佛说一切法的体相用

净土学人赵宇威

  佛法奥藏、秘髓,无人能解,唯证方知。而法者,指的是世出世间法的总体。经曰:〖心、佛、众生,三无差别〗。众生与佛的差别只在当下这一念心的迷与悟而已。所谓:〖前念迷即众生;后念悟即佛〗。众生沉迷六道,受无量的苦报,所迷的是这一念心;而佛彻证菩提极果,永享【常乐我净】涅磐的法乐,所悟的也是这一念心。所以,心是一致的,没有分别。「贤首」宗解释为【如来藏】心;「唯识」宗说是【杂染识】心;马鸣菩萨在《大乘起信论》里,则诠释为【真如心】,【生灭心】;各自立义不同,虽各有说词,实者为一,皆是随机而说而已。
  众生心与佛心皆是一心,只是随「染、净」不同之缘,而有「真、妄」的分别。佛心真诚不二,清净无染,故称为「真」心;而凡夫众生用的是虚妄之心,常随境转,生出无尽的烦恼,故称之为「妄」心。然真妄不二,唯是一心,只有迷、悟不同而已。
  世间法是随着众生杂染之心而有四相:【生、住、异、灭】的变迁,故有生灭的现象。宇宙一切的森罗万象,外尘的境缘都是以心为摄导,所谓一切为心造;境因心生,离心无境,摄境从心。「天台」家说:〖一念俱足十法界〗。凡夫一念妄动,无明不觉,不知道这一切相皆是四大五蕴假合而成,只是缘聚缘散的一种假相,故而执着以为实有,拼命追逐,所以造业受报,有了六凡法界。若能一念观【空】,【从假入空】,知一切法都是因缘生法,只是缘起性空的假相,当体即空,了不可得,即入了二乘人的法界。若一念观【假】,能【从空入假】,明了【空而不空,有而非有】,这空有不碍,一切相无非是【相有体空】,【事有理无】,因缘生法的假相而已,当下就得自在解脱,即能照见五蕴皆空,入大乘菩萨不思议解脱境界。这时就不会执着于世间所有一切的相,于一切法无缚,也无脱,出入两边而不着两边,可以自在无碍,垂形在六道之间,游戏人间,教化有情,为一切众生作不请之友。
  若能一念观【中】,知诸法空相,所谓:〖法界圆融体,但在一念心〗,能够彻悟万法【唯心所现,唯识所变】,能摄相归性,即能契入佛的法界。
  经曰:〖诸佛解脱,当于众生心中求〗。从性体上来说,心真如相,一尘不染,一法不立,本来清净寂灭,离过绝非,哪有凡、圣、生、佛之别,与垢、净、生、灭之分?一切相的分别如善恶、福祸、吉凶、贵贱等等,这些都是唯心妄动,随着染缘,依真起妄,所产生的种种虚妄生灭之相;而这些生灭虚妄之相,都是因缘生法,是吾人业力所召感的果报。既然是因缘生法,即是缘生幻有,当体即空,了不可得。
  而一切法的体相用,即真如心,与生灭心。「体」是真如不变的体,是真心;而「相用」是从体所起的相用,是业因果报的现象,是属生灭心。故真心、生灭心实是一体之两面,非一非二,即一即二,只是随缘而有差别;虽有差别,但体仍然不变。
  佛说一切法唯心,皆有体、相、用之义。
  心之「体」是真如本性,亦称【佛性】。佛性,清净平等,在凡不减,在圣不增,不垢、不净,不来也不去,是遍法界虚空界,无所不在。心之「相」是称性功德,也就是自性本具一切的智慧、德能、神通与道力;而心之「用」,则应用无方,能随缘化现,教化一切有缘,所谓【随众生心,应所知量】。
  教下所谓:〖从来真是妄,今日妄皆真,但复本时性,更无一法新〗。由是可知,迷、悟,染、净,只在一念之间。凡夫世人举心动念,尘劳先起,总是不离贪嗔痴慢,是非人我的事;而如来按指,举手投足,皆是海印放光,与自性相应,故而有无量恒沙的功德。我辈学人,学佛的目的就在阔大自己的心量,让此心能【心包太虚,量周沙界】,以破【人、法】两执,了断生死烦恼,得自在解脱,其「体」自大无边。「天台」所说:〖百界千如,三千性相〗,均不外【色、心】二法。而色法质碍不融,主要是以心法为主导,皆依妄念而有差别。但妄念无体,体即真如,清净无染,真妄同源,犹如水波不二,性自平等,无有增减,故说「体」大。
  众生心中本来具足如来的智慧德相,即【如来藏】义。在「因」称之为【如来藏】,亦即佛性;在「果」名为【法身真如】。说明如来含藏,大功德聚,万德庄严具足一切的智慧德能、神通与道力;且如来藏可随缘生一切万法,故说「相」大。
  众生心随着外尘境缘的染、净而有善、恶等业用,而本性仍然湛然寂净、清净平等。换句话说,随着净缘,而生四圣法界,显无量的自性功德,为世间的无漏法;若随着染缘,则造作沉沦,堕在六凡法界中有恒沙的烦恼,成为世间有漏的因果。
  染法与性德悖离,终日沉迷在世间的五欲六尘之中,起惑造业,故而生死轮转不息,烦恼不止,不能起自性的功德妙用。若能一念觉悟,返璞归真,则众生心即起善用,能断恶修善,持戒布施,作一切佛事。初时虽行一切的世间的善法,但末了终能成就出世间的大果,故说「用」大。
  然经曰:〖阐提不断善,诸佛不断恶〗,因为自性清净心中,本来无染,湛然寂静,不生不灭,何来善恶之说?!善恶皆在吾人一念自性迷悟之中而已。一念心善,则起心动念,念念都是为了迷苦的众生能离苦得乐,所谓:〖不忍众生苦,不忍圣教衰〗,故而竭尽所能,发大愿心,为佛法久住世间尽一分心力。若一念心恶,起了邪思邪念,沉迷在五欲六尘之中,则身口就随之造作,故而沦堕五趣受无间的苦报。
  然而,善恶的迷思,就在吾人现前当下一念而已。善恶的本质皆是真如,断恶即等于断真如,故恶不可断,只须转念即可;须知善含于恶,恶寓于善,善恶同体,只在一心。
  自心之「体相用」三大,为诸佛菩萨修德所证之【三德】:法身德、般若德、解脱德。此一念心觉悟,能观一切法【即空即假即中】,了中道实相之理,则当下这一念心即清净无念,能心包太虚,量周沙界,即【法身德】。此心能明了诸法空相,知一切法无自性,缘起性空,即【般若德】。此心若能了悟【真空妙有,妙有真空】之相,而不着于【空】,因为「业」相本空,本来无缚,又何求解脱之法?当下自在无碍,即【解脱德】。
  众生迷于此心,不知此心含灵本具三大,故而往返六道,受无尽生死烦恼之苦;菩萨悟之,能转三业为三德,游于四方,教化有缘,上求下化,直至如来果地。
  自性一念的体相用皆随缘而有不同;凡圣的升堕,其果报虽有天壤之别,只在吾人当下一念之迷悟而已,故经曰:〖佛种从缘生〗;善、恶、升、沉一切法的差别相,总在遇【缘】的不同,然相用虽有不同,其体仍然不变。



返回主页
返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