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湾慈济会之《慈济语汇》——故事篇


   《慈济语汇》.故事篇(一).
      .印顺导师.佛教慈济功德会.精舍环保
      .证严上人.发放
      .提天下菜篮.不掉泪的蜡烛
    
   《印顺导师》
  印顺导师是证严上人的皈依师父,慈济人都敬称为「师公」。一九○五年生,一九三○年在福泉庵皈依清念老和尚出家,法名印顺,号盛正。三十一岁完成全藏的阅读。
  导师在佛法上的造诣、成就、贡献,早为国内外学者所推崇敬仰。著作等身,出版有《妙云集》、《华雨集》……等书。一九七二年以《中国禅宗史》,成为台湾首位获日本(大正大学)颁发文学博士学位的僧侣。
  导师终身提倡「人间佛教」思想,被公认为属于「印度型的高僧」,并被赞誉为「当代人间佛教思想的领航者」、「当代的佛教精神领袖」。
  佛经《增壹阿含经》:「诸佛皆出人间,终不在天上成佛也。」这是导师「人间佛教」思想的根据。
   《证严上人》
  证严上人是佛教慈济功德会创办人暨会长。
  一九三七年上人于台中县清水镇出生,因叔叔膝下无子,而过继给叔叔、叔母抚养。二十岁时,由于父亲脑中风骤逝,因探索父亲往生后的去处,而促成他接触佛法的因缘。一九六三年,拜印顺导师为亲教师父,导师为之取法名「证严」,字「慧璋」,并给予「为佛教,为众生」的殷殷期勉。从此,「为佛教,为众生」六字,成为上人信受奉行的圭臬。
  一九六六年,上人于花莲县创立佛教慈济功德会,以慈悲喜舍的大愿,起救苦救难的大行,从事「济贫、教富」的志业,让物质匮乏者,增进资生能力;为精神空虚者,丰富心灵世界。因此,颇受信众信仰。
   《提天下菜篮》
  证严上人于出家前,在某寺院,听寺内的住持法师说:「能提得起菜篮的女人最幸福!」在这个话头引导下,上人重新思考自己生命的出路及人生幸福的问题,后来终于酝酿出「提天下菜篮」的想法。他说:「女人不单单只能为一个家庭付出,提家庭的菜篮;女人应该也可以和男人一样,承担起社会责任!把参与社会的悲怀推广到整个人类,把每个人爱家的心,扩展到社会上,普爱天下的众生,『提天下菜篮』,这应该算是一种幸福吧!」
  「提天下菜篮」,亦即上人勉励大家舍弃小爱,发挥大爱,承担起社会责任的勉励话语。
   《佛教慈济功德会》
  一九六六年,证严上人去凤林某家诊所探视弟子的父亲。他看到诊所地上遗留著一滩血迹,向人打听之后,才得知前不久有一位山地妇人难产,但因付不起八千块钱保证金,被诊所拒绝医治,而妇女已不知去向。上人为那位妇女及穷人的遭遇而悲恸,也为缺乏爱心的人间感到心伤。
  后来,有三位花莲海星中学的修女来拜访上人。她们质疑佛教对人类的具体贡献,触动了上人的灵机,也加强了他要组织一个五百人的团体,以出世的精神来作入世的工作,成为一尊活的千手千眼观世音菩萨的信念。这个信念,在他心底扎了根,他决定把这些力量组织起来,从救人做起。
  一九六六年,一个济世团体的雏型──佛教克难慈济功德会,就在四位弟子和三十位信徒的愿心下组织起来了。最初的作法,是由四名弟子和两位老人家,每人每天加工一双四元的婴儿鞋,一天增加二十四元,一个月平均多七百二十元;而三十位信徒,则是在不影响生活的情形下,每天节省五毛菜钱,以作为社会群众急难的救助金。
  每天节省五毛菜钱用来济世,看似微薄,但其中所蕴涵的慈悲智慧和实际的力量却超乎想像。
  此后,有许多信众要求皈依,上人为了让功德会能招募更多有心的会员,提出两项基本条件:一、要皈依的人必须做「慈济功德会」的会员;二、皈依的会员,要实际负起「慈济功德会」的社会救济工作。
   《发放》
  每个月农历二十四日是静思精舍的发放日。长年来为了济助贫病孤老的人们,证严上人率领出家在家二众弟子及会员们,致力于慈善救济志业的推广,期使贫病老弱妇孺能获得最妥善的照顾。
