几篇关于艾滋病的文章

避孕套挡不住AIDS!洁身自爱保护自己!

 避孕套为什么不能防御爱滋病病毒?众所周知,避孕套又备名保险套,但它避孕的效果并不是100%,有资料表明:其失败率为31%。在现实生活中,因使用避孕套避孕失败,而到医院作人工流产者,不乏其人其例。既然避孕套连自身的“分内工作”都做不好,那么,在男欢女爱的性冲动中,又怎能担当起防御艾滋病病毒侵袭的重任呢?
  避孕套避孕造成失败的主要原因有破裂、滑脱、乳胶质量差、厚度与弹性、型号遗择、存放时间、“老化”,甚至反复使用。在套子上涂抹含凡大林一类的矿物油,乳胶脆性增加,数10秒钟后强度下降90%,更易发生破裂。艾滋病病毒较精子小2000倍以上,更易透过避孕套不易觉察的细小裂隙;每毫升精液约有1千万至1亿艾滋病病毒,即使正确使用避孕套,它没有滑脱,也没有破裂,那么,从套子的根部泄出少量精液或因接触女性外阴,也会使其感染艾滋病病毒,也可能因接触男性会阴部,而使男性受感染,艾滋病病毒使人们感染的通道是无数的,不论女的阴道和外阴,还是男的阴茎和会阴,只要有皮肤或黏膜的轻度擦伤,便会受到感染,而这种轻微的擦伤在性交时是经常发生的。另外,艾滋病病人的体液内部含有大量的艾滋病病毒,随时可以感染他人。艾滋病病毒最容易侵袭口腔、直肠、阴道黏膜或其他部位皮肤上的朗罕氏细胞,它先在朗罕氏细胞内大量繁殖,然后再进入血液向全身扩散。因为黏膜、皮肤表面存有大量朗罕氏细胞,所以感粱艾滋病病毒也会比怀孕容易得多。感染艾滋病病毒,每次性接触都可能发生,而怀孕的机会每月仅有一次,且可以作人工流产来补救。而感染了艾滋病病毒是无法补救的,失败就等于丧命。
 这种情况,对于高危性行为,一生都需要防御艾滋病的人来说,避孕套几乎成了无用之物。因此,盲目宣传正确使用避孕套“防御性病/艾滋病”真是无稽之谈,避孕套不能保证性乱者安全无恙,反而会助长了他(她)们的放荡行为.
  20年来,美国有数百万人相信这种“保护措施”,正是这种“抵御艾滋病”的策略,使美国艾滋病的感染率飞速增长,有些州的青少年感染率年年翻番。
  美国总统的艾滋病顾问何得雷河·克伦秀博士面对800名学者提向:如果你有机会跟你梦寐以求的理想对象发生性关系,但他(她)感染了艾滋病病毒,你是否愿意与他(她)凭借避孕套的保护做爱呢?结果在那么多避孕套推广者中没有一个人举手。
  类似的情况、在中国也有,但没有引起公众警觉。许多性乱的人,特别是“三陪女”,“嫖客”,他(她)们只追求享受与金钱;从不会想到对方可能隐含有性病/艾滋病。
  艾滋病专家朱琪教授警告说:我们正在犯美国人犯过的同样错误-过高估计避孕套的安全作用,而没有告诉青少年们:人格教育和健康家庭教育是惟一的选择。
  至今,还有许多中国人不了解避孕套的真实作用—它不能防御艾滋病病毒。我曾对一个宣传避孕套防性病/艾滋病的推崇者说:“你不要过分宣传遗孕套的防艾滋病的作用。”他说:“你不叫他们用避孕套,叫他们用啥?”我再次告诉大家,避孕套不能防御性病/艾滋病,它只能给人们造成心理上的安全感,使人们更麻痹、更丧失警惕性,促使性病/艾滋病的流行与蔓延。至于“叫他们用啥?”我再次郑重地告诉群众:“洁身自爱”,才是惟一保护自己、家庭、社会,健康向上的防御性病/艾滋病的办法。
关于艾滋病,你们所不知道的!
自1981年首次确认艾滋病以来,25年间全球累计有6500万人感染艾滋病,其中2500万人死亡。
  
   南部非洲是艾滋病的重灾区,约有1490万艾滋病感染者,2005年死于艾滋病的人数占全球一半。仅在南非,4500万人口中艾滋病感染者达到500万,感染率超过10%。斯威士兰感染率达40%,成年人中的感染率超过60%.
  
