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考的宇宙——略论心物一元

作者:一明

  引子:
  自人类诞生以来,人们对宇宙的探求从未停止过,今天我们虽然对宇宙的诸多“事件”已经有了相当深刻的认识,但是仍在大量的领域里存在未知数。我们发现:许多对“事件”的表述并非都十分完备,在此看是这样,在彼看却非完全那样,甚至是两样的。真可谓“不识庐山真面目,只缘身在此山中”!因此,有必要从另一角度来重新审视我们的宇宙。
  先从以下领域简要谈谈人们对宇宙的认识:
  (一)哲学层面:先哲们将世界划分为“主观”世界与“客观”世界,或称“精神”世界与“物质”世界,而中华先人则认为是“心”“物”一元的世界。由此形成了唯心、唯物、天人合一等宇宙观,并据此来研究与认识世界的本原及其演化规律。唯心派认为:宇宙是“上帝”创立的,人类社会由“神”主宰,由“真主”作安排,万物皆“唯心所变”。至于如何创立这个世界,这个世界又为何这般模样?我们皆无法完备表述,有些还赋予了“人格”特性,甚至认为世界由“万能”的“主”来决定。不过人们却发现诸多“事件”并非为原先所想,然则“精神”却又深刻影响着事物的变化,因此,我们只有这么说:“精神”的确存在着,宇宙的“事件”并非只由“精神”所决定。唯物派则认为:世界是“物质”的,“精神”是“物质”的产物,是“事件”的反映。虽然对客观世界大量的物理“事件”的运动变化能作较为精确的描述,但是对于“精神”的产生及变化的表述却不完备,特别是对生命现象更难于给出合理的解释,生物的运动并非只由物理定律来表述。据此,我们确信:世界既是“心”的,也是“物”的,“心”“物”共同影响和确定着我们的世界。
  (二)科学层面:目前主流把科学分为:自然科学与社会科学,人们试图由“物质”的观点来认识“自然”的宇宙。宏观上,在膨胀的宇宙中,发现了星体、星系、类星体、黑洞等诸多“事件”,暗物质也在探求之中;微观上,“物质”由基本粒子构成,微观粒子具有波、粒二象性。宇宙间有各种“场”,宇宙具有时空结构,每个“事件”均与之密切关联。大尺度的行为主要通过广义相对论来描述,而基本粒子的微观行为则由量子力学加以表述,这两种理论均能对各自领域的行为给出了足够精确的预言,然而至今两者尚未能协调统一,因此,我们只能说:两者都是在各自领域内相当正确的部分理论。关于人类社会科学的理论则是解析人类社会的各种形式与现象,诸如社会的组成、结构、行为、思想等,大家知道人类社会具有组织团体性,人类行为遵循一定的准则,否则就不会有国家、党派等各种社会团体的存在,也没有思想、道德、伦理、法律、宪章等这些,为何需有它们?如何表述人类社会的发展变化趋势,人们在深究!然而我们确信,人类社会行为是具有其表述方式的。
  (三)生命层面:生命形式是宇宙间最为复杂的“事件”,我们知道,任何生物均由“基因”来表述,而生物的多样性又说明了生命的运动与环境有着密切的关联,这正是物种的产生与消亡的要素,生命的延续又说明了生物具有遗传性与变异性。大家公认:生命的个体(个体生物)均是一个完整的运动系统结构,自身的运动有其规律,它在人体科学上得到了准确的描述,西方医学通过对人体生理指标作定量、定性的准确分析来对病体作局部的处理,而中医则是对人体系统作出了整体的辨证论治,两者均对人类的诸多疾病的治疗富有成效。因此,我们这么说:生命的运动有其自身的结构规律,生物的变异与进化是其自身运动与环境互为作用的结果。
  以上表明:宇宙间变幻莫测的诸多“事件”在特定的层面上,人们的认识已经相当完备。然而,人们更希望谋求“大统一”。爱因斯坦追求的“统一场论”虽未能完成,但却导致了“大统一理论”的产生,也使霍金在探求相对论与量子力学的协调统一。而玻尔的“并协原理”却可追朔到三千多年前的《易经》,人们发现:古老的经典《易经》竟是如此的熟悉与陌生,许许多多均与其有惊人的巧合,莱布尼兹惊叹“伏羲六十四卦方位图和次序图与他的二进制理论是如此的吻合”,玻尔更是认为他的“并协原理”即是太极图的互补性思想;更令人惊叹的是:生命的基因的遗传密码表与伏羲的六十四卦图竟是同一符合系统,由《易经》推出的密码表竟发现原遗传密码表的缺陷,对于高等生物的变异情况,全都可以给出解释。泡利认为:东西方是互补并协的,人类思想总在两极中摆动。卡普拉断言:未来世界的文化模式是一个东西方文化平衡的文化,是一个人文文化与科学文化平衡的文化模式。李约瑟则把现代科学定义为:中国的有机论和西方的机械论之间的一种协调和统一。普里高津将耗散结构“对自然界的描述非常接近中国关于自然界中的自组织与和谐的传统观点”。另外,协同论、突变论、系统论、超循环论、混沌论、分形论等均与中国太极思想相吻合。
  因此,我们有理由相信:
观点:
  宇宙是“心”“物”统一体,宇宙的一切“事件”是“心”“物”的并协,《周易》是“心”“物”宇宙的结构与法则的代数关系符号系统。
  宇宙间的万事万物皆是“心”“物”相互作用关系的呈示,“一阴一阳”为宇宙的根本规律,“太极”为宇宙之本原,阴阳之道《周易》与宇宙的生成、演化及运动变化的时空结构相同构,而宇宙的诸“事件”均与《周易》符号模型同态。因而《周易》是人文社会、“自然”宇宙及宇宙生命的“大道”。
