出来的:如果要说‘是你的’,又不能一直停留在肚子里,也没有人愿意一直保留,非把它解掉不可。想想看大便是怎么来的呢?是好不容易去奔走赚钱,很辛苦买东西来,又很辛苦地煮来吃,吃了好不容易才消化出来的‘成果’,但是结果又不能把它保留,非把它解掉不可,不解掉放在肚子里还很涨、很痛、很苦。要解掉了才舒服、放掉了才舒服。

修行如解便,放掉烦恼得到舒畅

 

在修学佛法的历程中,我只能算是有一点点佛缘而已,根本谈不上什么修行,但是这一点点的经验,让我觉得修行好像解大便一样,把心中的烦恼、垃圾、挂碍都解掉、都放下,就得到一份轻松、舒畅。如果把胡思乱想的力气精神省下来,体力就会好很多,我们肚子里的大便假如不解掉,靠什么药物都不会舒服。心里面的烦恼、垃圾、挂碍,如果不真正丢掉、解掉,念佛是不会得力、舒服的。

 

饮食之‘心念’与‘疗效’

 

因许多人问起有关‘饮食问题’,于此稍加讨论:

 

勿因饮食心紧绷

 

很多病人和家属,把生活、思想重心,都放在追求某种特效药物(秘方)或某种特效饮食,甚至未明原理、方法就冒险长期断食:或到处奔波作种种刻意之强求,反而弄得心很紧绷,给自己很大的压力,没有办法达到真正身心的调和、舒畅、安定,反而妨碍免疫功能。

 

心境不同味不同

 

我们可以体会—同一种食物,以不同的心情吃,所感受的滋味、和所得到的营养成份是大不相同的。我们自己观察—同一盘菜,在‘饱时’和‘饿时’的观感和吸收状态,必然不同:在金榜题名和落榜时,吃饭味道也不同:又,挨骂时和被称赞时,消化情况必有异。这是因为‘心念’会产生电波及物质影响,不同的心情,所产生的消化酵素是大大不同的。比如:

 

不满、担忧即服毒

 

饮食时,对食物厌憎,或有不满、担忧的人,他的‘唾液’会变质、减量(抗体也就少)(消化酵素也大减),而且胃肠蠕动也不佳,所以吃再好的食物也不吸收,不得大利益。

 

快乐之心疗效大,欢喜感恩营养高

 

前面说过,‘快乐的心念’会产生增强免疫的物质:而且身心放松,血液才会流畅,氧气才足:唾液(含抗体、酵素)才会丰富。安定又有信心,内分泌才会调至正常,也才能产生丰富的酵素来分解吸收食物。

 

饮食时心中欢喜感恩、而觉得好吃的人,他的内分泌必然很调和,酵素也很丰足,所以吃同一食物,他所获取的营养、效益,一定比别人高。(日本的研究报告,此类人疗效最佳,只吃些天然糙米、五谷饭,细嚼慢咽,充份和唾液混合,病也会好!)(此种原理,佛在三千年前早已明白,教我们吃饭要发好愿、善用心。)

 

善用心念祝福众生,乃至细胞。

 

故饮食时的‘心念’—(感恩、赞叹、发好愿,充满信心欢喜念佛)常比‘食物内容’更重要而有益。佛教我们—

 

‘若饭食时,当愿众生,禅悦为食,法喜充满。’

 

就是教我们,饭食时,善用‘心’来调身、修功德—要用心,发好愿,祝福每个众生、每个细胞,都充满禅定的最高悦乐,和来自真理的欢喜,以感恩心和正念来受食。面对食物,不起贪、嗔的心念才不会‘自制毒素’。‘自制毒素’,一念之间便造出大量,进入血液,比‘外来之毒’更有害。若吃纯净之物而心仍怀气恼、不乐,也永远有‘排不完之毒’。

 

食疗勿断章取义,偏颇执行,或增心理障碍

 

近年来很多人采用生食,都是稍听马路传言,‘一知半解’就凭自己想像去做,或未全盘了解推广者‘身、心、灵’整体配合之旨,就‘断章取义’,只偏执采用生食一法,自己弄出很多毛病、困扰。甚至有些人,心理上变成对饮食常怀忧惧,或对熟食很不满排斥,吃任何东西都很耽心,挥不掉‘怕’的情绪—怕这也有毒,那也有毒,整天疑神疑鬼,怀疑吃这不知会不会太补,使癌长大?吃那会不会太寒没力气?进食提心吊胆,完全失去了应有的感恩心、欢喜心、自勉心,殊不知内心这种种‘怕’、‘怀疑’、‘不满’的黑暗心念,负面情绪又是在自制毒素,而且是最耗损能量的。本来饮食是为了妥善发挥生命之光辉,使我们有力开发良知良能,修行佛道,结果一念之差,却变成大好生命都用来为饮食而恐怖忧愁。有些人整天为搞吃的食物而忙得很累:又有些人干脆长期断食不吃,又忽而受不了吃很多:又有人听说什么好,就跟流行,乱吃一通。如某团体,曾笑言:他们听说小麦草甚好,就不问‘用量’及‘适用条件’,集体各喝上一大杯(误以为喝越多越好),结果—‘全军覆没’,(这是他们开玩笑用的形容词—意是全体欲呕无力,站都站不住、头晕)。故知饮食疗法,亦须‘知己知彼’(知自己体质病况,知药、食正确服法用量),若不知己知彼就糊涂实行,难免偏颇,而不得其利益。又须全面了解‘身、心、灵’之关联,才不辜负推广者爱护众生之美意原旨。切勿‘盲修瞎练’—不明通盘正确配合法,及适用条件,只一意孤执生食。须知己知彼,方是明智之举。

 

〈另〉对喜好‘断食’的朋友们,于此郑重推荐,最合理、安全之如法断食。佛制有‘八关斋戒’,即于一日一夜(24小时)中,受‘八戒’及‘斋’法。‘斋’:过午不食—过正午(日中刹那),到隔天日出,当中都不进食,(相当于断食约18小时)(可饮水),它有很深的道理意义,且由医学上来说,它也是很合理的‘小断食’,是自利又利他之断食法。(另有专题讨论其医学原理)

 

且由八戒调整内心至安定、慈悲,使心念整齐、清净(无毒)(中国‘斋’字原意是—‘整齐清净’,佛之八关斋戒,使身心都调至整齐清净,发挥最佳功能。)

 

八戒:(一)不杀生(二)不偷盗(三)不淫(四)不妄语(五)不饮酒(六)不香、华、鬘庄严其身(不化妆,不用香料、花样打扮身体)(七)不歌舞唱伎,亦不故往观听(八)不坐、卧、高广大床

 

能发广大菩提心,受持一天一夜,功德无量,不可思议。

 

喜好断食的人,可以选自己方便之假日,受一天八关斋戒。佛是大医王,他所教导的斋法,也是最中道,有益的‘小断食’法,使身心清净喜悦。

 

拜佛:消除业障,开发潜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