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佛教」不是「神道教」

果灿(香港) 2007-8-20

  约公元前565年,古印度迦毗罗卫国净饭王的王子悉达多?乔达摩出世。太子长大后看到了民间疾苦,在王宫学到的知识,无法使太子从人类的生、老、病、死、求不得等等烦恼中得到解脱,故在二十九岁时,毅然离开王宫出家学道。初期,是去学当时被称为「仙人」的古印度的修行者修「苦行」,花了六年时间,发觉「苦行」不能解脱烦恼,不能出离三界生死。后来在菩提树下静坐观想,才觉悟到「知苦断集,慕灭修道」的「四谛」之法,悟出「诸法因缘而生」的「缘起法」,终于明心见性,得道成佛。那便是佛教的创始者释迦牟尼佛祖。此后四十五年,世尊将其成道的经验和觉悟到的佛法传授给他的弟子们,那便是现今我们读到的「佛经」。
  佛教的基本思想是「缘起法」和「四圣谛」,佛教的宇宙观是:「诸行无常,诸法无我,涅盘寂静。」这是印证「佛法」的「三法印」,是「万法皆空」;佛教的人生观是:「诸恶莫作,众善奉行,自净其意。」这是三世诸佛的「共教诫」,「是诸佛教」。「佛法」是说明人生之「苦」和如何「灭苦」之法。「佛陀」Buddha,梵文的意思是「觉者」,中文的「佛」字,从人,首先肯定了佛陀是「人」,是「觉悟了宇宙诸法实相的人。」「佛法」在无始以来原本就存在,并非释迦牟尼世尊自创。佛教认为宇宙间的一切事物(诸法),都是因缘和合而生起的,不生不灭,不垢不净,不增不减,不去不来,此生故彼生,此灭彼亦灭。故佛教不存在创造者,更没有所谓「救世主」。佛陀降世的目的,仅是为无明凡夫指点迷津,为「普度众生」。《涅盘经》说:「一切众生悉有佛性。」禅宗六祖惠能在《坛经》说:「菩提自性,本来清净,但用此心,直了成佛。」又说:「凡夫即佛,烦恼即菩提。前念迷即凡夫,后念悟即佛;前念着境即烦恼,后念离境即菩提。」法无顿渐,人有利钝,迷时是凡夫,觉悟了就是佛。
  《佛经》是释迦世尊留给我们世人的法宝,千万不可封藏于深山古剎,仅供僧人修行,更不可被少数文人,用来作为炫耀其学识的工具;「佛经」应让人人都看得懂,「佛法」应让人人都能实践,这才是世尊化世的本意。其余后人附加上去的,对灭苦、对解脱生死烦恼、对涅盘一点好处都没有的「添加物」,都是多余的。我不赞同将佛教的术语复杂化,也不赞同将佛事的仪轨搞得繁杂甚至恐怖,这样对学佛修行,以及佛教的弘法传播,都没有益处。佛法是用来度众生的,不是用来吓众生的,多余的言论和仪轨,都是修行道上的魔障。斯里兰卡达摩难陀Dhammananda法师说:「佛陀本人很清楚的表示过,真正的涅盘的快乐不是宗教经典背诵、自我折磨、睡在地上重复祈祷、忏悔、歌诵、符咒、图像、念咒祈愿而来的。」(佛教徒信仰的是什么P91)泰国佛使比丘Buddhadāsa说:「我们要学习释尊亲证的法,干净利落的,直指佛法核心的法,没有后代附会上去众多添加物的法。」法师提醒我们:「千万不要掉入某些自命高深的人的圈套。」又说:「佛教徒最可悲的事是错误地诠释佛陀的教导,并使用愚痴的方法修行。」(一问一智慧P160)
  可惜至今不少所谓「佛堂」,还热衷于京剧的唱腔以及苦行道的自我虐待,摆脱不掉民间神道教的「添加物」,他们根本不知道自己到底在做什么。法鼓山圣严师父说:「佛陀化世的本怀,是希望所有的人都能勤修戒、定、慧,以息灭贪、瞋、痴。」(拈花微笑P97)学佛就要信佛、法、僧,勤修戒、定、慧,解脱贪、瞋、痴。要「诸恶莫作,众善奉行,自净其意,利益众生。」学佛诵经并非敲锣打鼓唱大戏,更不需要一套阴深恐怖吓人的古怪仪轨。《坛经》说:「菩提般若之智,世人本自有之,只缘心迷,不能自悟。」古德有偈说得好:「佛在灵山莫远求,灵山祇在汝心头,人人有个灵山塔,好向灵山塔下修。」「佛」就在我们每個人心中,不需要通过吹打弹唱,自我虐待,吓唬信众等等愚蠢行为去讨好。那是神道教的巫师所为,并非佛道。佛教发展至今逾二千五百年,已渐渐渗杂了太多外道的,和民间迷信的思想和仪轨,离开佛陀化世的本怀已越来越远。
