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四部阿含经为主综论原始佛教之我与无我

            杨郁文
       中华佛学学报第二期 1988.10 出版
    杨郁文谨记 (6/17/1987 初稿) (9/15/1994 修订)
    附注:本文业已修订, 与「中华佛学学报」第二期
       页1-63之内容稍有出入。
    【以四部阿含经主综论原始佛教之我与无我】
    本文大纲
    §0-0-0 导言
    §0-0-1 无我法是本末如来之所说
    §0-0-2 离常又离断之无我见可以简别异学
    §0-0-3 无我甚深难见又必须通达
    §0-0-4 「我」、「无我」多义又内容不一
    §0-0-5 本文缘起
    §1-0-0 无我对众生引起困扰
    §1-0-1 世俗生活里「无我」产生之困扰
    §1-0-2 宗教生活里「无我」引起之困扰
    §2-0-0 众生何疑V怖畏V不喜无我
    §2-0-1 无我甚深难见
    §2-0-2 众生积习我我所
    §3-0-0 世尊为何开示「无我法门」
    §3-0-1 令众生舍断我见之毒害
    §3-0-2 令众生得尽诸漏究竟涅盘
    §4-0-0 世尊开示无我法门之时代背景
    §5-0-0 我(AttanVattanVaham asmi)之追求
    §5-0-1 人(有情)为什麽会追求我
    §5-0-2 人(有情)为什麽要追求我
    §5-0-3 古印度探究我之经历
    §5-0-4 追求我之结果──「我」之定义
    §5-0-5 梵、汉我之字义及语源
    §6-0-0 从何、於何、因何见我、我所
    §6-0-1 从六识生我、我所见
    §6-0-2 於五阴见我、我
    §6-0-3 因无明触於阴V处V界见我、我所
    §7-0-0 种种「我」之同义语
    §8-0-0 计我之形式
    §8-0-1 对现在之我有何异计
    §8-0-2 於二或三世计我
    §8-0-3 於色、身、想、受起种种我见
    §8-0-4 即阴之其他我见
    §8-0-5 离阴之我见
    §8-0-6 俱生之我见、我慢、我欲、我使
    §8-0-7 计我「表解」
    §9-0-0 无我之观察
    §9-0-1 「离」阴、处、界观察无我
    §9-0-2 「即」阴、处、界观察无我
    §9-0-3 从阴、处、界之和合中或一一中观察无我
    §9-0-4 任何时、空、状态之阴、处、界都观察无我
    §9-0-5 由诸行缘起、生灭观察无我
    §9-0-6 由无常、非一观察无我
    §9-0-7 由苦观察无我
    §9-0-8 从非主 (不自在) 观察无我
    §9-0-9 观察无我与空
    §10-0-0 无我之范围
    §10-0-1 无我
    §10-0-2 非我所
    §10-0-3 无我、无我所;非我、非我所
    §10-0-4 无有我、我所见、我慢系著使
    §10-0-5 不是我、不异我、不相在
    §10-0-6 不见色⑤是我、色⑤异我、我中色⑤、色⑤中我
    §10-0-7 不观我有色⑤ ,不见色⑤中有我、我中有色⑤ ,
        不见色⑤是我所、我是色⑤[、不计色⑤为我]
    §10-0-8 不计我见色⑤、不计眼⑤我所、不计相属
    §10-0-9 无我处所及事都无所有
    §10-1-0 受非我、我非受、受法非我
    §10-1-1 不起尘、不炽然
    §10-1-2 排除其他种种我之邪见
    §10-1-3 断、知我见、我所见、我慢系著使
    §11-0-0 分别正见与邪见之无我
    §11-0-1 恶取无我
    §11-0-2 断见之无我
    §11-0-3 部分无我
    §11-0-4 正见之无我
        (甲) 离常、离断之无我见
        (乙) 一切法无我
        (丙) 证无我而不住著无我
    §12-0-0 释尊处处说无我亦有说我;异学多说有我亦有说无我
    §12-0-1 释尊说无我
    §12-0-2 释尊说我
    §12-0-3 异学说我
    §12-0-4 异学说无我
    §12-0-5 如实知有「我(`aham`)、己(attan)」与无「我(aham
         asmi;ayam aham asmi)、我(attan;Attan)」
    §12-0-6 无我而有作业受报
    §12-0-7 释尊有时不记说「有我 (atth'atta)」V「无我
         (n'atth'atta)」
    §13-0-0 无我行
    §13-0-1 日常生活上之无我行
    §13-0-2 专精禅思无我
    §13-0-3 由渐修除去「我见(attan;ayam aham asmi)」、
         「我所见(attaniya;idam me)」、「我慢使
         (`manausaya`)」
    §14-0-0 自证无我
    §14-0-1 一种子道、斯陀含、须陀洹所证无我
    §14-0-2 阿那含所证无我
    §14-0-3 阿罗汉所证无我
    §15-0-0 结言
    §0-0-0 【导 言】
    §0-0-1 无我法是本末如来之所说
      释尊在 `Uruvela` 村 `Neranjara` 河边菩提树下成佛
    不久,来到 `Baranasi` 城 仙人堕处 鹿野苑;对 陈如
    (`Kondanna`) 等五比丘初转法轮──於四圣谛三转十二行
    相──待五比丘都远尘离垢,得法眼净之後;随即开示无我
    相经 (Anatta-lakkhan-sutta)──「无我法门」。(注 1)
      释尊辞别 `Vesali` 城人民,城中人民害怕 如来灭度
    将在不久,世间当失光明。世尊以下述一段话安慰大众 「
    止!止!诸人勿怀愁忧,应坏之物欲使不坏者终无此理;吾
    先以有四事之教,由此得作证,亦复与四部之众说此四事之
    教。云何为四?一切行无常,是为一法;一切行苦,是为二
    法;一切行无我,是为三法;涅盘为灭尽,是为第四法。如
    是为不久如来当取灭度,汝等当知四法之本,普与一切众生
    而说其义。」(注 2)
      释尊在初转法轮之後,於五比丘根熟,能接受「增上法
    」时,立即开示「无我法门」;又,在灭度不久前,殷 教
    诫 当自知四法本,并且对其他一切众生演说四法本,解释
    其义。释尊说法四十五年中,曾经在 `Rajagaha` 城,见五
    通梵志各各无法避死,而对五百大比丘说 欲得免死,当思
    惟「一切法无我,一切行无常,一切行苦,灭尽为涅盘。─
    『四法本』」当求方便成此四法。(注 3)
      如是,「无常、苦、无我、涅盘」四法,佛法之根本,
    是如来自本 (初转法轮後) 至末 (般涅盘前) 所 (注 4) 说
    「四事之教」;可见「无我法门」是佛教的「重心」、佛法
    的「心要」。
    ───────────
    (注 1)南传巴利语《S.22,59经(`Saamyutta-nikaya` P.T.S.
       版第 22 相应第 59 经之省略,以下例同。) 》之经
       名为《`Panca vaggi`(五[人]成群[之比丘])》,《
       S.22,59经》相当於北传《杂.34经(杂阿含经大正新修
       大藏经编号第 34 经之省略,以下例同。)》,「录偈
       」作 『五』;南传《律藏第一大 度 初诵品38~
       47节》V i. pp.13~14;《本生经近因缘谭》J i.
       pp.81~82命名为《无我相经》。
    (注 2) 增.42-3经,大2-749上(增一阿含经第42品第3经,大
       正新修大藏经第2册749页上栏之省略,以下例同。)。
    (注 3) 增.31-4经,大.2-668下。
    (注 4) 「四法本、四事之」在增.26-9经作 「四法本末如
       来之所说(见大.2-640中)。
    §0-0-2离常又离断之 无我见 可以简别异学
      如「(邪)见相应」之《杂.154经》所说 「无父、无母
    、无众生」,是外道「恶取空之无我见」;如「
    Ditthi-samyutta (见相应)」之《S.24,4经》所说 √“
    No c'assam, no ca me siya;na bhavissami, na me
    bhavissati ti. (不可能有我,亦不可能有我所;当来无我
    ,当来无我所。)"是异学之「断见之无我见」。
      如是,「无我说」并不是佛教专有;泛说「无我」不能
    简别佛教与异学。唯有身、心教是「离常又离断之无我见」
    才能监别印证佛法之无我。
    §0-0-3 无我甚深难见又必须通达
      释尊在《杂.293经》说;「此甚深处,所谓缘起;倍复
    甚深难见,所谓一切取离、爱尽、无欲、涅盘。」最主要之
    「取」当推「`attavadupadana` (我语取) 及 Kamupadana
    (欲取)」(注 1);「涅盘」必须心住无我想,心离我慢才能
    顺得(注 2)。如是,无我甚深难见,而且为了灭尽贪、瞠、
    痴、一切烦恼,证涅盘(注 3)又必须通达「无我法」。如来
    圣弟子,不论声闻乘或是菩萨乘(注 4)求「深观V广行(注 5)
    」亦须要深入「无我法」。
    §0-0-4 「我」、「无我」多义又内容不一
      `Pali` (圣典) 语之第一人称  单数代名词``ahan`
    (我)';常识的分别我见`ayam aham asmi (这是我)';
    哲学的V宗教的分别我见`attanVAttan (我体V神我);
    俱生的我见`Asmi(我有)/Aham asmi(我是)/`ahamara`(我
    见)';俱生的我慢``Asmimana`(我慢)/`Asmiti mana`(
    『我』云云之思)'等等不同的原文同样汉译「为我」。
    ───────────
    (注 1) 分别论(Vibh.)p.5;清净道论(Vism.)p.569。
    (注 2) 杂.270经大.2-上。
    (注 3) 杂.490经大.2-126中。
    (注 4) 《金刚般若波罗蜜经》:「若菩萨通达无我法者,
       如来说名真是菩萨。」(见大.8-751中)。又,阿含
       经中佛陀之先行谓「菩萨」故,「菩萨乘」在阿含
       经里称「佛乘」。(参阅大.2-792中。)
    (注 5) 「深观√广行」,符号「√」代表「非排取『或』
       (non-exclusive` or')」,「广义『或』」;所
       以「深观√广行」指 是深观,或是广行,或是深
       观与广行。以下例同。
      圣典语attan:⑴作名词用时,有我、我体、神我.....
    等歧义 (ambiguity);⑵作代名词用,为三种人称单√复数
    反身代名词义为「人人自己」。因此,无论阅读圣典语原文
    或是研究汉译经典,必须时常分别我√attan√aham√asmi等
    之正确字义。
      「我见√我执」之内容有多样性 即蕴、处、界见我√
    离蕴、处、界见我;即一蕴、处、界见我√即多蕴、处、界
    见我;蕴、处、界与我相属√蕴、处界与我相在。......
    无我√非我「所否定之我」同具多样性;而且,圣人随顺世
    俗名言容许第一人称代名词之``aham`(我)'、三种人称反
    身代名词`attan (人人自己)'等;如是,必须很仔细地思
    惟并抉择经中实说抑权说我、无我之正义。
    §0-0-5 本文缘起
      如上述,「无我法门」是佛教的重心,佛法的心要;但
    是,「离常又离断的无我法」甚深难见,不易通达。加上,
    我、无我多义,只从汉译经典我,无我字面上望文生义,很
    可能产生误解;不能如实知第一义谛之「无我」,不能如实
    观察空相应缘起随顺的「我」,亦不能善解世间名字平等假
    名说「我」。甚至,和异学同流,落入「恶取无我」;或是
    漏习增上,直取「真我」与外道合污。
      笔者发心研究汉译《四部阿含经》中「我、无我」之法
    说、义说,遭遇到许多困难;有幸请到 P.T.S. 版 `pali`(
    巴利 / 圣典)语《五部尼柯耶(`Panca nikaya`)》,大部分
    的疑问终於得到解答。些许心得披露於此,祈求十方大德斧
    政!
    §1-0-0 【无我对众生引起困扰】
      一位主张「无我」之人说 『我是无我!』这句话从中
    文字面看来,无疑地是「自语相违 (svavaccana-viruddha)
    」;既然是「无我」?这是怎样的「我」或是那一个「我」
    在√能主张「无我」?这只是语意学 (semantics) 上遭遇
    到之困难,如果从世俗生活面以及宗教生活上来看,产生更
    严重之疑难。
    § 1-0-1 世俗生活里「无我」产生之困扰
      (甲)就个人生活而言─ ⑴违反常识 人人从懂事以来
    ,除了在熟睡、昏迷之外,有意、无意之间都意识到「我」
    (注 1)在活动。⑵违反经验 常态的人都具
    ───────────
    (注 1) 参阅 Lotz Johannes <西洋哲学辞典>国立编译馆
       印行 p.132;「自我开始表现於未发展之自我意识
       中,这种自我意识伴随著展向其他对象的活动,或
       存於我们精神直接指向外物的视线中 (伴随的或直
       接的自我意识 Acorgpanying or Direct Ego
       consciousness)....反省的活动发生在直接的自我
       意识之後,转而回到起初只是同时被注意到的自我
       上,而使自我意识到自我本身 (继起的或反省的自
       我意识 Subsequent or Reflex Ego consciousness)
       。直接的自我意识是无意(非刻意)之间意识到我;
       反省的自我意识是有意(刻意)意识到我。
      有见物、闻声、知冷暖、分别是非、觉苦乐等等经验;
    如果「无我」,那麽到底谁在见闻觉知?⑶违反意志 如果
    「无我」,谁在立志改恶迁善?谁发弘愿庄严佛土成熟众生
    ?
      (乙)就自他交往而言─「无我」带来莫大的困难。人与
    人之间沟通信息,言语、文章之辞句里参入许多你、我、他
    等人称代名词。以巴利语第一人称单数代名词为例。包括主
    格``aham`(我) ',受格``mam/manam`(对我)',具格`
    maya/me(和我)',从格``maya`/me(从我)',为格√所有
    格`mama/`mayham/mamam/maham`/me (为我√我的),处格
    `mayi (於我) 等等;'有这些代名词,言语交谈书信往来
    能传达完全的消息、完整的意思,乃属不可思议。
      巴利语动词语尾依人称、数、态、法、时之别而变化;
    如单数、能动态、直说法、现在时动词之语尾,以`-mi/
    -si/ -ti'表示动作的主体属「我/ 你/ 他」。如果没这些
    动词语尾之辨别,资讯上一切行动之「主体」不能认识,怎
    能作有效的沟通。
      (丙)就伦理道德而言─如果没有「我」作为行为之「主
    体」则评估行为之是非、善恶并无意义;如果没有「我所」
    ,则一切伦常架空、德业乌有。
    §1-0-2 宗教生活里「无我」引起之困扰
      (甲)异学以有「我」确立并解释生死轮回;因「我」修
    行体验「我」与「梵」合一,为解脱的完成。如《杂.153经
    》 「我、彼(梵)一切不二不异,不灭。」佛教高扬「无我
    」,对异学构成极大之疑惑 「无我」则谁是轮回之主体?
    谁是解脱之体验者?谁是由结缚到解脱之连系者?
