邪淫猛于虎——艾滋病不再遥远

病毒正通过性途径向中国普通人群迅速蔓延!

  中国艾滋病的性隐患
  2007年7月31日下午,湖南长沙某豪华公寓楼内。虽然空调开到了22摄氏度,柳清(化名)依然觉得很热,他在屋内烦躁地踱步,眼角余光偶尔扫到窗外的宝马轿车,旋即又游离开去。
  半个月前,柳清还在为自己刚买的那辆宝马530感到得意,多年来在长沙生意场上打拼,他的梦想之一就是开上属于自己的宝马车。
  不过最近,柳清一直呆在家里没出去过,自从9天前在医院偶然发现自己感染上了艾滋病毒,他回家就再也没碰过自己的爱车了。
  那一天,柳清前往长沙某医院进行一年一度的常规体检,一位朋友开玩笑地说:“柳清,你该不会有艾滋病吧?”
  这话让柳清在尴尬之余也突然萌生一个想法——做一次艾滋病抗体检测。当时的他想法很简单:自己虽然经常换女朋友,但却从没嫖过娼,加之现在的艾滋病人那么少,自己不可能感染那玩意。如果检查出一个放心的结果,也让自己在朋友们面前有更多吹牛的资本。
  但不久之后,医院方面出示的“阳性”检测结果让柳清大惊失色,他郑重请求医生再做一次,结果仍然一样。
  “一切都完了,我真后悔做那次检查。”坐在《法制周报》记者面前的柳清,懊恼地抓着自己的头发,言谈之中,仍然有些不敢相信那份检测结果。
  一本糊涂账
  在记者劝慰良久之后,柳清终于回到现实之中,提及已经感染的艾滋病毒,他茫然地说:“这真的是一本糊涂账,我不知道它怎么得来的,也不知道是否还传给了别人。”
  38岁的柳清来自湖南平江县,14年前,刚结婚的他从乡下来到长沙打工,当过保安,拖过板车,送过盒饭,后来慢慢有了自己的五金生意。
  和不少发财的男人一样,柳清有了钱之后,也慢慢喜欢上了到处找女朋友,但他有个底线——从不嫖娼。“干那种事,既没品位,也不安全。”柳清的这一“良好习惯”,让他周围的朋友都“肃然起敬”。
  不过,柳清并没有因为不嫖娼使自己的性伴侣比周围的朋友少。他看自己的某个女员工长得漂亮,就会想方设法诱骗人家上床;他学会了使用电脑在网上“泡妞”;如果他对路边某个漂亮女人产生了兴趣,也敢大大方方和人家打招呼、寒暄,然后开车送她回家,再后来,就和人家发生性关系。
  柳清承认,近5年来,他几乎每周都会和不同的女人上床,因为“不习惯也不喜欢”,所以“多数时候不戴套”。
  对于“安全”问题,柳清过去没有太过担心,在他看来,和自己上床的都是看起来“素质较高”的,“不可能有病”。
  (注:其实,随便与男人上床的女人,“素质”会“高”吗?!——她能跟你随便上床,那就能跟别人随便上床,就是“危险人物”了!)
  即便如此,柳清还是会定期到医疗机构进行体检,通常每半年一次,“这样做,为的是对自己和家里人负责。”
  过去,在柳清的心目中,艾滋病是件很遥远的事情。“难道不是吗?你看哪里有人得了艾滋病,报纸都会报道,说明这样的事情稀少,才变成新闻。”柳清解释着自己对艾滋病的理解,他一直认为,只有外国人才容易得这病。
  “我真的不敢相信,这事怎么就轮到我了呢?”话题回归到自己身上,柳清又开始扯自己的头发。
  艾滋病不再遥远
  有关艾滋病的观点和理解,柳清是很典型的代表之一。很多人至今认为,“艾滋病是很遥远的事情”。
  家住湖南长沙县星沙镇的吴翔军。在和《法制周报》记者聊天时表示,近年来,国家和媒体对艾滋病的防治宣传确实越来越多,但在他和朋友们的印象中,“那个病好像离自己很远”。
  在7月下旬举行的湖南省政府防治艾滋病工作委员会会议上,湖南省卫生厅副厅长陈小春坦陈,截至2007年6月30日,湖南全境累计报告艾滋病毒感染者4378例,在全国居第八位。迄今为止,湖南艾滋病发病826人,死亡389人。
  有专家估计,湖南全省艾滋病毒感染者实际可能达2万至3万人。事实上,湖南全省122个县市区中,已有119个报告了艾滋病病毒感染者。其中,衡阳市是湖南艾滋病流行最严重的地区,全市感染者人数占全省总数的将近一半。