   南非的两任总统,均有儿子死于艾滋病.
  
   渣打银行为最早在非洲开展业务的银行,在开展业务初期,渣打银行在非洲的本地员工,有超过30%是艾滋病携带者或家里有艾滋病携带者.
  
   亚洲约有830万艾滋病感染者,其中超过三分之二在印度。实际数字远不止这么少.
  
   中国目前,根据国家统计,有艾滋病携带者84万,根据国际卫生组织统计,全国艾滋病携带者数量超过200万,如果不加以控制,预计2010年将超过1000万.
  
   目前安全套在防御艾滋病方面起到了重大的作用,泰国,美国,非洲在推广使用安全套后,艾滋病传染率均有大幅度下降.
  
   但是安全套不是100%安全,中央电视台已经报导,由于乳胶材料的一些特性,艾滋病病毒有一定几率穿透安全套.
  
   美国首先认识到这个问题,目前已经开始积极研制分子级别的安全套.
  
   美国政府要求所有安全套制造商,必须在安全套上产品包装和说明书上注明:使用安全套只能降低艾滋病的感染率,不能完全防御艾滋病.
  
   2005年,中国政府要求安全套制造商,在产品包装上不得注明"安全套"等字样,必须使用"避孕套"字样.
  
   2006年,中国政府的艾滋病公益广告中明确指出,"正确使用避孕套只能降低艾滋病的感染概率",而不是以前的广告词"正确使用安全套可以防治艾滋病".
艾滋病病毒究竟能否穿透安全套——《安全套把我给毁了__一个高级小姐的自白》之社会调查
前段时间,在天涯杂谈上看了一篇题目为《安全套把我给毁了--一个高级小姐的自白》的文章,看后颇为震惊。一个高级小姐坚持正确使用安全套的情况下,最终还是被传染上了不治之症--艾滋病。这使我深深地感到忧虑,因为当前性行为已成为艾滋病的主要传播途径。如果我们现在赖于抵御艾滋病传播的主要工具安全套本身存在安全隐患的话,这将是一个非常严重的社会问题。作为记者的我,敏感地想起前不久媒体关于按摩女集体体检的报道,并马不停蹄地对部分按摩女及相关部门人员进行了采访和了解。
  
  去年12月据媒体报道称,广州市相关政府部门专门组织了一次对广州某大型桑那中心130人的按摩女进行集体体检,居然查出近110人患有不同程度的性病(梅毒、淋病、非淋病性尿道炎、尖锐湿疣、生殖器疱疹、软下疳、性病性淋巴肉芽肿等),患病率高达84%,其中不少人需住院治疗。而据按摩女们反映,她们在接客过程中都很小心,100%地使用安全套,并且市慢性病防治院等疾病控制部门会定期来给她们进行性病防治方面的知识培训,她们是知道如何正确使用安全套的,同时所用安全套都是从正规渠道购进的质量很好的国际知名品牌如DLS等。如此之高的患病率使按摩女们感到非常震惊。
  
   在采访中,我认识了一位才19岁的姑娘,她叫小花,来自四川,高中毕业后就来到广州打工,在一家高级夜总会做坐台小姐。不久前, 她突然发烧、腹泻,并感到全身疼痛,在短短的两、三个月时间里她瘦得像一把干柴。
  
  小花以前曾害过“淋病”,在她这次患病初期,以为是淋病复发了,曾到过多家医院求治,可始终不见好转。最后她到省艾滋病监测中心检查,结果确诊为艾滋病。她不相信,哭着说:“我不会得艾滋病,我干那事(卖淫)时,每次都戴着安全套……”小花无法接受这个诊断,她怎么也想不通,她痛哭流涕地说:“我干‘那一行’已1年多了,我知道‘正确使用安全套,可以避免传染上艾滋病’。因此,我很注意……”
  “以前市性病防治所也会定期来我们夜总会进行性病及艾滋病知识的授课,我也看过很多宣传材料,上面说安全套不但是避孕的一种工具,还是防御艾滋病的一种法宝。为什么它用在我身上就不灵呢?”
  无独有偶,前段时间,广东肇庆对该市的200多名桑那按摩女性从业人员进行性病体查,也有近70%的人患有不同程度的性病,其中还有两人是艾滋病病毒携带者。据调查,她们也是100%的使用了安全套,为什么还会染病呢?
  