  发放当日有全省的志工发心,为照顾户阿公、阿婆们义剪、义烫、洗头、剪指甲,慈济医院则有家医科医护人员前来义诊,详细问诊、量血压、配药,上午精舍僧众则引领感恩户在大殿虔诵《药师如来本愿功德经》,并将功德回向法界众生。接著,邀请感恩户们同用午餐。餐后发放工作在中庭进行,在唱诵观世音菩萨圣号后,由委员唱名发放日用品及生活补助金,若不克前来领取的,则可择日再向社工员领取,或由委员访视时送往家中。
  慈济海内外各地分会或联络处,也有发放的活动。部分地区则是由委员亲自将发放物品送达感恩户家中。
  每年过春节前,慈济也为照顾户们办年货,又称「冬令发放」。第一次冬令发放是一九六九年二月九日在普明寺,针对长期照顾户发放慰问金,以及棉被、衣服、米食等,另备素筵款待。一九七○年一月三十日首次在刚落成的静思精舍发放。此后,每年农历十二月的冬令发放,便成了慈济人与感恩户们的围炉团圆日。而对于发放的物资,上人叮咛慈济人要细心打包,衣物日用品要折叠整齐,打包时要挤出袋中的空气,以免包装易破。至于围炉的菜色,上人更是亲自检视,务必要丰盛可口,分量足够。这都是对感恩户真诚尊重的具体表现。
   《不掉泪的蜡烛》
  精舍常住自制的蜡烛,慈济人称之为「不掉泪的蜡烛」。
  这种蜡烛源起于证严上人修行之初,看到传统的蜡烛,烛泪涔涔,滴在桌面,既不惜福又不乾净,于是上人思考如何让油尽烛灭,完全燃烧。一九八一年间,上人的智慧巧思,以养乐多空罐当模具,以香为烛心,稳定烛心的圆铁片则取材自浪板上的小五金,待蜡油凝固冷却后,拨下养乐多罐,包上透明纸外衣,即是一支不落泪的蜡烛。早期静思精舍都以此种蜡烛作结缘之用。
  一九八二年,静思精舍采用自动机器模型大量制造,并成为常住众的经济来源之一。
  上人勉励慈济人,要学习这种蜡烛不掉泪的精神,勇敢面对人生。而人心中的爱,也如同蜡烛心,需要点燃,才能发挥良能。
   《精舍环保》
  「爱惜物命、延续物命就是护生,也是惜福。」这是证严上人教育弟子环保的基本理念。上人于一九九○年起,极力提倡环保观念,并强调资源回收、垃圾分类,精舍常住众更随即奉行至今。精舍将垃圾分为四大类:
  一、可堆肥:果皮、树叶、残食、菜叶等。
  二、不可回收·可燃:卫生纸、布屑、木材等。
  三、不可回收·不可燃:玻璃瓶、保力龙、塑胶袋、尼龙绳等。
  四、可回收:保特瓶、养乐多罐、鲜奶塑胶瓶、铁罐、铝罐等。
  除此之外,珍惜资源、爱护地球的精神,在精舍处处可见。三十多年前,上人即教导弟子们以碎布做婴儿鞋,资源回收又环保;饭后用开水清理自己碗碟,再将油汤喝下,除了免除洗碗的油腻,减少环境污染外,更落实惜福的精神。另外,精舍以黄豆粉或豆渣粉清洗碗盘筷子,不仅大众吃得安心,又避免使用化学药剂造成环境污染,虽然只是小小的动作,却是落实环保惜福的良方。
   《慈济语汇》.故事篇(二).
      .福慧红包.师妈.慈济饭、慈济茶会、
       慈济委员会员联谊会
      .佛陀问病图.慈济列车
      .师公饭.慈济面霜
    
   《福慧红包》
  证严上人每逢农历过年,都会将当年的版税收入,分成一个个的红包,在全省岁末祝福联欢会时,送给慈济人,以表示他这一年来对每一位慈济人的感恩,并祝福大家年年福慧双修,日日智慧增长。此种红包称为「福慧红包」。
  红包的内容常有变化,但都深具意义。例如一九九三年上人准备了两个红包,一个里面包了六个五元硬币,代表六波罗密──布施、持戒、忍辱、精进、禅定、智慧,而其币值三十元又代表三无漏学──戒、定、慧。另一个包了五种谷物,代表「五谷丰收」。所谓五谷,包括:「薏仁」代表意诚,「莲子」代表连心,合起来是「诚意连心」;「花生」代表落地生根,种福慧于人间;「杏仁」代表幸福,含有幸福人生之意;「红豆」表示吉祥和相思。这些都是上人对大家的期勉和祝福,藉由「福慧红包」,殷切地提醒每位慈济人,也给予最深的祝福。
  一九九七年,「福慧红包」包的是美金两元,以表示慈济志业即将迈向国际化。一九九八年起,则是设计可逐年收藏的纪念币,希望大家皆能年年参与慈济志业,代代相续。
   《佛陀问病图》