      释尊在世时,`Vesali Saccaka`尼 子 (善解诸论,妙
    智入微,为众说法超诸论师) ,闻世尊教诸弟子 「当於五
    阴勤方便观无我!」心不喜,向马胜(Assaji)比丘说 「汝
    必误听,沙门瞿昙终不作是说;若沙门瞿昙作是说者,则是
    邪见。我当诣彼,难诘令止!」(注 1) 聪明如 Saccaka 尚
    不能立即信受「无我法」,何况一般异学。难怪当时异学人
    士怀疑无我√误认为无我是邪见。
      (乙)教内凡夫亦有相同之反应 ⑴不知而怀疑无我─如
    《杂.58经》 「有异比丘钝根无知,在无明□起恶邪见,
    而作是念 若无我者,作无我业於未来世谁当受报?」(注 2)
    又,如《中.62经》 「若无我,谁活?谁受苦、乐?」
    (注 3) ⑵不知而怖畏无我─如《杂.64经》 「愚痴凡夫、
    无闻众生於无畏处而生恐畏;愚痴凡夫、无闻众生怖畏无我
    无我所、二俱非当生。」(注 4)又,如《中.200
    ───────────
    (注 1) 见杂.110经,大.2-35中。
    (注 2)大.2-15上。
    (注 3) 大.1-498中。
    (注 4) 大.2-16下。
    经》 「『彼或昔时无,设有我不得。』彼如是见,如是说
    ;忧戚烦劳,啼哭椎胸而发狂痴。比丘!如是因内有恐怖也
    。.....彼 (闻)『或如来或如来弟子灭一切自身故说法,舍
    离一切漏、一切我我所作 (`ahamkara mamamkara`[我我所
    见]),灭慢使 (mananusaya[我慢随眠])。』故说法时;
    忧戚烦劳.....比丘!如是因外有恐怖也。」(注 1) ⑶已知
    无我;不喜无我─如《杂.262经》 「Channa(长老)语诸比
    丘言:『我已知色无常,受、想、行、识无常,一切行无常
    ;一切法无我;涅盘寂灭。』 Channa 复言:『然,我不喜
    闻一切诸行空寂、不可得、爱尽、离欲、涅盘。』」(注 2)
    
    §2-0-0【众生为何疑√怖畏√不喜无我】
    §2-0-1 无我甚深难见
      《杂.105经》记载 名叫仙尼(Seniya)之外道出家人,
    听释尊说 「不见现在世真实是我,命终之後亦不见我;是
    则如来、应、等正觉说,现法爱断、离欲、灭尽、涅盘。」
    之後,向佛陀表明 闻世尊所说「无我」,反而更增加疑惑
    。佛告仙尼 「正应增疑,所以者何?此(无我)甚深处、难
    见、难知、应须甚深照、微妙至到、聪慧所了;凡(俗)众生
    类未能辩知。所以者何?众生长夜异见、异忍、异求、异欲
    故。」(注 3)
      异见之「异」,巴利语作 `anna`属形容词,指「别的
    、不同的」;以佛教的立场来说,外道不同於佛教的见解、
    信忍、追求就称为异见、异忍、异求、 (并不是一切外道的
    见解、信忍、追求、学习、属於异见....异学;外道的某些
    见解与宗教行为,也有部分正确的、合理的) 。至於如《梵
    动经》所说 「诸有沙门、婆罗门於本劫本见、末劫末见无
    数种种随意所说,尽入此六十二见中;於本劫本见、末劫末
    见无数种种随意所说,於六十二见中齐此不过。唯如来知此
    见处亦复如是。诸有沙门、婆罗门於本劫本见生常论,说 
    我、世间是常;彼沙门、婆罗门於此生智,谓 异信、异欲
    、异闻、异缘、异觉、异见、异定、异忍因此生智。」(注 4)
    「梵动」又名见动√魔动(注 5),表示这些见解是邪见,能
    杀人慧命;《杂阿含经》把它类集为「(邪)见相应」,请参
    阅<本文 §3-0-1节>。
    §2-0-2 众生积习我、我所所
      相应部 S 6,1.《Ayacana(劝请)经》记载世尊在 nigrodha
    树(後人改称 「菩提[bodhi]」树 )下成正觉时,心念 
    依我所证得之法,甚深、难见、难悟
    ───────────
    (注 1) 大.1-765上。
    (注 2) 大.2-66中。
    (注 3) 大.2-32上。
    (注 4) 大.1-93下。
    (注 5) 大.1-94上。
    ,寂静、微妙、超越(凡夫)思念之领域,深妙而唯贤者能知
    !又,人人乐阿赖耶(`alayarama`)、爱阿赖耶(`alayarata`)
    、喜阿赖耶 (注 1)(`alayasamudita`),爱、乐、喜好阿赖
    耶之人,难见「缘起」,亦难见「一切取离、渴爱尽、离欲
    、寂灭、涅盘(体证无我、无我所)」之处 (`thana` 道理、
    事实)。(注 2) 
      「无我」甚深、难见、难知、难悟,应须甚深照,微妙
    至到,聪慧才能了悟;众生长时流转,生死轮回,异见、异
    忍、异求、异学熏习。「长夜於此(五阴)保惜系我,若得、
    若取,言:是我、我所、相在;是故,愚痴无闻凡夫不能於
    彼(五受阴)生厌、离欲、背舍。」(注 3)因此,钝根者闻「
    无我」而起疑、怖畏、忧戚、烦劳,甚至发狂痴;利根者虽
    然能知一切法无我,而心不喜。追究根柢,众生无明所盖√
    爱系其首,长道驱驰生死轮回,熏习「我、我所」(注 4),
    於「我慢、我欲、我使、未知、未离、未吐(注 5)。因此,
    众生疑、畏、厌「无我」。
    §3-0-0【世尊为何开示「无我法门」】
    §3-0-1 令众生 舍断我见之毒害
      《杂阿含经》「(邪)见相应」─《杂.133~171经》 
    《相应部经典》「Dit=thi-sautta([邪]见相应)」─
    《 S.24,1~196经》指出 因为众生於五阴见「我」,所以
    ⑴令众生无明所盖、爱系其首,长道驱驰生死轮回、生死流
    转、不知本际。於佛、法、僧不能净信,於苦、集、灭、道
    四圣谛狐疑。→见《杂.133~138经》;⑵若未起忧、悲、
    恼、苦令起,已起忧、悲、恼、苦重令增广。→见《杂.139
    ~141经》;⑶未起我、我所、我慢系著使令起,已起我、
    我所、我慢系著使重令增广。→见《杂.142~144经》;⑷
    起有漏障碍、三受、三苦、令世间八法转,起九慢。→见《
    杂.145~151经》;⑸我、世间常见,梵我一如见。→见《
    杂.152~153经》;⑹恶取空者。→见《杂.154,161经》;
    ⑺宿命论者、无力用论者。→见《杂.155经》;⑻断灭论者
    。→见《杂.156,171经》; ⑼无因无缘论者。→见《杂.157
    ~159经》;⑽无罪福报、非业说者。→见《杂.162经》;
    (11)生死定量、轮回净化说者。→见《杂.163经》;(12)戏
    论者。见→《杂.164,168,169经》;(13)梵见者。→见《杂
    .165经》;(14)种种有情见。→见
    ───────────
    (注 1) `alaya`(所执处,依恋之对象);《A.4,128》A ii
       p.131:alayarama....manarama....
       anupasamarama....(乐阿赖耶...乐我慢...乐非寂
       静...)」可见阿赖耶是我慢同类。
    (注 2) S.6,1经,S i. p.136。
    
    (注 3) 杂.289经,大.2-81下。
    (注 4) 杂.133经,大 .2-41下。
    (注 5) 杂.103经,大.2-30上。
      《杂.166,167经》;(15)末劫末见之现在生涅盘论者。
    →见《杂.170经》等。
      以上种种邪见、边见、戏论皆由「我见√我慢系著使」
    生起√增广;起惑、造业、受苦三法次第恶性循环。如「无
    始相应《杂.937~955经》」所示 众生无始 (anamatagga
    不能思量其始) 生死以来,长夜在五道轮回。因此,过去生
    死之数无量;如果不断、知(注 1)我见、我慢系著使,可以
    预记 未来生死之数「无量」。如是,须要「住无我想,心
    离我慢,顺得涅盘。」如果「非无间等(注 2)故,慢(注 3)
    则不断;慢不断故,舍此阴已,与(异)阴相续生。」(注 4)
    「可见、我见、我所见、我慢(系著)使」为害之深广与远续
    。要舍断此等毒害,唯有闻、思、修、证无我法!
    §3-0-2令众生得尽诸漏 究竟涅盘
      《杂.110经》记载 Saccaka尼 子请教释尊「云何为
    弟子说法令离疑惑?」佛答 「我为诸弟子说 诸所有色─
    ─若过去、若未来、若现在,若 、若细,若好、若丑,若
    远、若近──彼一切如实观察非我、不异我、不相在;受、
    想、行、识亦复如是。彼学必见迹不断坏,堪任成就厌离知
    、见,守甘露门;虽非一切悉得究竟,具向涅盘。如是,弟
    子从我教法得离疑惑。」Saccaka 复问 「云何教诸弟子,
    於佛法得尽诸漏,无漏心解脱、慧解脱,现法自知作证 我
    生已尽,梵行已立,所作已作,自知不受後有?」佛答 「
    正以此法,诸所有色......彼一切如实知非我、非异我、不
    相在;受、想、行、识亦复如是。彼於尔时成就智无上、解
    脱无上、解脱知见无上;成就三种无上已,於大师所恭敬、
    尊重、供养如佛、世尊觉一切法,即以此法调伏弟子,令得
    无畏、调伏、寂静、究竟涅盘;世尊为涅盘故,为弟子说法
    。」(注 5)
      从上面经文可以明白地看出 释尊欲令众生得法眼,离
    疑惑,乃至究竟涅盘故,为弟子说法;世尊说法;以「一切
    法无我」为「法本」。因此,先教诸弟子於一切五阴「如实
    观察无我」;如此可以「离疑惑」,成为「须陀洹(sot=
    `apanna` 入流者)」断身见、戒取、疑结;虽不能究竟解脱
    ,已具「向涅盘」──转向涅盘√导向涅盘。如果,能於一
    切五阴「如实知无我」,则可成就智、解
    ───────────
    (注 1) 「断、知相应」=《杂.130~132经172~178经》为
       知五受阴是无常、苦、无我(法),为断、知、尽、
       吐、止、舍、灭、没五受阴之受 (=常、乐、我之
       漏、取),当亲近大师......修三十七道品等。
    (注 2) 非无间等 (anabhisamaya 不现观)。
    (注 3) 「慢」指「我慢(`asmimana`)」、「我慢系著使
       (`manausaya`)」。
    (注 4) 杂.105经,大.2-32中;《杂.334经》大.2-92下。
    (注 5) 大.2-36下。
    脱、解脱知见三种无上,得「究竟涅盘」,则成为阿罗汉、
    辟支佛、阿耨多罗三藐三佛陀。
      「涅盘」在《阿含经》里,指贪欲永尽、瞠恚永尽、愚
    痴永尽,一切诸烦恼永尽。(注 1)见法涅盘者,如漏尽阿罗
    汉 所作已办,舍於重担,尽生死原本,平等解脱;如是自
    得法饶益、义饶益、梵行饶益。不只如此,漏尽阿罗汉「至
    於涅盘不著涅盘、不起涅盘之想;所以然者,皆由坏 、怒
    、痴之所致也。」(注 2)因此,所有的「现法涅盘之阿罗汉
    」是「护阿罗汉」忧人而度脱天下(注 3)。
      当代佛学导师─印顺法师─对这层意义有很深刻的发挥
     「佛说无我有两方面 ⑴众生执我,所以自私;无我是化
    私为公(利他为前提)的道德根本要则。⑵众生执我、我所见
    ,所以惑於真理、流转生死;得无我见就可以打破惑、业缠
    缚而得解脱。所以,无我又是离系得解(自利为归宿)的根本
    原则。」(注 4)这段话,把世尊为何开示「无我法门」,彰
    显无遗。
    §4-0-0【世尊开示无我法门之时代背景】
      印度哲学√宗教思想,肇始於闻名的天启(`sruti`)灵
    感之Rg-veda(梨俱吠陀 / 赞歌)──推定成立於西元前二十
    或十五世纪──经过无数哲人心力的累积,发展成四吠陀之
    `Samhita`(本集)、`Brahmana`(祭仪书)、`Aranyaka`(森林
    书)、Upaniasd (奥义书);至西元前六世纪,奥义书已集合
    成 大又复杂的思想。
      虽然奥义书新旧思想杂陈,仍有贯穿全体之根本思想 
    探究万有之根本原理,brahman(梵)为大宇宙之本体;探究
    个人之原理,atman(我)为个人之本质,而且,梵、我一体
    ,梵我一如(`Brahma-atma-aikya`)。根据此原理,万物遵
    循一定的顺序发生,人类随业轮回反覆流转;通过苦行、禅
    定,透彻地认识「梵我一如」之真理,能解脱轮回的生涯,
    住在常住不灭的梵界(brahma-loka)为人生之最高目的。(注 5)
    以上所说为正统的婆罗门教思想,长久以来独占印度的思想
    界及宗教界;发展成印度独特的「四姓(`catur-varna`)」
    社会阶级制度,左右种族、宗教、职业、生活等一切日常活
    动。
      当时,⑴婆罗门至上及祭祀万能带来`brahma(司祭者)
    权力过分膨胀,遂使司祭者日益腐化,骄奢淫逸;⑵雅利安
    (Aryan)人向东移民,开发恒河中游
    ───────────
    (注 1) 杂.490经,大.2-126中。
    (注 2) 增.44-6经,大.2-766中。
    (注 3) 佛开解梵志阿□经,大1-263上。「忧人而度脱天下
       」即指发大悲心,愿灭度天下一切众生!又,灭阿
       罗汉指临命终时刚巧证般涅盘者,往往被误会为一
       证涅盘,立即入灭。
    (注 4) 印顺著 妙云集<性空学探源> p.111。
    (注 5) 中村元著 <佛教语大辞典> p.77。
    地域,都市发展,商业繁荣,大小王国、城邦形成;⑶随著
    王族(`Ksatriya`)以及代表庶民(`vaisya`)的资产阶级抬头
    ;(注 4) ⑷奥义书之自由思想等等带来社会结构的变化 ,
    促成自由革新思想。因此,思想界有⑴正统婆罗门的潮流,
    ⑵有神的潮流─信`Visnu`神、信`Siva`神等;⑶哲学的潮
    流──数论派(Sahya)、瑜伽派(orga)、胜论派(Vaisesika)
    、尼夜耶派(Nyaya)等;⑷反吠陀的潮流──佛教以及六师
    (包含 唯物论者、不可知论者、无因论者、无道德论者、
    苦行离系论者等)。(注 2)
      释尊在世时,宗教及哲学思想之复杂,学派纷立,异说
    横行;《增一阿含经》记载佛教之外有「九十六种(外)道」
    (注 3)。《沙门果经》记载(外道)六师及其思想(注 4);《
    梵动经》记述外道随意所说以「六十二见」网罗(注 5);《
    杂.133~171经,S.24,1~96经》详细叙述外道种种邪见,
    如<本文§3-0-1节>所示。
      释尊把当时学界教师简约成三种师,如《杂.105经》:
    「仙尼!当知有三种师;何等为三?有一师见现在世真实是
    我如所知说,而无能知命终後事,是名第一师出於世间。复
    次,仙尼!有一师见现在世真实是我,命终之後亦见是我如
    所知说。复次,仙尼!有一师不见现在世真实是我,亦复不
    见命终之後真实是我。仙尼!其第一师见现在世真实是我如
    所知说者,名断见;彼第二师见今世、後世真实是我如所知
    说者,则是常见;彼第三师不见现在世真实是我,命终之後
    亦不见我,是则如来、应、等正觉说现法爱断、离欲、灭尽
    、涅盘。」(注 6)「常见」√「断见」都是「边见」、「邪
    见」;「断灭见」中包含《杂.154,161经》之恶取空者及《
    杂.156,171经》之断灭论者。「常见」者增益执有「真我
    (attan)」,「断见」者损减执无「俗我(aham)」; 两「边
    见(极端之见解)」都不符真实。因此,如来作师子吼,处中
    (立足於中道)说「离常又离断之无我」(注 7)、「随顺世俗
    假名说我」(注 8)、「无常之我,非恒、非安隐、变易之我
    」。(注 9)
    ───────────
    (注 1) 参阅释达和译冢本等三人编 <印度佛教史概说>
       pp.9~13。
    (注 2) 高观庐译 高楠顺次郎木村泰贤共著<印度哲学宗教
       史>pp.300~394。
    (注 3) 大.2-651下。
    (注 4) 大.1-108上~109上;D ii. pp.52~59。
    (注 5) 大.1-89下~94上;D i. pp.12~46。
    (注 6) 杂.105,大.2-32上。
    (注 7) 参阅<本文§11-0-4节(甲)>。
    (注 8) 参阅<本文§12-0-2节(甲)>。
    (注 9) 参阅<本文§12-0-2节(丙)>。
    §5-0-0【我(Attan√attan√aham√asmi)之追求】
      汉译《经、律、论》里所呈现之「我」有种种不同的「
    我」─俱生的√分别的我,常识的√哲学的√宗教的我,真
    我√神我,人称代名词之我√反身代名词之我√圣人随顺世
    俗假名我、己等等;一般读者很难一一分辨。因此,对藏经
    之阅读构成极大的困扰;需借助原典相当经文来抉择译文中
    「我、我所」的本义。但是尚有困难之处,如巴利文之⑴`
    aham'在这段经文是指「人称代名词之我」?或者是指「常
    识之我」?或者是指「俱生我执之我」?或者是指「圣人随
    顺世俗所说之我」? ⑵`attan'是指「离蕴之神我」?或
    者是指「即蕴之人我」?或者是指「凡夫反身自称之人人自
    己」?或是指「圣人随顺世俗名言之人人自己」?等等疑问
    须要明辨而难以裁决!笔者监及此,有关「我」之种种问题
    ,分几个章节说明,希望对研究佛学与印度学之有心者有所
    裨助!
    §5-0-1人(有情)什麽 会追求我
      人类(包括有情)长时流转轮回,熏习我、我所、我慢;
    习气延续,而有「俱生之我见、我所见、我慢使」。生後自
    己六内外入触处分别我、我所,从他学习分别我、我所;日
    日加深了「分别之我见、我所见」。「俱生之我见、我所见
    、我慢使」导引下,加上现前「分别之我、我所见」反覆地
    现行、熏习,加强未来的「我之追求(``Asmi`'ti chanda
    ;``Asmi ti mana`)如《杂.133经》所示:「色有故,色
    事起、色系著、色见我,令诸众生无明所盖、爱系其首,长
    道驱驰生死轮回、生死流转。受、想、行、识亦复如是(注 1)
    (色等五蕴等於六六处)《杂.142经》说明我见无明、我执爱
    系带来;「未起我、我所、我慢系著使起;已起我、我所、
    我慢系著使重令增广。」(注 2)
      长阿含《梵动经》明示 「或有沙门、婆罗门种种方便
    入定意三昧,以三昧心忆二十、四十、八十成劫败劫;彼作
    是言 『我及世间是常,......我自然有,无能造我者....
