佛法与人生


  校长、诸位老师、诸位家长:
  今天,诚如校长刚才所说的,过去我们虽然没见过面呢!一见如故,因缘非常之殊胜,今天这个演讲,大概是在半年前给我约定的,所以特地从美国赶回来。因为事情多,几乎都忘掉了。我们图书馆的馆长提醒:「你赶快回来,你还有一次讲演忘掉了。」那麽,校长刚才所说的,现代的社会||不仅仅在台湾,几乎在全世界||是个非常反常的社会。东西方历史,过去都没有遇到过的,这是世界很大的危机。那麽依西方人的预言,说世界末日啊,是一九九九年;换句话说,还有十年,西方人相信啊!耶稣要下来审判世人了。东方预言家所预测的呢?这个灾难,几乎跟西方说法相当接近,相差不过是二十年左右。这些预言是很古老的预言。我们听了之後,当然不能很认真的去看待它!但是,我们从客观的环境上来讲,这个世界确实是有危机。全世界现在已经知道环境染污,这是个很严重的问题。那麽每一个国家,对於环保意识啊,可以说都有了认识。但是心里的染污、精神的染污,超过环境染污不知有多少倍!现在还没有人发现,还没有人能够意识到。所以这个啊!才是真正世界动乱危机的根源。
  我们想想中国从建国以来,上溯到夏商周,实在讲,中国在历史上肯定汉朝统一中国,统一之後,在教育制度上、教育的哲学上,就提出了一个很清晰、很明确的一个概念,成为我们两千多年来的教育哲学,是建国军民教学分析。这一个政策的制定,可以说我们在全世界其他国家民族里面,没有发现的。中国人重视教学,唯有教育才能够解决一切问题,才能够帮助一切人离苦得乐。国家之兴衰,与教育有非常密切之关系。在教育里面,尤其是小学教育,小学教育是扎根啊!关系国家、民族的前途,非常非常之大。
  佛教是在後汉的时候,传到中国来的,後汉永平十年,公元六十七年,到现在呢!已经有一千九百多年了,这是佛教正式传到中国来。在以前,非正式的,大概在春秋时代啊!就有这个佛教到中国来,但不是朝廷的接纳。永平年间,这是皇帝派了特史,到西域去礼请,聘请法师到中国来,所以佛教是中国政府礼聘来的。这是诸位必须要把它认清楚。这是教育啊!而不是宗教啊!佛教变成宗教,这个历史很短,充其量不过两百年。现在变成宗教啊!这很可怜的!所以才有今天这个现象。以前它不是宗教,它是教育,释迦牟尼佛的教育。所以我们今天啊!对於正名的工作,非常重视,名不正,则言不顺啊!
  佛教是佛陀的教育,正如同中国儒家孔孟的教育是相同的。他们有许多的观点都相同,方法也相同。佛教的教学目的是求智慧。那麽换句话说,它是智慧的教育、智慧的教学,它求的是智慧。在佛经里面有一个说语,这个说语是梵文,音译过来的,称为「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这个翻成中国的意思是「无上正等正觉」;如果拿现在通俗的话来说,这句话的意义就是究竟圆满的智慧,一般宗教徒赞美上帝啊!全知全能,佛法所要求的就是要求到全知全能,佛告诉我们,全知全能是我们每个人都可以做得到的,为什麽呢?因为那是本能,不是从外面得来的,现在我们的本能丧失掉了,怎麽失掉的呢?迷失掉,它不是真正失掉,是迷失的;换句话说,只要你不迷,你的本能就恢复了。所以佛法是恢复本能的教育,佛法它的立场观念是一切平等,是站在绝对平等的基础上。因为佛承认一切众生都有如来智慧德相,大家完全平等,现在会变成不平等,就是每一个人迷失了自己的本能,迷失的程度有浅深的不同,你迷的浅的显得智慧高一点,迷的深的显得愚痴一点,这个与本能没有关系,是迷悟程度不相同,关键就在这个地方。所以,它教学的目的是「恢复我们究竟圆满的智慧」,有了智慧,才能解决一切问题,才能够离苦得乐啊!