格鲁派公案

              宣道 编
             地狱变净土
  西藏噶当派(格鲁派前传承)伽喀巴大师,从夏阿瓦上师处修习菩提心十多年。当他即将示现圆寂时,发愿将所有功德回向众生,成就菩提;众生一切恶业,由己承担,愿入地狱。
  在临命终时,却呼:「怎么现前的是净土,而非地狱呢?」
  这是因为菩提心具有殊胜的善力,当然往生殊胜的净土或善趣。
              不皈鬼神
  近代颇邦喀大师每在开示皈依时,总是提醒修行的人不可将天神外道作为皈依境。而且必须知道彼辈还没有远离怖畏,也没有真正的慈悲心,有时作利,有时作害。
  在西藏有一个地方叫暇日,住着一位大力鬼名叫札仓,有大力故,地方上的人皆畏惧他,所以建祠供养,以求免灾。
  有一个患有颈瘿人路过该祠,刚好天色已晚,而且又下起雨来,所以在那里留宿。夜里梦见大力鬼与许多小鬼分食人肉,有一小鬼却没有东西吃,于是大力鬼就拿他的颈瘿给小鬼吃。翌日,发现自己颈瘿真的不见了,他非常的高兴,向当地的人诉说。
  后有一位患了颈瘿的人,也如法泡制,亦梦群鬼――但这次群鬼没有少一份人肉,反而多了一份,某小鬼将多余的一份投到患瘿的人的头顶上。翌日,患瘿的人,不惟瘿未愈,反而增加一瘿。
  鬼神往往都是如此,不独鬼神不可皈依,就是天人也不可以。因为他们未离有漏,就算他们的功德加起来,也没有一位圣僧的功德多。
  (原文有误,鸿泥更正)
 
             不信菩提心
  藏地很善知识欲向阿底峡尊者请教授。
  有一个叫漾那穹的人说:任请何法,尊者唯教修菩提心而已。
  尊者闻知曰:漾那穹,确实是这样。在印度也有一个象你这样——只欢喜教授,不欢喜修的人,他也不信修菩提心的重要性。
             持咒如何灵验?
  阿底峡尊者在西藏的时候,头部时常疼痛,于是请他的大弟子仲敦巴用手抚触他的头,果然头痛就没有了,阿底峡尊者对着仲敦巴说:「这是因为您的心意非常的善良(指菩提心),所以用手抚触我的头部,我就没有头疼了。」
  在后藏有一位国王,突然患了严重的疾病,到处延请高僧来修法,都没办法治愈。后来延请了一位布达拉宫的老比丘却吉绛忳,对面修自他交换(菩提心的修法),一次就痊愈了。
  西藏有一次发生了水灾,嘎登法王在一个石头上写着:「如果我的菩提心已经生起了,希望水患就此退散。」然后就往水里投去,果然大水就此退散。
  以上三个历史说明了菩提心的重要性,所以论里面说:「随所住处,恐怖饥馑等灾,不能为害。」又说:「具足忍辱柔和,能忍他害而不害他等。」又说:「又复难生恶趣。虽生,亦能速得解脱,于彼仅受微苦。并可依此缘极厌生死,于诸有情起悲悯。」
  又:尊者又有一弟子,任其如何修行,终不成就。尊者告曰:可修慈悲及菩提心。彼依教修,立得悉地(菩提地中说菩提心功德,悉皆同此)。(――鸿泥增补)
  对于许多的咒语,在平常人持诵时,或有灵验或没有灵验,但到了真实发菩提心的人,则无不验。菩提心之重要,怎可轻视?
              西藏的魔鬼
  阿底峡尊者是一位持戒非常清净、具有大证量、大成就的上师。
  有一次,他到西藏某一处传法的时候,看见许多西藏出家人穿戴奇怪、美丽大衣、袍衣、帽子,排列整齐地来迎请阿底峡尊者。
  阿底峡尊者看到以后马上说:「西藏的魔鬼来迎请我了」。马上用三衣盖着自己的头不敢看。
  这时在排队的西藏出家众们问:「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透过侍者的说明才知道――阿底峡尊者惶恐的说:「西藏的魔鬼来了」。
  于是他们很不好意思,马上把这些不需要的外装卸下来。穿著整齐的出家三衣,很谦虚的迎请阿底峡尊者,阿底峡尊者才欢喜地接受迎请。
  这是一个公案,但也是一个事实。但是我们了解了这个事实之后,却还愿意去做「西藏的魔鬼」。我有这种感觉:这些西藏的魔鬼,最多都来自华人区,这些华人制造的魔鬼。怎么说呢﹖红包愈多,魔鬼就愈多,魔力就愈强。他们把那烂陀寺的大论典的教理,认为是次要的修持。修持变成了外形的炫耀――徒众愈多、各种各样的法会花样愈多,就代表他最有名,最有证量。这种错误的想法这是不好的。
  (根据法王讲录编 鸿泥)
             修行者的财产
  有一个时期,在寰宇那个地方的上部发生了战乱,出了很多盗賊,人们都纷纷地收藏东西。
  可是奔恭甲听说了,他除了一个破水瓶和一件袈裟以外,别无一物,他把那件袈裟搭在臂上,把那个水瓶提在手里说:"我的收拾就是这样,除此,还有什么可做呢?"