    ..於中自在,最为尊贵,能为变化,...』.....或有沙门、
    婆罗门有捷疾相智善能观察,以捷疾相智方便观察,谓为审
    谛;以己所见,以己辩才作是说,言:『我及世间是常。』
    」(注 3) (我及世间是常。」等於「我及我所见」) 如是,
    有「以三昧心忆劫乃至八十成劫败劫」者,或是有「捷疾相
    智善能观察」者,瑜伽冥想之过程中会有如此机缘「追求长
    时大劫之常√我」。
    ───────────
    (注 1) 大.2-41下。
    (注 2) 大.2-43上。
    (注 3) 大.1-90上,中。
    §5-0-2 人(有情)为什麽要追求我
    (甲)【凡夫求安心】
      相应部《劝请经》指出人人乐阿赖耶、爱阿赖耶、喜阿
    赖耶;所以在五阴寻找阿赖耶以支持我√我所√我慢√五阴
    全部我√我所不可得时,展转计一阴为我,余阴为我所;如
    是,不可得时,只好离阴计我。种种心行只是为了安心;若
    是无我、无我所、何以安身立命!因此,众生一直围绕著我
    、我所长夜打转。如《杂.57 经》所示:「愚痴无闻凡夫於
    色见是我,若见我者是名为『行』......如是观者而见色是
    我;不见色是我,而见色是我所;不见色是我所,而见色在
    我;不见色在我,而见我在色;不见我在色,而见受是我;
    不见受是我,而见受是我所;不见受是我所,而见受在我;
    不见受在我,而见我在受;不见我在受,而见想是我;不见
    想是我,而见想是我所;不见想是我所,而见想在我;不见
    想在我,而见我在想;不见我在想,而见行是我;不见行是
    我,而见行是我所;不见行是我所,而见行在我;不见行在
    我,而见我在行;不见我在行,而见识是我;不见识是我,
    而见识是我所;不见识是我所,而见识在我;不见识在我,
    而见我在识,不见我在识,复作断见坏有见(注 1);不作断
    见坏有见,而不离我慢;不离我慢者,而复见我。见我者即
    是『行』......」(注 2)如是,众生无明、爱起行,由行→
    见色是我→......→我慢→行→......周而复始,如环之无
    始无终;展转计我、不离我慢以安心,反而长道驱驰生死,
    不得解脱生、老、病、死、忧、恼、苦!
    (乙) 异学求解脱
      如<本文§4-0-0节>第二段所述,婆罗门徒 (`brahmana`
    梵志) 守禁戒、修禅定、体验「梵我一如」之幻想,以为解
    脱生死,成就常住不灭。如《杂.153经》所示:「令众生作
    如是见、如是说 我、彼(梵)一切不二、不异,[常住]不灭
    。」(注 3)
    (丙) 佛教求漏尽(涅盘)
      南传《律藏、大品、第一犍度之十四》记载 一时,世
    尊在 `Baranasi` 城向 `Uruvela` 村前进,途中於道旁密
    林树下燕坐。尔时,有三十人成群(时常在一起)的贤士携妻
    同游密林;其中一人未娶,邀妓为伴行。彼等放逸游玩;是
    时,妓女偷取财物逃逸。发现失窃之後,请求其他五十八人
    寻找妓女;彼等诸人徘徊密林寻觅。世尊见此发言 「诸
    位!汝等於意云何?汝等现在寻觅其女或当找
    ───────────
    (注 1) 「有见」等於「常见」;参阅§8-0-2节之1。
    (注 2) 大.2-14上、中。
    (注 3) 大.2-43下。
      寻汝等自己(`attanam gaveseyyatha`),汝等以何为胜
    ?」众答 「我等以现在愿找寻己为胜!(世尊) 「然者,
    汝等且坐;我为汝等说法!」(注 1)世尊亦於《善法经》开
    示成就「知己 (`attannu`)」等七法者便於贤圣得欢喜乐,
    正趣漏尽。「比丘自知(`attanam janati`) 我有汝所信、
    戒、闻、施、慧、辩、阿含及所得;是谓比丘为知己也。」
    (注 2)如是释尊一再开示要觅己、知己以正趣漏尽涅盘 )。
    应注意者世尊所言寻觅自己、知己,经、律都以`attan'
    说出;显然,这种`attan'佛陀并不把它归属於「无我」
    所要断、知的「我」的范围里。参阅<本文§12-0-2节之(
    戊 )段>。
    §5-0-3 古印度探究我之经历 (以略表提示)
      Veda(吠陀/ 明经)─神话的叙述--生主(`Prajapati`)
               生殖万物。
      `Brahmana`(梵书)─神学的解说--梵(Brahman)为世界
               之根源、创造之原理。
      `Upanisad`(奥义书)─哲学的观察--我(atman)为个人的
                      「实体」;
                      梵(brahman)为宇宙
                      的「本元」。(注 3)
      到了<奥义书>时代,乃继承<梵书>既有之思想,进而确
    立「梵我一如」的观念──个人主体之「我」与宇宙本元之
    「梵」在质上是「同一」。
      内省探究「我」之中,有二家最负盛名 「我之五藏说
    」与「我之四位说」。(注 4)
      (甲) ;由「体」的方面求自我之主
    体;亦可以说,从组织的解剖方式进行探讨。由粗至细,「
    真性实我」被四种我所包藏,如下:
      1.食味所成我 2.生气所成我
       (`annarasamayatman`) (pramayatman)
      3.意所成我 4.认识所成我
       (manomayatman) (vijnamayatman)
      5.妙乐所成我
       (anandamayatman)
      ⑴从身体与外界对比观察中,「以肉体为我」是生物学
    的、本能的知觉;⑵从他人生、死之间对比观察,有、无呼
    吸运动,生气(`prana`)有否进入身体,区分生、死,「以
    生气为我」是生理学的、常识的认知;⑶从熟睡与觉醒相对
    地反省观察意识活动,「以意识为我」是心理学的、常识的
    分别;⑷从情意的与理智的精神活动对比观察,「以 (具理
    智的) 认识为我」乃属理智的表现;⑸现实的身心苦与理想
    的绝对乐对比考察,「以 (自在) 妙乐为我」属感性的、理
    ───────────
    (注 1) Vinaya i. p.23。
    (注 2) 中.1经,大.1-421中;A.7,64经,Aiv. p.114。
    (注 3) 为原理之`brahman`於後位格化(personalized)
       成 Brahman (梵天)。
    (注 4) <印度哲学宗教史> pp.250~252。
    想的追求。合乎缘起的肉体√呼吸√情意√理智在凡人祗是
    相对的自主、自在,并不能符合「我」之定义 (见<本文
    §5-0-4节>) 。但是,凡夫一定要有「我」,有个「绝对自
    主自在、妙乐之真我」才得以安心;此「真我」在现实的世
    界求不得,就把它寄托到他方或未来理想的世界,求「梵我
    合一」。如是,自以为必定与所想像之「梵」一样,经验「
    妙乐所成我」。
    (乙) <`Brhadaranyaka` 奥义书> 将精神状态分为四位观察
    心理「自在作用」,以断定自我本质。从内心活动受外在限
    制的程度上,分为四位 
    1.醒位(`buddhanta`) 2.梦位(`svapnanta`)
    3.熟眠位(`samprasada`) 4.死位(`mrta`)
      在觉醒状态,六识依六根缘六境,心对种种剌激
    (stimulations)都起反应(responses),此时,心处於最不
    自在。睡梦者五官接受剌激,甚少反应;但是过去六识的经
    验,浮现成梦,仍能使身、心不得自在。熟眠位虽然意识静
    止,对一般六内外入处之剌激无反应,但超过一定程度的剌
    激仍然生起反应而觉醒;受剌激被动地觉醒,亦示心不自在
    死位如死者。对任何剌激必定不起心识的反应,好像心得大
    自在。然,仔细思考,心如铁石无精神活动,可有妙乐自在
    的感觉?无妙乐自在的感觉,不就是「无我」?死位如何证
    明为「我」?
    §5-0-4追求我之结果─我之定义
    (甲)【异学之「我」的定义】
      如<本文§5-0-1 节第二段>所述,沙门、婆罗门以⑴三
    昧心回忆非常长时的过去到现在,⑵捷疾相智方便观察,认
    为有「我」;「我」的本质、本性如是 
    1.主宰────<`Isa upanisad`> 「它(梵)是主宰
           (`paribhu`)。」
    2.常住、恒有─<`Kathaka u`> 「太古之主是常住(nitya)
           、恒有(sasvata)
    3.独一、自存─<`Chanorgya u`> 「在太初时,只有『有
           (Sat)』唯一无二。」
           <`Isa u`> 「它(梵)是自存(`svayambhu`)。」
    (乙)【佛教之「我」的定义】
      释尊否定异学所立论之「我」,可是保留异学所给予「
    我之定义」;针对异学定义之内容,依理,据事辩驳。立、
    敌双方对宗、因、喻必须无歧义;所以,佛教援用异学之定
    义给「我」定义如是 
    1.主、自在──《杂.110经》 「凡是主者悉得自在;五阴
     是我,得随意自在令彼如是不令如是!」
    2.常──《别译杂阿含330经》 「色(等五阴)是无常,无
        常故即无我。」(注 1)反过来说 常即是我。
    3.独一、自有─《长.15阿□夷经》 「彼众生作是念 我今
           是大梵王,忽然而(自)有,无作我者,....
           我先至此,独一、无侣......」(注 2)
    §5-0-5 梵、汉我之字义及语源
      由语(字)源学了解言语来源、构成、发达、变化,字体
    结构、用字情况(所谓六书),把握施设「语(字)」之完整概
    念,是极具意义。
    (甲)【``atman`(我)'之语源】
      <印度哲学宗教史> 「所谓atman之字义观之,虽为「
    自我」之意,但其语源学者间之意见颇不一样。拜特林古
    (`Bohtlingk`) 氏及罗特 (Roth) 氏之意归於√an (息 to
    breathe) 之语根;韦柏 (Weber) 氏谓归於√at (行 to
    move);格拉斯曼 (Grasmann) 氏谓归於√`va`=av(吹 to
    blow)。但诸氏皆以气息为原义,由此而成生气、灵魂之意
    ,终为自我之意,实相同也。故诸学者之意见,可谓略相一
    致;独多伊森 (Deussen) 氏反对此推定,谓 详寻<梨俱吠
    陀>中之意义,其明可解为气息者只四次,且只在新部分,
    故视气息为原义,不甚妥当。於是别提出一说,谓 <梨俱
    吠陀>中虽有 tman 一语,但用至十七次之`tmanam,tmana,
    tmane,tmani 等之形则为副词,及自称代名词;其用法大致
    原始的,atman 即由此而来者,「我」之语根之`a(`aham
    之 a)',与指示代名词之`ta'相合为「此我」,又强其
    意味而为 `atman` ;故`atman`思想发达之次序,初为广泛
    之意味,只对於他物他身而为自身之意之语。由是在自身中
    ,稍成本质的躯干之意之语;又进一层而为本质的呼吸或心
    之意;终乃用为真性之实我之意云。即反於其他学者所谓由
    呼吸而进为自我之意之推定,而谓自始即为自我之意;在其
    发达之过程中,曾到达於呼吸云。其图如下:
              atman(此我) 
       ─────────┴───────── 
       ⑴身体全部→⑵躯干→⑶魂→生气→⑷真性
      多伊森氏之语源说是否正确,原尚有疑问,但其发达历
    程说,对自我观,极合於人类心理的考察之自然,且合於奥
    义书的思想,诚不失其为语源说以外极堪尊重之假定。奥义
    书中「我之五藏说、四位说」正依上述之次序而说者。」
    (注 3)
    ───────────
    (注 1) 大.2-486上。
    (注 2) 大.1-69中。
    (注 3) 参阅<印度哲学宗教史> pp.212~213。
    (乙)【``attan(我)'之语源】
      巴利语`attan'从古典梵语(classic Sanskrit)`
    `atman`'同化而来;(注 1)所以语源和`atman` 相同。
    (丙)【``aham`我)'之来源】
      <`Brhadaranyaka`奥义书> 记载 「天地始成时,此世
    间有具人 (`purusa`) 形之 `atman` (我) ,彼环愿四周,
    除自己外不见他 (有情) 。彼口云 “aham asmi (我是√
    有我[我是存在的]) !」尔时以来,有``aham`(我)'之
    名称存在。因此,於今[被人]叫到者,先答 “`aham ayam`
    (此在此我[在此])!"继之,告彼[自己]所持[固有之]名字
    。」长部《`Brahmajala-sutta`(梵网经)》 「经劫长时,
    此世间始成,有诸众生命行、福尽,於光音天命终,意所成
    化生空梵天中;最初生有情便作是念 “`Aham asmi Brahma`
    (我是梵),......」(注 3)
      可见,成劫(天地始成)之有情世间第一念就是``aham`
    (我)',此`aham`正是「俱生的√常识的我见」。长时以来
    ,众生因为无明、渴爱所熏习故,一生下,就有此「我见
    (aham asmi)」;生後导引√增广「分别我见」。
    (丁)【汉字「我」之字义以及字形演变】
      甲骨文 (26.5前) 金文 (仆儿钟) 小篆 (说文戈部)
      (楷书)
      高树藩编纂 <正中形、音、义综合大字典> (p.535) 
    「『我』(字属六书之) 『会意(注 4)』甲文我──高鸿缙
    氏以为『字象斧有齿,是即刀锯之锯。......我国凡代名词
    皆是借字。此字自借以为第一人称代名词;久而为借义所专
    ,乃另造锯字以还其原。』....我以高氏释锯之说较为可信
    ;按锯具克我功能,无论两人拉锯或一人用锯,均系向自己
    怀内拉,所以产生『施身自谓』之义而为第一人称之我。」
    多伊森氏解``atman`'代表我之`a',与指示代名词之`
    ta'相合而为「此我」,只对於他物、他身而为自身之意之
    语。正与高鸿缙氏解「我」 「施身自谓」,不谋而合。
    §6-0-0【从何、於何、因何见我、我所】
    §6-0-1 从六识生我、我所见
      《杂.80经》 「正思惟三昧观察,我、我所从若见、
    若闻、若嗅、若尝、
    ───────────
    (注 1) 见水野弘元著 <パ-リ语文法> p.49。
    (注 2) `Brhadaranykopanisad 第 1 篇第 4 章。
    (注 3) D i. p.18;长.21 梵动经,大.1-90中。
    (注 4) 增订本<正中形、音、义综合大字典> p.535中;高
       鸿缙、周伯琦认为「我」(假)借字。
      若触、若识而生。」(注 1)「六识」依「六根」缘「六
    境」;识为「能依」,根为「所依」;识为「能缘」,境为
    「所缘」。「能」、「所」相对,「主观」、「客观」相应
    故,从六识生起我、我所见。揽镜自照,一般人常识的反省
    观察,甚至异学之三昧思惟,都有如是见解 「我」用「我
    眼」看见「镜中所呈现我之影像」。人类意识的活动,其特
    殊性质,即是「自己意识到自己以及自己所对的对象」;所
    以,时时如《杂.306经》 「如是说 『我眼见色,我耳闻
    声,我鼻嗅香,我舌尝味,我身觉触,我意识法。』」(注 2)
    §6-0-2 於五阴见我、我所
      《 S.22,47经》 「若诸沙门、婆罗门见有种种用意的
    我(anekavihitam at=`tanam`者,彼等一切皆於五受阴或其
    任一(阴)见我(sabbe te `panc'upadanakkh`=andhe
    samanupassanti `etesam va annataram`)。」(注 3)<奥义
    书> 之「食味所成我」、「生气所成我」属於色阴见我;「
    意所成我;属行阴见我;「认识所成我」属於想阴、识阴见
    我;「妙乐所成我」属於受阴见我。
    §6-0-3 因无明触於阴√处√界见我、我所
      《杂.62 经》 「愚痴无闻凡夫无慧、无明,见色是我
    、异我、相在;如是受、想、行、识是我、异我、相在、如
    是「愚痴无闻凡夫无慧、无明,於五受阴生我见系著使,心
    结缚而生贪欲。」(注 4)《杂.45 经》 「愚痴无闻凡夫无
    明触故,起有觉、无觉、有无觉,我胜觉,我等觉、我卑觉
    、我知、我见觉;如是知、如是见觉、皆由六触入故。」
    (注 5)如是,六触入处无明,无明触所触故生种种我见、我
    所见、我慢系著使。
    §7-0-0【种种「我」之同义语】
      《杂阿含经》里有许多「我」之同义语,如(注杂.306
    经》所示:「眼、色缘生眼识,三事和合触,触俱生受、想
    、思;此四无色阴(和)眼、色,此等法名为『人』,於斯等
    法作人想、『众生(satta 有情)』、『那罗(nara人/ 原人)
    』、『摩 (manussa;梵语manuja人/人祖)』、『摩那婆
    (`manava` 童子)』、『士其(夫)(purisa 士夫)』、『福伽
    罗( puggala ;梵语 pudgala 补特伽罗 / 数取趣) 』、『
    耆婆(`jiva 命者/ 寿者)』、『禅头 (jantu 人/ 人趣) 』
    。」种种名称施设,以佛陀的看法,所言、所说、所志都是
    「我想」。(注 6)
    ───────────
    (注 1) 大.2-20中。
    (注 2) 大.2-88上。
    (注 3) S iii. p.46。
    (注 4) 大.2-16上。
    (注 5) 大.2-11中。
    (注 6) 大.2-87下~88上。
    §8-0-0【计我之形式】
      众生无量、我、我所见各有异计;因此《五部》在《阿
    含经》里用不同之巴利语提示种种我、我所见。(参阅<本文
    §8-0-7节 表解 (乙);§10-0-1~§10-1-3节;§13-0-3
    节>)
    §8-0-1 对现在之我有何异计
    1.《杂.1169经,S.35,205经》 
      色、受、想、思、欲、是我、我所(Ahan ti `va` Maman
    ti `va`)」(注 1)以第一人称代名词单数主格(`aham`)及所
    有格 (mama) ,表示俱生之 (非生後学习所得) 我、我所见
    。
    2.《杂.103经,S.22,89经》 
