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类思维误区——我不知道的,就是不存在的

净耀 居士

  人类的知识体系,都是建立在许多“公理”基础之上的,有些“公理”是“显性”的,有条理的,明确地写在书本上,大家都明确的;而有些“公理”则是“隐性”的,大家都普遍采用,而大家又都不察觉。
  其中一条“隐性公理”则是:我不知道的,就是不存在的。
  难道不对吗?如果存在,我怎么会不知道?既然我都不知道,它又如何能够存在?
  这是科学界普遍存在的主观主义真理观。
  换个说法,这个“隐性公理”是:科学方法可以穷尽、探明一切真理;或者说,一切真理,在科学方法的“探照灯”面前,都将暴露无遗。
  这个想法很美,充满童贞。
  那么,“我”是什么呢?在浩瀚的宇宙中,“我”算几斤、几两呢?
  “我”是伟大的,高于一切的,是能够无所不知的。
  这个想法也很可爱,充满了自信和顽强。
  然而,现实却冷漠得多,人类的感知能力,实在是非常有限,是依靠眼、耳、鼻、舌、身、意这六根而建立的有限知识系统,科学发达了,又用仪器延伸了这六根扩展知识。
  我们不禁要问:如果仪器也感觉不到的东西存在吗?比如鬼。
  人类的思维非常清晰而明确:不存在!
  还有人身上的经络存在吗?不远,不在外太空,就在人自己身上,存在吗?
  同样的,人类的思维非常清晰而明确:不存在!
  自信的人类永远相信自己。相信自己或许没有错,人们还应该明白一个中国成语:井底之蛙,这个成语让人想得太多。
  人类应该明白,人类获得的“现量”,实在是非常有限。
  那么“比量”呢?
  人类知道太阳的真实存在,用的是“现量”(六根的感知);知道地球围绕太阳转,用的是“比量”(知识推理)。
  “比量”让人类的知识迅速扩大,并获得巨大发展,由此,人们为之痴迷。
  “比量”是万能的吗?肯定不是,不必为之痴迷。比如,我写了一串30位随机数字的密码,放在我的抽屉里,让超级计算机来破解,可能吗?肯定是不可能,无论推理速度多快,无法得知。
  所以,人类同样应该明白,人类依靠“比量”,不能获得一切真理。
  人类还应该相信,并自己去证明另外一个真理考量:“圣言量”。
  一个美国的妈妈来到中国,参观了故宫,看到了许多精美的玉石,很兴奋,回去告诉自己六岁的孩子,这个孩子相信了,并说,太好了,妈妈!等我长大了,我自己去参观故宫,也好好看看这些玉石。十年过去了,这个孩子真的来到了故宫,实现了他的梦想,看到了这些美丽无比的玉石。
  你发现这个故事有问题吗?
  没有发现问题。
  对了,没有任何问题。可是,现实中的人类却有大问题。
  看见玉石,用的是人的“现量”——自己的感知;他相信故宫有玉石,用的是人类的“圣言量”。这个孩子相信自己的妈妈,相信妈妈的话是真的,不会骗人的,他坚信“圣言量”。自己去故宫,用的是“证量”,自己去实践、证明、理解“圣言量”。
  如果这个孩子迷信自己的“现量”是完备无缺的,他会反驳说:绝对不可能!世界上不存在你说的东西,你被人骗了,或者发神经了!他还会用“比量”和妈妈争论,证明妈妈的话是错误的见解。他才不想去故宫参观呢?世界上只有白宫,哪来的故宫!我才不去上当呢?他也不想自己去实践,去获得“证量”。
  你说这个孩子很傻吗?肯定很傻。
  这个很傻的孩子正是人类自己。



返回主页
返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