  所谓「神道教」,就是「神道设教」。如《易经》所说:「观天之神道,而四时不惑,圣人以神道设教,而天下服矣。」圣严师父说:「所谓的『神道设教』,是指鬼神以神仙佛祖等名目,通过鸾坛的迎鬼降神、灵媒的鬼神附体所谓仙佛借窍等现象,而形成的民间信仰。……神道设教,常被称为淫祠的原因,是它能够泛滥成灾、惑乱人心,这种现象可能是真有鬼神的降灵,也可能仅是出于灵媒、乩童等巫师、术士的操纵。」(学佛群疑P123)总而言之,是对佛、菩萨、祖先、天神、地祇、雷电、水火、山川、木石、龙王、猴精,甚至历史上的将相、小说主角等等的崇拜。对于世俗民众,目的无非祈福、发愿、消灾、解难、延寿、除病、求财、求子、求姻缘等等;对于统治者,是借鬼神之道以愚民;对于神棍,是为敛财。故一般华人小区,街头巷尾,都有各种神庙,香火鼎盛。这虽不是正信的佛教,但只要能使信徒知因果而为善修福,不是神棍为敛财害人,也勉强可视为人天善法的「方便法」。但绝对不是解脱道,更不是菩萨道和佛道,必须区分清楚。
  例如近年在南洋突然兴盛的「一贯道」,便是中国近代民间的神道教。「一贯道」于民国初年创立于山东,原称「东震堂」,亦称「中华道德慈善会」,后取〈论语〉的「吾道一以贯之」而改称「一贯道」,但民间却因为其揉合儒、释、道、耶、回等五教之说的所谓「一贯合一」,而称其为「一贯道」。又因其信徒吃长斋,故亦被称为「斋教」,但现在他们自称「天道教」或「天道神教」,在南洋,民众称其为「拜老母教」。
  「一贯道」以扶乩、借窍等等所谓道术设鸾坛,组织上由俗家信众组成,没有出家人,依靠灵媒、乩童,只传俗人,信徒之间以「道亲」相称呼。尊「无生老母」为创造天地之母,奉「弥勒佛」为无生老母派来救劫度人的祖师。实则是窃取佛教的弥勒信仰,甚至济公和尚的传说,加上道教的一些仪轨而设教惑众。
  自从一千多年前佛教的弥勒信仰传到中土,中国历代反抗朝庭的起义,或民间神道教的创立,大都借「弥勒佛」之名,唐、宋、元、明以来都是如此。因为在佛教,弥勒是「补处菩萨」,是候补的未来佛,也就自然成了改朝换代的象征。从「无生老母」这一名堂去追踪,其源头应在元末以及明代的「白莲教」。白莲教始奉「无生老母」为创世主,说是派弥勒等神佛下凡。所谓什么「老祖」、「老母」,是白莲教「宝卷」的编创,并非佛教。清末民初众多神道教大多源于白莲教,神坛供奉弥勒佛,又供奉观音、济公、关公、吕洞宾、刘伯温,甚至耶苏、圣母等等。佛、仙、道,中外诸神,济济一堂。「一贯道」利用佛教,却不说佛法,而以「点玄关」(古称宅门为玄关,借此指入道之门,「点玄关」就是点眉心)、「合同印」(双掌合抱之手印),加上念「无太佛弥勒」五字真言,三样加起来就是他们的所谓「三宝」。主张世界之杀劫末日即将来临,信徒须戒杀生,吃长斋,祈祷及念「五字真言」。认为入了道门,就可在「天堂挂号,地狱除名。」入教须经「引师」、「保师」,也就是介绍人及保证人的引荐,并由「点传师」传授「三宝」。
  「一贯道」1925年后继位的所谓「师尊」,在抗日战争初期投效日寇成了「汉奸」,故被两岸政府视为邪教而取缔。第二次世界大战后,四十年代末,「一贯道」转移至台湾,后来传至港澳及南洋各国。南洋华侨多信佛,因为对正信佛教的无知,误以为假借「弥勒佛」之名惑众的「一贯道」为佛教,故信仰者众。近年,个别南洋国家,修建很多「弥勒佛院」、「道坛」。虽借弥勒信仰,而不诵持《弥勒上生、下生经》,却以其鸾坛的所谓「圣训」来任意曲解佛经。
  个别南洋国家虽是以回教为主,但宗教自由,政府承认各宗教团体的法定地位,允许一些教堂寺院,可以主持其本教信徒的婚丧仪式,并可签发有效的证书。可是对于佛教,当局只知有「释迦牟尼佛」,不懂「弥勒佛」,更加不知所谓的「老母」。故为了争取信众以及「婚丧仪式」的合法生意,近年當地「一貫道」又引入「釋迦牟尼」佛像來供奉了。。
  佛教是最讲慈悲、随缘、包容,是主张众生平等的,所以佛教虽然不认同外道的信仰,但并不排斥外道。今世的「一贯道」,或者如他们自称的「天道」,或用其它什么名堂也好,从他们吃长斋,戒杀生的角度看,只要不是做了危害世人的事,从结社自由的角度,局外人根本不必在意。只要明了他们是神道设教,绝对不是佛教就行。信佛,一心向佛,千万不要走错门庭,否则,遗憾终生。



返回主页
返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