穷人的孩子受教育的机会不容剥夺!

            雅科夫
  必须给穷人以接受教育的机会!
  昨天晚上看中央二台节目,两位主持人报上了几所大学的学费水平。俗话说:“不看不知道,一看吓一跳”,我看了一下,居然都在5000元/学年左右,有的甚至还达到9000元/学年!而且,主持人还笑容可鞠地告诉我们,个别“热门专业”还允许上浮15%-30%。
  可是我无论如何笑不起来,我感到心情非常沉重。5000元一年意味着什么?我赶紧翻了翻资料,查到去年我国职工全年人均工资为6000元左右,农民人均年收入为2000元左右。也就是说,四年大学的学费就要花掉至少20000万元,相当于一个普通工人不吃不喝3年的收入,一个农民10年辛劳所得!这还是平均水平,一些贫困地区农民收入不足1000元;城市下岗工人最低保障线2400元,也就是说……
  值得注意的是,光交了学费不等于就能念完大学,现在一个学生在大学里的吃、穿、用、购买学习用具和参考书等等开销,最低最低一个月也要花300元左右,一年下来少说也要3、4千。四年下来,也是一个五位数字,姑且就算14000元吧。这个数字我并没有高估,我在上大学时(91-95年),随着通货膨胀,我的开销从100元/月增加到800元/月,生活还过得去;我的妻子(当时是女友)家比较穷,每月200元,认识我以后我把两人生活费二一添作五,合到一起花,每人每月平均500,尚明显感到吃紧。如今几年过去了,物价也比那些年上了新台阶,设定300元/月作为大学生最低生活标准应该是准确的甚至是保守的。
  此外,随着“高等教育产业化”的推进,许多大学办起了学生公寓。应当说这些公寓比我在大学时条件要好多了,但是价钱也贵多了,据我对母校Z财经大学的调查,该校住宿费已达到500元/学年,而我上大学时是5元/学年,上升了100倍!条件改善了有100倍吗?
  这样算下来,如今一个大学生读完四年大学,全部开销最少最少要36000元!这笔钱对于蚕食鲸吞国家财产的贪官污吏来说不算什么,对于纸醉金迷中生活的“大款”来说也不算什么。但是对于靠诚实劳动挣钱的普通老百姓来说就很无情了:对于小康人家,也许咬咬牙还能拿出来;对于一般工薪家庭,也许要节衣缩食好几年才能拿出来;而对于下岗工人和一年收入2000元的农民兄弟来说,这不啻是个天文数字。
  在我上大学时,一个学年学费是220元,此外基本没有别的交费项目,四年一共880元,而且学校每个月补贴21元,等于不花钱。因此在那个时候,基本没有因为交不起学费而辍学的现象,至多有些贫困地区来的学生生活比较困难罢了——可以靠做家教、打临时工解决。
  但是93年以后,情况开始起了变化,学费上升到1000元/学年,生活费用也一涨再涨(我很幸运,学校没有再追加学费,220元的标准一直持续到毕业),开始听说有交不起学费而辍学的现象了;同时学校里出现了一批腰别BP机、手持大哥大的“全自费生”,也就是不管考多少分,只要交50000元就能来读大学的人——我听说过有六门功课考200分来读大学的——这些人很多都是不学无术、吃喝嫖赌、欺男霸女、打架斗殴的害群之马。我们老一届的学生对此现象非常看不惯,可也没有办法。
  学校本来是个学习知识的地方,任何公民都有权利上学。如果说文革时期以“出身”和“政治表现”作为上大学的依据是一种绝对的不平等的话,那么1977-1992年期间以考试成绩作为上大学的依据应当是一种相对意义的平等(当然,以考试成绩取人也有缺陷,但那是另外话题),可如今,演变成了以金钱作为依据难道不是另外一种绝对不平等吗?!难道穷人家的孩子注定要在无知中生活吗?
  我们的媒体上,总是在宣传:“再穷不能穷教育,再苦不能苦孩子”、“通过知识改变命运”,还有“教育是立国之本”等等很好听的口号,但是,这口号掩盖下的现实就是:越来越多的穷人家的孩子因为没钱失去了继续接受教育的机会!
  如果说,文革期间因为“出身限制”导致的不平等埋没了很多英才的话,如今以“金钱限制”导致的不平等不也在埋没人才吗?
