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今中外附佛外道教派、人物、伪经名单

翁阿轰、陈明 整理 [心灯精舍]

1.录自陈兵著《论附佛外道》:
  东晋建武元年(317)北平(今河北满城一带)人吴祚立沙门为天子,聚千人造反;
  后赵建武三年(337)安定(今甘肃泾川)人侯子光自称佛太子,"当王小秦国"聚众称帝。
  北朝乱世,不法沙门造反者,如张翘、司马百年、昙标、法秀、司马惠、刘惠汪、刘光秀、刘僧绍等,不胜枚举。
  其最著者为北魏宣武帝时冀北沙门法庆,他自命"新佛",创"大乘教"。
  北魏五城郡胡人冯宜却、贺悦回城,隋代唐县人宋子贤、扶风沙门向海明,唐贝州王怀古、怀州沙门高昙晟、四川万年县女子刘凝静、延州白铁余等,皆假称弥勒造反。
  宋金元之白莲教、毗卢教、糠禅、香会;
  明清之罗祖教、闻香教、斋教、黄天教、大乘教、圆顿教、青帮;
  近代人之同善社、先天教、灯花教、归根道,一贯道等。
  宋代以来的附佛教外道派别虽多,然溯其渊源,主要有依附佛门弥勒宗、净土宗、禅宗的"弥勒教"、"白莲教"、"罗祖教"三大系。
  北宋庆历七年(1047),贝州(今河北清河一带)人王则以"释迦佛衰谢,弥勒佛当持世"为口号造反。
  元代,以烧香礼弥勒聚众结会的"香会"在北方活动频繁,河南棒胡托弥勒下生"妄造妖言作乱";
  袁州(今湖北宜春)僧彭莹玉以劝人念弥勒佛号,入夜燃火炬名香礼弥勒结社造反;其后韩山童、徐寿辉等假香会起红巾军(号称"香军")反元。
  明初虽遭禁绝,然其弥勒降世说与道教思想混合,演变为诸多民间秘密会社共同信奉的"三佛应劫"、"三阳劫变"说,依弥勒下生说编造的《弥勒三会说》、《五龙经》、《大圣弥勒化度宝卷》、《弥勒古佛救劫编》等伪经,流传于各道门中。明清两代,假三佛应劫、弥勒降世说起来造反者仍持续不断。
  白莲教,系从南宋初吴郡僧茅子元创立的净土宗系的"白莲宗"演变而成。明清以来诸会道门,都可看作是白莲教的衍变。
  罗祖教(罗教)初称"无为教",由明成化朝密云卫戍兵、山东即墨人罗梦鸿(罗清)--人称"罗祖"者创立,依附宗门临济宗,罗祖因传道下狱,徒众记其言为《苦功悟道卷》等五部宝卷,称"五部六册"。万历年间,教势日炽,佛教徒也颇有诵习"五部六册"者,历代禁而弗绝,衍生变换出老官斋教(斋教)、一字教、大乘教、三乘教、龙华教、糍粑教、金幢教、观音教、真空教、青帮、一贯道等流派。
  明末以来,弥勒、白莲、罗祖三系附佛外道互相融合,并与依附道教等的其它外道相混杂,衍生出黄天、弘阳、闻香、静空、远源、四大乘、鸡足山大乘等道门。
黄天教,由明末北直隶万全卫(今北京市万全县)李宾(号"普明虎眼禅师)创立,外托禅宗,暗承罗祖,编造"普明如来无为了义"等宝卷。收元教、长生教、圆顿教等,皆其衍生物。
  弘阳教,具称"混元弘阳教",由明万历年间河北曲周县人飘高(韩太湖)创立,尊罗祖,造有《混元弘阳叹世真经》等数十部宝卷。
  闻香教,有大乘教、东大乘教,大乘弘通教、弘封教、善友会、清茶门、清净门等别称,由万历年间蓟州皮匠王森(石自然)创立,有《老九莲》、《续九莲》等经卷,教势甚炽,衍生出圆顿教、金幢教等。
  西大乘教是一个以北京西郊香山南麓的尼寺--保明皇姑寺庙为基地的教门,由明正统年间陕西尼吕氏(人称"吕菩萨")创立,与王森所创东大乘教(闻香教)有血缘关系,奉《古佛天真考证龙华宝经》等伪经。
  鸡足山大乘教又称"张保太大乘教",由清初云南大理贡生张保太在佛教圣地鸡足山开堂立"大乘教"而得名。
  张保太袭永昌杨鹏翼之说,长斋念经,自称"西来教义",以吃斋念佛做会烧香拜佛劝人入教。
  杨、张撰有《佛赦》《三教指南》《归元直指》等书。其教流布西南、江南十省,乾隆帝斥为"邪教之尤",镇压甚力。民初流行的归根道,即颇袭取其说。此外,明清以来流传的附佛外道,还有多种。