  博朵瓦听到这个故事,称赞说:"奔恭甲的收拾才对哩!"同时,带一件普鲁给奔恭甲,对大众说:"他要死了,需要裹尸,我们不死,所以不需要!"(意谓:奔恭甲能念死无常,所以时时为后世作准备——修学佛法;而众人反之——为世间八法辛劳。)
  又说:"出家人的'财产'就必须自己完全带走;如果说我现在要走了,这些东西和这些拿来寄存,这个和这个需要牛来驮,这是绝不成功的。"
  是的,修行人必须像他这样,如果预先要准备许多糌巴、茶和酥油,佛法是不会修成的。
  传说咱迦瓦也说:"我们也应该尽量学一学奔恭甲的那种收拾啊。"
         阿底峡尊者最后的教诲——且第诺统
  传说唯一本尊最胜师父觉卧(阿底峡尊者)临终时
  瑜珈者卡次确问道:“觉卧去世了,我修行吗?”
  答:“那是坏事,丢开吧!”
  “那么,讲说吗?”答复还是这样说。
  “那么,一面讲说一面修行吗?”答话仍然这样。
  最后问:“那么,干什么呢?”
  答:“且第诺统!”(意思是:心丢开现世的五欲)
  他把这话放在心里,就在惹真寺的柏树林里住着,跟野兽没有差别,不和任何人晤面,就这样度过一生。
  “且第诺统”这个法门真是个深而又深的法门。所谓“深”,是指心难测度,慧难通达,是拔除痛苦、成就安乐的方法,其重要性在别的法门里没有,这才叫做深;且第诺统这一法门呢?正是难测度难通达的。
   ———《道次第初修法门》
             亲见宗大师的方法
  宗喀巴大师的弟子克主杰,在宗大师示现圆寂后,甚为感念大师的恩德,非常的伤心,因此至诚祈祷大师:
  「具足无量恩德的大师啊!祈求您加持我,也观照末法的众生!如今您的教法,有如闪电、海市一般,即将隐没,我如何可以到上师您的足前呢?」
  克主杰祈请完毕,宗喀巴大师骑着一只猛虎出现在对面的空中,身旁亦有八十四位大成就围绕着,安慰克主杰说:「你不要过于悲伤,我并没放下你到别的地方,以后如果想念我,可以阅读《菩提道次第广论》、《密宗道次第广论》,以及其它的著作,这些都是我的遗教,你看到这些论著,就等于看到我一样。」
                修忍辱
  法王的经师曾告诉法王一个故事:
  从前的时候,在拉萨的空地上,有一个人在绕行经走,而另外一个人则在旁静静的打坐着。
  经行的人就问打坐的人:「你在做什么呢?」
  打坐的人回答说:「我在修忍辱呀!」
  经行的人道:「吃屎去吧!」
  打坐者一听到,马上跳了起来,破口大骂。
                愿回秽土
  第二世达赖喇嘛格敦嘉措于临终之时,他的弟子向他祈求,希望喇嘛能再回到世间,而且说:「虽然您可以往生净土,但希望您本着慈悲心,再回来指导我们。」
  格敦嘉措于是回答:「对我来说,我并不希望可以往生净土,我希望可以再回来这个浊秽的世界,有众生受苦的地方。」
              十一面观音密法
  色拉寺有许多极为殊胜的法宝,有大殿里,就有比丘玛巴摩(华比丘尼)所供奉的惹钦观音圣像。
  比丘玛巴摩,本来是一位国王的女儿,长得非常庄严漂亮,有许多王子及富贵子弟常常带着非常多的财宝来求婚,但都没有成功。
  公主在十六岁的时候,却染上了恶性的癞病,原来追求她的王子们,都退避三舍,连父王母后也不再亲近她。
  公主感到世间的人情冷暖非常无常,于是躲入覆盖大雪的山泂里。非常的诚心的礼拜观世音菩萨,经过了十二年。某日,她见到了观世音菩萨,而感到身心顿时清凉,癞病也就痊愈了。
  这时,她问观世音菩萨:「我看世界有许多浊恶的众生,不知有何方法,可以渡化这些人呢?」
  菩萨答说:「我的方法有很多种,每一种都是随顺众生所显现出来的。」
  于是菩萨现成十一面观音,并传受密法给她,嘱咐道:「末法众生根性顿劣,刚强难调,这个密法是很好用来渡化的法门,今后你就以这密法,救渡这些不易调伏的众生吧!」
  公主受到加持后,即返回皇宫,认识她的人觉得她比以后更庄严美丽,又纷纷前来求婚。然而公主已悟无常的道理,遂而出家,即以十一面观音的密法救渡、利益无量的众生。成为十一面观音密法的第一代传承祖师,西藏人都称她为「比丘玛巴摩」(华比丘尼)。
              治麻风的秘诀
  西藏噶当派(格鲁派前传承)的伽喀巴大师,精通五明,具足种姓。某次在旅途中,偶然看到旅店老板的桌上,有一张纸上面写着:
  「一切意乐,施诸有情,一切损害,摄归自己。」