  俗话说“十年育树,百年育人”,教育是任何一个社会发展的最重要的后备力量。现代社会的任何进步与生产的发展,都离不开科学,因而也离不开教育。教育成了振兴一个民族强大的力量。未来世界最重要的竞争将是科学技术的竞争,也就是人才的竞争,因而归根结底是教育的竞争。
  建国以来,我国教育投资始终处于世界最低水平上,无论文革期间还是现在都是如此。根据一分资料显示:从1952年到1980年,我国历年浪费掉的基建投资费用为6000亿元,而用于教育的总投资仅为1000亿元,年均只有34亿元!教育经费占国家财政支出的比例,印度为20.8%(1969年),日本为22.3%(1975年),世界水平一般为 15-20%,而我国不到10%(其中1971年只占4%,为世界倒数第一)!我国人口占世界22%,但教育经费只占世界3%。1976年我国人均教育经费在世界151个有统计资料的国家里占第149位(资料来源《高等教育学报》1985年第一期,第64页)。
  教育落后导致我国人口素质长期低下,众多的人口不能转化为强大的生产力,只能当作廉价劳动力使用。由于我国劳动力占世界劳动力总量的26%,劳动密集型产业不仅收入低、工作条件差,而且往往人满为患。形成了众多的失业、半失业人口。由于文化素质低的劳动力择业往往受到自身劳动技能的限制,因而想重新就业是非常困难的。这也是我国下岗、失业问题越来越严重的一个重要原因。
  由于教育收费的超乎寻常的快速增加,居民的收入水平提高赶不上教育开销的增加幅度,造成了很多普通家庭对子女上学开销的畏惧。事实上,对于一个靠诚实劳动挣钱的普通的工薪家庭来说,教育费用已经与一个劳动力一年所得几乎差不多的地步,困难家庭和农民则根本承受不起。这样发展下去将会形成一个恶性循环:富裕家庭子女受到很好的教育,而贫困家庭子女继续充当廉价劳动力甚至为争当廉价劳动力而互相竞争——贫富差距则进一步加剧——这是赤裸裸的社会不公正现象。
  改革开放以来,我国经济建设取得了很大进步,人民生活水平不断提高——这是一个有目共睹的成就。但是,教育却一直裹足不前或者说滞后于经济发展速度。各地高楼大厦等“标志性建筑”纷纷拔地而起(很多是空楼)、官员们成天“公费出国考察”、在大小宴席上喝坏了胃、吃坏了肝,往往一顿饭就吃掉成千上万甚至几十万,办公大楼标准也一再升高。可是据我所知,我国教育经费占财政支出比例一直没有超过10%,更别说赶上日本的22%了。而且这一点钱,还被教育系统内很多冗员给侵占了。
  根据我国的教育法规定:学校属于非盈利组织。教育改革特别是公立学校改革,其目标绝对不能使学校一切向钱看。但是现在可以说很多学校已经完全向钱看了。不仅仅是高等教育费用,初等教育费用也是一升再升。按照我国《义务教育法》规定,初等教育应当是免费的,在欧洲许多国家教育从小学到大学全部是免费。如果说在80年代我国经济发展水平落后、教育应当给经济让道的话(这个理由我都不信),那么现在经济已经长足发展,难道不应该取消教育收费、加大教育投入、让每一个适龄儿童接受正规的初等教育吗?而且,义务教育9年的标准也太低,我认为应当是12年——之后举行考试(考试标准不能全部以分数,而应当以素质综合得分衡量),一部分升入大学继续深造,上不了大学的那部分则应当进入工农职业学校学习2年,亦工亦学,掌握几门熟练技术。这样会用掉多少钱?如果每年建设100所这样的学校,每所学校开办费用是1000万元(不少吧?) ,那么国家财政每年需为此付出为10亿元;10年累计办1000所这样的学校,累计花费100亿元,而每年可培养出200万名熟练工人或知识农民,10年则可以培养2000万名。100亿元换来2000万高素质劳动力,比花若干万元争一个体育项目的世界第一和花几十亿元盖一个曲高和寡的国家大剧院,哪个更合适?!
  我国是个社会主义国家,虽然按照社会主义分配原则,应当鼓励一部分人通过诚实劳动富起来,和贡献小的、劳动技术低的人应当保持一定的收入差距,但决不能意味着社会主义公平原则可以弃之不要。我一直认为,社会主义社会里,社会成员决不应该有高低贵贱之分,因此我坚决反对文革时期以出身论贵贱、以户口论等级的不人道做法。但是,现在呢?“出身论”虽然没有了,但是,以金钱为基础的等级又出现了!表现在教育收费上,是一种赤裸裸的不平等!如果穷人子女连受教育的机会都没有,我们还打着社会主义旗号干什么?!连资本主义社会都不如!
  因此我们要呼吁我们的党和政府:请给穷人家的孩子一个上学的机会吧!
  本文有感而发,观点不一定很条理,请读者原谅。


返回主页
返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