  附佛外道及其它"民间宗教"作为中国一大社会问题,甚为国内外政界、学界所关注,当代学者马西沙、韩秉方合写的《中国民间宗教史》巨著,对各种"民间宗教"(以附佛外道为主)的历史论述颇为周详。
2.录自《涉嫌封建迷信、邪教、伪经伪书、混淆知见的书籍一览》
  邪经:五部六册、修真宝筏、大乘经讲、秘密真传、请圣礼本、万莲归宗、归家锦囊、金不换、超凡宗旨、十诰灵文、护道经、帖首金丹、道德真经、玉佛经、还乡宝卷、达摩宝卷、三教同源、道派统宗、祖派源流、归根经、龙华(真)经、大梵王经、小梵王经、明圣经、地母经、太阳经、太阴经、慧命经、大乘经、皇经、心印妙经、血盆经、救苦经、分珠经、妙沙经、生天经、齐天大圣经、白鹤传、救劫经、九九归一、三教华严经、三会归元、仙姬回文经。(根据:《广西佛教》2001年第一期)
  扶乩类书不宜传布:天堂游记、地狱游记、地藏法音开示录等。
  扶乩类书几乎全是鬼神所降的外道言论,唯独《西方确指》(觉明妙行菩萨与哆哆婆娑诃菩萨的事迹收录在此书中,此书由彭绍升、朗西金锷分别撰序)这本书是净宗十三祖印光大师所首肯并推荐的,其他的鸾乩类书籍应慎重对待。昔日净宗印光祖师早已对鸾乩有所警觉,并详陈其利弊,读者不可不读,现摘录与此相关的一文如下:
  "佛法与外道不同。外道专事秘传,用炼丹运气之工夫,绝不以敦伦尽分为事。又有扶乩降鸾,虽亦劝人为善,究属灵鬼假冒仙佛之名。若不明理,认做真仙真佛临坛,则其错大矣。非绝无一次是真仙临坛者,然亦千中难得一次耳。明末,觉明妙行菩萨,以乩开导佛法,临去令其永断扶乩。十年前,香港哆哆佛学社,亦然。此二,皆真菩萨,而禁止扶乩。以无甚道力之灵鬼乱说,误人实深,故菩萨即以扶乩,而禁绝扶乩,我文钞中亦曾说及。若有不肯丢外道工夫,及扶乩事业者,切勿令受皈依。以免世人谓佛法,与外道无异也。"录自《印光法师文钞续编》卷上·162页·复理听涛书三。
  印光大师指出的伪经:地母经、太阳经、太阴经、龟王经、眼光经、寿生经、血盆经、妙沙经、分珠经等,通是伪造。无柰女人见浅,故每信奉。但教彼念佛。如欲念经,当念《心经》,文少而义丰,功德无量无边。此种伪造经,按理,念之尚有罪过。不过彼等以至诚心念,亦不能说全无功德,但只得诚心之功德,盖小之小耳。曷若念佛念心经之为愈也。念佛念心经,功德如大海。念伪造经,或有一滴,或不及一滴耳。
  印光大师《文钞》中指出的其他伪经伪书:血盆忏、心经中下卷、胎骨经、鸡卵偈等,五宗原,五宗救等。
  高王经是伪经,诵之仍复功德不少,以佛名号甚多故。此经于六朝时已流布,真通佛法人不提倡。然欲俗人种善根,亦不力为阻止也。
  大悲咒之像,何以知其为伪。以咒之义理无量,何可以一像为准。此咒乃无量劫前,千光王静住佛所说。何得将释迦佛弟子阿难亦说之。又何得将释迦佛去世后之马鸣龙树亦说之。四明法智大师大悲忏仪,人不理会,每每以像为事。足见后世之僧,多属不明教理也。
  不符合"三法印",在《大藏经》中也找不到的、不提倡印刷及流通的伪经:如《佛说父母恩重难报经》(根据:莲池大师《竹窗随笔》)、《佛说长寿护诸童子陀罗尼经》、《佛说金刚经总持论》、《佛说天地八阳神咒经》(根据《禅》杂志副刊2002年第2期《法喜》之《尊重"三法印" 识别"疑伪经"》作者:翁阿轰)、《达摩宝卷》等。
  有争议、不提倡弘扬的法门:日本净土真宗的本愿法门(根据《禅》刊2000年第4期的"编者小语"、《广东佛教》2000年第3期等)。
其他:
  西方极乐世界游记(上海郑颂英老居士调查过,查无此事。另与教理相违)。
当代:
  1、台湾的萧平实的作品,国内王绍藩等、美国卢胜彦、印度奥修、台湾青海。
  2、国内学者吕澂、欧阳竟无、台湾印顺的某些著作,其中攻击《楞严经》、《大乘起信论》等为伪造,实在害人慧命,为太虚大师,印光大师等祖师大德所揭露。