为什麽苦?没有智慧啊!想错了,看错了,做错了,这才带来痛苦。有了智慧,你的想法、看法,完全是正确的,做法也是正确的,那里会痛苦?当然快乐,所以苦的因是迷,乐的因是悟,是觉悟啊!我们晓得它的宗旨之後,那它用什麽方法来教导大众,能够达到这一个目标?这就是讲教学的方法、教学的手段。教学,可以说有三个中心,就是佛家讲的三学,戒定慧。戒定慧三学,慧是目标,定是枢纽,没有定就没有慧了,戒是手段,以戒帮助你达到定,定了之後自然就开智慧了,所以称为三无漏学。佛所讲的一切经典也离不开这三个中心。
  佛教经典丰富,可以说是在全世界,不管是宗教、学术都没有它这样丰富的典籍,这麽多的典籍,把它分类也可以归纳为三类,我们中国人称为三藏经典。三藏经典就是经藏、律藏、论藏。经藏偏重在定学,律藏偏重在戒学,论藏偏重在慧学。它这个典籍就分为三大类。它的教育理念是建立在孝道的基础上,佛教没有到中国来之前,我们古圣先贤也是用孝道做基础。所以佛法传到中国来之後,这个法师跟我们朝野一接触啊!许多基本观念相同,这一拍即合,我们非常欢迎他,而且希望在中国长住,就不要回去了,把他留在中国。最初到中国来的两位法师是摩腾、竺法兰这两位法师来到中国之後,我们中国政府接待他,政府就类似像现在的外交部,由外交部来接待国宾。
  从前在汉朝政治制度,寺是政府办公的机关,这是诸位要知道的。办外交的呢?红□寺,□□寺相当於我们现在的外交部,□□寺的长官、首长就是卿,公卿。□□寺卿等於现在的外交部长,□□寺来接待。那麽以後谈得很投机不让他走了,希望他长住中国,长住中国,我们外交部只能是短时期接待外宾,所以不能够让他长期住,那这怎麽办?所以不得已,研究变通的办法。皇帝下面一级单位再增加一个寺,这个寺呢!就是佛教的教育机构,这第一个寺的名称叫白马寺,後汉的首都在洛阳。所以寺跟宗教完全没有关系,跟庙也没有关系。你知道它历史的来源,所以它是政府办事的机关,这样一来,中国办教育的机关就变成两个。宰相下面有一个理部,这是办教育的,它那个教育中心是一个孔孟教育,一直到清朝都没有改变,白马寺呢?是直接属於皇帝的,属於皇帝下面一级单位的机构。那麽变成佛陀教育部了,就是专门推广佛陀教育。所以中国就变成两个教育部了。诸位想想看一个是归皇帝管的,一个归宰相管的,那麽这个皇帝管的占了大便宜了,沾了光了。所以佛教教育的推动在全国推动远远超过理部的推动。在我们中国普遍学校不多,可是每一个村庄上都有寺院,这就是受皇帝的影响,这一个教育结果是直接归皇帝。所以它在全国推行,就非常之普遍,这是要认清楚,这个寺本来是办教育的机关,与这个宗教什麽拜拜、祭祀、超渡完全没有关系。
  当年到中国来的时候,有两个重要的工作。第一个,就是翻译佛经,等於像现在的国立编译馆,翻译佛经,仪场规模之大,也不是我们想像的到的。我们中国大家说的玄奘法师,这很有名的一个人,玄奘大师的仪场编制就六百多人。你想想这规模多大啊!鸠摩罗什大师的仪场,早期的仪场就四百多人。所以是个很大的政府办事的机构,这是我们要晓得的,现在寺庙完全变质了,教育完全丧失掉,没有了,变成专门和鬼神打交道,这是很冤枉的一种事情。这个事情可以说是清朝中叶以後逐渐演变到现在这个现象。我们学佛一定要知道佛教简单的历史,晓得佛法的本质,我们学它真正的好东西。所以今天在全世界,佛教有四种不同的型态。第一个呢?就是宗教,它变成宗教了,这个我们不能否认。你想这个台湾所有的寺庙,的确是宗教,你把它摆在宗教里面决不冤枉,它已经变成宗教了,这个不是真正的佛教。第二种,就变成学术,这在日本特别显著。日本有很多这些大学,佛教大学,这个也不是佛陀的佛教。第三种,是更不幸的变成邪教,宗教跟学术对人伤害还不太大,这个邪教伤害就大了。第四种是传统的佛教,是佛陀的教育,这个非常非常的稀少。
