佛教传统义解与现代学术之融合

          ——发言于华梵大学座谈会
              济 群 法师
  现在,佛教界从各个佛学院开始,慢慢趋向佛学的学术研究。现在学术研究所采用的方法,基本上是欧美、日本的。这里有一点值得我们重视,即佛陀说教的原则,这个原则就是“契理”和“契机”。长期以来,根据我个人对学术界的接触,发现很多学者在研究佛学或者研究其他各种学问的过程中,非常重视学术上的个人创见,倘若个人有创造性的观点,与别人看法不一样,就足以显示出个人在学术研究中的地位。但如此一来,往往忽略契理这一方面,而未注意所研究的问题,其结论是否契合事实。所谓的学术,它的意义是为了求真,但在追求独特的见解时,有时却忽略了求真。所以我们在学术研究的过程中在运用现代学术研究方法的同时,应注意“契理”这一根本,这是第一点。
  第二点,就是现代所谓的“学术研究规范”,如刚才提到的欧美、日本近百年所采用的方法。方法的本身是一种工具,譬如说,古代所采用的学术研究工具和方法就有很多,例如中国古代大德的表达方式,而西方那些大哲学家,如柏拉图、黑格尔等等,也都有自己的表达方式。就是说,所谓的“现代学术的规范”,并非唯一的、最好的表达方式,方法可以有很多种。现代很多学者在做研究时,往往就只有这一套“学术史的回顾”:“我要解决什么问题”、“已解决什么问题”、“还有什么没有研究的”。我认为这样的方法仅仅是人类思想研究方法中的一种,但绝非唯一的。过去有很多大思想家,他们也没有依照这一套规范来治学。如隋唐时期的八大宗派祖师,乃至西方的大哲学家,他们的著作都阐述了无量的智慧,但并没有运用这些规范,也不会因为没有这些规范而失去思想上的价值。所以,我们不能把学术规范当作衡量学术价值的唯一标准。
  第三点,将研究纯粹地学术化,往往会把学术和实用性脱离,即学术归学术,不重视它在实际生活中的作用。其实,佛学的研究应重视佛学在当今社会的作用,即它所担负的净化社会、净化人心的使命。佛陀在《箭喻经》里,就非常重视佛法的这种现实作用。佛陀说法是非常注重其实用性的,现今社会存在太多的问题,如道德问题、人类烦恼的问题等,这些问题佛法都有能力来解决,关键是我们如何运用。在今天,我们固然要对传统文化有所继承,对佛教传统有所继承,固然要对很多佛教文献进行和研究,但这些工作应该要有一个明确的目的,所谓目的,就是要重视它在现实社会的意义和作用。


返回主页
返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