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能让退伍军人不再流泪?

编辑同志:
  我丈夫曾是一名军人,在部队多次立功,1982年退伍后与我结婚,育有一对双胞胎。十多年中,我们相亲相爱,孩子读书聪明,家庭很幸福。1998年的一个夏夜,不幸发生了,丈夫突然中风,口眼歪斜,语言不清,左身偏瘫。
  我们生活在边远地区,这儿土质不好,粮食不够吃,连温饱问题都未解决,更谈不上送他上医院。当地土医生给丈夫吃了不少草药,疗效不大。我的担子好重啊,每天早晨给丈夫穿衣、熬药,照拂他吃喝拉撒后,再上山打柴,下地干活,累得骨头散架。丈夫要钱治病,小孩要钱读书,生活要钱吃饭,我这妇道人家怎承受得起?现已欠债4000多元。
  听说办残疾证有救济,去年我花近百元为丈夫办了,没见着半分钱补助。因交不起学费,儿子从重点中学退学,要打工挣钱给爸爸治病。这小的年纪能放心让他走吗?我跟他谈心并表态:“滔儿,只要你肯上学,妈再苦也要让你读。”孩子噙着泪坚决地摇摇头,穷人的孩子早当家啊!当夜,我到屋外的空地上哭了一个多钟头。
  去年3月,儿子随他舅舅到上海去打工。上车前,丈夫哭得最伤心,抓着儿子的手请求他原谅父母的无能,要他在外多保重。儿子打工之路并不如意,先在编织厂上班,后到饭店打杂,工钱很少,还受欺负。前不久来信,他又到无锡市城郊一理发店学理发,包吃住,没工钱,他说很想念我们……编辑同志,泪水已打湿了面前的稿纸,我写不下去了。求您和广大读者帮帮我们吧!
      求援人:石春梅
      地址:(邮编:554100)贵州省松桃县
      世昌乡偏岩村2组


返回主页
返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