  佛陀问病图,是用磁砖贴挂于慈济医院大厅的壁画,由颜水龙教授设计施工,于一九八六年完成,为慈济医院精神的表徵。
  这幅画的故事内容是说,在佛陀时代,佛僧团中有一位比丘,他平日精进求道,却独善其身,与人群隔离,终日只知用功修行以自求解脱,对旁人的急难病苦则不屑一顾。一日,他自身罹患重病,因他平日与僧团分离,因此无人知道他的病苦,也就没有人关照他,结果导致他的伤疾溃烂,恶臭难闻。
  慈悲的佛陀得知后,立即带领五位常随众来探望他,为他施药洁身,清洗污秽便溺。佛陀更慈言爱语开示说:「你过去种如是因,现在就得如是果;过去你不曾付出爱心去怜爱别人,现在你需要被关怀时却得不到帮助。所以人人平常都要好好培养慈悲心。修行的功德固然很大,但还不如看病的功德第一。」这位患病的比丘聆听佛陀开示后,才豁然开悟,真正体会佛陀大慈、大悲、大喜、大舍的四无量心,以及悲天悯人、济世救苦的仁怀。
   《师公饭》
  上人平日综理慈济会务繁忙,常因忧心而茶饭不思,弟子每见上人饭量不佳时,便以酱油炒饭让上人开胃,上人行脚出外也常以酱油炒饭简餐裹腹。
  后来有某位慈济委员的孩子,希望妈妈在家里也能节省金钱去济助别人,便要求妈妈也同样用酱油炒饭给他吃,省下来的钱,就捐给师公──证严上人──从事慈善相关工作。这位孩子便称这种酱油炒饭为「师公饭」。
   《师妈》
  师妈,是慈济人对证严上人的俗家母亲王沈月桂女士的称呼。
  师妈起初反对上人出家,后来在上人屡次恳求下,终于答应所请。慈济功德会创立后,师妈成为慈济的中部委员,竭尽所能护持慈济的志业。
   《慈济列车》
  慈济列车,顾名思义,整列火车所搭载的全都是为慈济而来的有心人,为的就是参观慈济志业体,列车的终点站就是慈济的发祥地──花莲。
  慈济列车产生的缘由,得追溯到一九八九年,慈济护专创校开学典礼暨慈院三周年庆。为了纾解超过两万的观礼人潮,负责的委员于事前向铁路局提出专案申请,在铁路局正常的发车时刻外,额外加开列车载送慈济人前往观礼。当时因为车上所搭载的全是前来观礼的慈济人,因此称为「慈济列车」。
  在该次庆典结束后,为了让更多会员能有机会且顺利地来到花莲参访精舍及慈济医院、静思堂、医学院、护专,便陆续依规定向铁路局申请,让慈济列车继续奔驰。
  慈济列车除了固定在每月全省委员会员联谊会当天开出外,只要不碰上国定假日或连续假期,也可不定期向铁路局申请。在慈济列车的每节车厢里,均配置一位委员师姊和慈诚师兄,负责处理该车厢的相关事宜。
  慈济列车行经北回铁路路段,又称「剥皮铁路」。这是缘于搭乘慈济列车参观慈济志业的民众,在参观过程中,往往深受感动,进而重新改变人生观,甚至从此加入慈济活动行列成为慈济人,整个参观旅程感觉好像剥了一层皮,生命重新出发,精神加倍充实。
   《慈济面霜》
  慈济面霜,是指与人相处要随时注意自己的表情是否亲切,使人容易亲近。一九八六年起,台北的委员们将这种真诚亲切的表情,称为「慈济面霜」。
  据慈济人运用后,发觉它有五项功效:一、解毒:去除贪、镇、疑、慢、疑等五毒。二、去斑:去除人心中的污点。三、使细胞活络:能使潜藏内心中的爱的细胞复苏活络。四、促进新陈代谢:发露先恶,改往修来;是精神心灵的自我翻修。五、永保青春快乐:脸上永远是容光焕发,充满朝气活力。
  只要愿意,慈济面霜就自动为您上垸,不需花钱,也不废力气。
   《慈济饭、慈济茶、慈济委员会员联谊会》
  早期慈济人在委员家中聚餐,餐后大家分享心得的小型联谊会,称为「慈济饭」。
  「慈济饭」的历史,可上溯至一九七八、七九年之时,当时慈济委员们趁证严上人北上视察会务时,利用午餐时间聚会,找一处空间较大可容纳多人的委员家中,召集大家恭请上人到场开示,并介绍慈济志业的现况。
  后来会员增加,参加的人数动辄百人,于是改以茶会准备点心的方式,称为「慈济茶会」。
  到了一九九一年,参与慈济茶会的人数更多,少则百人,多则千余人。于是改为「慈济委员会员联谊会」,由委员带会员参加。
  不管是慈济饭或慈济茶会,在各地都经常举办。
   《慈济语汇》.故事篇(三).