      (五受阴非)「我、我所 (`attanam va attaniyam va`)
    」(注 2)以印度自吠陀、梵书至奥义书,追求自我之结果,
    作为「我」之原理─`attan(我体、我)'笔者将它定义为
    「哲学的(形上的)、宗教的分别之我」;这种分别的绝对常
    、一、主宰之真我、神我、後文皆以我右上肩加上  号作
    「我」表别。attan(我),attaniya(我所有)表示 分别
    的绝对之我 见及我 所见。
    3.《杂.43经,S.22,8经》
      於「色⑤见是我、异我、相在。 (`Rupam etam mama[
    [见]此色是我的],`eso 'ham asmi`[[见]此(色)是我],
    `eso me attta ti samanupassati`[见此(色)是我的我]
    .)(注 3) (色⑤=色等五阴,以下例同)
    4.《杂.45经,S.22,47经》 
      「见色⑤是我、色⑤异我、我在色⑤、色⑤在我。 (
    `rupam attato samanupas=sati[见色是我 ](注 4),
    `rupavantam va attanam[或[见]我(是)有色者)],[
    `attani va rupam` [或[见]色在我 (中) ],`rupasmin
    va attanam[或[见]我 在色[中].)(注 5)。表示 分别
    的绝对之我 与五阴之一一阴之关系。种种异计五阴√一一
    阴是我或是我所──如《杂.109 经》「 (二十) 身见
    (sakkaya-ditthi 萨迦耶见)」所示:
      「⑴云何见色是我?得地一切入处正受(等至),观已,
    作是念 地即是我,我即是地,我及地唯一无二,不异不别
    ;如是,水、火、风、青、黄、赤、
    ───────────
    (注 1) 大.2-312下;S.35,205(7),S. iv. p.198。
    (注 2) 大.2-30上;S.22,89(9),S. iii. p.128。
    (注 3) 大.2-10下;S.22,8(4),S.iii. p.18。
    (注 4) `Pts` i. p.143。
    (注 5) 大.2-11中;S.22,47(4),S. iii. p.46。
    白一切入处正受,观已,作是念 行 (宜作 「白」)即是
    我,我即是行 (白),唯一无二,不异不别。如是,於一切
    入处一一计我,是名色即是我。⑵云何见色异我?若彼见受
    是我,见受是我已,见色是我所;或见想、行、识即是我,
    见色是我所。⑶云何见我中色?谓见受是我,色在我中;又
    见想、行、识即是我,色在我中。⑷云何见色中我?谓见受
    即是我,於色中住,入於色周遍其四体;见想、行、识是我
    ,於色中住,周遍其四体,是名色中我。⑸云何见受即是我
    ?谓六受身──眼触生受,耳、鼻、舌、身、意触生受;此
    六触身一一见是我,是名受即是我,⑹云何见受异我?谓见
    色是我,受是我所;谓(见)想、行、识是我,受是我所,是
    名受异我。 ⑺云何见我中受?谓色是我,受在其中;想、
    行、识是我,受在其中。⑻云何见受中我?谓色是我,於受
    中住,周遍其四体;想、行、识是我,於受中住,周遍其四
    体,是名受中我。⑼云何见想即是我?谓六想身....(13)云
    何见行是我?谓六思身,....(17)云何见识即是我?谓六识
    身──眼识(身),耳、鼻、舌、身、意识身;於此六识身一
    一见是我,是名识即是我。(18)云何见识异我?谓见色是我
    、识是我所,见受、想、行是我、识是我所,是名识异我。
    (19)云何见我中识?谓色是我,识在中住;受、想、行是我
    ,识在中住;是名我中识。(20)云何识中我?谓色是我,於
    识中住,周遍其四体;受、想、行是我,於识中住,周遍其
    四体,是名识中我。」(注 1)
    5.《增一.13品4经》 
      「彼计色⑤为我、色⑤是我所、我是色⑤所、色⑤中有
    我,我中有色⑤、」(注 2)无相当之巴利文经典可比对;参
    考上节《杂.45,109 经》文,可以推定表示 分别的绝对之
    我 与五阴之一一阴,是相即√相异√相属√相在之状态。
    §8-0-2 於二或三世计我
    1.《S.22,81经,杂.57经》 
    於今世、後世作种种常见或断见之我见。
      「常见 (见现在世有我未来世亦有我) 」─如《S.22,81
    经》所示:」“ `Api ca kho evam ditthi hoti(实在地,
    又有如是见):`So atta So loko`(彼是我。彼是世间。),
    So pecca `bhavissami` (死後,我当来是彼─) nicco
    dhuvo sassato `aviparinamadhammo`(是常在的、恒有的、
    永住的不变易法。)ti(云云)。 " (注 3)
    ───────────
    (注 1) 大.2-34中~35上。
    (注 2) 大.2-573中。
    (注 3) S iii.p.98;§25。
      「断见(见现在世有我未来世无我)─如《S.22,81 经》
     “Api ca kho `evam dhitti` hoti(实在地,又有如是见
    ) No ca assam(不可能有我), no ca me siya(不可能有我
    所有);na` bhavissami(当来无我),na me bhavissati ti
    (当来无我所有)。"(注 1)以动词字根√as(英语 to be)派
    生之动词可能法 (potential) 或愿望法 (optative) ─
    ``assam`'`siya' 表示「可能有我;愿有我」;以及用
    动词语根√`bhu` (英语 to beorge √ to be) 直说法
    (indicative)单数 未来时 第一人称动词``bhavissami`
    '表示「当来有我」都是俱生的√分别的我见。`me'加上
    第三人称动词`bhavissati'表示「当来有我所有」之俱生
    的√分别的我所见。
    2.《杂.1168经,S.35,207经》 
      「言:是我,我所、未来当有、未来当无......(`Asmi
    'ti[「是我。」云云].`Ayam aham asmi'ti[「这是
    我。」云云].` Bhavissan 'ti[「当来有我。」云云]
    .` Na bhavissan 'ti[「当来无我。」云云].......)
    」(注 2)表示 俱生的√分别的我见,以及常见√断见之我
    见。(Bhavissan'ti=Bhavissa iti =`bhavissami ti)
    3.《杂.984经,A.4,199经》 十八爱行(注 3) 
   「有我故有 我有、我无、 我欲、 我尔、 我异,
         我当、我不当、我[当]欲、我当尔、(时)[我]
                          当异,
       (异)[或]我、 或欲我、 或尔我、 或异[我],
          或然、 或欲然、 或尔然、 或异[然]。」
          (注 4)
      《A.4,199经,Vibh.17品11分别》(注 5) “`Asmi'
    ti sati(正处於有「是我√有我。」。」云云时) `
    itth'asmi'ti hoti(就有「我是如是」。云云之见)」,`
    ev'asmi'ti hoti(就有「我是如此。」云云之见),`
    annath'asmi'ti hoti(就有`我是异此。」云云之见),`
    as'asmi'ti hoti(就有「我是有常。」云云之
    ───────────
    (注 1) S iii. p.99;§26。
    (注 2) 大.2-14上;S.35,20(§8),S. iii. .pp.96ff.
    (注 3) 参阅拙著<南、北传「十八爱行」之法说及义说>《
       中华佛学学报》第三期 pp.1~23
    (注 4) 为使「十八爱行」排列整然易明,「我有、我无」
       从「我尔」之後移到前面;( ) 内之字拟删,[ ]
       内之字拟补。
    (注 5) 《增支部 A.4,199经》经文凡“santi"之字,今据
       《分别论 Vibh. 第17品第11分别 Vibh.p392》及法
       义作“ siyan'ti "。
    见),` sat'asmi 'ti hoti(就有「我是无常。」云云之
    见);` siyan 'ti hoti(就有「我当来是有。」云云之见
    ),` `ittham siyan 'ti hoti(就有「我当来是如是。」
    云云之见),` `evam siyan` 'ti hoti(就有「我当来是
    如此。」云云之见),``annatha siyan` 'ti hoti(就有
    「我当来是异此。」);` `api'ham` siyan 'ti hoti(就
    有「或许我当来是有。」云云之见),` api'ham `ittham`
    siyan 'ti hoti(就有「或许我当来是如是。」云云之见),
    ` api'ham `evam `siyan 'ti hoti(就有「或许我当来是
    如此。」云云之见),` api'ham `annatha` siyan 'ti
    hoti(就有「或许我当来是异此。」云云之见);` bhavissan
    'ti hoti(就有「我当生成。」云云之见),` `ittham
    bhavissan` 'ti hoti(就有「我当生成如是。」云云之见)
    ,``evam` bhavissan 'ti hoti(就有「我当生成如此。
    」云云之见),` `annatha` bh=avissan 'ti hoti(就有
    「我当生成异此。」云云之见 ). "
      於今世、对内所起「十八爱行」为例;世亲菩萨在《俱
    舍论》卷二十六(大.29-137 中)里,分析为 ⑴执现总我有
    五种异;⑵执当总我有五种异;⑶执当别我有四种异;⑷执
    续生我有四种异。十八爱行从内起(我见),如是十八爱行从
    外起(我所见);如是三十六爱行,或於过去世起,或於未来
    世起,或於现在世起。如是,总说百八爱行。
    §8-0-3 於色身想受起种种我见
      《杂.166经》 「(1.色见 )『色是我,余则虚名。』
    ;『无色是我,余则虚名。』;『色非色是我,余则虚名。
    』;『非色非无色是我,余则虚名。』(2.身见 )『我有边
    ,余则虚名。』;『我无边,余则虚名。』;『我有边无边
    ,余则虚名。』;『我非有边非无边,余则虚名。』(3.想
    见 )『[我]一想[,余则虚名]。』;『[我]种种想[,余则
    虚名]。』;『[我]多想[,余则虚名]。』;『[我]无量想[
    ,余则虚名]。』(4.受见 )『我一向乐[,余则虚名]。』
    ;『[我]一向苦[,余则虚名]。』;『[我]若苦、乐[,余
    则虚名]。』『[我]不苦不乐[,余则虚名]。」(注 1)
    §8-0-4 即阴之其他我见
      以「受」为例 (同样心态,可以类比想、行、识亦有相
    同之我见) ,如《大缘方便经》所示:「夫计我者,齐几名
    我见 ⑴名色与受俱计以为我;⑵有人言:『受非我;我是
    (拟补上「非」字)受。』⑶或有言:『受非我,我 (非)
    ───────────
   (注 1) 大.2-45上。
    非受;受法是我。』⑷或有言:『受非我,我(非)非受,
    受法非我;但爱是我。』」(注 1)
    §8-0-5 离阴之我见
      <本文§ 6-0-2节>引南传、相应部《S.22,47 经》经文
    ,说明 种种「我见√我 见」(注 2)皆於五受阴或其随一
    阴见我;北传、阿含经《杂.45经,63经》也说明 若沙门
    、婆罗门计有我,一切皆於此五受阴计有我。特别是「分别
    我见」於五受阴作种种分别,而计有我;如本文<§ 8-0-1
    节之5.>引《杂.109 经》所示。释尊开示无我法门,种种方
    便说法,主张「有我」者闻「无我法」不得不信服;利根兼
    具善根者,净信无我法,甚至得漏尽解脱。但是,一般中、
    下根而我 (√我 ) 见、我慢习气重者,不信√疑无我法;
    千方百计,苦苦思觅,欲「求我」以安心。於五受阴求我不
    可得之下,转计「离五阴有我」;如相应部《S.22,81 经25
    节》所示:「不见色是我,不见受是我,不见想....行....
    识是我;然而起如是见,[谓] 『彼 (是) 我也。(So
    `atta`) 』『彼 (是) 世间也。 (So lo=ko) 』『死後我当
    来是彼也。(So pecca `bhavissami`)』『(彼/ 我是)常在
    的(nicco)、恒有的(dhuvo)、永住的(sassato)、不变易之
    法 (`aviparinamadhammo`)』」云云。(注 3)所言 「So
    (彼)」就是「我彼一切不二、不一」、「梵我一如」离五蕴
    之常在真我 √ 神我。
    §8-0-6 俱生之我见我慢我欲我使
      俱生之「我慢、我欲、我使」存在於凡夫之潜意识中,
    不浮现於意识界。以现代心理学之研究,精神活动能被意识
    到的,犹如冰山(露出海面)之一角,所显现者不到全部的九
    分之一;所以潜意识在主宰精神活动,意识的行为──特别
    是「情感√意志」的成分──大部分是经过伪装而呈现於意
    识面。潜意识之核心正是「我慢系著使、慢随眠
    (`mananusaya`)」;在专精禅思,除去「身见」者,才能觉
    察到众生具我慢随眠。如《杂.103经》Khema比丘向`Dasaka`
    比丘所言 「我於五受阴观察非我、非我所,而非(漏尽)阿
    罗汉者,我於我慢、我欲、我使(`Asmiti mana、Asmiti
    chanda、Asmiti anusaya)未断、未知、未离、未吐。」(注 4)
    今生,意识的分别我见熏习,潜入意识下而加强「我慢、我
    欲、我使」;并且
    ───────────
    (注 1) 大.1-61下。
    (注 2) 「我」(参阅<§ 8-0-1节2.>)表示哲学的√宗教的
       分别我见√我所见;其他,俱生的或常识的我见以及
       我慢随眠之我,以「我」字记载。
    (注 3) S.22,81(25),S. iii. p.98。
    (注 4) 大.2-30上;参阅 S.22,89(§13,23)。
    构成来世俱生之我见、我所见、我慢系著使。分别我见尚且
    容易知、断;俱生我见、我所见、我慢系著使非常难以知、
    断。因此,释尊在世时,诸弟子修行的目标摆在知、断俱生
    我见、我所见、我慢系著使;如释尊亲子 Rahula 三番向佛
    陀请求开示 「云何知、云何见我此识身及外境界一切相,
    能令无有『我、我所见、我慢系著使(`ahamkara-
    mamamkara-mananusay` )。」 (注 1)
    §8-0-7 计我表解(以现在世之我为例
    (甲)【种种我见、我所见、我慢使 表解】
      (以五阴为例,六处、六界同例)
                  我
               ───┴─── 
             我慢使 2 我、我所见
               ───┬─── 
        ──────────┴───────── 
     即阴计我、我所 3 离阴计我
     ──┴───  │
    五阴 4 五阴部分是我 离五阴有我
    全部  ───┴─────  7
    是我 见色 5 见色异我 │
    │ 是我 8 (受想行识是我,色是我所)? │
    │ │  ────┴─────  │
    │ │ 色、我相属 6 色、我相在 │
    │ │  ─┴─   ─┴─  │
    │ │ 色属我 我属色 色在我 我在色 │
    │ │ │ │ │ │ │
    色受 │ │ │ │ │ 色受
    想行 │ 行识 行识 行识 行识 想行
    识 色 受想 受想 受想 受想 识
    ∥ ∥ ∥ ∥ ∥ ∥ S
    我 我 我 我 我 我 我
                      ∩ ∪
           色 色 色 色
    ───────────
    (注 1) 见《杂.22经》大.2-5 上;《杂.199经》大 .2-51
       上;《杂.465经》大.2-118 下。《杂.22,199 经》
       作「我慢使系著」,但是《杂.465,962,982,1026经
       》均作「我慢系著使」。
    (注 2) 杂.23大2-5a 14。
    (注 3) 杂168大2-45b 11。
    (注 4) S.22,47 S iii. 46 10 f.
    (注 5) 杂109大2-34b 15~35a 2。
    (注 6) 增13-4大2-573b 10 f.。
    (注 7) S. 22,81 S iii. 98 -9 f.)
    (注 8) 「见色是我」时,即见其他「受、想、行、识四阴
       异我」而为「我所」;如是,一一阴计我时,其他
       四阴异我/ 为我所。相反地,「见色异我」时,计
       其他四阴是我;依次类推可知。
    (乙)【不同深度之我见、我慢使 表解】
      (上列浅显,愈下列愈深隐)
              宗教的─Attan(常、一、主宰之神我)1
             │
         分别的 ┤哲学的─attan(常、一、主宰之人我)2
        │ │
      我见┤  常识的─`Ayam aham `asmi` ti
     │ │ (「此我有。」云云)3
     │ │
     │ │  `Aham asmi.'(「我有/ 我在。」)4
     │ │ │
     │ │ │ `ahamkara`(我作/ 我见)5
     │   俱生的 ┤
    我 ┤ │`Ahan'ti(静态的「我」云云)6
     │ │
     │  ``Asmi`'ti(动态的「有我」云云)7
     │
     │  ``Asmi`'ti anusaya(我使/「我。」
     │ │ 云云之随眠)8
     │ │
      我慢─────┤``Asmi`'ti chanda(我欲/「我。」
             │ 云云之渴爱)9
             │
              ``Asmi`'ti mana(我慢/「我。」
               云云之慢)10
      以上,对种种「我见、我所见、我慢使系著」之认识,
    作为了解释尊所开示「无我法门」之增上缘。应当特别注意
    者,释尊否定了上述「种种不同性质、不同层次之我」之见
    、执;世尊要求众生舍断、除净所有此等邪见、妄执!