  我在年轻的时候,在南京学校念书的时候,我是对任何宗教都不相信的。我们同学当中也带我去参加教堂礼拜去观摩,我都去,我想了解它,但是,我没有法子接受。最不能接受的,反感尤其深的就是佛教。我那时候对宗教比较倾向伊斯兰教,我觉得伊斯兰教比基督教还好,因为伊斯兰教里面讲伦理,这个是非常之难得的。那麽接触到佛教的时候,这些出家人他说不出一样东西出来能够叫我们心服口服,他说不出来,所以是根本不能接受的。
  我到台湾之後,那时候还很年轻,我认识了方东美先生,他是台大的一位哲学家,一位名教授,我认识他,跟他学哲学,那麽他对我呢!也是这个机缘非常之难得,我原来只听说有这麽一个人,给他写了一封信,我自己写了一篇文章寄给他。他老人家,那时候还不算老,才四十多岁,他就邀我到他家去谈话,他告诉我,说现在学校啊!是先生不像先生,学生不像学生。我本来是想到学校听他的课,他说,你要到学校里去,你会大失所望啊!我听到方老师讲这个话,就像冷水浇头一样没希望了,所以也就很难过。没想到他很慈悲,他说,这样子好了,你每个星期天到我家里来,我给你上两个钟点课。所以,我的哲学是在方先生家里小客厅、小□桌上,一个老师、一个学生这麽教的,非常非常之难得。他给我简简单单的讲了一部哲学概论,从西洋哲学讲起,讲到中国,讲到印度,最後讲到佛经哲学。他告诉我,佛经哲学是世界上哲学的最高峰,是人生最高的享受。这两句话很动听,我才晓得佛教里面有这麽好的东西,这才到台湾台北市寺庙,没有事情逛寺庙去,逛寺时所遇的这些出家人把佛教能讲得清楚的,确实是难得!尤其对於一个知识分子。实在是不容易啊!不像现在这麽普遍。我第一个目标,就是看中善导寺,这个庙很大,里面藏经很多,因为在当时佛书在台湾买不到,非常缺乏。台湾印经总共有三家,台北市有个印经处,台北印经处,朱镜宙老居士办的,台中有个瑞成书局,台南有个庆芳书局,只有这三家有少许的佛经流通,所以经典非常缺乏。善导寺的这些法师们对我也很优遇,他们所珍藏的经典、散本书、线装书都可以借我带回去看,这给我带来了很大的方便。
  接触佛法之後,因缘殊胜,我认识了张嘉大师,这是一位很了不起的佛学家。所以我的佛学就受张嘉大师的指导;他也跟方先生一样,每一个星期给我两个小时,住在青田街八号,我跟他三年,一直到他老人家圆寂以後,我到台中跟李炳南老居士和他学生。所以这是一个专门的学问,绝对不是宗教,这是我们要把它认识清楚,才能在里面得到真正的东西。它的教学,使我们佩服到五体投地。释迦牟尼佛的确是历史上最伟大的教育家,一如孔老夫子一样有教无类啊!教不倦、学不厌。这个教师进修的制度是释迦牟尼佛首创的。他当年在世,有许多有成就的学生,这些学生也到四处去教学,但是每一年有三个月要回到老师的身边,这个称为结夏安居。印度从四月半到七月半是雨季,此时在外面教学很不方便,所以统统回到老师的身边,接受老师的再教育。同学们再互相砌磋琢磨,所以这个就是我们现在讲的老师的进修教学,他一年有九个月去教别人,三个月再来接受老师的再教育,同学们互相砌磋琢磨,这个是真正难得。现代有许多人,因为科技发展,不得已要进修教育,所以大家重视。在过去,我们还没有想到,学生放暑假了,老师还不放暑假,老师还要去进修。这是个非常难得的好制度。
  其次啊!说到教学的艺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