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密之体相用

作者:熙明 文章来源:唐密研究 时间:2007-12-10

  在密教中,用体、相、用三大来说明佛教的宇宙观。
  唐密认为,一切色心诸法皆六大所成,六大者地、水、火、风、空、识也。前五大为物质,后一属精神。精神与物质互遍法界各不相碍,而随因缘之聚散离合,成一切万有诸法,故名「六大缘起」。
  此六大之总体,地则坚,水则湿,火暖,风动,空无碍,识了知,总兹六德,曰一法界。而六德所成差别之事物,历然不爽,曰多法界。此与法界缘起,名虽不同,而义无别也。其对于现相诸法,则以四种曼荼罗括之。
  曼荼罗即梵文Mandala的音译,就体则译曰坛城,曰道场。就意,翻曰轮圆具足,曰聚集,又曰无比味、无过上昧等。总之,以聚合如来内证真实功德于一处,以成就种种利他事业者,曰曼荼罗也。依《金刚顶经》说:
  一者,大曼荼罗,又称大智印。谓一一佛菩萨相好之身及其彩画形像,名大曼荼罗。以五大色成故,黄、白、赤、黑、青如次配地、水、火、风、空,此五遍一切处,故云大也。又以五相成本尊瑜伽,名大智印。
  二、三昧耶曼荼罗,又名三昧耶智印,即所持标帜、刀剑杵莲等或画作其形者也。三昧耶者平等之义,以五大普遍情与非情,平等成故。前大曼荼罗是有情,今刀剑等是非情,皆以五大平等而成,故名三昧耶。又以二手和合,成金刚缚印,名三昧耶智印。
  三、法曼荼罗,亦曰法智印,即真言种子字等。有轨则、轨持之义,故名法。以及契经文义,名法智印。
  四、羯磨曼荼罗,亦云羯磨智印。羯磨翻为作业,即诸佛菩萨随事业差别,而种种威仪动作各别故。若铸若刻等皆名羯磨智印。
  印者,决定不改之义,此就佛界一方面说,实则十法界众生之身皆名大曼荼罗,山河草木有形物质皆三昧耶曼荼罗。语言文字、一切声响皆法曼荼罗。一切动作行住坐卧,幡飘树摇都为羯磨曼荼罗。故此四种,即包罗一切法相,复各具四种,而其体则皆六大也。
  然万法之有体有相,必更有业用。业用为何耶?即身、口、意三密是也。身为诸法之本能,语为诸法之德号,意为诸法之真理。而言密者,以此法为如来自证之境,非凡夫能得其真,故谓之密。
  又佛证此三密平等互遍法界,我等亦本具法身三密,因无明障蔽而未显。故身结印契、口诵真言、意观种字三形等,则与如来三密无二分别,而满足方便也。 
  六大之体、四曼之相及三密之用的相互关系如下:
 第六章 发菩提心
  发心即要求解脱之出发点。唐密之发心与他宗不同:
  小乘人,消极之六识发心,故不必论。即大乘权教发心,皆以菩提为所求之体。而更有能求之心,为之对待。心与菩提,分能所,而为菩提之心,依主释也。若唐密发心,则是自心寻求本有之觉体,名曰菩提心,有财释也。一“之”字,一“即”字,意义悬殊。又唯识等,虽立八识。而发心求解脱时,但以六识相应慧心所,而发起求菩提之心。彼宗以为六识,强于分别。易起欣圣,厌凡之心。若八识,则属无覆无记,不能起欣厌,故不可发心。
  今唐密,则直以第八识发心。因显教发心,多是发起能求之心,故须分别欣厌,非六识不可。密教发心,是开发、显发、引发之义。以自心即菩提,今为开发引起,令其显明。故经阿阇梨灌顶之后,以三密加持力。直观八叶莲花,开九佛正觉之智。与华严不坏世间,成出世,劾发心即成佛,因果交澈者,相通也。
  又《大日经》有三句因。因金刚手问佛,得此一切智智,以何为因,以何为根,云何究竟。故佛答有三句。因、要、根、究竟三句配合“发心、修行、菩提、涅盘、方便”五转见下:
  《菩提心论》有胜义、行愿、三摩地三种菩提心。谓诸佛菩萨,以此三种为戒,无时暂忘也。三种菩提心今说明如下:
  一、胜义菩提心:即知生佛一如之超胜义也。
  二、行愿菩提心:起勇利悲心,令一切众生皆证此理。
  三、三摩地菩提心:自性清净心,即大圆镜智,两部不二之菩提心。
  《大疏》云:自心发菩提,即心具万行,见心正等觉,证心大涅盘。发起心方便,严净心佛图,三句五转,皆众生自心中,本具功德,次第出现。如莲子中么荷,在泥中时,虽待外缘,而正开时,悉是本具么荷也。



返回主页
返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