    §9-0-0【无我之观察】
      `Ananda`尊者答Udayin尊者之问 「世尊『用种种方便
    (`anekapariyayena`)』,开示、说明「『此身无我也。』
    云云 (`ayam kayo anatta ti`)」;同样地对此识宣说、指
    示、施设、建立、开明、分别、显示「『此识无我也。 』
    云云(`vinnanam anattati`)。」(注 11)《经文》中以七个
    动词,加强语气地说出「世尊以种种方便开示无我法门!」
    。《阿含经》里有种种方法观察无我;为了方便提示,先列
    表如下:
                                             
   ┌阴┐ ┌现在┐  
   │ │ │ │  
 离┐│ │┌和合中┐│ │┌近─内─粗─丑┐┌诸行┐┌无常┐  
  ││ ││ ││ ││ ││ ││ │  
  ├┼处┼┤ ├┼过去┼┤ ├┼缘生┼┤ ├苦 无主(不自在)= 无我 
  ││ ││ ││ ││ ││ ││ │  
 即┘│ │└一一中┘│ │└远─外─细─好┘└缘灭┘└非一┘  
   │ │ │ │  
   └界┘ └未来┘  
                                             
    ───────────
    (注 1) S.22,81 S iii.98 -6。
    (注 2) S.22,89 Siii.128 4。
    (注 3) S.22,89 Siii.128 -2。
    (注 4) D.1 Di.18 6 。
    (注 5) S.22,91 Siii.136 -4。
    (注 6) (注 7) S.35,205 Siv.198 1 。
    (注 8) (注 9) (注 10) S.22,89 Siii.130 -4 f.
    (注 11) S,35,193(§3) Siv. p.166。
    §9-0-1 「离」阴处界观察无我
      《杂阿含经》开卷第一经就提出 当观五阴之一一阴无
    常;如观无常,苦、空、非我亦复如是。释尊开示「即 (就
    )五阴」正观无常、苦、空、非我 / 无我;并未曾说过,要
    「离五阴」观察、思惟无常、苦、空、无我 / 非我。
      世尊在《杂.39 经》说 「若离色、受、想、行,识有
    若来、若去、若住、若坐者,彼但有言数;问已,不知,增
    益生痴,以『非境界 `avisayasmim` (处於非对境) 』故。
    」(注 1)离色、受、想、行,无识之存在;如果,离四识住
    强说有识,此识只在戏论 (papaa) 笑谈中 (如龟毛、兔角
    、贼草) 并非实在。不成为感官对象之事物,乃不可思议,
    亦无法验证;我们虽然不能否认它不存在,可是,你怎能证
    明它之存在?你又怎样把握它?离色、受、想、行 (四) 阴
    ,已经处於非对境之状态;若离五阴说有我者,彼亦但有言
    数 (纯属戏论 /虚构) ,同样处於非六根所对、六识所缘之
    境界。又,世尊在《杂.45 经》说 「见有我者,一切皆於
    此五受阴见我。」也可引申为 离五受阴无我可见。
    §9-0-2 「即」阴处界观察无我
      释尊一再强调众生见有我者,一切皆於此五受阴见我;
    连离阴见我者,亦属俱生我见、我慢系著使所使然。表面口
    言:「离阴才有我。」其实,内心深处还是即阴存我见、我
    慢系著使。有情为精神(名)与肉体(色)相依之空相应随顺缘
    起法;佛陀为了方便说法,从「名、色」开演。如详於众生
    之心理作用而说「五阴法门」;或详於众生之生理作用而说
    「六内入处法门」 或详於分析众生之组成元素而说「六界
    法门」。对无我观察,释尊对「阴」先说、详说,然後对「
    处」、「界」略说。因为众生对「心、心所」起我见甚於对
    「色身」;而且,对五阴无我之种种观察法,对六处、六界
    亦同样适用。举`Ra`= hula尊者以同样之问题请教──「云
    何知、云何见,於此识身及外一切相无有我、我所、我慢系
    著使?」为例。释尊即在《杂.23 经》答 以平等慧如实观
    一切五阴悉皆非我、不异我、不相在;《杂.199经》答 如
    实正观一切六内入处非我、非异我、不相在;《杂.465经》
    答 如实知一切六界非我、不异我、不相在。
    §9-0-3 从阴处界之和合中或一一中观察无我
    (甲)【从阴、处、界之和合中观察无我】
      《杂.1202 经》尸罗比丘尼所说偈 「汝谓有众生,此
    即恶魔见;唯有空阴聚,无是众生者,如和合众材,世名之
    为车 诸阴因缘合,假名为众生。」 (注 2)
    ───────────
    (注 1) 大.2-9上。
    (注2) 大.2-327中。
      「众生见」为「我见」之同义语。偈义指五阴和合中观
    察无我;如和合众车分组成车辆,并无自有、独存、常、恒
    、不变之「车」。在缘起条件(所有车之零件,随顺先後次
    序、一定方位之组合配置圆满)下,有假名为「车」之形体(
    某厂、某型)及功用(经操作能致用)而已;事实上,并无自
    有、永恒、不变、绝对自在之「车」存在。
    (乙)【从阴、处、界之一一中观察无我】
      《杂.405经》释尊说偈言:「一毛为百分,射一分甚难
    ;观一一苦阴非我难亦然。」 (注 1) 佛陀在此明白地说出
    观一一阴无我甚难得;亦是指示当观察一一阴非我。释尊第
    一次开示《无我相经》时,即就一一阴进行观察无我。
    (注 2)
      凡夫於五阴和合中有我想、人想生起;如<本文§7-0-0
    节>所示。另有众生於五阴中之一阴计我;如本文 <§8-0-1
    节第4段> 所示。一一阴之观察无我,留待<本文§9-0-5 节
    至§9-0-8节> 论述「依诸行、缘起、生灭、无常、非一、
    苦、无主观无我」时,提出说明。一一阴、处、界无我,正
    显示「一切法无我」,往往被忽略!
    §9-0-4【任何时、空、状态之阴处界都观察无我】
      《杂.34 经》释尊开示 「诸所有色──若过去、若未
    来、若现在,若内、若外,若□、若细,若好、若丑,若远
    、若近,──彼一切非我、非我所如实观察。受、想、行、
    识亦复如是。」(注 3) 於不同时间计我,如<本文§8-0-2
    节> 所示。於不同空间、状态计我,如《梵动经》所示:彼
    沙门、婆罗门於本劫本见起论我及世间半常半无常者,计「
    梵」为常(=有我),计他众生无常(=无我);梵是在「远」
    处,在个人自身之「外」;梵自然有,无能造梵者,千世界
    於中自在,最为尊贵,能为变化,微妙第一,是「细」是「
    好」。(注 4)然,世尊说 此为「(邪)见网」非实。任何时
    、空、状态之阴、处、界都是缘起、生灭法,其观察无我,
    参阅<本文§9-0-5 节至§9-0-8 节>。
    §9-0-5 由诸行缘起、生灭观察无我
      《S.22,20经3~7节》 “`Rupam bhikkhave anatta`
    (诸比丘!色是无我的) , yo pi hetu yo pi paccayo
    `rupassa upadaya so pi anatta` (与色生起之因及缘亦是
    无我的) ;`anatta-sambhutam bhikkhave rupam kuto atta`
    bhavissati(诸比丘!无我生成的色,由何当有我)?受、想
    、行、识亦复如是。」(注 5)「我」义
    ───────────
    (注 1) 大.2-108下。
    (注 2) 相当於《杂.34经》。
    (注 3) 大.2-7下。
    (注 4) 大.1-90中。
    (注 5) S iii. p.24。
      是 一、常、自有、自在;今缘生者(注 1)非一、非常
    、非自有、不自在,所以是无我。
      《杂.1214经》 「谛观察诸行 (注 2) 苦、 空、非有
    我。」诸行缘生;如上述,是无我。所以《增一 26-9经》
    说 「一切诸行无我。」(注 3)
      《杂.304经》示 「若有说言:『眼是我。』是则不然
    ;所以者何?眼生灭故;若眼是我者,我应受生死。是故说
    眼是我者,是则不然。......色、眼识、眼触生受......是
    故,意触生受非我。」(注 4)
    §9-0-6 由无常非一观察无我
      《杂.34 经》所示:佛言:「比丘!於意云何,色为是
    常为无常耶?」比丘白佛:「无常。世尊!」佛言:「比丘
    !若无常者是苦耶?」比丘白佛:「是苦。世尊!」佛言:
    「比丘!若无常、苦、是变易法,多闻圣弟子宁於中见是我
    、异我、相在不?」比丘白佛 「不也。世尊!」受、想、
    行、识亦复如是说。(注 5)本经及南传《无我相经》是释尊
    於 `Baranasi` 鹿野苑为五比丘说,所开示「由无常通过苦
    ,以观无我」是早期最根本的无我观。
      如《杂.34 经》所示,五比丘闻法,能立即「现观无常
    」乃上上根所行;其次者,通过缘起观察无常,如《杂.11
    经》所示:「色⑤无常,若因、若缘生诸色者,彼亦无常;
    无常因、无常缘所生诸色,云何有常?」(注 6)实在不能把
    握无常者,释尊就用三世观无常,如《杂.8经》所示:「过
    去、未来色⑤无常,况现在色!」如果能观无常,必定导至
    观察无我;因为无常故,求「常」不可得,求「常」不自在
    ,所以是无我。
      如《杂.306经》所说 识、受、想、思、此四无色阴及
    色阴,此等法名为人;於斯等法作人想(=我想)。五阴显然
    非一,以那一阴为我,则其他四阴非我。五阴都是我,则有
    五我;违反我是一故,五阴非我。复次,如《杂.55 经》所
    说 「云何为阴?若所有诸色,若过去、若未来、若现在,
    若内、若外,苦 、若细,若好、若丑,若远、若近,彼一
    切总说色阴;随诸所有受、想、行、识亦复如是,彼一切总
    说受、想、行、识阴、是名为阴。」(注 7)「阴」是积聚
    ───────────
    (注 1) 「缘生法 (`paticca-samuppnna` dhamma)」字义含
       sam-ud-√pad 表示 众缘(非一)集起而形成,非常
       、非一、非自有之义自明。
    (注 2) 「诸行(`sankhara`)」由 `sam-√kr`衍生,义含聚
       集行起;表示非一、非常。
    (注 3) 大.2-640中。
    (注 4) 大.2-87上。
    (注 5) 大.2-7下。
    (注 6) 参阅《杂.200经》释尊引导`Rahula`先把握「尼陀
       那(`nidana`因缘)法」进而通达「一切无常!」。
    (注 7) 大.2-13中。
    义,一一阴本身并非单一独存;是因缘和合。如《杂.58 经
    》 四大因四大缘,是名色阴;触因触缘生受、想、行,是
    故名受、想、行阴;名色因名色缘,是故名为识阴。(注 1)
    §9-0-7 由苦观察无我
      《杂.318经》明示 「眼非我。若眼是我者,不应受逼
    迫苦;应得於眼欲令如是不令如是。以眼非我故,受逼迫苦
    ;不得於眼欲令如是不令如是。耳、鼻、舌、身、意亦如是
    说。」(注 2)有苦则证明无「妙乐自在之我」 於五阴「求
    不受苦」不得自在故,证实无我。
    §9-0-8 从非主 (不自在) 观察无我
      释尊以一一阴非主、不自在,折伏有聪明慢之`Saccaka
    Niganthaputta 论师,其过程甚为生动──佛陀言:「汝言
    :色是我人,受、想、行、识是我人耶?」答言:「如是,
    瞿昙!色是我人,受、想、行、识是我人;此等诸众悉作是
    说。」佛告 Saccaka 「且立汝论本,用引众人为?」
    Saccaka 白佛言:「色实是我人。」佛告 Saccaka 「我今
    问汝,随意答我。譬如国王於自国土有罪过者,若杀、若缚
    ,若摈、若鞭,断绝手足;若有功者,赐其象马、车乘、城
    邑、财宝;悉能尔乎?」答言:「能尔。 瞿昙!」佛告
    Saccaka  「凡是主者,悉得自在乎?」答言:「如是。瞿
    昙!」佛告 Saccaka 「汝言色是我,受、想、行、识即是
    我,得随意自在令彼如是不令如是耶?」时,Saccaka
    `Niganthaputta 默然而住;经佛陀再三催促「速说!速说!
    」Saccaka 才答 「不尔。瞿昙!」
      Saccaka 答覆於五阴不得随意自在令彼如是不令如是;
    事实上就是承认五阴非我。以我能「自主宰他、自在所为」
    为「我」之本义;自有、自存,唯一无二,常、恒、永住、
    不变易法等等诸义都是「自主、自在义」要求下之衍生义。
      上根上品者,直观一一阴非主、不自在,可以立即体会
    五阴无我;上根中品者,通过一一阴苦,才觉悟无我;上根
    下品者,由诸行无常思惟一切行苦,终於认识无我。
    ───────────
    (注 1) 参阅 大.2-14下。
    (注 2) 大.2-91上。
      《经》证 表列如下:
    色⑤─────→无我《S.22,17(五阴);S.35,181(六根);
               S.35,184经(六境)》
    色⑤───→苦→无我《S.22,16(五阴);S.35,180(六根);
               S.35,183经(六境)》
    色⑤→无常→苦→无我《S.22,15(五阴);S.35,179(六根);
               S.35,182经(六境)》
    §9-0-9 观察无我与空
      无我与空的关系须另文专论(注 1);现在只提示一点请
    读者注意。在《增一.41品第 4 经》有一段重要《经》文,
    如是 
      「色者无常; 其无常者即是苦也;苦者无我;无我者
    空;以空无我、彼空。如是智者之所观也。痛(受)、想、行
    、识亦复无常、苦、空、无我;其实,空者彼无、我空。如
    是智者之所学也。」(注 2)此段《经》文,南传《增支部经
    》无「相当《经》」可资对照,甚为遗憾;幸而在《相应部
    经》可以找到「相当《经》文」比对研究!如《S.22,15 经
    第 3 节》 
      “`Rupam bhikkhave aniccam`(诸比丘!色是无常的),
    yad aniccamtam duk=`kham`(凡无常的,它即是苦的);`yam
    dukkham tad anatta`(那苦的,它即是无我的);yad anatta
    (那无我的)tam(它即是 )`n'etam mama(此(注 3)不是我的
    (注 4)), n'eso 'ham asmi(此(注 3)不是我(注 5)), na
    m'eso atta(此(注 3)不是我的我 (注 6)) 'ti(云云).
    Evam(如此地(注 7))` etam yathabhutam sammappannaya
    datthabbam (当依等慧如实地观它)。
    Vedana......Sanna......Sahara......Vinnam......(受...
    想...诸行...识...亦复如是)。"(注 8)
      结集《增一阿含经》之大德,将相当於《S.22,15经第3
    节》yad `anatta tam` n'etam mama, n'eso 'ham asmi, na
    m'eso atta ti。这段经文以「无我者空
    ───────────
    (注 1) 拙著<初期佛教「空之法说及义说」>(上)《中华佛
       学学报》第四期 pp.121~165;(下)《中华佛学学
       报》第五期 pp.67~105
    (注 2) 大.2-745 下。
    (注 3) 「此」指无常的、苦的、无我的色。
    (注 4) 「我的(mama)」─第一人称代名词所有格;在此处
       表示常识的分别的「我所」见。
    (注 5) 「我(aham asmi)」─第一人称代名词主格带单数直
       说法现在时动词,相当於英语`I am(我是√我有)'
       ;在此处表示常识的分别的我见。
    (注 6) 「我的我 (me `atta`)」─` me '为第一人称代
       名词单数所有格,` atta '为哲学的√宗教的分
       别我见」。
    (注 7) 「如此地」指「『色是无常的,.....此不是我的我
       』云云」,这段思路。
    (注 8) S iii. p.22。
    ,空者彼无、我空。」集出;把「常识的我、我所与哲学的
    、宗教的分别的我 」一起否定,施设「空 (sunna)」一字
    代表「非我、不异我、不相在(n'etam mama, n'eso 'hamasmi,
    na m'eso atta ti)」(注 1) (否定种种我、我所见)。
      有关「无我」与「空」诸问题,需费篇幅,笔者已有另
    文讨论。(注 2)
    §10-0-0【无我之范围】
      <本文§8-0-1~§8-0-7节>所举种种我见、我所见、我
    慢使都是世尊要圣弟子知、断(=否定它们、舍断它们);了
    解我、我所、我慢使之范围,即是了解无我、无我所、离我
    慢使之境界。阅读下文,宜随时参照<本文§8-0-7 节>「表
    解」以及对比<§8-0-1~8-0-6节,§13-0-3节>之说明,有
    助於以下诸章节的了解!