  附佛外道名册:喜饶根登(南投集集-- 镇国寺、中坜-- 宝莲寺)、仰谔益西诺布、阿王诺布帕母、义云高、雄天(登)、萧平实、宋七力、清海、妙天、黑教(林云)、真佛宗(卢胜彦)、大乘禅功 (佛乘宗)(李善单)、一贯道、法轮功(李洪志)、日莲正宗 、万行 、周泉缨(常樱)
  最后:凡是攻击《楞严经》、《大乘起信论》等为伪造者,皆不可印。
  以上可能分类不全,有待日后工作中逐渐补充,欢迎提供并说明证据。
  网站:圣贤书店
  电话:0311-7726458
  电子邮件:csgdh@371.net
  网址:http://www.kangzheng.com/amtf  http://sxsd.fjnet.com/
3.录自《乞丐赶庙公》
  被篡改的《地藏菩萨本愿经》:(1)译者被改:原来地藏经历史上只有"实叉难陀"一人为翻译者,但目前市面上流通甚广的版本,竟有许多是假借 "法灯"或"法炬"这两位译经师之名为翻译者的。(2)经文被改:改动的地方非常多,不是被加了许多字进去,就是意思整个给改反了,例如将原来的"因"字改为"果"字,而原来的"果"字又改为"因"字,真是标准的在"破坏因果"、"颠倒因果"了。
  正信的佛经,例如《金刚经》、《六祖坛经》、《般若心经》以及像"大悲咒"等,被一些外道鬼灵,假冒济公活佛(师尊)、燃灯古佛或其他佛菩萨的名义,由乩童扶鸾"降笔",作出许多所谓"先天解"或"真解"的佛经翻译本(如《六祖坛经先天解》、《大悲咒真解》、《天堂游记》、《地狱游记》、《地藏法因开示录》等),以此来歪解、扭曲佛经中佛陀的原意。
  说到正信佛经的伪造译本,不禁让笔者想到自古以来即非常严重的一个问题,那就是以外道思想来注解佛经!中国从南北朝时代开始,那时候佛经还没有大量被翻译出来,因此多数人对佛法还是一知半解,有不少人便以当时中国极为兴盛的道家"老庄思想"来解释佛经,而达摩祖师的弟子也是在这种情况之下,被许多一知半解的正信佛教僧众误会为外道的。那些流行于南北朝时,以道家老庄之"无极、太极"思想来解说佛家般若空性的所谓"义学"(格义佛学),后来被许多佛教大成就的祖师大德加以大力破解而得以澄清。然而等这些成就者入灭离开人间之后,这些邪说谬论便又重新流传于民间了。
  在今天,只要您常到庙里面翻阅佛经、善书的话,一定常会翻阅到这些掺了毒的佛经译本,有的用"无极"来解释"空性",有的则把道家"取坎添离、转河车"等修气功、炼丹药的外道思想,直接用来注解佛经。而在有的伪造佛经译本当中,您还可能看到"白阳当道、释迦佛退位"或者"三教(儒释道)同源 "、"五教(儒释道耶回)共和"等等的外道邪见呢!由于这些伪造译本说得头头是道,还到处引经据典哩!难怪这么多无辜的善男信女会辨识不清,而花费这么多功德钱来助印这些外道译本,真是可惜啊!
  此外,目前坊间更可以见到许多外道邪众所伪造的经典,例如《弥勒真经》(弥勒救苦真经)、《真佛经》、《弥勒古佛下生经》、《龙华经》、《混元布袋真经》、《佛说解冤往生经》……等,这些明明都是外道伪造的经典,却被许多虔诚但不明就里的信众,每天奉为佛经般地加以诵念、修持。
  以上仅是已发现的伪经及附佛外道的极少部分,在《大藏经》的<似伪部>中收录了大量怀疑是"相似、伪作"的佛经,所以,凡是我们碰到未收入《大藏经》的经典,或出自于<似伪部>,或现今存有争议的经典时,为护正法缘故,都应慎重流通和印刷,并应尽量避免此类情况发生。像《金刚经》、《心经》已是能让我们明心见性,且毫无异意的佛经,我们为什么放着这些真经不印,而去印那些让人提心掉胆的"佛经"呢?
(本站只为提供大众方便,未验证信息可靠性,请自行确认)



返回主页
返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