  湖南省卫生厅公布的数据显示,2006年以前,湖南每年经性接触感染艾滋病病毒的比例为全部感染者的10%至15%,2006年便增加到了31%,至2007年上半年更是飞速上升到了38.7%。此外,还有14.9%的感染者传播途径不详,专家分析。绝大多数也是经性接触感染。
  性与艾滋之祸
  事实上,性传播加剧艾滋病感染速度,是一个全国现象。卫生部的数据显示,近几年来,在全国范围内,通过性传播艾滋病毒的比例有明显增加。
  朱力亚,是武汉某著名大学的外语系女学生。2002年9月,她与同校一名外国留学生相恋并同居。2004年4月,这名留学生在查出感染艾滋病后,被遣送回国,朱力亚随后即被发现感染了艾滋病毒。为警告后来者,她公开了自己的实情,被称为中国第一位公开自己感染艾滋病病毒的女大学生。
  朱力亚把自己患病前后的经历,写成了《艾滋女生日记》这本纪实性的小书。他讲述了自己写这本书的目的:“希望健康人通过我的书,了解一个艾滋病患者真实的世界,希望看过这本书的年轻人,不要犯和我相同的错误。”
  朱力亚,并非首位通过性传播感染艾滋病毒的女大学生。2006年中,同样是在武汉,某高校一名来自非洲赞比亚的留学生,因为肺结核病住院,结果被查出艾滋病。
  武汉市结核病医院副院长王卫华介绍说,在遣送这名留学生回国后,有关部门排查发现,至少有另外两名曾经与这名留学生同居的中国女大学生,被湖北省艾滋病防治中心确认感染了艾滋病毒。
  深圳的一项监测数据也显示,目前在该市,艾滋病毒经性传播尤其是经同性传播的比例,有较明显的升高趋势。
  日前召开的深圳市艾滋病防控会议上公布:截至今年6月30日,深圳市累计发现2314例艾滋病病毒感染者,其中AIDS病人486例,已证实死亡85例;而全市在孕妇中发现的艾滋病毒感染者数量,呈上升趋势,今年上半年已发现18例。
  专家对此表示,艾滋病已经由高危人群向一般人群扩散,进入流行的快速增长期。
  深圳市艾滋病报告病例年均增长58.3%,检出率年均增长45.3%。据介绍,2005年共报告507例,较2004年上升46.1%;2006年报告发现622例,较2005年上升22.7%。
  早在2006年,卫生部对2005年的艾滋病感染数据进行分析后就发现,是年新发生的艾滋病病毒感染者中,经性传播占49.8%,经注射吸毒传播占48.6%。
  国务院防治艾滋病工作委员会办公室主任、卫生部副部长王陇德此前透露,截至2007年4月30日,全国累计报告艾滋病病毒感染者203,527例。其中,艾滋病病人52,480例,现在,我国每年新增艾滋病感染者7万人左右,相当于每天有200人感染艾滋病。
  性传播,正成为艾滋病病毒危害女性的主要途径。
  在经 性途径 传播的艾滋病病毒感染者中,女性所占比例从2001年的44.1%上升到2004年的55.0%。
  “性自由”的危险
  有关专家通过进一步分析认为,当前的“性自由”所引发的一夜情、婚外情、多伴侣滥交、同性恋,加上传统的嫖娼行为,形成了艾滋病经性传播的主要社会环境条件。
  7月初,由中国人民大学性社会学研究所潘绥铭主持的一项调查显示,2006年,约有四分之一的中国成年男女曾跟不只一人发生过性行为;在“多伴侣”的男性人群中,男性、省会与直辖市居民、30~39岁人群、企业家、高收入者、试婚或未婚同居者居高,其中以城市的男性企业家最为突出,高达68.4%。
  而另一项艾滋病哨点监测资料则显示,从1996年到2005年,我国暗娼中的艾滋病病毒感染率提高了50倍。现在,暗娼人群坚持使用安全套的比例只有38.7%,不足四成。
  我国著名伦理学家、中南大学教授李建华 分析认为,近年来,“性自由”在中国一直有泛滥之势,他说:“现在国人在性方面的开放程度比较厉害,一夜情泛滥,婚外滥交比较常见,这是中国艾滋病毒通过性传播途径加剧的重要社会原因之一。”