  为了解开我和小花们的困惑。我专门采访了从事性病研究与治疗工作的市疾控中心的吴医生,据她讲,安全套并不是100%安全。使用安全套失败的原因有多种,除未正确使用安全套、产品质量不过关造成破裂、滑脱等因素外,制成安全套的材质-天然乳胶本身的缺陷也是其主要原因之一。天然乳胶膜体存在五千纳米以上的自然裂隙,每只安全套本身约有一亿多个120纳米以上孔径,对于直径相当于或小于120纳米的颗粒物并不能完全阻隔,也就是说,42纳米的乙肝病毒、 50~55纳米的人体乳头瘤病毒、120纳米的艾滋病毒完全有可能穿透天然胶乳安全套。艾滋病病毒较精子小数百倍,其球型状的病毒更容易透过安全套不易觉察的细小裂隙进入人体,使人们受到感染,特别是患有性病的人们更易被感染(因性病患者阴部多有不同程度的伤口)。艾滋病患者的每毫升精液中约有1千万至1 亿个艾滋病病毒,即便正确使用安全套,没有发生滑脱、破裂,也可能使其感染艾滋病病毒。
--------------------------------------------------------------------------------
-- 作者:司马
-- 发布时间:2009-4-9 18:05:18
--
 不难想象,现在我们用的安全套并不是100%安全的,对于有高危性行为的人来说,安全套的保护效果更是有限的。本身存有天然缺陷的乳胶安全套非但不能保证安全无恙,而且还会使人麻痹大意,丧失警惕性,加速性病和艾滋病的流行与蔓延。国际艾滋病防预专家曾建议在高危群体中进行房事时应戴二层或三层安全套。而美国食品药品管理局(FDA)要求安全套包装盒和说明书上必须注明“如果使用方法正确,天然乳胶安全套有助于降低艾滋病病毒感染和其它性传播疾病传播的概率”,以警示消费者安全套的有限功能。为了能够研制生产出真正防止病毒穿透的高品质防病毒安全套,各国政府及科学家们都在付出不懈的努力。据报道在中国一种采用纳谷技术中的复合胶联纳米颗粒填充工艺制成的防病毒安全套,使安全套的致密度大大提高,可以有效防止病毒的穿透。而美国已研制成防病毒分子液体安全套,但距市场化的广泛使用还需5~10年的时间。
  
  在我国,据2004年统计显示,截止2004年底中国现有艾滋病病毒携带者和病人约85万,全人群感染率为0.05%,其中艾滋病病人8.5万人。请注意,以上数据均为估计数据,根据国际卫生组织在中国的调查,中国目前AIDS感染者的数量在300万以上,如果不采取有效措施控制,预计至2010年,全国艾滋病感染者将超过1000万。2007年全年我国新发现艾滋病病毒感染者5万,因艾滋病死亡超过2万人,已跃居为我国疾病致死的第三位。在官方统计的 85万感染者和病人中,异性传播占44.6%,男男性传播占11%,两者合计超过55%。由此可见,性传播已经超过吸毒、血液传播,成为艾滋病主要传播途径。尽管目前中国艾滋病感染者和病人数量不大,但已存在从高危人群向普通人群扩大的趋势。
  