解读:
  下面我们据此来审视宇宙的“事件”:
  (一)“自然”层面:从大尺度到微观世界,我们均发现“阴阳”二元力量及它们的相互作用,因而我们今天看到“物”的宇宙的膨胀、万有引力、星体、基本粒子等诸“事件”及相互关联的“场”,它们呈示出二元能量“发散势”与“集中势”的相互作用关系,“势”的改变即呈示“能量”,这使我们能看到物质的聚变与裂变能量。两“势”的作用也让我们看到:极度的“集中势”“事件”黑洞来自星系中心、类星体等大质量、高密度的天体区域,并产生出高能辐射及宇宙膨胀的哈勃红移现象。极度的“发散势”的膨胀宇宙的“虚空”中弥漫着“3k”辐射及有尘埃粒子的 “非真空”,另外,两“势”的变化也使我们看到了让正、反粒子湮灭的“集中势”的改变而呈示为发散性能量“辐射”,在高能状态下而由于“发散势”的改变也可转化为集中性能量“聚合”生成正、反粒子对,这些正是由于两“势”的并协作用的呈示。它们均是两“势”的极端结构关系,正因为如此,“集中势”的极点-自由的“夸克”以及“发散势”的极点-宇宙的“虚空”我们均无法达到,这正是我们至今未能找到暗物质的缘故。我们今天所看到的宇宙更多呈示出的是两“势”并协的一段“平衡”与“不平衡”的关系结构,这也正是我们目前既能看到了星体、基本粒子等诸“事件”的时空关系的“物质”结构又能看到其时空关系的“波动”结构,它们通过星系结构、太阳系行星系统结构及行星的卫星系统结构(两种系统结构满足提丢斯-彼得定则)等呈示出来。这些正是《周易》所表述的宇宙“大道”,也印证了玻尔的并协互补性思想。
  (二)社会层面:纵观整个人类社会,社会的熵值在由大变小,从“无序”逐渐变为“有序”,在不断进行“分”与“合”,这使人类逐步走向“文明”的社会,作为个体的人也由“自然”的人变为“社会”的人。这些皆是“心”“物”并协作用的呈示,通过政治、经济、思想、文化、观念、道德、法律、组织、团体等范畴展现出社会的诸多“事件”,这些均让我们看到了“心”“物”两性及“阴、阳”二元能量的关系,“心”的“有序集中势”使人类形成了社会的“共识”,从而产生有社会的组织团体、共同的文化、思想、观念、道德、准则等,而“无序发散势”又使社会存在“差异”,从而社会具有多样性,存在不同的社会行为结构关系,这正是“心”“物”的并协,通过两“势”的能量的共同作用,使我们看到了社会的诸多“事件”,不均衡的两“势”结构使社会呈现出冲突性“事件”,这是我们看到的不安定的社会结构秩序,而当两“势”均衡时才使我们看到稳定的社会结构-“和平共处”的人类社会。人类社会总在“阴”“阳”两极中摆动,社会的变化结构由《周易》完整表述,这是“象数”的社会展现,也是“义理”的深刻内涵-社会结构趋势的“大道”。“心”的“集中势”通过“物”的“有序”流动让人类社会步入了高度发达文明的“信息”社会,它对“自然”的影响力在增加,当它转化为“发散势”释放时,则体现为对“社会”及“自然环境”产生深刻的作用与影响。这正是我们看到的高度发达的人类社会在对自然环境所造成的加速的变化影响。因此,人类社会必须与“自然界”的自组织和谐统一,社会的结构秩序必须是“自洽”的,这是我们需要的“心”“物”并协平衡的范式。这些均与卡普拉的“断言”及普里高津的“非常接近”相吻合。
  (三)生命层面:生命呈示出“心”、“物”并协作用关系的整体结构系统,生物的结构均由“基因”加以表述,“遗传密码表”与《周易》伏羲先天图同构,并给出了“心”“物”的时空结构关系。生物的行为由“自身的结构关系”与“环境”共同作用影响,展现为生物的遗传性与变异性,让我们看到了物种的产生与消亡,这正是“心”“物”并协“阴、阳”两势平衡与摆动的结果。“佛”为“心”之本序,它展示同构的“心”“物”的“自洽性”-自然法则,这是“有序集中势”,它的作用呈现于“物”的和谐自洽运动,使生物具有“佛性”;而“无序发散势”则使世界呈现出缤纷大千,这是生物的多样性-“众生”,生命体为“心”“物”并协的平衡结构系统,两“势”的作用与变化,呈现为“生命的自身运动”与“环境”并协而产生新的平衡结构-生物的“进化”。宇宙间最复杂的“事件”-“人”,是“心”物”并协作用关系的高度典范,其“精神”的“有序”更具“佛性”,人的生命时空结构由《周易》加以表述,《周易》给出了人的动态结构模型,是“心”“物”并协关系的大道,这在“中医”的理论与实践中得以充分的展现,也使我们看到《周易》的“象数”与“义理”的并协平行。《周易》“类万物之情”,是描述生命的代数关系结构,是宇宙“心”“物”时空关系的“常则”。因而让我们看到了诸多与《周易》的种种惊人的巧合及《周易》之神奇功用。
结论:
  我们确信:宇宙是“心”“物”并协统一体的宇宙,“易与天地准,故能弥纶天地之道”。
附:此篇是运用大量学者的研究成果的结晶,它属于全人类。
         
                              一明
                           于 2005-1-18
                                   



返回主页
返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