    §10-0-1 无我
      《杂.1经(大.2-1上)=S,22.14经3-7节(S iii. p.21)》
    「当观色非我; (注 3),......如是,观受、想、行、识非
    我 (`Rupam bhikkhave anatta. Vedana anatta. Sanna
    anatta. Sahara anatta. Vinnam anatta`)。」否定哲学的
    √宗教的分别我见。 (黑线所标示之字为所否定之部分,以
    下例同。)
    §10-0-2 非我所
      《杂.17 经(大.2-3下)=S.22,69经6节(S iii.p.78)》
    「色非我所应 (`Rupa kho bhante anattaniyam.`....大德
    !色⑤实在是非我所...)」否定哲学的√宗教的分别的我所
    见。
    §10-0-3 无我、无我所;非我、非我所
      《杂.1102 经(大.2-290上)=S.4,16经7节 (S i.p.112)
    》「色、受、想、行、识非我及我所 (`Rupam vedayitam
    sannam vinnam yaa sahatam n'eso 'ham asmi n'etam me,
    ...)」否定常识的分别的我、我所见。
      《杂.103经(大.2-30上)=S.22,89经9节(S iii. p.128)
    》「我观五受阴非我、非我所(`imesu khvaham avuso pancasu
    upadanakkhandhesu na kinci attanam va attaniyam va
    samanupassami ti)...」否定哲学的√宗教的分别的我、
    我 所见。
    ───────────
    (注 1) 参阅 <本文§10-0-5节>。
    (注 2) 见<本文>p.31 注(1)。
    (注 3) anattan 在《杂阿含经》里同一译者 `Gunabhadra`
       有「无我、非我、非是我、非有我」等译语。
      《杂.1169经(大.2-312下)=S.35,205经7节(Siv.p.198)
    》「是我、我所、彼於异时一切悉无(Ahan ti va `Maman ti
    va Asmiti va tam pi tassa na hotiti)。」否定静态的
    (static)俱生的我、我所见,否定动态的(dynamic)俱生的我
    见(注 4)。
    §10-0-4 无有我我所见我慢系著使
      《杂.23经(大.2-5上)=S.22.91经3节(S iii. p.136)》
    「此识身及外境界一切相,能令无有我、我所见、我慢使系
    著 (`imasmin ca savinnake kaye bahidd=ha ca
    sabba-nimittesu ahaara-mamaara mananusaya na hontiti
    。) 」否定俱生的我见、我所见、我慢使。
    §10-0-5 不是我不异我不相在
      《杂.24经(大.2-5中)=S.22,91经4节(S iii. p.136)》
    「彼一切非我、不异我、不相在,如是平等慧如实观(N'etam
    mama. n'eso 'ham asmi. na m'eso `atta` ti. evam etam
    yahabhutam sammappannaya datthabbam。) 」否定常识的分
    别的我、我所见,亦否定哲学的√宗教的我见。
    §10-0-6 不见色⑤是我、色⑤异我、我中色⑤、色⑤中我
      《杂.570经(大.2-151上)=S.41,3经14节(Siv. p.287)》
    「不见色是我,不见色异我,不见我中色、色中我(`na rupam
    attato, na rupavantam va attanam, na attani va rupam,
    na rupasmim va attanam)。」否定哲学的√宗教的我、我
    所见,亦否定此我在阴中或阴在我中;参阅<本文§8-0-1
    节第5段>。
    §10-0-7 不观我有色⑤,不见色⑤中有我、我中有色⑤,
         不见色⑤是我所、我是色⑤所[、不计色⑤为我]。
      《增一.13-4经(大.2-573中) S22,1经19节(S iii.p.4)
    》「彼亦不观我,不见色中有我、我中有色,不见色是我所
    、我是色所(na `rupam` attato samanupass=ati...na
    `rupavantam va attanam na attani va rupam; na
    rupasmimva atta= na。 Aham rupam mama rupan ti na
    pariyutthatthayi hoti。)」否定哲学的√宗教的分别的我
    、我所见,否定我阴相在或我阴相属,亦否定常识的分
    别的我、我所见。
    ───────────
    (注 1) 代名词、名词、形容词之「我√我」笔者归类於静
       态的(static)我见;动词之「我」属动态的
       (dynamic)我见。
    §10-0-8 不计我见色⑥不计眼⑥我所不计相属
      《杂.226经(大2-55下)=S.35,90经4~11节(Siv.p.65)
    》;「不计我见色,不计眼我所,不计相属(Cakkhumna
    manneyya不可计眼[是我],cakkhusmimna manneyya 不可计
    [我]在眼中,cakkhuto na manneyya 不可计由眼[我见色],
    ` Cakkhu me'ti na manneyya 不可计『眼是我的[我]。
    』) ......如上所说──眼等不计,一切事不计 (Sabbamna
    manneyya不可计一切[是我]) 亦如是[说]。」於「一切 (六
    六法=有关六根及所对六境连锁反应之身心一切法) 」无所
    取无所著,无任何我、我所、我慢使系著。
    §10-0-9 无我处所及事都无所有
      《杂.972经(大.2-251中)=A.4,185经(A ii. p.177)》
    「无我处所及事都无所有(`na 'hamkvaci kassaci kincanam
    tasmim` 於不论何处、不论属谁、不论何物无我,` na ca
    mama kvaci katthaci kincanam atthi` ti 不论何处、不论
    何地、不论何物非我所有),...」否定有常识的俱生的我、
    我所,在任何世界(时√空),无任何物属任何人的。
    §10-0-10 受非我我非受受法非我
      《长.13经(大.1-61下~62上)=D.15经32节(D ii. p.68)
    》「受非我、我非受、受法非我(`n'eva vedanam attanam
    samanupassati` 不随观受是我, no pi `appat=isaedanam
    attanam samanupassati` 不随观非受是我, no pi“` Atta
    me vedi=yati,vedana-dhammo hi me atta` "ti
    samanupassati 不随观『我的我感受之,受法是我的我。
    』云云,...)」否定受、非受、受法是哲学的√宗教的√常
    识的分别的我。
    §10-0-11 不起尘不炽然
      《杂.985 经(大.2-256下)=A.4,200 经 14 节 (A ii.
    p.215f.)》 「谓 无我、无我欲......乃至 (内) 十八爱
    不起,是名不起尘。(Asmi bhikkhave asati,it= th'asmi
    na hoti,ev'asmi na noti,annath'asmi na hoti,
    as'asmit na hoti,satasmi na hoti;...annatha
    bhavissan ti na hoti. Evamkho bhikkhave bhikkhu na
    dhupayati(注 1).) 」
      《杂.985经(大.2-256下)=A.4,200经16节 (A ii.216)
    》 「谓 无我所、无我所欲......乃至无外十八爱行,是
    名不炽然。(` `Imina` asmi 'ti bhikkhave asati
    ───────────
    (注 1) ``dhupayati`(生香)'拟改作 ``dhumayati`(起
       烟)'符合《杂阿含经》经义。
      诸比丘!正处於无有『我是具此[=此是我所]。』云
    云时,`Imina itth'asmiti na hoti,imina ev'asmi na
    hoti, imina annath'asmiti na hoti, imina as'asmiti
    na hoti, imina satasmi na hoti,......imina annatha`
    bhavissan ti na hoti. Evamkho bhikkhave bhikkhu na
    pajjalati。)」巴利语经文汉译参阅<§8-0-2节3.> 比对
    《经》文可知。
      否定「十八爱行从内起(指十八种我见)」、「十八爱行
    从外起(指十八种我所见)」以及否定三世内、外所起「百八
    爱行(共一百零八种我、我所见)」。
    §10-0-12 排除其他种种我之邪见
      如<本文§8-0-3节>所提示《杂.166 经》所学「种种我
    之邪见」必须断、知。
    §10-0-13 断、知我见我所见我慢系著使
      如《杂.22,199,465 经》所示:「我此识身及外境界一
    切相,能令无有我、我所见、我慢系著使。」《杂.985经》
    所示:「不见我真实,我慢、我欲、我使已断已知。」释尊
    所开示「无我法门」,否定一切俱生的、分别的,常识的√
    哲学的√宗教的绝对自主而恒常、独一的「我」;除此之外
    ,最主要的是断、知「我慢、我欲、我使」。有《杂.270经
    》为证 「圣弟子住无我想,心离我慢顺得涅盘。」反之,
    《杂.105经》示 「非无间等(现观)故,慢则不断;慢不断
    故,舍此阴已,与( 异)阴相续生。」《杂阿含经》「断、
    知相应」──《杂.172~187 经》强调非我、非我所当知,
    我、我所当断、当尽、当吐、当止、当舍、当灭、当没!
    §11-0-0【分别正见与邪见之无我】
      佛教与异学同说「无我」,同名异义;务须简别其「中
    正或偏邪」、「圆满或部分」之无我,如下:
    §11-0-1 恶取无我
      如《D.2 沙门果经》所示:`Ajita` Kesakambala(外道
    六师之一)说 「n'at=thi `mata`(无母),n'atthi `pita`
    (无父), n'atthi `satta-opapatika`(无化生有情)...」
    (注 1)这是过分反对婆罗门权威,而生恶取空、恶取无我之
    邪见。
      同《经》Pakudha `Kaccayana`(外道六师之一)言:「
    n'atthi `hanta va gha=teta va`(无有杀者或使杀者)`sota
    va saveta va` (闻者或使闻者) `vinnata va vinnapeta va`
    (识者或使识者)。」(注 2)也是恶取无我者。
    ───────────
    (注 1) Di.p.55。
    (注 2)Di.p.56。
      《杂.784经》义说八正道,「正见」之内容和 Ajita
    Kesakambala 所言正相反 所以《杂.154经》把它类集於「
    (邪)见相应」里。恶取无我之邪见者,忽略空相应随顺缘起
    法,或为反对婆罗门之权威,过度排斥伦理、道德;或为名
    闻、利养,迎合施主随意而说; 无父、无母...... 等。
    §11-0-2 断见之无我
      <本文§0-0-2节>引南传《相应部经》「见相应《S.24,4
    经》」说明异学断见之无我见。教内弟子亦有错会无我而落
    入断见√恶取空者。如《中.75 净不动道经》世尊开示 「
    阿难!若比丘如是行──无我、无我所,我当不有、我所当
    不有,若本有者便尽,得舍。阿难!若比丘乐彼舍、著彼舍
    、住彼舍者,阿难!比丘行如是,必不得般涅盘。」(注 1)
    如是,不善解而错会无我者,不是取断见就是取著无我见。
    (注 2)
    §11-0-3 部分无我
      《梵动经;Brahmajala sutta》提到 诸沙门、婆罗门
    於本劫本见起论言:「我及世间半常半无常。」有四见──
    (甲)以三昧心自识本心,而作是言:「⑴梵是常,其他众生
    是无常;⑵梵界不戏笑娱乐的众生是常,我等数戏笑致无常
    ;⑶梵界不相互嫉视、愤恚的众生是常,我等相互嫉视、愤
    恚致无常。」(乙)捷疾相智者以己智辩言:「『此眼、耳、
    鼻、舌、身也。』云云,此我(attan)是无常、不恒、不永
    住、是变易法;『此心、意、识也。』云云,此我(at=tan)
    是常、恒、永住、不变易法。」( 注 3)
      如上述半常半无常(常是「我」义,无常是「无我」义)
    ,等於说部分众生有我,部分众生无我。异学以心、意、识
    为常、恒、永住、不变易法;世尊对此见解,详论如是 「
    愚痴无闻凡夫宁於四大色身系我、我所,不可於识系我、我
    所。 所以者何?四大色身或见十年住,二十、三十...乃至
    百年;若善消息,或复小过彼。心、意、识日夜时刻,须臾
    转变异生、异灭;犹如猕猴游林树间,须臾处处攀捉枝条,
    放一取一。彼心、意、识亦复如是。」 (注 4)
    ───────────
    (注 1) 大.1-543上。
    (注 2) 「取断见√执无我」世亲菩萨在《俱舍论》卷三十
       ,引 Kumaralabha 之偈颂曰 「观为(邪)见所伤,
       及坏诸善业;故佛说正法,如牝虎衔子。执真我为
       有,则为见牙伤;拨俗我为无,便坏善业子。」恶
       取无我(=拨俗我为无)之害,甚於妄执有真我!因
       为妄执真我者尚能修有漏善;恶取无我者不信因果
       ,断一切善根、慧命。
    (注 3) 大.1-90下;Di. p.18~21。
    (注 4) 杂.289经,大.2-81下。
      许多沙门、婆罗门具三昧心自识本心(宿命通)者以及捷
    疾相智者能够发现「个人」无常、恒、永住、不变之我;但
    是,不求到常、恒、永住、不变易之我,总是不得安心。於
    是,千思百虑,寻寻觅觅,求得「梵我」;只要「个我」复
    归於「梵」──(梵我合一),以为同样可得常、永住、不变
    易法。如此承认「部分无我」,内心里正妄想,执著有我。
    §11-0-4 正见之无我
    (甲)【离常又离断之无我】
      如<本文§ 4-0-0节第五段>引用《杂.105经》佛陀向仙
    尼所开示的「离常又离断之无我」才是如来、应、等正觉所
    说的「无我」!
      释尊极力倡导「无我法门」;不如实知释尊所说者,以
    为释尊是断灭论者。 如《杂.966 经》所记载 众多外道出
    家问 Punniya 尊者 「我闻沙门瞿昙作『断灭、 破坏有』
    教授耶?今问尊者 Punniya 竟为尔乎?」 Punniya 尊者语
    诸外道出家 「我不如是知!世尊教语 『众生断灭、坏有
    令无所有。』者,无有是处。我作如是解 世尊所说『有诸
    众生计言:有我、我慢、邪慢。』世尊为说令其断灭。」事
    後, 佛陀称赞 Punniya 尊者言 「如汝所说,不谤如来,
    不失次第,如我记说,如法法说,随顺法说,不为诸论议者
    之所嫌责。 所以者何?Punniya!先诸众生我慢、邪慢,邪
    慢所迫、邪慢集、邪慢不无间等;乱如狗肠,如铁钩□,亦
    如乱草。往反驱驰此世他世、他世此世;驱驰往反不能远离
    。 Punniya!一切众生於诸邪慢无余永灭者,彼一切众生长
    夜安隐快乐。」(注 1)
      世尊说「无我」,当然否定「常见」之「我」;不同情
    「常见」,一般人会误认为是支持「断见」。然,世尊又明
    白地说到 要断灭我见、我慢、邪慢;所以众多异学把世尊
    错误地归类於「断灭论者」行列中。佛陀在世时,稍微有识
    之士都知道断灭论者是反道德的大邪见者,事实上,「非常
    又非断之缘起」甚深难见;何况倍复甚深难见之「离常又离
    断之无我」异学怎能了解!世尊要弟子断灭我见、我慢,不
    是反道德;因为断除我见、我慢是实践道德之根本要则。
    (乙)【一切法无我】
      释尊第一次开示无我法门(《`Anattalakkha-suttna`=
    杂.34 经》)提示「一一阴无我」;在《`Culasaccaka-sutta`
    =杂.110经》说 「`Rupam bhikkhave an=iccam vedana
    anicca,sanna anicca,sahara anicca,vinnam aniccam;`
    ───────────
    (注 1) 大.2-248上、中。
    `rupam bhikkhave anatta,vedana anatta,sanna anatta
    ,sahara anatta, vinnam anatta;sabbe sahara anatta
    , sabbe dhamma anatta ti. (诸比丘!色是无常的,受是
    无常的,想是无常的,诸行是无常的,识是无常的;诸比丘
    !色是无我的,受是无我的,想是无我的,诸行是无我的,
    识是无我的;一切行是无常的,一切法是无我的。) 云云」
    (注 1) 明白地提到「一切法无我」。增支部《A.3,134经》
    提示 如来现等觉、现观、已现等觉、已现观「一切行是无
    常的,一切行是苦的,一切法是无我的 (sabbe dhamma
    anatta) ;然後宣说、指示、施设、建立、开明、分别、显
    示「一切行是无常的,一切行是苦的,一切法是无我的。」
    ( 注 2)
      以「无常的√苦的」作宾词之主词,都是「一切行
    (sabbe `sankhara`)」;说到「无我的」句子,「主词」用
    「一切法(sabbe `dhamma`)」。作如是差别,必定有其含意
    ;因为佛陀五明具足,「声明」、「因明」要求小心用字遣
    词。一字之更改,意义千差万别;因此,读《经》闻「法」
    时,可不审慎哉!
      众生之五受阴是无常的,世尊之五阴亦是无常的;所以
    ,一切行是无常的。此时,「行 (`sahara`) 」不只是五阴
    之行阴 (注 3) 及有情数缘起之行支;相当於一切「有为法
    (sahata dhamma)」。 一切有为法缘生、缘灭;所以,一切
    有为法是无常的,一切行是无常的。
      「一切行无我,一切有为法无我。」(注 4)当然成立;
    一切行、一切有为法,都是缘起、无常、非一、无主,故无
    我。五受阴是有漏诸行,是无我;很多人认为是事实。可是
    ,认为无漏之五阴或是离有为之五阴是当有我√可能有我√
    愿有我√戏论有我者亦非少数。释尊对这些人道出;「一切
    法无我!」明白地指示有漏五受阴无我,无漏五阴无我,离
    五阴无我,一切诸行无我,一切法无我。
      现代有人提出意见 原始佛教只说「一切行无我」,并
    没说「一切法无我」;到部派佛教时,才有「一切法无我」
    的观念。北传《阿含经》及南传《`Nikaya`》都有明文记录
    「一切法无我」;如《杂.262(注 5),961经(注 6)》,《增
    一.31-4经(注 7)》,《S.22,90(注 8);S.44,10(注 9);
    M.35(注 10);A.3,134经(注 11)》另外相当早期结集之《
    法句经》也明文 「一切法无我。」(注 12)。可是这些人
    以为现存南北两传原
    ───────────
    (注 1) Mi.p.228。
    (注 2) Ai.p.286。
    (注 3) 杂.46大.2-11下。
    (注 4) 杂.196大.2-50中。
    (注 5) 大.2-66中。
    (注 6) 大.2-245中。
    (注 7) 大.2-668下。
    (注 8)S iii.pp.132f.。
    (注 9) Siv.p.401。
    (注 10) 同注 (1)。
    (注 11) 同注 (2)。
    (注 12) Dhamma-pada 279偈。
    始佛教经典,都是通过部派传承;甚至於南北两传相当经(
    注 1),经句全同处也不能不怀疑受部派佛教的影响。 虽然
    没确切的证据否定他们的疑点;但是,也没有确实的证据支
    持他们的怀疑属实。我们不说代代大德虔诚地传承经典绝不
    错失,并无後人修窜;我们只管从佛法的根本精神来探求。
    前引《Cusaccaka经》说 「色是无我的,受......想......
