抛弃形式主义——汉传佛教面临的挑战与机遇

凤凰网华人佛教 2009年03月31日

  当今台湾的佛教在藏传、南传、欧美、日系等的冲击下,普遍有学习梵文、藏文、巴利文、日文等语言的风气。甚或认为非如此不足言佛学,是走向国际化的趋势所在。但在现在全球化的浪潮下,学术固然也是无国界。但在疲困于语言的教学与学习上(有时不止一种外语),殆少余力再从事于佛理的钻研。不容忽略的是:无论经济也好、学术也好,在国际化、全球化中,仍不能离开本土化才能不失根本而有特质。否则,是舍己之田而芸人之田,所谓舍本而逐末了。甚者有邯郸学步反失故步之忧。就我们文化主体的汉传佛教而论,在历史演化中,无论就翻译的严谨度,以至文献资料的丰富都是值得重视的。况汉传佛教已经发展自成体系具中国特色的佛教,更有着不可忽视的价值与意义存在。却被现代的佛学研究忽视、陌视、误解,甚至诬蔑 。目前西方佛学研究对中国佛学研究尚颇贫乏,我们有责任将汉传佛教加以发扬而光大之。
  就汉传佛教的情形,无论学理以至修行而言,试加检讨之:
  一、教义的学习流于僵化,失去创发性思维。
  二、修行理论与方法的流于形式化:如止观理论流于教条化,朝暮课诵流于形式化,失去丛林制度的实修精神。一句佛号包揽一切修行方法,而没有善心、善行的修学。
  三、戒律的衰微:戒律流于形式,丛林制度的破坏、百丈清规的精神所存者几希矣。所以,现在佛学院的汉传佛教的教学,徒具形貌,早已失去传统佛教的精神,有之亦不过是聊备一格罢了。在政治上经过常期内忧外患,而在现代化的脚步下又经历内外之夹击,这正是汉传佛教当今所面临的严峻挑战。而在现代化的洗礼过程中,学术文化交流频繁,尤其近年在全球化的浪潮下,信息视前更加开放,东西方距离日益接近,中华文化也渐受重视,汉传佛教随着亦有了新的生机与机运:
  如今要振兴成为现代化的汉传佛教,其大原则为:一、传统精神与现代的融合,二、理论与实修的配合,三、具有兼容并蓄的精神,四、世学与佛学之互摄的特质。
  汉传佛有博大精深的中华文化作背景,具备有包容性与圆融性。发挥此优秀传统,结合新知,以复兴隋唐佛教的精神:一、精熟古人思想体系及其诠释经典的精神,进而加以活用:包括判教、科判、注疏等。二、吸收现代学术研究方法及近代佛教研究的成果。三、兼收南传、藏传等的经典、教理以至修行方法之精髓,以充实汉传佛教之内容。归纳、整合,汲古与创新交相融汇,以重新建构一个具有创发性、多元性、次第性与圆融性的现代汉传佛教新思想体系。四、在修行上,除了综合南传、北传与藏系佛教外,在佛教理指导下,与道教修炼、瑜珈术、太极拳与气功之间相互动沟通;俾收触类旁通之效。五、借现代科学作整合性的研究:整合医学(如脑神经医学)、哲学谘商、心理学(心理谘商、潜意识、心灵治疗)等,将身、心、灵三者,而折衷于佛法,作全面的结合。必有相得益彰之效。六、当以佛教的诠释法作学术研究,以免世俗谛的思维去误解佛法。七、因应时代需求,重振戒律的精神。
  总言之,发挥佛教“五明”圆通的精神,整合各学科。廿一世纪外在环境的巨变,现代人面对一个积极竞争的时代,具有前所未有之挑战。华人遍布全球为数最多的汉传佛教,有着无可让度的责任。在佛理的运用上,应借佛法给人类,针对身、心、灵各方面以积极、正面,具开创性与启发性的思维导向。在学术上,要掌握以佛教诠释法作研究之重心,以免失去佛教的基本精神与意义。



返回主页
返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