  两句话,非常惊叹。伽喀巴觉得这一定是殊胜的教授,于是向老板请教此两句话的法源,而知道是朗日汤巴大师所传授。但朗日汤巴大师已经圆寂,在辗转的因缘下,找到了同朗日汤巴齐名的夏惹瓦处听讲。
  但经过六日的听讲,却没听到这两句话的义理,伽喀巴以为夏阿瓦不知道,想要整装离去,到了第七日,夏惹瓦登座说:「一切衰损,系由己招,非关他作。」
  所有听众皆茫然不知,只有伽喀巴晓得已经涉及前面两句义理。于是在夏惹瓦说法完毕,向夏惹瓦请法问说:「如师所说,一切衰损,系由自召,非关他作,这句话真实吗?」
  夏惹瓦说:「舍此,别无真实。」
  伽喀巴陈述之前所闻的两句话,并问可否修习?
  夏惹瓦答:「除非你不想成佛,如果想要成佛,必须要修习这两句佛法。」
  再问:「为何师长前几日都没有说到呢?」
  夏惹瓦答道:「不是我不说,没有人听受,欲说无处。」
  再问:「这两句话法源清净吗?」
  答:「出自《宝鬘经》。」
  伽喀巴于是生起信心,求得教授,并依止夏惹瓦修习十四年之久。
  有一天,有一位患有白癞病的人,求见伽喀巴帮他医治,伽喀巴传授前面的修菩提心之法,那位病人受持修习,渐渐白癞的病就痊愈了,一时之间,就盛传伽喀巴有治疗麻疯病的秘诀,并视此法为治麻疯法。
  当然修习菩提心不可为了治好自己的病而去修习,应该以真实的利他心态而去修习,正确的动机是很重要的。
              宗大师祈祷文
  「无缘悲藏观自在
  无垢智王微妙音
  尽摧魔军秘密主
  雪山智严宗喀巴
  启白善慧名称足。」
  这五句的偈颂就是著名的宗喀巴大师祈祷文,民国初年时,由法尊法师翻译的。这个启请文是由观世音菩萨、文殊师利菩萨、金刚手菩萨三位本尊合一的陀罗尼,又是宗喀巴大师所造及允诺启请用的,能开智能及降魔,具足无量功德。
  西藏有一户人家,遭受白哈尔魔的侵扰,这户人家请了许多高人前来驱治,但都没有效。
  有一天,村庄里的一位牧童来到了某位大喇嘛的修行处,将村里的事告诉了大喇嘛,大喇嘛说:「我这里有一双加持过的鞋子,及一串加持过的念珠。当魔进入屋子时,就将鞋子放在门的两旁,念珠则散放在屋子墙壁的空隙处。」
  牧童记着大喇嘛的话,回到村里。
  当天晚上,白哈尔魔又进入某家屋子,牧童依着大喇嘛话去做。剎那间,白哈尔魔看见屋子四周都是无量的护法神,门口又有金刚手菩萨,魔王感到惶恐害怕。
  大喇嘛随即而至,白哈尔魔于是跪求大喇嘛放他生路。大喇嘛说:「可以,但你必须遵守一些约定。」
  大喇嘛说:「就是从今以后不能再侵扰他人。」
  白哈尔魔说:「我是以作祟人来生存的,如果从今以后不能侵扰他人,我将不能生存。」
  喇嘛说:「那不能侵扰诵持宗喀巴大师祈祷文的人。」
  魔说:「整个康藏,几乎没有人不诵持的,和上面约定几乎一样,我还是没有生路。」
  「那遵守不扰乱一天诵宗喀巴大师祈祷文一百零八遍的人呢?」
  「这样可以。」
  白哈尔魔是非常有力的魔,连此魔都不敢作祟,其它的魔就不用说了。在西藏地区,当修行稍有进步的人,白哈尔魔就常常出现来作祟,因此宗喀巴大师祈祷文更加遍行于康藏地区。凡修持此祈祷文者,都能得到宗喀巴大师的特别加持,消除魔障、圆满资粮、速成佛道。
            值遇宗大师教法的难易
  清朝乾隆皇帝的时候,有一位蒙古人去拜见第四世班禅喇嘛。
  蒙古人问:「请问上师,我下辈子可否保持人身,不堕落恶道呢?」
  第四世班禅喇嘛答:「下一世你生在人道没有问题。」
  问:「我能不能生在有佛法的地方?」
  答:「可以。」
  蒙古人接着问:「那我能不能遇到宗喀巴大师的教法呢?」
  第四世班禅喇嘛沉思了一会儿,回答:「这就不容易了,因为大师的教法是整个佛法的心要,在见解、修法、行持三方面都异常的殊胜。具体地说:大师的教法,在见解上不堕有无二边;修法不昏沉掉举等;行持又能圆满大小显密。因此,即使遇得到佛法的人,也不一定能遇到宗喀巴大师的清净教法。」
  很多人误以为格鲁巴最大特点,唯独辩论、经论、持戒而已,殊不知道大师系文殊师利菩萨所化现,遍学一切教法,又得本尊指导,并整理所有密法,建立有系统、有次第的传承,所以格鲁巴的教法是极为殊胜、清净的。
             与烦恼斗
  格西奔恭甲以前是个强盗,后来出家当了喇嘛。
  传说他在跟烦恼斗争时
  如果生起五欲的心,就用右手拉着左手说:
 “你呀!奔恭甲!”