    行......识是无我的......」然後说 「一切法是无我的。
    」显然,世尊从「五阴之一一阴无我」归结到「一切法无我
    」。有人会说个人的五阴并不能包涵一切法;事实上世尊所
    指五阴之一一阴如《杂.55 经》所示:「云何为阴?若所有
    诸色......若过去、若未来、若现在,若内、若外,若 、
    若细,若好、若丑,若远、若近,彼一切总说色阴;随诸所
    有受、想、行、识亦复如是,彼一切总说受、想、行、识阴
    。是名为阴。」如是,五阴是包涵三世、内外、远近、任何
    性质的一切法;所谓 「五阴世间」。
      《杂.196经》说到 「一切非我。云何一切?谓眼非我
    ,若色、眼识、眼触,眼触因缘生受......若苦、若乐、不
    苦不乐......彼亦非我。如是,耳、鼻、舌、身、意[非我]
    ,若法、意识、意触,意触因缘生受......若苦、苦乐、不
    苦不乐......彼亦非我。」(注 2)这里所指「一切」同《杂
    .319 经》一样,十二入处是名一切。(注 3) 十二入处能包
    罗「一切法」否?意根所对「法」──意境法──代表一切
    法。佛眼所对佛心所缘,正是宇宙一切法。六六处无我,证
    明一切无我√一切法无我。(注 4)
    (丙)【证无我 而 不住著无我】
      如<本文§11-0-2节>所引《净不动道经》世尊告阿难尊
    者 「若比丘如是行......无我、无我所,我当不有、我所
    当不有,若本有者便尽,得舍(`upadanam`)。阿难!若比丘
    不乐彼舍、不著彼舍、不住彼舍者,阿难!比丘行如是,必
    得般涅盘。」尊者阿难白曰 「世尊!比丘若无所受
    (`upadanam` 取),必得般涅盘耶?」世尊告曰 「阿难!
    若比丘无所受,必得般涅盘。」(注 5)《经集义品 (Sutta-
    `nipata Atthaka`-vagga)》 「内(自己)处於寂静(upasame)
    ,比丘不从
    ───────────
    (注 1) 杂.110经=M.35经;杂.262经=S.22,90经;杂.961
       经=S.44,10经。上列经文都开示 「一切法无我!
       」。
    (注 2) 参阅 大.2-50上、中。
    (注 3) 大.2-91上。
    (注 4) 天亲菩萨造《大乘百法明门论本事分中略录名数》
       伸义谓 「如世尊言:一切法无我;何等一切法?
       云何为无我?一切法者略有五种 一者心法,二者
       心所有法,三者色法,四者心不相应行法,五者无
       为法。言无我者略有二种 一补特伽罗无我,二法
       无我。」
    (注 5) 大.1-543上、中;参阅 M ii. p.265。
    他求寂灭(santim);内已寂静者无有我(n'atthi `atta`),
    因何[有]无我(kuto `nirattam va`)?」(注 1)以上诸《经
    》指明 证无我之漏尽者,不乐、不取、不著、不住有我;
    亦不乐、不取、不著、不住无我。
    §12-0-0【释尊处处说无我亦有说我;异学多说有我亦有说
        无我】
      佛教与异学都有说到我√无我;双方是同文、同义,或
    是同文、异义,须要分辨清楚!
    §12-0-1 释尊说无我
      释尊从成佛之後一直到临般涅盘,以种种方便说教 「
    一切法无我!」如<本文§0-0-1节,§9-0-0 节~§11-0-4
    节>所载,兹不再重复陈述。
    §12-0-2 释尊说我
    (甲)《杂.14经=S.22,27经》 「我昔於色味(`Rupass'aham
    bhikkhave assada` pariyasanam acarim),......」(注 2)
    《长.4经=D.19经》 「......尔时,大典尊......即我身
    是也 (`Aham` tena samayena `Maha`-Govindo `brahmaano
    ahosim`)。」(注 3)《杂.37经=S.22,94经》 「我不与世
    间诤,世间与我诤。(N'aha bhikkhave l=okena `vivadami`
    loko ca maya vivadati。) 」(注 4)《杂.55 经=S.22,48
    经》 尔时世尊告诸比丘 「我今当说阴及受阴 (`Panca`
    bhikkhave khande `desissami panc'upadanakkhandhe` ca)
    ......」(注 5)《经》中所言「我」是用第一人称代名词单
    数主格之``aham`'或是用第一人称单数能动态直说法现在
    时之动词语尾 `-mi'表示;人际沟通,资讯上主词√宾词
    中需要分别人称等。否则,引起<本文§1-0-1节(乙)段> 所
    述之困难。此处,释尊言「我」,并不具外、凡之「我见」
    ;是随顺世间名字假名施设 (`pannatti`)。
    (乙)《杂.130经》 为了断、知五受阴者,当亲近「大师、
    胜师者......觉者、知者、慧者......正忆念者。」等五十
    六种身分者求教;《杂.784经》 正见缘起条件和合下,某
    些作业具足时,有「父、母、众生,......阿罗汉善到、善
    向,......」等某某身分、某某名义被称呼。如来依缘起处
    中(道)说法,无「无明」而正见「有父、母、众生......善
    恶业、报......」(见《杂.298,459,301经》);异於虚无论
    者、无作业论者、无力用论者之「无父、母、众生......善
    恶业、报......」(见《杂.154,155经》)。虽然有父、母、
    觉者、大师......,可不承认有自有
    ───────────
    (注 1) 经集 Sn. 919偈, Sn. p.179。
    (注 2) 大.2-2下;S iii. p.29。
    (注 3) 大.1-34上 ;D ii. p.251。
    (注 4) 大.2-8中;S iii. p.138。
    (注 5) 大.2-13中;S iii. p.47。
    、独存、常、恒、不变之父、母、觉者、大师......等。
    (丙)圣弟子身行、口说、心惟「我」时,随时反省正念、正
    知此「我」并非「常、恒、永住、不变易之我」;正念、正
    知此「我」如《杂.273经》所示:「是无常之我,非恒、非
    安稳、变易之我。」(注 1)
    (丁)「漏尽比丘说 有我√无我」无咎!如《杂.581,582经
    》所示:天子说偈问佛 「若罗汉比丘,自所作已作,一切
    诸漏尽;持此後边身,记说言有我及我所不?」尔时,世尊
    即说偈答:「若罗汉比丘......正复说有我,我所(`aham`
    `vadami` ti pi so vadeyya, `mamam vadanti` ti pi so
    `vadeyya` ti.)无咎!」再问 「若罗汉比丘......心依於
    我慢,而说言有我及说於我所,有如是说不?」世尊答言:
    「已离於我慢,无复我慢心,超越我、我所,我说为漏尽;
    於彼 我、我所,心已永不著,善解世名字,平等假名说
    (loke `samannam` kusalo vidit=`va`, `voharamattena`
    so `vohareyya` ti.)。」(注 2)
      读者当注意 漏尽者无我见、我所见、我慢系著使;善
    巧了解世间名字之实用。虽然,事物依缘而起,本无实体;
    不妨对事物、功用给予假名施设,平等随顺世间假名字说 
    我、我所,我作善业,善报为我所得。
    (戊)《三藏》中有「己」、「自己」、「我自己」等和「我
    」、「自我」等字於汉文字义类似,甚至难於分别;於梵语
    √巴利语,亦同有如此困扰。
      Attan√attan ⑴ 作 名词、述词的形容词用(注 3),
    字义──「我、自我;我的、自我的。」为<本文§5-0-0节
    至§5-0-5节> 所讨论之「我(attan)」; <§10-0-0节至§
    11-0-4节>所讨论「无我(anattan)」要否定之「我」。⑵作
     反身代名词 (reflexive pronoun) 用,字义─「我自己、
    你自己、他自己,我们自己......人人自己。」佛教反对作
    名词及形容词用时之「我、自我,我的、自我的」;因为没
    有常、一、绝对自主自在 之「我(attan)」。但是,佛教承
    认 空相应缘起随顺法里,有相对的安定(似常)、统合 (似
    一)、自主(合乎缘起条件下之自在)的「我(aham第一人称代
    名词之我)」。 此缘起假名之「我」,起惑、造业而流转生
    死,承受苦报; 此 缘起假名之「我」,生「明」修「无漏
    业」而「解脱生死苦系」,体验「涅盘乐」。在生灭无常、
    相续不断之「缘起流(因果系)」里,上述流转√还灭(转出)
    ,都是各人自作业,果报还自受;这里
    ───────────
    (注 1) 大.2-72下。
    (注 2) S.1,25(§1-4),Si.pp.14~15。
    (注 3) 参阅 The Pali Text Society's Pali-English
       Dictionary p.22。
    所说自作自受之「自」字,以反身代名词「attan(各人自己)
    」或是以反身代名词「sa④(梵语 sva & `svayam: one'sown,
    by oneself 自己、自身)」叙述。
      这些不同因果系之相对的主体,是缘起的──在一段时
    间里 有其安定性,在特定空间里 有其统合性,不违反缘起
    条件下有其相对之自主性,──在世俗谛里「不无」;可是
    ,非缘起的、永远常在的、独自存在的、无条件而绝对自在
    之主体,在第一义谛里「不有」。 虽然依第一义谛 无绝对
    常、一、主宰之「我(attan)」,但是在俗数法(缘起系列)
    里,有先前作业後来受报;自作自受(注 1),因果不昧。有
    见及此,释尊一再要求人人自己进德修业 「住於自洲,住
    於自依,不异依(`attadipa` viharata,`attasarana`,
    anannasarana)。」(注 2);「自护护他,护他自护(`Attanam`
    rakkhanto `param` rakkhati,`param` rakkhanto `attanam`
    rakkhati.)。」 (注 3);「知己(attannu)」(注 4);「自
    修习(bhavitatta)」(注 5);阿罗汉诸漏已尽,所作已作,
    离诸重担,逮得「己利(sadattha)」,尽诸有结,正智善解
    脱。(注 6)如是,释尊⑴於「俗谛」随顺世间名言,施设 
    人称代名词之你(tvam)、我(aham)他(so/ `sa`),反身代名
    词之 人人自己(attan 相对的「我自己」),作有漏业 轮回
    流转,作无漏业解脱轮回;⑵於「真谛」,不顺世间迷情而
    否定「有我(attan名词√形容词之绝对的常、一、自主之我
     )」。
    §12-0-3 异学说我
    如 <本文 5-0-0节§8-0-7节> 所述,兹不重复。
    §12-0-4 异学说无我
      如如<本文§11-0-1节§11-0-3节>所示,兹不重复。
    §12-0-5如实知有「我(`aham`)、己(attan)」与无「我
         (`aham` asmi;ayam aham asmi)、我
         (attan / Attan)」
      异学於五阴不如实知故,即阴√离阴见有我√无我皆非
    真实;释尊批判如是 「思惟有我,是为邪思;思惟无我,
    亦是邪思。......若念有我,则是邪念,则是有为,则是戏
    论;若念无我......亦是戏论。」(注 7)
    ───────────
    (注 1) M iii. p.180。
    (注 2) 大.2-8上;S.22,43(§3), S iii.p.42。
    (注 3) 大.2-173中;S.47,19(§5), Sp.169。
    (注 4) 大.1-421中;A.7,64(§2),Aiv.p.113。
    (注 5) 大.2-27下;S.6,3(§8). Si.p.141。
    (注 6) 大.2-104下;A.9,7 (§2),Aiv. p.369 sadattha=
       sva-attha(英语 one's own good)。
    (注 7) 《起世经》卷八,大.1-350上。
      异学之有「我(attan√Attan─哲学的√宗教的分别的
    我);我(ayam a=hamasmi─常识的分别的我)」为绝对的常
    、一、自主;在现实的世间里,此「我√我 (attan√aham
    asmi) 」是妄情遍计,属「增益(samaropa)执」。异学之断
    灭的√恶取的无「我(`aham)、各人自己(attan)」,此「我
    、各人自己」是相对的安定的、统合的、随顺缘起才自在的
    我,在无常又相续之各自缘起系列里,作业、受报;在现实
    的世间里否定此缘起之「我(`aham`)、各人自己(attan)」
    ,是属「减损(`apavada`)执。」「增益、减损」与实在不
    相等,违反实际。
      佛教无绝对常、一、主宰、非缘起之「我 (attan─哲
    学的√宗教的分别的我);我(ayam aham asmi─常识的分别
    的我) 」故,无增益;佛教有相对的安定的、统合的、随顺
    缘起才自在之「我(`aham`)、人人自己(attan)」 故,不减
    损。「无增益、不减损」如如、不离如、不异如,与实在相
    应,符合实际。
    §12-0-6 无我而有作业受报
      《杂.335经》 「云何第一义空(法)经?诸比丘!眼生
    无有来处,灭时无有去处;如是,眼不实而生,生已尽灭。
    有业报而无作者;此阴灭已,异阴相续,除俗数法。耳、鼻
    、舌、身、意亦如是说,......除俗数法。俗数法者──谓
    此有故彼有,此起故彼起;如无明缘行,行缘识,......广
    说乃至纯大苦聚集起。又复,此无故彼无,此灭故彼灭;(
    如) 无明灭故行灭,行灭故识灭......如是广说乃至纯大苦
    聚灭。比丘!是名第一义空法经。」
      复次,《中.62经》 释尊为 Magadha王说 如实知五阴
    生灭,不著、不计、不染、不住、不乐五阴是我者,舍此五
    阴已,更不受阴。於是,诸 Magadha人而作是念 若五阴无
    常者,谁活?谁受苦乐?世尊因此告比丘 「愚痴凡夫不有
    所闻,见我是我而著於我。但无我、无我所,空我、空我所
    ;法生则生,法灭则灭。皆由因缘合会生苦,若无因缘诸苦
    便灭;众因缘会相连续则生诸法。 如来见众生相连续 生已
    ,便作是说 有生、有死。...」(注 1) 如是,世尊依缘起
    处中说法,开示 第一义空法──无作者(=无我)及俗数(
    有) 法──有业、有报。同样,世尊以因缘生灭来解开众生
    对「无我而有生活、受苦乐」之疑。可见通过「缘起法门」
    才能善巧地把握有「我(`aham`)√自己(attan)」√无「我
    (attan)√我(ayam aham asmi√ aham asmi√ahaara)
    ───────────
    (注 1) 大.1-498中。
    」之实相。了解众生「人人自己(attan)」造作有漏业而流
    转生死;净信(胜解)「自己(attan)」,修行无漏业,必定
    能解脱苦罗网。
    §12-0-7释尊有时不记说「有我(atth'atta)」√「无我
         (n'atth'atta)」
      如《杂.961经;S.44,10经》所示:世尊再三不答普行
    者 Vacchagotta问 「为有我(atth'atta)耶?无我
    (natth'atta)耶?」尔时,阿难白佛言:「世尊!彼婆蹉种
    出家三问,世尊何故不答?岂不增彼婆蹉种出家恶邪见,言
    :沙门不能答其所问!」佛告阿难 「我若答言:『有我
    (atth'atta)。』则增彼先来邪见 (注 1);若答言:『无我
    (n'atth'atta) 。』彼先痴惑,岂不更增痴惑......言:『
    先有我,从今断灭!』。若先来有我,则是常见;於今断灭
    ,则是断见。如来离於二边,处中说法......所谓 是事有
    故是事有,是事起故是事生;谓缘无明行,......乃至生、
    老、病、死、忧、悲、恼、苦灭。」
      从《杂阿含经》「婆蹉种出家相应」(注 2),可以看出
    世尊对外道「十四难句」不为记答(avyakata);释尊何以「
    默然不答?」并非释尊不知、不见,佛陀悉知、悉见;(注 3)
    或因斯义甚深、无量、无有边际,非算数所知,无有方处,
    亦无去来,寂灭无相;(注 4)或以无义理;(注 5)或不增彼
    邪见、愚惑;(注 6)或彼故恼乱(注 7)而不记答。
      有些学者见佛不回答十四难问,遽然断言释尊不回答「
    哲学问题」,不谈「有我、无我」等形而上之戏论;事实并
    非如此,阿耨多罗三藐三佛陀(Anutt=ara-samyak-sambuddha
    无上正遍知者) 一向应机说法。说法的原则是 法饶益、义
    饶益、梵行饶益。如果,所说法是寂灭无相,於彼(听者)为
    「非境界 (avisay=asmim 处於非对境)」;所说义甚深、无
    量、非算数譬喻可知;或者,说法会使对方增加痴惑、邪见
    时,无上正遍知者才默然不答。
      释尊对执常见之契机者,一再否定绝对的常、一、主宰
    之真我,而为说「无我 (anattan)」;不承认有绝对的我,
    而说「非有我(n'atth'atta)」。事实上
    ───────────
    (注 1)「则增彼先来邪见。」 S.44,10 作:“api nu me tam
       anulomam abhavissa `nanssa uppadaya` `Sabbe