  就国人在性方面的开放程度,有人作过调查。以国内的不少酒吧为例,很多陌生的男女在里面喝酒之后相识,当即就可以去酒店开房。再以某大型网站的聊天室为例,里面相当一部分聊天者就是以“一夜情”为目的。
  提到艾滋病的性传播途径,李建华教授告诫说,“‘性自由’是源自西方的一种不良社会风潮,现在,那些曾经‘性自由’的国家,在充分意识到性滥交的危害后,已经开始回归传统。中国人在这方面切不可重蹈覆辙。”
  这位专家认为,有关管理部门应当充分认识性传播艾滋病的问题,一方面加强公民道德宣传和健康知识普及,教育广大民众洁身自好;另一方面,应规范娱乐服务业,在重点场所推广放置安全套。另外,还要着力打击“流莺”等色情服务。
  就在人们开始关注性传播艾滋病毒问题时,湖南省政府有关部门日前表示,今后,该省将根据地方法规和政策的规定,每季度对娱乐场所从业人员实行艾滋病强制检查。
  “我认为这是很务实的举措,是对社会负责的表现,其他地区特别是艾滋病高发地区可以考虑借鉴这一做法。”李建华评价说。
  记者手记:
  洁身自好,健康到老
  艾群辉
  卫生医疗部门有关艾滋病的最新数据,向全中国社会提出了一次严厉的警告:如果人类继续在性方面肆意妄为,完全可能面临生命的危险。
  近十年来,伴随着西方生活观念和方式的渐入,国人在性方面的价值观发生了重大变化,“性自由”、性滥交等思潮和现象在中国社会越来越多见,由此带来了一系列的社会问题,其中,疾病的传播就是重要问题之一。
  在有关预防艾滋病的宣传方面,有关媒体一直以来强调血液途径的传播作用,号召人们自觉抵制非法采血和共用针管吸毒行为。相对而言,有关性传播途径的宣传有些淡薄。这种宣传态势符合过去我国艾滋病传播的特征,即主要依赖血液传播。
  但问题是,最新的统计数据表明,我国艾滋病传播,正由高危人群向普通人群蔓延,而性传播在此过程中的作用,越来越明显。这就给当下的艾滋病预防工作提出了新的要求——遏制性滥交,以安全的性行为方式预防艾滋病。
  从理念上来看,性的价值观和性行为方式,是一个人的自由选择结果,只要没有违背法律的禁止性规定,一个人选择何种性行为方式和性行为伴侣,他人无权干涉。
 但从疾病预防的科学性方面来看,“性自由”、性滥交和同性恋等行为,又的确给艾滋病传播创造了生物学基础。
 和其他疾病不一样的是,艾滋病当前以其 无法治愈性、交叉感染性和快速、隐秘传播性,构成了对社会的巨大危害。可以说,艾滋病问题不仅是个人的身体健康问题,更是巨大的社会问题。就社会责任而言,既然滥性的行为是艾滋病传播的重要途径,那么,每一个人都有义务自觉抵制滥性行为,以洁身自好实现对人生和社会的双重责任。
 正如李建华教授所言,既然西方国家在过去数十年间,已经饱受“性自由”的危害,并因此回归传统,那么,中国人真的应该看到前车之鉴,在“性自由”的道路上猛回头。要知道,唯有洁身自好,才能健康到老。
 相关链接:
 中国艾滋病呈六大特点
 艾滋病疫情地区差异大。河南省、云南省疫情报告数累计过万例,而内蒙古、宁夏、青海、西藏4个省、自治区低于100例。在感染途径上,各地区差异也十分明显。
 艾滋病疫情继续呈上升趋势。近年来,中国报告疫情数字增加明显。这一方面反映了疫情的上升,另一方面是由于近年来监测力度加大,发现的病人和感染者人数增加。
 传播途径,仍以吸毒传播为主,但性传播、母婴传播的比例呈上升趋势。
 艾滋病发病和死亡持续增加。2007年的病人数,可能会高于2006年的两倍。
 艾滋病由高危人群向一般人群扩散的态势,仍在继续。部分地区孕产妇、婚检及临床匿名检测人群中,艾滋病病毒感染率,已经达到较高水平;个别地区婚检人群感染率大于1%;孕产妇艾滋病病毒的感染率达到5%,与周边高流行国家孕产妇艾滋病病毒感染率水平类似。
 女性感染者比例上升。
 (记者 艾群辉)



返回主页
返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