  并用很多恶言词呵斥,自己制罚自己。
  如果烦恼减少了,他就说:
  “比丘!楚丞甲瓦!”
  并且扯着右手,一个劲地高兴。
   ——修“菩提道次第”初修法门
              不炫神通
  西藏噶当派的大德仲敦巴在热振的地方生了疾病,贡巴瓦刚好在生区的地方,只有相差三天的路程。贡巴瓦知道仲敦巴生病后,即用神通飞往热振去问候,没有从门进入仲敦巴的住处。仲敦巴力诃斥之,说:「乱用神通乃是可羞的事情,您不觉得吗?」
  又有一次,热振某一间寺庙缺粮,住众皆非常担心。贡巴瓦说:「不用担心,已经有人送到半山腰了。」不久,果然有人送粮过来。仲敦巴却向贡巴瓦诃斥说:「有功德应该善为隐藏,不可以炫说。」
  禁用神通,遂成噶当派的规矩。这是因为修行如果执着神通,多生过患。
              不伐蒺藜树
  昔日噶当派的格西贡穷巴内心真实生起人身难得(暇满难得)的心。
  在他的居室前有一颗大蒺藜树,树上多有芒刺。贡穷巴每次出门须经过树下,都要被树刺所伤。
  贡穷巴心想应该把这颗大蒺藜树伐掉,但旋又思念,无常迅速,当他从外面归来,不知生命是否还在?应该以这些时间好好的修习佛法。
  于是贡穷巴门外的那颗大蒺藜树竟然在一生中都没有伐成。
             较见本尊殊胜之法
  阿底峡尊者初至藏地,藏王拉尊跋请曰:于此藏地,与其以深深奇奇之法摄受,愿以业果之法摄受也。
  尊者喜曰:所谓深法,唯有业果,较诸见本尊者,能于业果得决定信为上也。昔有一阎曼德迦瑜伽者,见本尊身,窃自念云:我以此小事不致堕落,稍染僧众资具,以是因缘,生饿鬼中,形同阎曼德迦。又止迦摩罗尸罗寺,有一执事人,将僧今日供养,改作明日,以是因缘,即于彼夜生饿鬼中。又一僧中上座,于僧众中,有大势力,私用僧米半升,生饿鬼中,极少势力。
  说此多缘已,许诺以业果,教化藏人,广为拉尊跋等传授多法。
               空生怖畏
  阿底峡尊者住西藏弘法时,印度二小乘苾刍,具十二种杜多功德,来参尊者,请问法义。
  尊者为讲"补特伽罗无我"时听受,为讲"法无我"时,彼二人急覆耳白曰:阿底峡莫说!恐怖!恐怖!
  尊者叹曰:未能集聚殊胜资粮,不堪学"真空"之义。
             对三宝最好的供养
  格西奔恭甲听说将来有斋主来拜会,就把佛供做的好好的。
  但他即时检查自己的意乐,发现自己这样做是为的斋主的情面,为的希望斋主赞叹庄严,他即洒上一把灰,说:"比丘不应该做假啊!"
  帕当巴(当巴桑结,印度大成就者,与米拉日巴尊者同时代)听见这件事,他说:"在西藏,供养三宝的,奔恭甲的那把灰才是最好的。"
             不修成佛的方便
  在西藏,有一名叫宝师的人,请问阿底峡尊者,不加修行成佛之方便。
  尊者曰:我也希望如此,但不圆满二种(福、智)资粮之佛非我所知。


返回主页
返回目录