       `dhamma anatta`'ti (然则,此[指答 有我]与
       为我智所生「一切法无我。」云云有相顺不?)"见
       Siv.401(§7)
    (注 2) 见 杂.957~964经/别杂(别译 杂阿含经之省略,以
       下例同。).190~198经。
    (注 3) 杂.967经大2-248中。
    (注 4) 别杂.191经,大.2-443下。
    (注 5) 别杂.192经,大.2-443下。
    (注 6) 别杂.195经,大.2-444下。
    (注 7) 别杂.198大2-446上。
    ,如来本末始终一贯说「一切法无我(sabbe `dhamma
    anatta`)!」怎能说 释尊未曾说形上学的「无我(anattan)
    」!反之,对执断见之契机者,即一再建立缘起相续不断之
    俗我,而说有「你、我(`aham)、他」,人人自己(attan)作
    业、自(attan)受报。
    §13-0-0【无我行】
      佛法之可贵,在於行、证,不止於闻、思;当然,行、
    证并不能离於「听闻正法、内正思惟」。既然⑴听到如是─
    ─『离常又离断的「无我(anattan√na ayam aham asmi √
    `ahamkara` na homi) 」;相对的有缘起生灭无常,相续不
    断的「我(aham)」;此我(`aham`)各人「自己(attan)」修
    戒、定、慧三无漏学,心解脱欲、有、无明三有漏,自证现
    法涅盘。(注 1)』──无我正法;⑵经过「内正思惟(yoniso
    `manasikara` 如理作意)」,正见审谛忍无我正法;⑶于今
    ,当「法次法向 (`dhammanudhamma-patipada`)」(注 2),
    随顺无我正法而修行。
    §13-0-1 日常生活上之无我行
    (甲)【日常生活中觉察无我】 
      如《清净乞食住经》所示:尊者舍利弗晨朝著衣持□,
    入城乞食已,还精舍(食讫)举衣□,洗足已,入林中昼日坐
    禅;坐禅觉,来见世尊。针对世尊所问,答 「我今於林中
    入空三昧禅住。」佛赞叹舍利弗入上座禅住,并告舍利弗 
    「若诸比丘欲入上座禅者当如是学 若入城时,若行乞食时
    ,若出城时,当作是思惟──我今眼见色,颇起欲、恩爱、
    爱念著不?舍利弗!比丘作如是观时,若眼识於色有爱念著
    者,彼比丘为断恶不善故,当[增上]勤欲、方便、堪能系念
    修学......若比丘观察时,若於道路,若聚落中行乞食,若
    出聚落,於其中间眼识於色无有爱念、染著者,彼比丘愿以
    此喜乐善根,日夜精勤系念修习。是名比丘於行、住、坐、
    卧 净除乞食。」(注 3)
      本《经》弥勒菩萨作如是开示 「入空三昧上座禅住」
    是「尊胜空住」;而「欲入上座禅者当如是学......」为「
    引彼空住」。如《瑜伽师地论》卷九十所示 「当知略有二
    种空住 一者尊胜空住,二者引彼空住。诸阿罗汉观无我住
    ,如是名为尊胜空住;由阿罗汉法尔尊胜,观无我住於诸住
    中最为尊胜。如是,或尊胜所住,或住尊胜;由此因缘,是
    故说名尊胜空住。引彼空住者,谓如有一若行、若住,如实
    了知烦恼有、无。知有烦恼,便修断行;
    ───────────
    (注 1) 杂.821经大.2-210下~211上。
    (注 2)杂.27经大.2-5下。
    (注 3) 杂.236大.2-57中。
    知无烦恼,便生欢喜。生欢喜故......乃至,令心证三摩地
    ;由心证得三摩地故,如实观察诸法无我,昼夜随学曾无懈
    废。如是,名为引彼空住。当知此中於内烦恼如实了知──
    有知为有,无知为无──是名空性(性 拟作「住」)。」
    (注 1)
      如是,日常生活行、住、坐、卧当中,时时观察 有「
    我、我所」或者无「我、我所」之欲、念、爱、著;由引彼
    空住而住於尊性空住;如诸阿罗汉无我见、无我所见、无我
    慢系著使,观无我而住。
    (乙)【日常生活中 觉知无我】 
      如《杂.202经》所示:「於眼正观无常(我),若色、眼
    识、眼触,眼触因缘生受,若苦、若乐、不苦不乐彼亦正观
    无我。......如是,乃至意触因缘生受,若苦、若乐、不苦
    不乐彼亦正观无我。如是知、如是见,次第我见断无我见生
    。」如是六根对六境生六识,六触生六受、六想、六思、六
    爱......都随时观察此等诸法是缘起,是无常、苦、无我;
    时时观察诸法无我者,佛说 彼次第我见断,无我见生。
    (注 2)
    §13-0-2 专精禅思无我
      於《杂.206,207,208经》世尊告诸比丘 当勤、方便禅
    思,内寂其心!当修无量三摩提,精勤系念!所以者何?方
    便禅思,内寂其心,如是如实知显现;修无量三摩提,精勤
    系念已,则如实显现。如实显现六六法无常 (、苦、空、无
    我)。(注 3)《中.62经》 「彼一切(五阴)非我、非我所、
    我非彼所,当以慧观知如真!」(注 4)《杂.24经=S.22,91
    经》 「彼一切(五阴)非我、不异我、不相在,如是平等慧
    如实观!(`Sabbam rupam` ⑤ n'etam mama, N'eso'ham
    asmi,Na m' eso atta'ti evam `etam` yathabhutam
    sammappannaya` passati。) 」(注 5)
      如是,深观无我实相,必须修无量三摩提、专精禅思才
    能如实显现无我√如实知无我;通过戒增上学、定增上学,
    以慧增上学修习所得之「三般若 (sam= `mappanna` 平等慧
    ) 」才能如实知「无我 (anattan) 」。
    §13-0-3 由渐修除去「我见(attan; ayam aham asmi)」、
         「我所见(attani=ya;idam me)」、「我慢使
         (`mananusaya`)」
      轮回无始,众生被无明所盖,渴爱所系,流转轮回,不
    知本际。(注 6)「无明」与「爱」都是「我执」;如《大义
    释 (Maha-niddesa)》 「我执者,『爱我执
    ───────────
    (注 1) 大.30-812中。
    (注 2) 大.2-52上。
    (注 3) 大.2-52中、下。
    (注 4) 大.1-498下。
    (注 5) 大2-5中;S iii..p.136。
    (注 6) S.15,1经,S ii. p.178;杂.940经大.2-241中。
    (`tanha-mamatta`) 』及『见我执 (`ditthi-mamatta`) 』
    之二我执也。......此是我所,彼是我所,......百八渴爱
    ;此爱我执也。二十有身见......六十二见;此见我执也。
    」(注 1) 如是,无量世以来,无明及渴爱辗转熏习我、我
    所、我慢使,与生俱来;今世邪师误导√自己妄分别,加重
    我、我所之爱、见,加深我慢随眠。因此,难於如实知、如
    实见无我,无我所;加倍难於舍断我慢系著使。善根具足者
    在理智的观察下,可以明了宗教的√哲学的√常识的分别我
    见非实在,而否定它;俱生我见须要深刻的反省下,才觉察
    到它;我慢使必须专精禅思,才如实显现。已如实知、如实
    见我、我所、我慢使,也须要逐渐地修习,才能断除我见、
    我所见、我慢随眠。如《杂.103经;S.22,89经》所示 :
    ⑴ Khema 比丘言:我於五受阴能观察「非我非我所 (na
    `Kinci attanam va` att= aniyam `va` 无任何我或我
    所)」。此处指 无任何哲学的√宗教的我、我所见。
    ⑵「我於五受阴观察非我、非我所而非漏尽阿罗汉 (Api ca
    me `avuso pancasu upadana-`kkhandhesu“ `Asmi` " ti
    adhigatam[道友!我实在地於五受阴体验到『我。 』云云
    之概念],“ Ayam aham `asmi` " ti ca na `samanupassami`
    [然而,我不见『有此我也。』云云之概念]。」此处指 
    虽然体验到「俱生我见」,可是已经无任何「分别我见(包
    括常识的√哲学的√宗教的我、我所见)」。
    ⑶「我於五受阴观察非我、非我所而非漏尽阿罗汉者,於五
    受阴『我慢、我欲、我使未断(`Asmiti mano Asmiti` chando
    Asmiti anusayo `asamuhato`) 』、未知、未离、未吐。」
    此处指 未知、未断我慢使,舍阴取阴之下,不证漏尽、无
    生,不具阿罗汉身分。
    ⑷「然後於五受阴增进思惟,观察生灭──此色、此色集、
    此色灭,此受......想......行......识、此识集、此识灭
    。──於五受阴如是观生灭已,『我慢、我欲、我使一切悉
    除(Asmiti mano, Asmiti` chhando, `Asmiti` anusayo
    `asamuhato` so pi `samugghatam` gacchati。) 』。是名
    真实正观......不起诸漏,心得解脱。」 (种种我见、我所
    见、我慢使之巴利语请参阅<本文§8-0-7节表解乙>)
      由信三宝,听无我法门,思惟无我法,评量无我法,观
    察无我法已,身谛作证、以慧增上观;如是渐渐习、学、趣
    迹,受教、受诃,然後得究竟智(注 2) (=智证无我慢、涅
    盘 )。
    ───────────
    (注 1) `Maha-niddesa` pp.49~50。
    (注 2) 中195经大.1-752中。
    §14-0-0【自证 无我】
      「自证无我 (`Anattanam attana abhijanati`)。」√
    「我证无我(`Anattanam abhijanami`)。」乍见汉文字面,
    是十足之「自语相违」;如果用巴利语来说,可能发生同样
    之疑惑。不能深入「无我法门」,莫怪初学难解,异学疑惑
    。
      ⑴所称「自」指「自己、人人自己 (attan;梵语
    `sva-atman` 都是反身代名词) 」;「我 (以第一人称单数
    能动态直说法现在时动词语尾 -mi 叙述)」指缘起的有条件
    的相对的自在的我,此我无常又相续,能修无我行,可作证
    无我。自」√「我」非指「自我或我(ayam aham asmi √
    attan √ Attan 常识的√哲学的√宗教的非缘起的无条件
    的绝对常、一、永住、自主的我 )」。
      ⑵ 所指「无我(anattan)」,在<本文§9-0-0节至§
    10-1-3节> 已详述,兹不重复。
      无我「渐修」而「分证」;如下所述 
    §14-0-1 一种子道、斯陀含、须陀洹所证无我
      《杂.820经》 「断三结─谓身见、戒取、疑;断此三
    结得须陀洹。」
      《杂.821经》 「断三结─谓身见、戒取、疑,贪、瞠
    、痴薄,成一种子道;彼地未等觉者名斯陀含;彼地未等觉
    者名 家家。」
      二《经》所指「身见结」即是「二十有身见」;如《杂
    .570 经》所示:Isi=datta 尊者答 Citra 长者 「愚痴无
    闻凡夫见色是我、色异我、色中我、我中色,受......想..
    ....行......识见是我、识异我、我中识、识中我。长者!
    是名身见。」参阅<本文§8-0-1节第4. 5.>二段;所指「我
     (attan√Attan)」是哲学的√宗教的分别我见,是沙门初
    果、二果及向阿那含者所首先断、知!
    §14-0-2 阿那含所证无我
      《杂.821经》 「断五下分结──谓身见、戒取、疑、
    贪欲、瞠恚;断此五下分结能得中般涅盘;彼地未等觉者得
    生般涅盘;彼地未等觉者得无行般涅盘;彼地未等觉者得有
    行般涅盘;彼地未等觉者得上流般涅盘。」
      《杂.64 经》所引世尊叹优陀那偈 「法无有吾我,亦
    复无我所;我既非当有,我所何由生?比丘解脱此,则断下
    分结。」
      《S22,55经=杂.64经》:“No `c'assam` , no ca me
    `siya`;na bhavissati,(注 1) na me `bhavissati" ti.
    Evam `adhimuccamano` bhikkhu chindeyya `orambhagi`=
    ───────────
    (注 1) `bhavissati' S.22,81经第28节作`bhavissami'
       比较合乎法义。
    `yani sannojanani` ti。」(注 2)
      阿那含断五下分结所证无我,字面上与 <本文§11-0-2
    节> 所举异学「断见之无我」所说相当;都是见「不可能有
    我,亦不可能有我所;当来无我,当来无我所。」实际上,
    所体会的字义迥然不同;异学是执今世有我,对来世不明而
    认为可能无我√可能无我所,或是随意断定当来无我√当来
    无我所。佛教圣弟子得阿那含者,如实断、知 「今世及来
    世都无我、无我所。」亦不具「来世可能无我、无我所。」
    之想像存在。
      阿那含除了断身见结之哲学的√宗教的分别我见之外,
    连俱生的我见亦断、知;``assam`'及 ``siya`'与`
    asmi'之字根 √as 相同,所以同属俱生我见。
      如《中.6经》所示:五下分结已断,而少慢(`mananusaya`
    我慢随眠 )未尽,从灭我慢得般涅盘之快慢,分别五种阿那
    含。以灭火之快慢为喻 「中般涅盘」者如烧才燃便灭,
    或如铁洞燃俱炽以 打之,迸火飞空,上已即灭;......迸
    火飞空,从上来还未至地(即)灭。「生般涅盘」者,......
    迸火飞空,堕地而灭。「行般涅盘」者......「无行般涅盘
    」者......「上流阿迦腻吒(天)般涅盘」者如......迸火飞
    空堕多薪草上......烧村邑、城郭、山林、旷野已,或至道
    、至水、至平地(才)灭。(注 2)
    §14-0-3 阿罗汉所证无我
      《中.6经》 「云何无余涅盘?比丘行当如是 我者无
    我亦无我所;当来无我亦无我所。已有便断,已断得舍,有
    乐不染,合会不著;行如是者,无上息迹慧之所见,而已得
    证[慢已尽]。我说彼比丘不至东方,不至四方、南方、北方
    、四维、上、下,便於现法中息迹、灭度。」(注 3)
      《杂.983经=A.3,32经》 「彼(阿罗汉)比丘於此识身
    及外境界一切相无有我、我所见、我慢系著使,及心解脱、
    慧解脱,现法自知作证具足住;......断爱缚结,(正)慢无
    间等 (`samma manabhisamaya`),究竟苦边。」(注 4)
      《杂.270经》 「善正思惟,观察色无常,受、想、行
    、识无常;......如是思惟,断一切欲爱、色爱、无色爱、
    掉、慢、无明。所以者何?无常想者能建立无我想;圣弟子
    住无我想,心离我慢顺得涅盘。」如是,现法涅盘者不
    ───────────
    (注 1) S.22,55经第2节,S iii.pp.55~56。
    (注 2) 见 中.6经大.1-427上、中、下。
    (注 3) 见 大.1-427上、下。
    (注 4) 参阅 杂.71经大.2-18下。
    只断了包括一切欲爱之五下分结而已,更加断除「色爱、无
    色爱、掉、慢、无明」等五上分结。(注 1)
      「转去诸结」指解开五下分结及五上分结;「断爱欲」
    指断除一切欲爱、色爱、无色爱;「正慢无间等」指断知掉
    、慢、无明;「究竟苦边」指欲有漏心解脱、有有漏心解脱
    、无明有漏心解脱、解脱知见 我生已尽,梵行已立,所作
    已作,自知不受後有;「现法涅盘」指今生当下贪欲永尽、
    瞠恚永尽、愚痴永尽、一切诸烦恼永尽。
      得沙门第四果者 於「无我法」所断、知者,如下:
      ⑴宗教的√哲学的分别的我、我所见(Attan√attan;
    Attaniya√atta=niya);
      ⑵常识的分别的我、我所见(ayam aham asmi, idam me);
      ⑶俱生的我见(asmi√aham√aham asmi√ahaara);
      ⑷我慢(Asmi `mana`)√我欲(`Asmiti` chanda)√我使
       (Asmi anusaya)、我慢使(`mananusaya)。
    §15-0-0【结 言】
      「一切法无我」为释尊本末所说、所教之「四法本」,
    甚深难解;无始生死,我、我所、我慢熏习,难於除尽爱我
    执、见我执、我慢系著使。为了自求解脱生死轮回,必须自
    证「无我、无我所、无我慢系著使」;为了度脱天下,必须
    成就「无我、无我所(=三轮体空)」才能六度万行。「我」
    、「无我」多义,只从汉文,很难辨别所指何义;甚至在梵
    语、巴利语,亦具同样困难。本文依据北传《四部阿含经》
    ,参考南传《五尼柯耶》,分析「种种我、我所见之内容,
    列举「无我、无我所之观察法」,指出「舍断我、我所见、
    我慢系著使之行法」;希望有助於读者「分证无我、无我所
    」,乃至「究竟证我慢尽」现法涅盘!(注 2)
    ───────────
    (注 1) 见 长.9经,大.1-51中。
    (注 2) 附记 ⑴ anattan 汉译为「无我」或是「非我」;
       ⑵ attan√atth'atta 指「是我」√「有我」;⑶
       「无我」 ~ 「空」之关系;「我无法有」等等内容
       复杂,不能数言说明白,当专文论述;因此,本文
       未曾讨论,留待将来。
        杨郁文谨记 (6/17/1987 初稿)(9/15/1994 修订)


返回主页
返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