   关注性病、艾滋病;如何遏止其不断蔓延的趋势;现时被广泛推广使用的安全套是否被过高的估计其安全性,已是一个严重的社会问题,如果我们现在还不引起警觉的话,它将威胁到我们国家民族安全.
警钟!——“熟人”使他们感染可怕的艾滋病!
  陈力(化名),今年21岁,刚刚大学毕业,几个月前的一次冲动,他和一位“很熟”的女孩发生了关系。没有想到那一次短暂的亲密接触,将他划入了“爱滋病感染者”的行列。
  按他的话说,他是个很本分的男孩,除了“那次冲动”,他从未和女朋友以外的其他任何女性发生过关系。更令他痛苦地是,到现在为止,非常爱他的女友仍蒙在鼓里。“不敢告诉她,她会离开我的。”电话里的小陈,一直很激动,有几次哭的几乎说不下去了。他现在担心爱滋病会传染给女友,可是又没有勇气告诉她所发生的一切。
  陷入深深自责和恐惧当中的小陈,辞去了辛辛苦苦找来的工作,把自己锁在家里,不见任何人。“我活着还有什么意思?”他呆呆地不断自问自答。
  小陈说,他是个来自农村的孩子,家庭条件比较差,父母含辛茹苦把他抚养大,借钱供他读大学,他是父母全部的希望所在。大学里,他又获得了甜美的爱情,毕业时他和女友双双在重庆找到了工作。虽然工资不是很多,但对于新生活小陈充满了无限的向往。在他眼中,面包会有的,房子也会有的,所有的这一切只是时间问题。
  “她是个很青纯的女孩,而且我和她很熟。”小陈至今也不愿意把她和"艾滋病"联系起来。在小陈的观念中,只要不嫖娼、吸毒、卖血是不应该得爱滋病的,更何况是“很熟的人。
  “为什么不戴安全套呢?” 耐心听完陈立的发泄,周生建轻轻地问。"我不知道熟人也会传染。"陈力似乎有些委屈。
  “和女朋友一起时,戴吗?”“有时戴。”
  “你打算怎么办?”周生建脸色异常沉重,“我不知道。”电话里一阵沉默。
  未婚妻深圳打工,带回爱滋病
  小陈的电话放下不久,又一个电话将周生建带入更加痛苦的深渊。
  李克(化名),一名来自外地的打工仔,前不久也被查出感染了爱滋病病毒。传染给他的不是别人,而是他的女友。
  李克和女友相识已经5年了,两人感情一直很好。为了尽快赚够结婚的钱,去年,女友去了深圳,而他则到了重庆。
  尽管相隔两地,孤身的李克没有和象其他打工者一样出去寻花问柳,寂寞时就给远在深圳的女友写信。去年春节,李克和女友二人都回到了老家过年,长达一年的分别,似乎并没有对两人的感情产生不好的影响。
  “春节,她住在我家,两人发生了关系。”令李克想不通的是,两人在一起几年都没事,而这个春节却让李克的命运发生了彻底的改变。
  春节过后,李克回到了重庆,而女友又到了深圳。今年5月的一天,女友从深圳打来电话称:“身体抵抗力越来越差了,身上还出现了出血点。”
  李克心里“咯噔”响了一下。他不知到底在女友身上发生了什么,但凭他有限的知识判断:“这不正常。” 默默放下电话后,李克直奔医院。“没想到是爱滋病。”李克称,他当时怀疑女友得了其他病,担心可能传染了自己,没想到竟是爱滋病。
  拿到检测结果的那一刻,李克崩溃了,他想到了死,更想拉着女友一起死。他最终还是冷静了下来,他怕冤枉了女友,毕竟两人是那样的相亲相爱,再说两人还正在筹备结婚的事。
  是不是自己不小心感染的呢?李克把自己外出打工一年多来,所做的一切从头到尾仔细想了个遍。没有输过血,甚至没有打过针。除春节和女友发生过关系,再也没碰过其他任何女人。也没有其他任何不良嗜好。联想到女友的身体反应:“抵抗力下降,身上有出血点。”李克的心凉了。
  他很冷静地把自己感染爱滋病的消息告诉了女友。电话里女友失声痛哭,后来证实她也感染了爱滋病。
  “我们两个都认为是对方传染的。”李克痛苦地说,后来女友承认,到深圳3个月后,她认识了个男孩子,不知是为了找个依靠,还是被那个男孩子的执着打动了。他们两人同居了。
  讲到这里,李克在也抑制不住,电话里哭了起来。“父母都还不知道。”李克不知道该怎样告诉父母发生的一切。
  “我现在也不恨她。”李克电话里很冷静,他说他现在也不想害人,只想好好的工作,给父母赚一点养老钱。
  “我会尽力帮助你的。”作为爱滋病防治专家,周生建有些激动,尽管他也知道,自己的帮助,也许微不足道。 !!!



返回主页
返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