      .慈济奖学金.静思语教学.每日一善念
      .静思语.证严上人的三心.共植福田
   《慈济奖学金》
  证严上人为让国内家境清寒的学生也能接受良好的教育,因此,于一九八二年正式设立医学清寒奖学金,委由慧炬基金会代办,每学期颁发一次,希望能为社会发掘并培养有志行医济世的良医。
  一九八六年,慈济功德会成立慈济文化志业中心,开始承办奖学金业务。同年下学期,并增设佛学与艺术奖学金。曾有一位评审大德这样诠释:「慈济奖学金是对人生整体做最圆满的观照与诠释──医学代表的是『真』的追寻,佛学代表『善』的期许,艺术则强调『美』的表现。」
  为强调慈济奖学金的荣誉与意义,每学期的奖学金都由证严上人亲自颁赠。证严上人一再强调,慈济对得奖同学并无所求,只期望同学将来能发挥良知、良能服务社会,将来自十方大德的爱心,以更大的爱回馈到社会各角落,让爱不断循环下去。
  慈济奖学金的申请资格:医学组为就读于各大学医学院各系者;佛学组分各级佛学院、大专院校、研究所三组;艺术组为就读各大专院校及高中职相关科系,爱好美术、音乐之学生。自一九九九年起,改为每学年颁发一次。
   《静思语》
  证严上人平时随机开示的谈话内容,由常随二众弟子日日记录整理而成的简短式语录,谓之「静思语」。证严上人于出家前,于台东王母娘娘庙自修时,曾自称「静思」,且目前所居住地方称为「静思精舍」,故取「静思」二字以冠之。
  一九八九年,由文化界大德们将语录依内容分类编纂成书,仍取名《静思语》,成为畅销书,销售达数十万本。一九九二年,慈济文化出版社编有《静思语》第二册,并翻译为大陆简字版及英文版,流通国际。
  《静思语》由于是现场的口语记录,句句自然;其用语含蓄醇厚,一如《论语》的「读之愈久,愈觉气味深长」(程颐语)。目前此书已成为慈济人言行遵循的宝典。
   《静思语教学》
  「静思语教学」是慈济教师联谊会的老师,用心将证严上人静思语,配合故事或者图画融入教学当中,对学生做生活与人格的教育,更进而正面影响学生家长的一种慧心独创的新教材与教学法。
  由于好评不断,「静思语教学」已经普获台湾校园的热烈回响。用这类「静思语教学」的内容所编辑成的教材,已由「静思文化」出版。
  除台湾之外,慈济海外分会创办的慈济人文学校,也实施「静思语教学」,并影响及带动各地其他的中文学校,纷纷采用静思语教学。
   《证严上人的三心》
  有位医师曾这样说过,他之所以来慈济医院服务,是被证严上人的「三心」所吸引来的。而什么是证严上人的「三心」呢?他说:
  「第一是师父的『决心』。要建立一所医院是何其困难,师父以坚定的决心,终于完成,这份毅力令我感动。
  第二是『爱心』。社会上这么多的好人、委员、荣誉董事、会员,每个人出钱出力不求回报,而都做得皆大欢喜。像委员要募款、探访贫户,还要回来做志工,任劳任怨,人人脸上都是面带微笑,是这股爱心将我吸引来的。如果我对患者没有爱心,没有发挥我的功能,那真是愧对自己。
  第三是『信心』。此地的同仁,一部分来自繁华的台北,他们竟能放弃台北的高薪来到慈济,对慈济充满希望与信心。因此我被感动了,所以我也来了!」
   《每日一善念》
  证严上人在一九六六年刚组成慈济功德会的时候,有一天他锯了三十根存钱竹筒,发给信众一人一根,且鼓励他们每天提起菜篮便存进五毛钱。信众觉得奇怪,为什么不乾脆每个月缴十五元呢?上人说:「不奇怪,我要你们每天临出门前,就有一分救人的心,节省五毛钱,就是培养节俭的心与爱人、救人的心,两个心存一筒,力量是很大的。」
   《共植福田》
  一九八一年时,有位在战后被遣送回国的日本人,要捐两亿美金给慈济功德会在花莲盖医院。证严上人基于下列三点理由,加以婉拒:
  「
  一、我觉得这有损我们的国民情操。
  二、他虽是以君子风度来帮助我们,但是将来一旦医院落成,出钱的是他,而土地却是我们的;医院的权属复杂,这分爱的志业有可能顺利推动吗?
  三、假使接受这位先生的帮助,如此轻易就完成了建院工程,这座医院就毫无爱的存款。从佛教的观点来看,如果福田全给一个人种,未免太可惜。应该大家一起为这所医院共植福田,即所谓「福田一方邀天下善士,心莲万蕊造慈济世界。」


返回主页
返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