咖啡质量标准下的茶叶检验结果:茶叶是一种劣质咖啡

净耀 居士

  世界上有许多荒唐事情,而且往往都是聪明人干的。
  真理只有一个,是的,这是一条公理,不容怀疑,不需要怀疑。愚蠢的人都知道,聪明人更不用说,当然知道这条公理。
  所以,食品只有一种,饮料也只有一种,衣服的款式也只有一种。其它就不讨论了,我们必须要相信一条真理:饮料只有一种,那就是咖啡,因为真理只有一个。
  那么,中国的茶叶呢?不必说,那是一种中国咖啡,是一种有一定咖啡因含量的,很原始的、很朴素的、很质朴的劣质咖啡,它产生于原始的中国,并一直流传至今。
  那什么是咖啡因呢?
  咖啡因是一种黄嘌呤生物碱化合物,是一种中枢神经兴奋剂,能够暂时的驱走睡意并恢复精力。有咖啡因成分的咖啡、茶、软饮料及能量饮料十分畅销,因此,咖啡因也是世界上最普遍被使用的精神药品。在北美,90%成年人每天都使用咖啡因。很多咖啡因的自然来源也含有多种其他的黄嘌呤生物碱,包括强心剂茶碱和可可碱以及其他物质例如单宁酸。
  咖啡因对人类来说是一种兴奋剂。它存在于咖啡树、茶树、巴拉圭冬青(玛黛茶)及瓜拿纳的果实及叶片里,少量的咖啡因也存在于可可树、可乐果及代茶冬青树。存在于瓜拿纳中的咖啡因有时也被称为瓜拿纳因(guaranine),而存在于玛黛茶中的被称为马黛因(mateine),在茶中的则被称为茶毒(theine)。总体上来说,作为一种自然杀虫剂,在超过60种植物的果实、叶片和种子中能够发现咖啡因,它能使以这些植物为食的昆虫麻痹因而达到杀虫的效果。咖啡因是一种中枢神经兴奋剂,能够暫時的驱走睡意并恢复精力。有咖啡因成分的咖啡、茶、软饮料及能量饮料十分畅销,因此,咖啡因也是世界上最普遍被使用的精神药品。在北美,90%成年人每天都摄入咖啡因。很多咖啡因的自然来源也含有多种其他的黄嘌呤生物碱,包括茶碱和可可碱這兩種强心剂以及其他物质例如单宁酸。
  茶是另外一个咖啡因的重要来源,每杯茶的咖啡因含量一般只有每杯咖啡的一半,这与制茶工艺有关。特定品种的茶,例如红茶和乌龙茶,比其他茶的咖啡因含量高。
  落后的中国,几千年来一直饮用这种劣质咖啡,这种劣质咖啡,有一个很朴素的中国名字:茶叶。
  对!茶叶是一种劣质咖啡,这是使用咖啡国际质量标准所进行的严格检验结果。
  中国很贫穷,所以一直喝这种劣质咖啡,也因为一直喝这种劣质咖啡的缘故,也使得中国人非常自卑,特别是有点知识的中国文化人,又因为不习惯喝优质的、欧美进口的真正咖啡的缘故,又变得更加自卑。
  因为中国文化人的自卑,自认为中国没有真正意义上的哲学,就算勉强算有,那也只是很原始的、朴素的哲学,比如有朴素的辨证法,朴素的对立、统一规律,总之,不值一谈,不值一谈!几乎等于没有。
  当然,大约、也许、似乎、可能、或者,也、也算,也、也应该是有一点点、一点点,那也应该放在无比真确的,西方的绝对真理坐标下去考量。
  对、对,是这样、是这样!
  内学?
  不好意思,那不算学问,那不算学问,还是科学好,还是科学好!
  佛教,传说是“博大精深”,无论无何,也影响东方几千年,那就研究研究,东方是如何被影响的。
  由此,有了“真正意义”上的佛学,那就是用科学方法来考量、研究佛教。
  啊!终于明白了,佛教不过如此。
  产生原因——蒙昧而科学不发达。
  存在条件——政治需要。
  学术价值——原始、朴素哲学。
  社会基础——历史问题,民俗习惯,心理惯性。
  ......
  想到此,笔者一阵悲凉!
  有一种亡国奴,是心理性的,是心灵深处产生的亡国奴。没有人要求它跪着,而它的灵魂则永远跪着!因为它丢失了祖宗骨髓的遗传基因,所以站不起来,所以,它只有永远跪着!
  我还联想起其它,或者有人说:
  毛笔是一种原始的柔性钢笔,这个结论可完全以获得传统文化研究博士的好论文;
  筷子是一种古代中国的朴素刀叉,这个结论容易些,但是也可以是获得传统文化研究的硕士论文;
  步鞋是一种古代中国的很质朴的皮鞋,因为经济落后,没有足够的皮革生产皮鞋,也缺乏加工技术,所以只能用布料。这个结论充分考虑了经济学、社会学、历史学等问题,很有深度,只有传统文化专业的教授才能研究出来;
  米饭,是一种缺乏加工、发酵的面包,这个结论研究深度不够,但是研究结论基本正确,可以获得传统文化专业的学士学位。
  ......
  人才济济,一片繁荣景象!
  中国终于进步了、发达了!
  有许多、许多的研究佛学的专家、教授、博士,穷经浩首,一代又一代,可谓前赴后继,其佛学研究成果堆积如山,然而,却没有一个是信仰佛教的。
  这是一个非常奇特的文化景观,也是一个很荒唐的文化悖论!
  这好比说,一个教授领着一群博士生,在搞“大观园景观研究”,据说研究了几代人,成果累累。但是,很荒唐的是,没有一个人进过大观园参观过,更荒唐的是,却没有一个人愿意进去看,不需要门票啊!
  我急了,大声喊:“快进来看!进来看!进来看了,你们才知道!”
  他们却鄙视我,我这样喊,很不冷静,缺乏理性,更没有学者风度和气质,不象做学问的,所以,他们不会相信我。
  他们很鄙视我,他们在大观园的围墙外面,架设有远红外远程观测仪器,手里还有大观园的彩色卫星照片,据说是从美国购买的高精度的卫星照片,花了许多外汇,还有许多我没见过的远距离观测仪器。
  乖、乖!难怪他们鄙视我。
  是啊!我只有热情,知识贫乏,只够资格写“狂人日记”。
  我其实并不狂热,只是心有点痛。
  我抬头看见书架有一本厚厚的书,叫《内学》。
  有一句中国俗话:“庙门都摸不着!”,这话太庸俗,没有学术价值。
  “缘木求鱼乎?”好了,这话有韵味,有学术价值!



返回主页
返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