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越科学主义,回归佛教本位

蒋劲松 《绿叶》 2008年第12期

  摘要:人间佛教是当代海峡两岸佛教界的主导价值形态,是在西方人文主义和科学主义思潮的冲击下传统佛教现代化的产物。它在实践中重学术化、商业化、去宗教化,淡忘了宗教的超越价值。在科学时代,强调对治科学弊端,凸显佛教的殊胜,即与科学方法和科学精神形成鲜明对比的佛法,才最能契合时代的根机,最能满足众生的需要。
  
  一、人间佛教概述
  
  人间佛教发端于民国时期著名高僧释太虚的人生佛教。太虚针对当时佛教衰败的状况,提出必须要进行全面的革命,其中包括教理、教产、教制三个方面。接过太虚法师的旗帜,释印顺将人生佛教进一步发展为人间佛教,特别强调“此时此地之需要”,其最突出的特点是非常应机。
  新中国成立后,赵朴初居士根据社会主义社会的具体环境,主张人间佛教,其核心就是佛教为社会主义服务。与此同时,台湾四大佛教山头的人间佛教成为台湾佛教的主流,即星云法师的佛光山、证严法师的慈济功德会、圣严法师的法鼓山和唯觉法师的中台山。它们各有特点,但都在教理上受到印顺法师的强烈影响。人间佛教还衍生了各种不同的禅宗版本,如台湾释耕云的“安祥禅”、李元松居士的“现代禅”(后自行否定转向净土),以及在大陆极有影响的释净慧的“生活禅”。
  目前,人间佛教在海峡两岸佛教界占据极其重要的地位,是佛教界主导的价值形态,是佛教界“政治正确”(political correctness)的话语体系。不仅如此,它还对其他宗教产生了影响,如“生活道教”就是典型的模仿之作。
  
  二、从人生佛教到人间佛教
  
  人生佛教的基本纲领是释太虚提出的著名口号:“仰止唯佛陀,完成在人格;人成即佛成,是名真现实。”它强调以人乘为基础,以人格修养为中心,将大乘菩萨行作为高阶教法。而且,人生佛教随顺科学的意味非常明显,太虚法师说:
  今世之科学,皆取五官之感觉的可见可闻而有征者为根据,推论发明,步步积累而成,感觉之所不到者弗确,非经积累而成者不真,惟真确的、步骤的于是乎取,故今世之潮流,日“科学的”是也。然则欲顺今世之潮流而契时机以行教,则其必舍“科学的”意味矣。故居今而欲契时机以行真理,造成现代之佛学者,则佛学中之人生的佛学最宜。
  由于要随顺近代科学的思维习惯,人生佛教一改中国传统佛教推崇圆顿法门的价值评判,转而提倡圆渐法门。“今以适应重征验、重秩序、重证据之现代科学化故,当以圆渐的大乘法为中心而施设契时机之佛学,故‘人生佛学’者,当暂置‘天’、‘鬼’等于不论。且从‘人生’求其完成以至于发达为超人生、超超人生,洗除一切近于‘天教’、‘鬼教’等迷信;以现代的人生化、群众化、科学化为基,于此基础上建设趋向无上正遍觉之圆渐的大乘佛学。”人生佛教从人乘而向菩萨乘的次第过渡,被类比为科学的有条不紊、循序渐进。
  释印顺将太虚法师的人生佛教继续向前推进:
  太虚大师说“人生佛教”,是针对重鬼重死的中国佛教。我以印度佛教的天(神)化,情势非常严重,也严重影响到中国佛教,所以我不说“人生”而说“人间”。希望中国佛教,能脱落神化,回到现实人间。
  这不仅意味着对中国佛教传统的批评和改造,而且涉及对印度佛教的重新评价,是对印度晚期佛教提出的批评。
  释印顺人间佛教的经典依据,是《增壹阿含经》中的“诸佛皆出人间,终不在天上成佛也”。这从传统大乘佛教的判教观点看来是很奇怪的,因为这是在以小乘佛经作为最高权威解释大乘佛教。释印顺从人间佛教的观点,对佛教传统的说法进行了重新解释:“如为畜生(龙等)说,鬼(夜叉等)说,天(帝释)说,那末用什么语文编集?谁翻译而成为人语?如以人间佛教的眼光来说:如龙树菩萨从雪山老比丘处得大乘经,这是很平实的事。如说夜叉送来、天龙传来,那对于佛典的语文,编集、翻译,一切都成为问题了!”这种质疑显然是与佛教的基本思想不相一致的,只有在接受了近代科学所刻画的世界观之后,才有意义。但是,如此一来,佛教中六道轮回与三世因果的观念就失去了可信性,这必然会动摇佛教世界观的根基。
  总而言之,人间佛教是一种人文主义化的佛教,有以慈善替代超度的倾向;是一种将“生死置之度外”的佛教,在宣传中常有淡化三世因果、六道轮回的特点,过分强调现世化,似乎要努力洗清佛教“迷信”的嫌疑;是一种标榜理性的佛教,相对忽视修证与宗教体验,在实践中有学术化、商业化、去神圣化的倾向;在对待中国佛教传统的态度上持传统虚无主义观点,否定所谓“如来藏系”佛教。人间佛教混淆人乘与菩萨乘、佛乘的关系,容易浅俗化、淡化出离心,导致“超越性”思想资源的流失。
  因为人间佛教偏离作为佛教根基的出离心,所以容易造成“泡沫佛教”的现象,在表面繁忙热闹的大场面下,恰恰是修证法门的缺位!“泡沫佛教”同最近几十年寺院经济的急剧膨胀相关,山头林立的教团现状,更加重了资源的重复与浪费。在台湾,越来越多的人对佛教,尤其是汉传佛教的过分世俗化产生不满,这从最近十年来藏传、南传佛教,以及标榜修证法门的新兴宗教和宗派在台湾的迅速发展可见一斑。大陆佛教界的人间佛教在实践中也出现了诸多问题,如片面强调入世,导致少数佛学院学员乃至普通僧众信仰动摇,戒律废驰;某些寺庙过度商业化、政治化(迎合具体政策、口号),引发佛教界极端修行派的过度反弹,新兴宗教、附法外道扩张,等等。



返回主页
返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