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寺商业化经营,是宣扬佛教还是误解佛教?

三江野人

  这本是五一的时候的一点感触,可是一直留到现在才来写。
  怀着对河南诸多名胜古迹的满心追捧,我有两个朋友五一的时候来到郑州。本以为我可以让他们在这边过上一个愉快的假期的,可是后来我们都失望了。一方面是因为各大景点门票的昂贵,使得我们这些布衣阶层对这些名胜真的只有瞻仰的份了。另一个方面的原因就是我在标题上所说的佛教名寺的商业化经营,使得我十分的反感,以至于后来连去少林寺的计划都取消了。
  寺庙的商业化经营首先破坏了“佛法面前,众生平等”的佛法观念。佛教之所以可以在中国得以开花结果,能够有“一花开五叶”的盛况。一方面是因为佛教给那些失意的文人提供了一条退隐之路,另一方面是因为“佛”为下层人民提供了一个宗教意义上的心理寄托。名寺古刹不是随随便便都可以出入的地方,虽然这是从古至今都有的,但是名目张胆利用这些地方的名气来盈利却是寺庙商业化经营后的产物。以前,佛教不过是靠信徒提供的香火钱(包括政府的捐助)来实现寺庙的兴建,出了香火钱的人在心理上都是自愿的。而现在的门票制度却不是这样,他是一种强行的不自愿的额外消费。佛家有言,“众生平等”。这里的众生,既包括了有德的好人,也包括那些造孽的坏人,甚至连花草树木等芸芸自然物也在内。所谓“苦海无边,回头是岸”、“人人皆可成佛”、“佛性在心中”就是说的这个道理。名寺的商业化经营首先使得人们在佛祖面前的这种平等地位遭到了破坏。宗教,就是为了给人们对那些自己难以实现的愿望提供一种寄托、一种希望。在市场经济的今天,人们狂热的对利益地追求,甚至有人提出了“金钱万能”的说法。名寺商业化经营在这样的浪潮下不能不使人们想到,佛教似乎也成了那些有钱人的专利品。另外,在以前,人们在佛祖面前花的钱是香火钱,这些钱是为了自己的修行,为了给自己积阴德的。信仰者所出的香火钱应该也是自愿的,而且他们更为看重的是他的那番诚意。但是,现在这如同天外之物一般的高额门票使得许多穷人拜佛求福的权利在某种程度上被剥夺了,更为严重的是使得他们心理上有了佛教已经成为富人宗教的阴影。
  不管是在开封的大相国寺,还是在洛阳的白马寺,我们都可以见到一些僧人坐在门前“谈笑风生”,看着来来往往的人群和车流。我不知道他们整天面对这些喧闹,还有什么心思来修行。佛教要和现代社会适应也应该保持自己本质的一些东西,如果连本质都改变了,那么他还是佛教吗?有人说,名寺的商业化经营是为了宣传佛教。我想说,佛教是这样宣传的吗?是靠通过寺庙门票数量来宣传的吗?佛教的那些教理又靠什么来宣传呢?在许多人心目中,僧人应该都是那种清心寡欲的人,他们是远离凡尘而不与世俗同流的。可是,名寺的商业化似乎却是佛教本身对世俗的迎合,他们也参与世俗的利益的争夺中。对于僧人而言,他们之所以出家,不正是为了逃离这种繁闹喧嚣的俗世吗?而现实中他们的那些情况,不是一种对他们自己和佛教莫大的讽刺吗?他们整天靠着自己修行的地方和膜拜的偶像,与人们进行着金钱的交易。而更为可笑的是那些走出寺庙,打着宣扬佛教的幌子而赚着高额出场费到处参加各种表演的僧人。如果他们学着从前的高僧一样,升台讲法,那还说明他们是在宣传佛教,可是他们去做的却只是一些与佛教毫不沾边的演出。
  佛教要求入其门者不可起贪念,要不争,要静心修行。寺庙不是歌剧院,不是工厂,也不是普通的风景区。至始至终,寺庙都不是用来盈利的。它是僧人组织活动的一个场所,是佛教的主要传播地。



返回主页
返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